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叔叔,你不能这样,我是你侄女啊!”“你叫我什么?”

2021-04-16 15:25:40 蓝峰桥上见你

“叔叔,你不能这样,我是你侄女啊!”“你叫我什么?”

“我送你的订婚贺礼,还喜欢吗?”男人扯住她头发迫使她抬头,镜子里凌乱而狼狈的一幕刺痛了林霏的眼,她倔强的昂着头,紧咬牙关,一个字也吐不出来。

男人勾唇,嘴角终于勾勒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你果然还是更喜欢我。”

她颈上留下一抹显眼的红痕,忍耐终于到了极致,用力后仰回避着他,小声的求饶:“叔叔,你不能这样,我是你侄女啊!”

“叔叔?”男人冷笑,他沉着脸,哑着嗓子大喊:“叫我什么?你叫我什么?”

他弄得她很疼,昔日最眷恋的脸紧皱着,那般狰狞,林霏不想哭,可眼泪还是忍不住掉了下来。

“霆远,我错了,是我错了,放了我,求你放过我吧…”林霏满脸是泪,小声的哀求着。

他是宋霆远,是她名义上的叔叔,比她大了七岁。

林霏从小就喜欢缠着他,十六岁懵懵懂懂告白,倒追两年,终于在十八岁那年,成为他的女人。

大学毕业那年,他患上了尿毒症,她很爱他,配型合适,也甘愿捐肾,却在捐肾手术当天遭遇车祸…

九死一生活过来,她去找他,他却牵着另个女人的手,冷笑说:“林霏,我没想要你的肾,也舍不得耽误你,但我却没想到,你是嘴上说着答应,却临阵脱逃要我死!”

他说:“你知道躺在床上等着手术,心爱的人却怎么也等不来那种无望的滋味吗?”

他说:“林霏,我恨你,从今天开始,我不爱你了!”

这一天,宋霆远单方面宣布分手,从此远走他乡。

四年后,林霏因为家里经济危机答应一桩商业联姻。

订婚夜,宋霆远却忽然出现,灌醉了她的未婚夫,占了她。

“我没有…”林霏默默掉眼泪:“霆远,我唯一爱的就是你,我嫁给别人是迫不得已啊!”

“你以为我会信?”宋霆远扣着她的腰,清冷的眼神,鄙夷的说:“如果你的爱就是送我去死,还在伤口上撒盐,抱歉,你的爱我要不起!”

无情的话语是最残忍的酷刑,林霏承受着,眼泪大颗大颗砸了下来。

结束的时候已是凌晨。

林霏浑身的骨头都快散架了,哆哆嗦嗦的否认道:“我没有…你别那样想,我从没有嫌弃过你!”

宋霆远冷笑:“你有没有嫌弃,我心里很清楚!不过我提醒你,你是我一个人的,要敢让别人碰你,别怪我翻脸无情。”

林霏觉得屈辱无比,却又不敢反抗,只能战战兢兢的答应着:“是。”

从这一夜开始,她,沦为了他的地下人。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约三个月。

宋霆远靠在床头抽着烟:“兰溪要回来了,以后你过来的时候小心点,要是被发现了,当心我弄死你!”

林霏扣扣子的动作顿了一下,很快就回过神来,顾兰溪,不正是当年病房里陪着他的那个女人吗?

林霏身体剧烈的颤了一下,却也只能点头:“我知道了。”

顾兰溪回来也好,他也许就不会再折磨自己,她的使命结束,一切,就能回归原点了。

“兰溪,来,敬你一杯,谢谢你照顾了我们霆远四年,你都不知道你不在的这三个月,霆远有多想你。”

顾兰溪的接风宴,宋母举杯的时候瞥了林霏一眼,异常热情的说。

林霏心里苦苦的,她以为一切终于要结束了,却没想顾兰溪竟是蒋向东的表姐,她被带来参加顾兰溪的接风宴,避无可避。

“阿姨,霆远已经跟我求婚,这次回来我就不走了!”顾兰溪娇嗔笑着,往宋霆远怀里靠了靠。

林霏的手微微抖了一下。

是了,他们才是最合适的,青梅竹马,年龄相仿,有着相伴四年的情份,又有着势均力敌的家世,他们在一起本就是众望所归的事。

林霏只觉入口的葡萄酒有些发苦,她又抿了一口,还是苦的。

她终究只是凡夫俗子,做不到完全的无动于衷,草草的吃了几口菜,就找个借口躲了出去,却没想顾兰溪也跟了出来。

“这一次,我不会再允许你抢走他!”顾兰溪气场强大,逼视着她。

林霏抬眸,面无表情的回道:“我知道,我是向东的未婚妻,而他于我只是表姐的未婚夫,一个陌生人而已。”

“你记得就好。”顾兰溪冷冷的盯着她,一句话便将她踩到了谷底:“四年前是你背叛了他,四年来更是不断的折磨他,林霏我告诉你,霆远是我的男人,他现在爱的是我,你要再敢乱来,我弄死你!”

一个两个都说着“我弄死你”的话,林霏嘴角浮现出一抹自嘲的笑容,不敢辩解,她只愣愣的说:“你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

顾兰溪不屑的哼了一声,掉头离去。

林霏在洗手间里呆了很久才出去,却没想又见宋霆远,他靠在门口,目光灼灼的盯着她。

“我要结婚了,你是真心为我祝福吗?”

林霏动作微顿,扭头看了宋霆远一眼,却不敢说话。

宋霆远呵了一声,忽地扯过她抱在怀里,

林霏以为他要,可嘴上忽然生疼,待宋霆远放开自己时,她唇上是显眼的咬痕。

“兰溪回来第一天你就敢挑衅她,这是对你的惩罚。”宋霆远抹掉唇上血迹,冷冷说着。

林霏无力张口,她说她没有,他却扭头就走,顶着唇上令人耻辱的伤,她不敢回饭局,只好和蒋向东发短信要先回去,蒋向东虽然不悦,到底也没说什么。

这之后宋霆远就没再找自己了,林霏松了一口气之余,总觉得有些怪怪的。

她怕,怕他还爱她,更怕他不爱她。

林霏的不安情绪,一直持续到情人节这天。

她和蒋向东吃着饭,收到宋霆远的短信。

林霏赶到约定的酒店,房门是虚掩着的。

推开门,两身影映入眼帘。

顾兰溪坐在宋霆远腿上,搂着他的脖子,娇媚万千的问:“霆远,你爱我吗?”

“恩,我爱你。”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