手术时,医生们齐声喊起了号子,还不断冒烟……

2021-04-17 04:15:40 果壳

事情开始于一个年轻朋友的猝然离世,死因是疑似突发心梗。身边的朋友都唏嘘不已,相互提醒着,要注意身体发出的信号,及时就医。

万万没想到,一周之后,这句普通的提醒竟应验到我自己身上。

一场持续了2个小时的胸痛

恰逢2020和2021交替之际,一个重要的会议需要我主持。上午7:30,我一出家门就感到左胸某处隐隐作痛,就像有人在掐你或是挠你的那种疼

疼痛先是靠近腋窝处,然后转移至两乳中间位置,再扩展至整个左上胸。

从家到会场的地铁上,我默默忍着疼痛盘算着,如果在地铁里就稳不住了,怎么向旁人求助;又想着去到会场怎么跟同事交代,以及,自己是在去开会的途中发病,应该算是工伤吧……总之,我大脑飞速运转,提前给每种情况找到了合适的解决方案。

直到9:30,会议开始,疼痛才渐渐平息。从第一阵疼痛算起,整整持续了两个小时。

事后,我翻出去年的体检报告,发现报告上已提示我有动脉硬化症状,并提醒我复查。但我自信生活方式健康,且身感无恙,一直不以为意。

2019年体检时的检查结果 | 作者供图

而这次不同了,朋友的突然离世是最惨痛的警示:我必须要注意了。

那场胸痛居然是一次心梗事件

我迅速去北京阜外医院心内科挂了个号。门诊医生没看我呈上的体检报告,噼里啪啦在键盘上一阵敲打,开出了一系列检查项目。

他说,人的身体到达顶峰之后,就开始走下坡路,血管也一样,开始老化、硬化,我今年已经57岁,出点问题都是正常的,但仅凭这份报告和我的叙述,没法确定症结所在。

当天我做了心电图检查,约了几天后的验血和心脏大血管彩超,以及一个月之后的冠状动脉增强CT。

一系列检查结束之后,12月25日圣诞节,取了CT片子和光盘,去心内科找Q医生看病。

从CT检查室到心内科门诊部的路上,我看了诊断报告,上面写着“左主干-前降支开口部节段性非钙化斑块,前降支开口部狭窄近7%可能”。对自己说:才7%,没问题!

后来才知道,真正要命的是后面那句:(前降支中段)中-重度狭窄。

CT诊断报告 | 作者供图

Q医生已经在电脑上提前看到了我的检查结果。见到我时,还没等我拿出报告单,就对我说出了病症:

“冠心病!”

这三个字于我,仿佛一记惊雷。

但Q医生的话让人不容置疑。他用光标指着屏幕上的枝枝蔓蔓,说:“前降支中段堵了百分之七八十,这是要命的地方,也是保命的地方,要做手术。你上次症状(那次胸痛)就是一次心梗事件。”

在Q医生的讲解下,我明白了:人体的心血管好比一颗分支复杂的树,血液的流通需要每根枝管的通畅无阻,而拥堵越接近树的根基,对人体的影响越大。

我们还谈到了彼时网络上讨论热烈的滥用支架问题,以及极端的“反支架运动”。

Q医生问,“你信吗?”

我信您”,我回答。

于是二话不说,Q医生安排我尽快做核酸、住院,还给我开了几种药,嘱咐我即刻就吃。

“住院之后先造影,看情况放支架;如果严重的话,还得搭桥。”

入院前的怀疑:

“是不是医院年底要创收呀?”

当晚就接到住院部的电话,让下周二一早去办理住院手续。

亲戚朋友同事们听说这个消息,纷纷表示难以置信:你不抽烟不喝酒,又不胖,谁得心脏病也轮不到你呀!

家属不放心,说,怎么这么快就确诊、这么着急就住院?是不是他们年底要创收呀?于是到处打电话找“明白人”咨询。

四面八方的消息传来,有的说“心脏的毛病都是急茬儿”,有的说“人家阜外才不缺病人呢”,一位医生朋友直接说“我找人帮你做急诊冠脉支架吧!”

一个心脏支架,暴露出我国医疗领域的痼疾:医患之间长期以来积累的不信任;以及 “患者第一时间不是认可接诊你的医生,而是找熟人”的中国式看病习惯

我的意见是:第一,其实并非仓促之间的诊断,从第一次去医院到现在已经一个多月了;第二,阜外是北京乃至全国最好的心血管病医院,我不信它还信谁?第三,有前面那位朋友的前车之鉴,再往前溯还有若干朋友英年猝死的病例,我不敢掉以轻心。

放支架时,医生们齐声喊起了号子

12月29日星期二,家属陪同去医院,直上10楼“冠三病区”。交了3万元押金之后(没有北京医保卡的要交6万),家属被挡在病区外面,病人独自进去,所携物品被送去消毒。

午餐之后,病房腾出来了,是个双人间。稍晚来了一名病友老张,来自东北老炮的越冬圣地三亚(从此开始了三天东北话的洗礼)。

下午,一拨病人像羊群一样,跟随着护工辗转于各个科室,做各种检查:抽血、彩超、心电图、CT……折腾了一溜够(我不禁联想到“检疫”之后是不是应该盖个蓝色的印章)。

第二天上午,病友老张先去做了手术,说堵了100%,放了一个支架。

下午,14:30我躺上手术台,16:00结束。

Q医生先跟我打好招呼:造影以后看堵塞情况,再决定是否放支架。

一块大平板(也许是个显示屏?)从天花板上悬垂下来,卡在我下巴处,挡住我的视线。有液体经右手腕桡动脉处注入,上溯,行往左胸。

Q医生一边跟他的助手们热烈讨论着,一边频繁调整手术台和大平板的位置,并进行各种操作。我被局部麻醉,胳膊隐隐作疼,但神志清醒,像是在旁听一场学术研讨会。

不知过了多久,Q医生跟我说:“从造影看,大约堵了百分之七八十。我们再看一下动脉的横截面有多大,如果小于4平方毫米,或者勉强够4平方毫米,就要放支架;如果超过4平方毫米,就可以不放。”

