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国后,妇科医生劝邓颖超生娃,邓颖超思索后,为何说算了吧?

2021-04-16 17:41:45 桃染墨痕

1938年的《新华日报》上有着这样的一段题词:“保育儿童,是丰富伟大的事业,不仅要救济与教育儿童,尤其要以坚毅的精神,培养儿童,成为建设新中国的主人。”

发表这段话的人是邓颖超,有无数的人亲切地称呼邓颖超为“邓妈妈”,但是这位“妈妈”却一生无子无女。那这些孩子为什么要叫她“妈妈”呢?

原来,在1937年,邓颖超积极推动战时儿童保育会,努力救济儿童,并且这一救济,就做了七年。

邓颖超在这七年间领导创立了五十多个保育院,救济将近三万的因战争等原因而失去家庭庇护的儿童,从此以后,邓颖超成了孩子们的“妈妈”,保育院成为了孩子们的家。这些来到这里的“小花朵”们,在未来的数年后都为国家做出了大大小小的贡献。

邓颖超投入儿童工作数年,可见她很喜欢孩子,可是为什么她一生都没有子女呢?

1.名医再三相劝 仍然无奈放弃

1949年,新中国成立了。邓颖超身上的担子一下子轻了不少,她这些年总是想起当年失去的两个孩子,十分后悔和遗憾,决定去医院看看。

邓颖超挂了当时协和著名妇科医生林巧稚的诊号。就诊的时候,她穿着十分朴素,剪着一头短发。林巧稚医生并没有认出她就是周恩来的妻子邓颖超。

看着眼前这位朴素的大姐,应该是个普通人家,林巧稚还专门提醒邓颖超说其实不需要挂特等号,普通门诊的号她也会接。邓颖超赶忙笑着点了点头,十分客气。

询问病情的时候,邓颖超说:“曾经怀孕两次,第一次因为工作原因用药打掉了,第二次难产,生下来就夭折了,后来行军打仗条件很差,再也没有过孩子。”

通过专业的检查,林巧稚医生查出邓颖超的输卵管已经堵塞了,所以才不能再怀孕,她和邓颖超说可以帮忙疏通,疏通以后还是很有可能怀上孩子的。

邓颖超并不是没有心动,可是她想到刚刚建国,事务繁多,周恩来也忙得不可开交,不想再继续折腾了,最重要的一点是,自己已经年龄不小,即使怀了孩子,也未必就是好事儿。

林巧稚见邓颖超低头想了良久,才终于抬起头来,只说了一句:“我都四十五岁了,不用治疗了,还是算了吧。”

作为医生的林巧稚虽然很想让自己的病人治疗,但是毕竟无法干涉病人的私事,便没有再劝邓颖超了。

后来林巧稚才知道,原来这位普普通通的病人竟然是邓颖超。她一直为没有劝邓颖超治疗感到后悔,想着找到机会一定要再劝一劝邓颖超。

找到机会后,林巧稚拉起邓颖超的手“邓大姐,年龄不是大问题,我建议你配合治疗,只要治疗,还是有可能怀孕的!”

邓颖超思考了几秒,看着林巧稚苦涩地笑了笑,淡淡说了一句“算了吧”。

林巧稚还找过邓颖超的秘书说治疗输卵管的事情,秘书以前曾多次听邓颖超提及关于失去两个孩子的遗憾,决定找机会劝一劝邓颖超。秘书和邓颖超提起此事的时候,邓颖超只是摇了摇头,她说:“没必要了,不可能的,二十多年,哪有那么容易通,算了吧,没必要。”

周恩来的弟弟周恩寿有六个孩子,他知道了此事,想要将其中一个孩子过继给周恩来和邓颖超,可是邓颖超和周恩来坚决拒绝。

他们说,“全中国的儿童都是我们的儿女,何必要过继到自己的名下?”

的确,邓颖超虽然无子女,但是却是许多人的妈妈——众人认识她多是因为她是周恩来的妻子,但是她其实更是一名伟大的革命家,一生都在为妇女和儿童还有万千中国人民作斗争,拯救了千千万万的儿童和妇女。

就连和丈夫周恩来的相遇相知,也是从一场妇女解放运动开始的。

2.思想解放如火如荼 二人感情悄悄发芽

邓颖超生活在一个动荡的年代下,很小就失去了父亲。邓颖超的父亲是邓庭忠,邓庭忠是广西的一名武将,是名望家族。伴君如伴虎,邓颖超3岁那年,父亲因犯了欺君之罪,被流放到了遥远的新疆。

邓庭忠流放期满已是三年之后,他准备从新疆回到家乡,可是当年车马不通,路途遥远且艰辛,在新疆受苦三年的邓庭忠得了重病,没到家就身亡了,没能和她们母女二人团聚,那时候,邓颖超只有六岁。

