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无怠在美潜伏30年被称为特工之王,以离奇方式自杀,身份成谜

2021-04-16 19:11:15 杉石石

新中国成立后,一些西方国家将中国视为战略对手,视中国为敌人,他们处心积虑想搞垮中国,试图从内部分化瓦解中国。

他们针对我国进行了大量情报收集活动,他们通过派遣间谍、策反、在中国构建间谍网等手段,刺探收集我政治、军事及经济等各方面的情报信息,大搞破坏活动。

美国联邦调查局、美国家安全局、美中央情报局这三大情报机构向中国派遣了大量间谍。前几年,法新社有报道说,美国在中国的间谍人数超过二万,外国在中国间谍总数超过十一万。以美国为首的一些国家,在中国的情报收集活动异常的活跃,达到了无孔不入的程度。

美国等国家对我国大搞间谍活动,刺探我国各领域的情报信息,严重损害我国利益,我们当然要进行反制,一方面我们国家安全部门对那些在中国境内的西方间谍活动,予以严厉打击。另一方面我们也派人打入敌人内部,收集和我们有关的情报,同他们进行针锋相对的斗争。

中美两国之间的谍报战从1949年之后就开始了,随着中国各方面的不断发展,美国针对中国的各种间谍活动越发猖獗,这条特殊战线上的斗争越来越激烈。

在这个看不见硝烟的战场上,两国展开斗法。而我方情报人员潜入敌后,他们机智勇敢,施展神通,为我方获得了很多极具价值的情报信息,他们“风萧水寒,旌霜履血,或成或败,或囚或殁,人不知之,乃至陨后无名”,那些战斗在特殊战线上的英雄们留下了很多可歌可泣的事迹,广为传颂。

这些年在网络上,围绕一个叫金无怠的名字,流传着一个充满神秘色彩的传说。

在这个传说中,金无怠在灯塔国潜伏长达30年之久,被称为特工之王,称他为我方输送了大量有价值的情报,有人称那些情报甚至改变了历史进程。

随着人们的不断渲染,金无怠这个名字越发的神秘,人们非常好奇,很想了解那些和他有关的事情。

笔者通过广泛收集资料,将他的故事展示出来,这些资料参考了一些最靠近事实的人的讲述和金无怠本人的自述,我们只是试图还原真相,评价由读者自已作出。

身世与履历

金无怠于1922年8月17日出生于北京一个小官僚家庭之中,他的先辈是随同清兵入关的满族旗人。

金无怠的二婚妻子周谨予曾在书中写道:

“金无怠祖上姓爱新觉罗,是满族入主北京的清朝创建者努尔哈赤的后裔”。”

后经人考证,此言为虚。

在北平东城的大同中学毕业后,1940年金无怠考入了燕京大学新闻系。

入学不久后,随着父亲的去世,金无怠的家境大不如前。

家境的变迁,迫使金无怠自食其力,他一边读书,一边找兼职赚取生活费用。

金无怠曾回忆说:

“那时,除了努力念书和兼些工作糊口外,我几乎什么活动都不参加,也不喜欢和同学交往,连同学们约我去参加学校里的团契活动,我也不乐意。”

在燕京大学就读期间,金无怠行为低调朴素,多次为了赚钱辍学,他到英、美驻华单位做事赚取报酬。

一九四七年,金无怠从燕京大学新闻系毕业。大学毕业后,金无怠先是在联合国救济总署工作。

金无怠在接受联邦调查局询问时承认,这期间,在燕大读书时的王姓室友介绍他认识了一名中共党员,这名中共党员希望他到灯塔国驻华机关做事,为中共搜集情报,他们将提供报酬,对金钱充满渴望的金无怠一口答应。

但与金无怠这段叙述有出入的是,金无怠在被捕后曾对他的二婚妻子周谨予说,与其结婚之前,他与“中共并无来往”。

不知他出于何种心理,说出上述前后相矛盾的话来。

一九四八年怀揣使命的金无怠进入到灯塔国驻上海领事馆从事翻译工作,这期间金无怠开始了他的第一段婚姻,他娶了一位仇姓女子为妻,并生儿育女,婚后不久,因政局变化他携妻女迁居到香港。

