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6万北漂,745万无法落户

2021-04-16 18:13:43 居久屋JUZHE

New BeiJinger of The New Age .

一座城市的故事,说到底都是人的故事。

新北京人

新北京人这个概念首次被官方提出,是在4年前。

当时的北京市住建委发了一个关于公租房的公告,称“中低收入家庭、新就业职工和稳定就业的外来务工人员”为新北京人。

简单来说,新北京人就是指稳定就业的非京籍无房家庭。

这似乎和我们所理解的北京人不太相符,更多人认为的新北京人,(至少)应该是拿到北京户口的外地人。

4月15日,北京市2021年积分落户申报工作正式启动,名额仍然只有6000个。也就是说,今年将继续“诞生”六千个严格意义上的「新北京人」。

难么,一户难求的北京户口究竟有多大的“缺口”?

746万。

2019-2020北京人口普查的官方数据显示,全市常住人口为2153.6万人,其中常住外来人口约有746万人

抛开比例说数据不大直观,来看一下近3年的北京积分落户比例——2018年,共计12万人参与积分落户申报,最终仅6019人入围,落户比例为4.8%;2019年,申报者有10.6万人,6007人入围,比例为5.6%;2020年,这个数字为12万、6032人、4.9%

以上提到的,过去3年北京积分落户最低入围分数,分别是:2018年90.5分、2019年93.58分、2020年97.13分。有相关人士预测,今年北京市积分落户最低也要100分以上,否则入围的希望极为渺茫。

700多万外地人,十几万人在申请,最终只有6000人成功上岸。

为什么大家如此渴望成为新北京人?

因为北京的户口,与买车、买房、上学、高考、就医等生活的各个方面高度挂钩,息息相关。

深知拿到户口如此之难,所以才前有“逃离北上广”等话题引发众议,后有考研名师张雪峰离京赴苏登上热搜,残酷且现实的真相已然摆在了我们面前:

“拿不到北京户口,就算买了房子,你丫也是一外地人。”

第一代新北京人

1949年,伟大领袖毛主席站在天安门城楼上,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

北平改称北京,并成为了新中国的首都。

随后各类机关单位、政府部门、军队和学校纷纷搬进了这座古都,而进京的各路人员数目极为庞大,几乎与当时的北京人口持平。

这些人成为了第一批主要的新北京人,他们的子女扎根在北京,顺理成章成为了京二代。

在计划经济时代,也有不少因工作被分配到北京的高知技工阶层,同样拿到了北京户口。

到了21世纪初期,北京人有四分之三是新中国成立后进入北京的移民及其后代。

在北京的城市发展初期,也产生了经常能在影视剧里看到的“部队大院”这样的特色产物。

可以说,在时代的糅杂之下,第一代新北京人奠定了新的城市生活方式基础,他们在寻根的旅程中老去。

而新一代的北京人在丰厚的土壤中成长,他们淡化了五湖四海的乡音,操着味道不太浓厚的京腔,手握110开头的身份证。

北京,就是他们的家乡。

新世纪的新北京人

世纪之交,风起云涌。

1997年香港回归,2001年北京申奥成功。

彩色电视机里,长安街被人群和自行车从复兴门堵到建国门的热闹场景,冲击着每一个中国人的家国情怀。

更加开放的中国,更加开放的北京,迎来了既激进又保守的新一代北京人。

2008年金融危机席卷全球,随后北京楼市开始抬头,人们发现买房的拐点已经到来,无数人怀揣着买房致富的梦想来到北京。

我的一位行业老前辈说,“那时候的北京,售楼处就算拴条狗都能把房子卖出去”,或许现实比这话还要夸张,有不少赶上了时代风口的弄潮儿,被送上了新北京人的理想青云。

而自从2017年最严调控政策出台后,北京的买房以及落户资格急剧收缩,如今的外地人想成为新北京人,变得愈发困难。

目前来看,拿到北京户口的主要方式有三种:

人才引进、工作落户和积分落户。

所谓人才引进落户,针对各行业“人才”有着不同的量化考核标准,但可以肯定的是,申请人至少在45周岁之前,要成为某一专业领域的行业领头人;

工作落户则要求进的单位得有北京落户指标,出路基本就是考公、考编、大型央企、国企、高科技单位、高校等等,而以上这些路径的基本要求往往是申请人的应届生身份;

相比于以上有知识有能力的人才群体,怀揣着定居梦想的普通北漂,积分落户的概率极小,却是相对容易成功的。

如果你足够优秀、足够坚持、足够好运拿到了北京户口,意味着你同时获得了在北京的购房资格。

北京的房价,仍然是每个新北京人的痛点。

2021年一季度北京新房成交均价为5.3万元/㎡,二手参考价格为6.1万元/㎡,按照限竞房主流的89平计算,平均下来也要500万/套左右

也就是说,你可能至少要准备150万的首付款,作为购买房子的启动资金,还要考虑自己的收入情况和未来发展,能否在不过度降低生活品质的前提下负担房贷。

成为新北京人意味着什么?

留在中国的首都,享受阶层的跃升,就是新北京人想要的全部吗?不全是。这不仅关乎一个新北京人的自我价值认可,还关乎奋斗,甚至关乎抗争。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