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坦尼克号上的“新疆棉”:被抹黑是如此容易,真相却是

2021-04-16 11:09:08 邻读

4月16日,追踪泰坦尼克号上6名中国幸存者的纪录片《六人》在国内院线上映。可以肯定,因为有了刚刚发生的“新疆棉”事件,这部纪录片应该能够引发中国观众更多的感慨。

片子聚焦于中国人,但是主创人员是外国人,编导罗飞(阿瑟·琼斯),首席研究员施万克,监制詹姆斯·卡梅隆。很多人对于前两位未必熟悉,但是卡梅隆的作品,如《真实的谎言》、《泰坦尼克号》、《阿凡达》,则是尽人皆知。

如果了解了《六人》的创作初衷,相信你定会同意,罗飞和施万克是良知电影人、作家,加拿大籍的好莱坞电影大咖卡梅隆和他的老乡白求恩大夫一样,有一颗金子般的心。

历史上的泰坦尼克号很惨,作为当时世界上最大的海轮巨无霸,1912年4月10日从英国南安普敦港启程开始载客首航,却不幸于4月15日夜在大西洋撞上冰山沉没,2224名船上人员中有1514人罹难,成为近代史上最严重的和平时期船难

当初看《泰坦尼克号》时很感动,除了当时在中国人看来出神入化的特技之外,更为电影中的真情所震撼,那份激动就别提了。当时没多想,外国的故事外国的船,外国的电影外国的人,都是人家的,其事件也悲惨,其作品也感人,总之,给它授予什么奖我都没意见。

当时唯一没想到的是,那船上也有咱的人。在泰坦尼克号于黑漆漆中撞上冰山时,船上人员中有8名中国人。

根据登船记录,这8名华人均是三等舱的乘客。在一张编号为1601的船票上有他们的手写体名字,分别是方荣山、李炳、钟捷、亚林、严喜、胡中、林伦、李林。

海难发生后,林伦和李林溺水而死。剩下6人中的5人直接登上救生艇,而方荣山则抱着门板漂在海中,直到被当时唯一一艘返回并寻找幸存者的第14号救生艇发现。

获救后,船难幸存者被送往纽约的医院和旅馆进行安置。但由于美国当时正在严格执行的《排华法案》,这6名幸存华人被拒绝入境,后被安排乘坐另一艘轮船前往古巴,从此消失在历史记载中。

近日BBC一篇关于纪录片《六人》的报道以伤感的语调写道:“二十多年前,电影《泰坦尼克号》的上映让百年前海难中凄美的爱情故事广为流传,但有关船上六名华人幸存者的身份和经历却鲜为人知。一部新的纪录片首次揭开他们在种族偏见下的颠簸人生及如何从历史记录中‘消失’。”

如果仅仅是消失了,《六人》的主创人员未必会费时费力去探寻幸存者身后的故事以及寻找他们的后人,主要的原因在于,这6名华人被无端地抹黑了。抹黑他们的是当时的欧美报纸,现在统称西方媒体。

中国人很少有人知道这6名幸存者,不等于外国人也不知道。事实上不少人知道,而因为各种流传,有些人对他们有负面的看法,用编导罗飞的话说,人们认为“那些家伙非常不光彩”。

这种印象主要来自于当时的流言与媒体报道。一种说法是,因为船难发生时妇女和儿童被优先安排上救生艇,于是华人幸存者为了能上救生艇而“乔装成妇女”;还有人指责他们“偷偷躲在座椅下”。人们质疑,三等舱男性乘客平均存活率只有六分之一,为何华人乘客中八人中有6人成功存活。

当年有不少媒体刊登了这些捕风捉影、带有种族歧视意味的传言。例如,美国的《布鲁克林鹰报》在1912年4月19日的报道称:华人幸存者是“唯一的污点”,“这些人……在出现危险的第一时间,就已经冲进了救生艇。”