经观察,横截面只有2.6平方毫米。Q医生说:“那就放一根吧,用国产最好的支架,现在只能用国产的。”

我说:“好。”

鲁迅说过,古代人们干体力活时要喊“杭唷、杭唷”以协调动作,诗歌就是这么产生的。此刻,Q医生跟他的助手们也在喊着号子:“ 8、10、12、14、16, 冒一下烟!”

重复,再重复

……

虽然形格势禁,我还是忍不住好奇,悄悄向左侧了侧脑袋,偷看电脑屏幕。模模糊糊,应该是我的血管在动,当医生喊“冒烟”时,有丝丝缕缕的“烟雾”飘荡开来。这个姿势实在太费劲了,坚持不了多久,我又恢复到正常体位。

手术结束,医生说,横截面已经扩展到8.5平方毫米,很通畅了

推回病房时,我右手腕上多了一副塑料的“手铐”,用一个带旋盖的“阀门”紧紧抵住伤口,每4个小时呼叫护士“松手”。直到第二天早晨,护士才给卸下“手铐”,换上一块纱布贴着,感觉轻松多了,但胳膊还是一如既往地疼。

这是术后压在手腕上的“手铐” | 作者供图

在住院的三天里,每天早晨5:00被护士叫醒,量体温、发药,偶尔抽血;21:00被勒令熄灯。除了外出做各种检查之外,只能在病房里呆着,连楼道里都不可以去,更拒绝任何探视,也不许家属送任何食物。这都是拜新冠疫情所赐。

杂感:有啥别有病,没啥别没钱

12月29日住院,30日手术,31日留观;1月1日出院。不经意间,我在医院跨了个年。

几点感触:

1.一定要注意身体发出的信号。

2.有个段子:甲问乙“你去高级场所消费过吗?”乙反问“医院算吗?”是啊,一旦生病,除了自身造化之外,就要拼钱包的充盈程度。住一次院,花费6万元,其中医保和自付各半。

3.传说中的“支架降价到几百元”只是一个传说,账单上“药物支架”一项高达13600元,其中医保内9520元,医保外4080元。我所在单位的工会慰问住院职工,普通病1500元,大病3500元,工会的同志专门打电话到阜外医院咨询,医院说:“微创”不算“大病”。

就这么一个伤口,真正的“微创” | 作者供图

正因为不算“大病”,单位买的补充医疗保险也不赔“自付二”部分。嗯,技术进步了,心脏的毛病都用“微创”解决了,对我的钱包却仍属“重创”。

所以呢,老辈儿传下来的“有啥别有病,没啥别没钱”诚不欺我。

医生点评

孔令秋 | 成都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 心内科副主任

时间就是心肌,时间就是生命。

在心肌梗死的抢救中,医生唯一能够争取的就是时间,最重要的恰恰也是时间。

我国在10年前开始建设胸痛中心,目前建成4000余家,其中1000余家通过了国家认证。

但这些努力并没有减少心肌梗死的发生率和死亡率。究其原因,很重要的一条就是“延迟”,包括“院前就诊延迟”和“院内手术延迟”。

理论上讲,心肌供血只要中断20~30分钟,就会导致不可逆的坏死,所以在出现心绞痛的症状后,去医院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就医至血管开通时间应在2小时之内,该患者在胸痛发作时间持续2小时的情况下,未能及时就诊,这是很多大众都会犯的错误。并非所有的心肌梗死都是疼痛难忍,也并非所有的心肌梗死都表现为胸痛,更不是所有的心肌梗死都会像这位患者一样幸运。

临床中,牙齿和肚脐之间所有的疼痛都不能排除心绞痛。

此时,选择就近医院进行心电图检查,或者同时完善心肌酶学、心肌损伤标志物检查,典型者是能够做出判断,但不典型者也不容易判断,因此需要进一步的检查。

目前在大部分版本的手机地图中,只要搜索“胸痛中心”并前往就诊,便可以走“绿色通道”进行诊疗。一旦确诊是心肌梗死,更是优先就诊,这种胸痛优先的政策,应该被更多的人熟知。

该患者就诊时,恰好在国家集采政策落地阶段。

实际上,在2021年1月1日起,所有公立医院执行的都是集采后的价格。一条支架500~700元人民币,应该是绝大多数冠心病患者都可以承受的。

但若心肌梗死合并有心力衰竭、栓塞、心律失常、室间隔穿孔、乳头肌断裂等严重并发症,那么治疗费用会高很多,而且预后会更差。

该患者前降支近段7%的狭窄确实不需要处理,但中段的模糊病变,是需要进一步行造影明确诊断的。

事实证明,该血管中段狭窄非常严重,继续拖延诊治,可能带来不可挽回的损失。

总而言之,胸痛面前,人人平等,在突发心绞痛甚至心肌梗死出现时,把充分的信任交给专业人士,是最明智的选择。

个人经历分享不构成诊疗建议,不能取代医生对特定患者的个体化判断,如有就诊需要请前往正规医院。

作者:知者不惑

编辑:小羊

本文来自果壳病人(ID:health_guokr),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如有需要请联系health@guokr.com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于正心_NB15800)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