父亲去世以后,小邓颖超跟随母亲来到了天津,母女二人全靠母亲教书、行医来维持生计。1913年到1920年,邓颖超先后就读于北京平民学校和天津直隶第一女子师范学校。当时的国家正处于水深火热之中,正在读书的邓颖超立志报国。

十几岁的邓颖超可以说是女中豪杰,巾帼不让须眉。

1919年,巴黎和会外交失败,中国青年愤怒了!一场热火朝天的五四运动就此展开了。这时候,在天津念大学的邓颖超得知消息后,她没有丝毫的犹豫,和同伴们一起冲上了街头,无所畏惧地大喊着她们的口号“外争主权,内除国贼。誓死力争,还我青岛;宁为玉碎,勿为瓦全!”

在同一时间里,身为南开大学学生领袖的周恩来也参加到了这场五四运动中。

在游行的同时,一批有志青年意识到需要改变青年们的旧思想,让更多的人接受马克思主义新思想,就一起创办了“觉悟社”,其中包括周恩来和邓颖超。

从前女子受封建社会的压迫,头顶上戴着“女子无才便是德”的标签,哪怕到了二十世纪,女子还是处于一个被轻视不平等的状态下。觉悟社的组织者意识到这一点,认为女子也可以投身于革命。就这样,在“觉悟社”领导下的一场小型的“妇女解放运动”就在天津如火如荼地展开了。

在天津的江苏会馆里,邓颖超等人组织各种女性参加大会,大会中的邓颖超激情地演讲着关于女权的知识。她们的大会每个月都会演讲一到三次,刚开始去听会的人并不多,只有不到一百人。可是在邓颖超的带领下,参与的女同志越来越多,达到了几千人。

邓颖超和周恩来的真正相识,是在1919年的某一场演讲活动中。

作为“觉悟社”的骨干之一,周恩来也参加了大部分的演讲活动。一次演讲中,第一个上台演讲的女子铿锵有力的声音引起了他的注意。

他的目光投到正在台上自信潇洒,侃侃而谈的邓颖超身上,听着她讲述着新的思想,新的男女观,不禁被这个勇敢的女孩吸引了,从这之后他就记住了邓颖超。后来二人提起这件事,周恩来还说:“我记得那天你那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

“觉悟社”成员认为想要解放妇女,还得从思想上抓起,办学校是个好办法。为攒妇女学校的筹办经费,邓颖超决定去义演,准备出演《安重根》和《花木兰》,排练的时候,她请了周恩来做指导,邓颖超和周恩来也结下了缘分。看着在台上扮演花木兰的英姿飒爽的邓颖超,周恩来打心底里欣赏她。

1923年周恩来离开了天津,到国外留学。邓颖超创办了一本和周恩来创办的杂志同名的杂志——《觉邮》,并且成立了新的社团,名叫“女星社”,继续为妇女解放运动做贡献,创办“女星社”时,她常与周恩来通信,询问意见,二人的交流渐渐多了起来。

3.先是战友,才是伴侣

周恩来和邓颖超的伉俪情深一直被后人所传颂,但其实在他们二人相识以后,都曾表明过自己是独身主义者

邓颖超一直在为妇女解放运动做贡献,为革命做贡献,全身心都在革命中,不仅如此,她还吸收了许多国外的新思想,认为男人和女人是平等的,可女人一旦上了花轿,就不再是自己了。

再加上邓颖超的一位朋友因为一场不幸的婚姻而永远离开了她,故而她对婚姻的看法一直都秉持着一种很悲观的态度,直到她遇到并且慢慢爱上了周恩来,才明白,婚姻不一定就会成为自己革命事业的阻碍,反而还会对革命事业起推动作用。

邓颖超和周恩来二人通过来来往往上百封信,开启了一场低调又遥远的跨国爱恋之旅。

二人的感情是周恩来先捅破的。周恩来在法国的时候,给邓颖超寄来了一封信,在一张印着李扑克内西和卢森堡画像的明信片上面,写着一句话——希望我们两个人将来,也像他们两个人一样,一同上断头台。