研究泰坦尼克号历史的学者蒂姆·马丁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没有任何证据表明华人幸存者乔装、躲藏等传言真实发生过,这些都是媒体和公众“在事后编造的故事”。

事实上,这些中国人不仅没有只顾自己逃生,相反还表现得很勇敢。史实证明,方荣山获救后,还全力参与了14号救生艇对其他幸存者的搜救。

《六人》摄制团队克服诸多困难,在幸存者后裔、家族的帮助下,了解了后来的一些情况。6人在船难后的最初几年仍一起工作,但后来则因战争和经济危机等各种因素,各奔东西。例如亚林在1920年被遣送回香港,而严喜则在同年登上了前往印度加尔各答的轮船。这场海难也侵害了一些幸存者的健康。例如,钟捷在1914年便因肺炎去世。

在6名华人幸存者中,只有方荣山和李炳后来重新返回北美并定居下来。方荣山曾辗转于英国和香港之间,1955年加入美国籍,李炳则移民加拿大。但当罗飞和他的团队寻访这6人的后裔时,他们遇到一个特别的现象:几乎所有的幸存者都绝少跟人提起当年的船难,包括自己的儿女。

方荣山的儿子汤姆·方对BBC说,直到父亲1985年去世, 他都从未向自己的儿子提起过泰坦尼克号。他猜测,应该是当初外界流言所造成的心理创伤,让父亲三缄其口,不愿提起当年那番死里逃生的经历。

“有很多错误的信息说,他们偷偷摸摸、男扮女装,”汤姆说。“我觉得他更像是经历了创伤后,依然有心理负担,就像经历了战争的人们一样。”

当年的先人不易,后代至今仍伤心。当摄制团队把电影片段播放给幸存者的后人看时,很多人都落泪了。

编导罗飞深深理解这种历史留下的阴影,他说:“19世纪末,美国出现了小规模的华人社区,他们主要从事体力劳动。出于政治原因,一些地方政客会在有了犯罪、没有任何真实证据时就责怪外国人,尤其是看上去更像外来者的人。当经济衰退时,华人就会很容易被当作替罪羊。”

时代变了,可是,替罪羊的境遇改变了吗?自疫情爆发以来,美国一些城市仇视亚裔的案件频发发生,让人们再次看到了仇恨和危险。泰坦尼克号早已沉没,可是针对华人的有色眼镜却依然戴在很多人的脸上。从这个角度说,《六人》主创人员的确在重要的时刻做了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

当初人们坐在影院中观看《泰坦尼克号》,感动于影片中男女主人公的凄美爱情,却并没有想到,在那艘巨大的船上还有自己的同胞。有人死了,有人活下来,尽管并没有像《石壕吏》那样抓壮丁的,但是,也是“存者且偷生,死者长已矣!”。存者的偷生,除了世事艰难,还有来自外界的偏见和歧视,让他们在侥幸活下来后,依然受到谎言和抹黑的伤害。

卡梅隆拍摄的《泰坦尼克号》获得了巨大成功。但是,他没有忘记同样和主人公杰克在三等舱的6名中国幸存者,没有忘记他们曾经受到的不公,而这正是他作为一个良心电影人可敬的地方。

选在4月16日上映,是因为这一天比历史上泰坦尼克号沉没只晚一天。其实,数日前西方媒体大加讨伐的“新疆棉”距离我们更近。

偏见和歧视消失了吗?当年的《布鲁克林鹰报》们现在大多不只印铅字,而且也上网了,可是他们真的“从良”了吗?如果没有,那么,当坐在影院里观看《六人》时,我们的复杂情感将不仅仅是追溯历史,更是在审视今天。让我们知道,写在天安门墙体上的“世界人民大团结万岁”绝非一句简单的口号,而是任重道远的政治宣言。

不过,也不用担心。不管到什么时候,只要记住“以我为主”的指导思想,就没有对付不过去的国际幺蛾子。不是有那么句话吗?“是你先不跟我友好的!这能怪我吗?”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