一九五零年朝鲜战争期间金无怠被调到韩国,在灯塔国军队战俘营里协助军方讯问志愿军战俘。

一九五二年五月,金无怠调至冲绳中情局下属的“对外广播情报服务处”担任语言专家。从此,他真正进入到灯塔国情报机关工作。

金无怠在“对外广播情报服务处”的主要工作,是收听中方中央广播电台播报的新闻,记录下内容摘要,并将之用英文打印出来交给分析人员,分析人员再从中挑选有价值的内容。

由于中情局“对外广播情报服务处”中很缺少像金无怠这种中英文俱佳的人才,而且金无怠工作很认真,所以他很受器重。

1963年,金无怠与一个叫周谨予的女子相识并再婚。

一九六五年一月,金无怠加入美国国籍。

一九七零年,金无怠被提升为中情局译员兼分析员,可以接触到最机密情报。

在金无怠从灯塔国中情局退休前十年,他成为中情局中最权威的中国问题专家,1981年,金无怠从灯塔国中情局退休。为表扬他多年的勤恳工作,副局长尹曼为他颁发了纪念章和奖状。

后来,金无怠在接受调查时坦白说,在韩战期间,他经常找机会把灯塔国军队动态和战俘营的情况秘密通报给中方。

金无怠自认为他提供给中方最重要的情报是灯塔国有意缓和与中国关系的情报。

金无怠说他将一份灯塔国总统给国会的一份特别报告提供给了中方。

在这份报告中,灯塔国总统提到“中国人民是伟大而有生命力的人民,我国应尽力促成和北京修好”

金无怠认为,中方是在看到他提供的情报后,才放心与美国接触,他自认为对两国建交有功。

身份暴露被捕

一九八二年十月,灯塔国联邦调查局接到中情局紧急协助调查请求,中情局说有可靠情报证实一名中国间谍渗透在该局内部,但却一直查不出这个人到底是谁,希望联邦调查局协助调查。

事后得知,中情局的情报来自于他们在中方国家安全部门的俞姓内线。

这名俞姓叛徒是中方国家安全部门的一名官员,此人毕业于北京国际关系学院,毕业后进入安全部门工作。

一九七二年二月,灯塔国总统访华之后,该国在北京设立了联络处,灯塔国中情局也向联络处派出了工作人员。

这名俞姓官员一九八一年被联络处中情局特工所吸收,成为中情局在中方安全部门的内线,沦为一名可耻的叛徒。

在中情局的唆使下,这名被中情局命名为代号“飞机人”的俞姓内线积极为中情局寻找有价值的情报。

一天,这个俞姓叛徒偶然间看到一名潜伏在灯塔国中情局内部的间谍将在特定的时间到达香港及澳门的行程,以及下榻的旅馆名称,这个叛徒记下后立即将此信息泄露给中情局驻北京的特工。

灯塔国中情局随即展开调查。

中情局在调查俞姓叛徒提供的这条线索时,一开始将全部注意力集中在当时所有正在情报系统工作的华裔雇员身上,并没有注意到已退休的金无怠。结果他们调查了一年多,却没有丝毫收获。

而且俞姓叛徒在提供线索时,称这名隐藏在中情局内部的间谍赴中国时搭乘的是泛美航空公司的航班,这让灯塔国的调查人员一直围绕泛美航班展开调查。很长一段时间后调查无果,才把中国国际航空公司纳入到调查范围。

随着灯塔国的调查人员将调查对象扩大到中情局的退休人员和对飞往中国香港及港门的所有航班展开排查,金无怠的名字浮出水面。

一九八五年十一月二十二日下午,三名灯塔国联邦调查局人员敲开了位于华府附近的金无怠家的大门。

联邦调查局人员向金无怠表示正在调查一桩机密资料泄漏案,他们想请金无怠配合调查,瞬间,金无怠明白他暴露了。

金无怠非常镇静地邀请三名探员坐下来谈,并表示愿意回答任何问题,几个小时后,金无怠被逮捕。

联邦调查局指控金无怠在中央情报局工作的三十年期间,将大量情报泄露给中方,给灯塔国的国家安全和利益造成很大伤害,指控他是中国潜伏在中情局的间谍。

对这些指控,金无怠坦白承认。金无怠还很从容地向调查人员讲述了他为中共当间谍的往事。

金无怠被捕的消息迅速传开,引起了各方关注,灯塔国华文媒体连日以大篇幅报道这则新闻。

国际背景

值得一提的是金无怠被捕时的国际背景,一九八五年被国际新闻界称之为“间谍之年”,在那一年发生了托卡乔夫间谍案,在美苏两国情报机构的较量中,美方损失了自己最重要的军事情报来源。

