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后一位女特务,每天半包烟,如今93岁儿孙满堂,称感谢国家

2021-04-16 18:14:15 桃染墨痕

咱们中国的老百姓只要一提起“特务”一词,那肯定是会咬牙切齿、深恶痛绝。殊不知,“特务”一词本是中性词汇,起初,特务就是指在军队中执行特殊任务的人,而在漫长的国共斗争史中,特务便一点一点地走向了反派,他们耍弄手段、使用阴谋诡计,大肆对共产主义者及社会进步人士进行凶狠辣毒的迫害。

民国时期,军统内的特务就专指的是做情报的收集和译制、传递工作的人,很多现代人都通过《潜伏》、《风声》等多部影视剧作而知悉了军统特务大致的工作性质和工作内容,而实际上,并非所有在军统内干过情报工作的特务就都是内心邪恶、愧对国家的坏人。

就拿中国最后一名女特务王庆莲来说,她当年为了解决自身温饱问题而误入军统,后来,她逐渐认识到军统那已经变得残忍邪恶的肮脏本质,于是愤而离职,一心回到家乡,只求过上无愧于心的平民生活。

迫于生计而误入军统,凭才智成为了译电员

王庆莲是截至目前留在中国大陆的最后一位尚在人世的军统女特务,她出生于1928年4月,出生地是浙江省的江山县,与军统特务头子戴笠是同乡。

王庆莲的命运颇为坎坷不幸,她刚满1岁时,父亲便撒手人寰。母亲为了养活一家老小,拼命地操持着家务和地里的农活,尽管家里穷得困顿不堪,可母亲却咬紧牙关,硬是坚持要供王庆莲读书学习

随着几个孩子的长大,母亲决定让王庆莲到生活条件稍好的外婆家暂住,这样既可以稍微减轻家中的一些生活负担,又能让王庆莲吃住得更好一些。期间,母亲依然拼命从本就不多的生活费中挤出女儿的学费,供王庆莲一直上到小学六年级

1943年4月,王庆莲的母亲到县里办事,看到军统局正在江山县城招兵买马。母亲一想,当兵也是一个不错的出路,便替15岁的王庆莲报了名,回家后便让女儿王庆莲准备参加军统局的招兵考试。

军统局此番招考名为征兵,实则是特意在江山县内招募特殊工作人员,也就是精心挑选能够胜任情报传译工作的译电员。最终,军统局总共招募了20个新兵,而王庆莲就是4个女新兵之一。

很快,这20个从未受训的新兵就被送到了重庆,大概是为了观察和试探每个人的忠诚度和精细度,这20个新兵被分成了若干小组,被派遣到了不同的地方参加不同工种的劳动。

王庆莲被送到了一家造纸厂,入厂后被分配到印刷车间工作。一心要自给自足的王庆莲很珍惜这样的工作机会,她肯吃苦又肯动脑筋,短短数日就掌握了工作窍门,工作效率提升得非常快。

负责考察新兵表现的军统长官认为王庆莲是个难得的人才,不久就将王庆莲调入了军统局,安排其进入军统内部的最高机密部门译电科来继续工作。

据王庆莲回忆,当时译电科里的同事几乎都是她的老家江山县出来的同乡。而本身就是江山县人的军统特务头子戴笠则在委任这些机要人员之前,早已充分进行了考量和估量。

江山县地处浙闽赣三省通衢之地,当地的人们所说的方言里面同时夹杂着3个省份的不同方言俚语,外乡人几乎很难搞懂江山人的方言究竟是何种含义。所以,军统高层一致认为把发送密电的重要任务都交给江山县出来的内部特务人员是最为安全的。

怀有正义和良知的王庆莲拒绝军统提供的高官厚禄,毅然离职回乡

在军统局的译电科,王庆莲和同事们不时地会接受一些培训、并要学习并熟记各种类型的密码符号,此外,她们还需要学习一些特殊的数学知识。

这份工作每天需要做满10个小时,王庆莲老实本分,十分听话,因此她的工作和生活就非常的有规律。

即便后来有同事抱怨这份工作简直太过枯燥,可王庆莲却深感满足,毕竟在那个局势动荡且混乱不堪的年月,一个贫苦家庭出身的女孩子能靠认真工作而换来丰厚的报酬确实不是易事。