这句话看似并不浪漫,但其实是属于革命者最特别的浪漫。

得知了周恩来的心意,邓颖超很是犹豫,生怕因为与周恩来的感情会影响到革命事业,为此她还询问了母亲的意见,母亲的建议是等周恩来回国后再当面谈论这件事情,不用着急。

有一句话很有道理,你抛硬币的那一刻,重要的不是落地的是哪一面,而是硬币在半空中时,你希望哪一面落下。

邓颖超的心情正是如此,即使询问了母亲,但还是发现自己的内心其实是按耐不住对周恩来的感情的,于是立马回信确立了二人的恋爱关系。

4.她也曾是两个孩子的母亲

1925,周恩来回国了,邓颖超和周恩来在广州举行婚礼,婚后很快便怀了孩子。

当时的邓颖超只有21岁,知道自己怀有身孕以后,觉得自己应该主要投身于革命之中,思前想后,经过内心的剧烈挣扎,她决定先不要这个孩子。

于是她瞒着周恩来偷偷地买了药,将这个孩子打掉了。

周恩来知道了这件事以后,特别生气,第一次对妻子发了火,他生气地说:“孩子又不是你一个人的,是我们两个人一起的后代,你应该跟我商量再做决定。而且,你怎么能把革命和生儿育女两件事对立起来?我们的革命就是为了孩子们的生活更好,我们的革命也是需要接班人的,你怎么能说打掉就打掉了呢?”

看着周恩来满脸的惋惜和心痛,听着丈夫对自己的开导训诫,作为母亲的邓颖超何尝不后悔,不难受呢?

有了这次的经历,邓颖超在1927年第二次怀孕后,她将孩子视若珍宝,特别注意营养,可惜的是,邓颖超难产了。

当时周恩来在革命,邓颖超因为要安胎便没有陪同,留在了广州。生孩子的时候,从开始肚子痛到越来越严重再到生出孩子来,整整持续了三日之久。

病房里,邓颖超疼得大叫,孩子却迟迟不出来,眼看着邓颖超身体越来越虚弱,情况变得越发紧急了。再这么下去,邓颖超就会有生命危险。无奈之下,为保全母子性命,医生决定人为取出。

终于,在一番折腾后,一个八斤重的大胖小子出生了。邓颖超使尽全力侧过头去,看着自己的小宝贝,可爱极了,可是却异常安静。

“不好,孩子没呼吸了!”

不久后,孩子就夭折了,是因为当时的医疗条件很有限,为了从邓颖超的腹中取出小胎儿,用产钳的时候给孩子的颅骨造成了不可逆的伤害。

疼了三天三夜的邓颖超看着自己刚出世就没了生命的孩子,咬着嘴唇,落下了一排排眼泪。这次难产给邓颖超带来了不小的伤害,她确确实实地去鬼门关走了一遭。

这样的难受很快就被别的事情掩盖了——1927年,发生了“四一二”反革命叛变,上海陷入一片白色恐怖中,邓颖超随周恩来来到上海,做地下工作。

当时国民党悬赏很高要抓捕周恩来,再加上党内出了两名叛徒,周恩来的处境十分危险。邓颖超每日都假扮成为一个家庭主妇,寻找情报,在暗中保护周恩来。在她的协助下,周恩来在敌人的重重追捕下也仍然安然无恙。

夫妇二人在危机重重的上海做地下工作四年,才在1931年离开了上海回到广州。

在上海的这几年里,一直在忙于地下工作的邓颖超并没有好好照顾自己难产后虚弱的身体,这便是造成她以后无法怀孕的很大一个因素。还有一个很大的原因是——长征路上的颠沛流离,也给她的身体造成了不可逆的伤害。

5.革命永远是第一位

离开广州后,红军开始了艰苦卓绝的长征。几年的路程,周恩来和邓颖超夫妻二人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在他们的心中,革命永远是第一位的,是最重要的。

有一次,邓颖超患了肺病,咳嗽不止,甚至吐出了鲜红的血来。周恩来知道了情况特别担心,赶紧接邓颖超到他这里,亲自照顾。

1935年3月,只听轰隆几声巨响,敌人的飞机轰炸了干部休养连,伤亡十几人。毛泽东、周恩来半夜赶来看望休养连的同志和伤病员。周恩来走到邓颖超身边,只是紧紧握着她的手,说了很家常的几句话,忙得不可开交的周恩来便急匆匆离开了。

紧接着,周恩来也生了一场大病,连续发烧好几天。邓颖超硬是不听劝,从病床上爬起来,非要亲自照顾周恩来。一直守在周恩来的床头。

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周恩来成为总理,为了避嫌,邓颖超退居二线,甘愿成为周恩来的左右手。同时,邓颖超也一直在妇联工作,为新中国的妇女儿童做贡献。

1976年,周恩来病危。邓颖超流着泪握着周恩来的手,周恩来对邓颖超说:“我肚子里有很多很多话没给你讲。”

“我也有很多话没给你讲。”二人两两相望,无语凝噎。

周恩来去世后的十六年,邓颖超也随他而去,享年88岁。二人将所有的书籍和遗产都丝毫不差地捐给了国家和有需求的孩子,唯一留下的,只有二人之间传奇而浪漫的爱情故事了。

就像周恩来曾经说的那样,是共同的革命理想和不畏险阻的奋斗精神把他们紧紧地连接在一起的。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