那一年还发生了尤尔琴科事件,一名叫尤尔琴科的前苏联特工人员,先是借机叛逃到美国,他的到来令美国如获至宝,但不久后,尤尔琴科又跑回了前苏联,他声称之前遭到美国的绑架与拷打。连续发生的两起事件搞得美国灰头土脸。

面对前苏联政府大搞国际间谍活动和国际恐怖活动的严厉指责,美国情报界引来国际上众多异样的目光,一时之间,美国情报机构臭名远扬,成为众矢之的,美国在海外的众多间谍活动也难以展开。

为了摆脱这种局面,美国声称他们也是国际间谍活动的受害者,为了证明这一点,也为了在连续受挫后,重新展示美国情报机构的能力,美国先后抓捕了一名向以色列提供情报的美国海军情报分析员和向前苏联提供情报的美国通讯专家,不久后,又逮捕了被控向中方提供情报的金无怠。

美国以这种方式来转移国际视线,化解危机,并以此来重塑美国民众对美国情报部门的信心。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金无怠被灯塔国当成了工具,他成了国际政治斗争的牺牲品。

离奇方式自杀,身份成谜

金无怠被捕后极力为自已辩白,他在《自白书》中坚称自己并没有错,他称向中方提供的情报都经过过滤与筛选,他称将那些情报提供给中方,对两国都有益处。

参与逮捕金无怠的联邦调查局一名叫莫尔的调查人员也认同金无怠的这种说法,他说:“事实上,金无怠是做了一些好事。”

金无怠被指控在三十多年来将大量情报卖给中方,从大陆方面获得百万美元以上的报酬,他将获得的这些报酬用于赌博和投资。

熟悉金无怠的人都知道他是赌城拉斯维加斯的常客,每次下注都很大,他还进行房地产投资,在华府一带拥有多处不动产。

但金无怠不认为自己是单纯为金钱而做双面间谍,他说:

“金钱可以发生…风筝线的作用,使得风筝不致随时飞走,我为了表示保持不飞走的态度,以维持我所要保存的专线的畅通,所以才发生了金钱上的关系。”

但他也承认自己的人生观是“游戏人生”,“及时行乐”,有钱他才能追求这些。

在等待审判结果期间,金无怠迫切盼望中国与灯塔国能像冷战时期美苏两国当年交换间谍一样,将他交换回大陆。

他从心底昐望他的案子能引起轰动效应,引来广泛的关注,以实现他这一愿望。他曾说:

“现在我的案子越是大受渲染,越是轰动,反而越容易解决”。

金无怠的希望最终落空,他的间谍身份未被我方承认。灯塔国法庭认定他共谋间谍罪、危害国家安全罪、泄露机密罪、偷税罪等十七项罪名全部成立,等待他的,几乎可以肯定将是终生监禁的判决结果。

在最终判决结果出来之前的1986年2月21日早上,金无怠在吃早餐时对看管人员说他需要一个塑料袋,用来装囚室中的垃圾。他拿到塑料袋回到囚室后,将塑料袋套在头上,再用鞋带在颈部紧紧勒住,最终窒息而亡。

据报道,金无怠死时非常平静,没有一丝挣扎,这种安静的离开方式引起他妻子周瑾予的质疑,她认为这是他离奇方式死亡的众多疑点之一,这更增加了金无怠身上的神秘色彩。

迄今为止,有关金无怠的很多东西,都来自于他人的描述,真相到底是什么,我们这些普通人无法得知。

63岁时金无怠以非常决绝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他一同带走的,还有他深埋在心底里很多不为人所知的秘密。

网络上关于金无怠的那些传说,真假难辨,我们只能在纷杂有限的信息中试图找出那些符合逻辑的东西,也许有关金无怠的那些传说都是真的,他就像有人认为的那样,是真实版的“余则成”,是一个英雄,他所做出的贡献并没有得到应有的尊重。

也可能他像《潜伏》中的“谢若林”一样,只是一个为了金钱贩卖情报的掮客,我们在付出重金和他做交易时,只需说一声谢谢。

也许什么都没有发生,有关他的一切都只是传说和臆测,那些真的与我们毫无关系。

我们应该相信,所有的信息都应以权威部门的发布为准。

希望时间能最终揭开谜底。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