军统的译电员工作是一份文职,王庆莲除了工作之外并无其他的差事要做,她既没有当过女特工那样的“险差”,也没有拿起手枪去做杀戮之事。

但当王庆莲逐渐通过工作而明白军统即将要把炮筒和枪口对准中国共产主义战士的时候,她内心的善念和良知在挣扎——岂能帮助军统打击护国为民的共产党和进步人士,这不是一个中国人能够接受的“内战思想”!

思来想去,王庆莲借家乡的母亲年老病重为由,毅然在国内战争爆发前夕向军统高层递交了辞呈,军统为了挽留王庆莲,不仅给她增加了工资还提出要给她升职。但王庆莲的去意已决,很快,她就收拾好了一切,独自一人返回了阔别已久的家乡。

曾因过往的特务经历而被划分成反派,独居了31年之久

截至日本战败投降之前,每天辛勤地敲击发报机的王庆莲一直都在为军统当局以及整个国家的安危做着无可比拟的特殊贡献。

但3年后,当王庆莲看清了战胜日本后的国民政府预备开始发动内战了,强烈的爱国心和良知就日夜在催促着她离开军统,不允许自己做军统祸国殃民的帮凶。

1946年8月,王庆莲带着衣物和行李回到了浙江江山县老家。1951年,王庆莲曾经在杭州的白肉市场工作过一段时间,后来,又因为她工作能力强而被调入粮食局工作,8年时光匆匆而过,王庆莲结了婚,也生了儿子,但令她始料不及的是,一场横跨十年的大动乱马上就要同乌云一样笼罩在她的头顶了

十年动乱开始后,因为王庆莲昔日在军统内部做了多年的情报译电员,所以就成了各种激进的人群所打击、镇压的对象。1958年,30岁的王庆莲被下放到杭州塘栖镇,一边接受着大大小小的审问,一边在那里接受劳动改造。

因为丈夫和儿子不愿与王庆莲划清界限,所以他们也跟着一起来到了塘栖镇。王庆莲单独被关进了牲口棚,而距离牲口棚100米开外的地方,就是丈夫和儿子暂居的小平房,即便这一家三口人距离如此之近,但迫于形势人们一直禁止他们相见、团聚。

从韶华灼灼的30岁,到半头白发的53岁,王庆莲和丈夫在农村接受了长达23年的劳动改造。期间,那些匪夷所思的折磨和提审曾让王庆莲多次感到痛不欲生,王庆莲为了纡解压力渐渐学会了抽烟。从一开始的一天一支,到后来的每天半包烟,王庆莲总是把那些无法消化的痛苦都化成了袅袅云雾,任由它们从口鼻中逸散开来,随风而逝。

平反后心境平和安详,衷心感谢国家养她31年

1981年,政府经认真考证,认为王庆莲没有做过军统的“帮凶”,反而在抗战时期还为国家做出过突出的贡献,因此,王庆莲不但获得了平反,还被认为是抗战时期国家的大功臣

后来,国家还为到了退休年纪的王庆莲办理了退休手续,对此,王庆莲由衷地向国家和政府表达了真诚的感谢。

如今,王庆莲已经是位93岁的高龄老人了,儿孙满堂的她自始至终都感激国家为她办理了退休手续,给她发放的退休金足以支撑她安度晚年,让她能够亲眼见证祖国迅猛发展后的日新月异、盛世昌隆。

年轻时的王庆莲因为生活所迫而误入军统,虽然她及时醒悟并从中抽身而出,但她昔日的那些军统同事们却没能像她这样幸运——晚年的光景也能够安详怡然地含饴弄孙、享受生活。

生活和历史总是在左右着这世上的普罗大众,身处富庶繁荣的新时代,我们一定要珍惜国泰民安的幸福生活,护佑着这来之不易的和平岁月,不忘历史,勇创未来!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