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个女孩惨死,21世纪这个国家仍有1/5的婚姻源于抢婚

2021-04-16 09:59:20 全现在APP

绑架新娘不是古老传说中的故事,而是吉尔吉斯斯坦严酷的现实。

当地时间4月15日中午12点,吉尔吉斯斯坦首都比什凯克内政部大楼外,抗议者们再次集结,要求严惩抢婚新娘致死案的所有相关者,同时呼吁内政部长乌兰别克·尼亚兹科夫辞职。

抗议者聚集在吉尔吉斯斯坦首都比什凯克内政部大楼外。图片:AFP

就在10天前,吉尔吉斯斯坦首都比什凯克市中心的大街上,27岁的艾扎达·卡纳特贝科娃被一辆红色的本田车拦了下来。

监控录像显示,艾扎达试图逃离,但被下车的一个男人一把抓住手臂。随后,另外两名男人闯入画面,但他们不是援助者,而是帮凶。最终,三个男人一同将艾扎达拖入车内,红色轿车扬长而去。

两天后,艾扎达的尸体在郊区被发现,躺在一片泥泞中。

“我的女儿不见了”

距离比什凯克仅200公里的巴利基镇,艾扎达的母亲纳兹古尔·沙克诺娃4月5日一整天没能联系上自己的女儿,并向警方报案。

这位母亲不知道的是,当天社交媒体上已经传开了一段视频,展示了她的女儿如何被绑架,并被塞进了一辆红色轿车里。

监控录像显示,艾扎达遭遇绑架。图片:视频截图

在接受采访时,纳兹古尔仍能回忆起自己当初报案时,电话那头传来的笑声,“他们告诉我不要担心,很快就会有媒人来提亲,事情的结局将是一场盛大的婚礼。”

电话那头,一位警员甚至开始讲述自己的故事——一场醉酒后的绑架,最终以婚礼作结。

“无数次电话打过去,他们告诉我不用担心,甚至最后告诉我们,不要打扰,他们在工作。” 纳兹古尔说。

度过了漫长的两天后,纳兹古尔最终被通知,女儿艾扎达已经死亡。

4月7日下午,比什凯克郊区,一位牧羊人发现了一辆汽车,汽车附近有两具尸体,女性尸体的脖子上缠着一件T恤,男性尸体血迹斑驳,一把刀横在他的手上。

警方推测,36岁的扎米尔贝克·特尼兹巴耶夫将艾扎达勒死后,用刀自尽。

“艾扎达会四种语言,考到了最好的大学,跟着排球队去过很多国家,我有问题总是会向她寻求建议,我常常会想这么优秀的一个女孩儿,未来会多么美好。”艾扎达的朋友阿雅娜说。

而对于母亲纳兹古尔来说,艾扎达是她的唯一,“我没有其他孩子,也没有丈夫,艾扎达总是半工半读,她不久前拿到了大学文凭,准备去土耳其工作,已经买好了去伊斯坦布尔的机票,她希望多赚钱,让我们母女俩过上好生活。”

如今,纳兹古尔的艾扎达成为了一具冰冷的尸体,在4月8日这一天,她被葬在了母亲房子的旁边。

“可耻!”“辞职!”

4月15日内政部大楼外的抗议已经不是第一次。

艾扎达下葬的同一天,数百名抗议者前往内政部大楼举行集会。抗议者举着艾扎达的相片和标语“可耻!”“辞职!”“谁来为艾扎达的谋杀案负责?” “结束杀害女性”等,并要求内政部长和警察局长辞职。

4月8日,数百名抗议者前往内政部大楼举行集会。图片:AFP

在行动发起者的公告中,他们指出,“执法机构已经获取绑架事件的监控录像,知道车牌号,甚至和嫌疑人取得了联系,但依旧无所作为。”

“如果警察接到有关绑架人的报案,而他们在两天内不能做任何事情,我们为什么需要这样的警察?” 人权活动家丽塔·卡拉萨托娃在集会上高喊。

当吉尔吉斯斯坦总理乌鲁别克·马里波夫出现在人群时,数百人齐声呼喊“谋杀者!”他加大声量,向大家表示,“当局正在处理此事,有关部门将在总统的监督下对艾扎达案进行调查,要求内政部长辞职的建议‘将被考虑’。”

抗议者的呼声越来越大,总理无法继续讲话,在呼喊声和吹哨声中,他与保镖一同离开现场。

警方后来接受当地媒体采访表示,事故当天联系上扎米尔贝克后,他表示自己和艾扎达是男女朋友关系,拒绝前往警局协助调查。而警方以为这不过是一场普通的“求婚”。

1/5女性嫁于抢婚

绑架新娘不是古老传说中的故事,而是吉尔吉斯斯坦严酷的现实。

根据联合国驻比什凯克妇女办公室的数据,在吉尔吉斯斯坦约650万人口中,有五分之一的婚姻关系都是起源于绑架新娘的方式。

绑架新娘在当地被称为“Ala kachuu”,意思是“带一个女人逃跑”。根据杜克大学的研究,这种习俗起源于古老的吉尔吉斯斯坦游牧民族,男人将年轻的女人绑回自己家里,并强迫对方签下结婚同意书。

吉尔吉斯斯坦历史学家罗素·克莱因巴赫表示,在苏联时期,绑架新娘的传统曾被短暂压制。但在吉尔吉斯斯坦1991年独立后,这种现象再次浮出水面。

杜克大学的研究报告分析认为:第一个原因是,吉尔吉斯斯坦当局有意与苏联划清界限,宣扬族裔传统。某种程度上,绑架新娘是表达民族主义的一种方式;但更深层次的原因则是,作为中亚最贫穷之一的国家,男性家庭往往无法承担高昂的彩礼费用。

“吉尔吉斯斯坦因受资源禀赋、国家发展历史传统等诸多因素影响与限制,坦始终走不出贫穷落后的阴影,发展水平基本处于原苏联国家中倒数第二位。在国家650万人口中,有上百万人在境外打工,仅俄罗斯就有60至80万吉国劳动力移民。” 兰州大学中亚研究所教授焦一强指出。

数据也显示,吉尔吉斯斯坦人均GDP仅在1200美元左右,长期徘徊于全球贫困国家前十位。而据当地媒体报道,结婚所需彩礼可能高达1000至2000美元。

在这种情况下,贫困家庭的青年男性更难娶妻。男性青年的家人往往会鼓励他们绑架新娘,这样能够让家族延续。因此,对于许多年轻男性,特别是那些来自贫困家庭的人来说,绑架新娘是最便宜也最快的方法。

对于青年女性来说,一旦遭遇绑架,面临的很可能是双方家庭的说服和恐吓。出于对污名化的恐惧,一些家庭担忧自己的女儿被绑架回来后,再难嫁人。另外一些家庭如果觉得男方条件尚可,也会转变立场,支持这种婚姻。

只有在极少情况下,女孩的父母会求助于执法机构。如艾扎达案一样,执法机构对类似的事情反应也经常十分冷淡。

3月8日,首都比什凯克,人们走上街头抗议父权制,争取女性权利。图片:AFP

2018年内政部公共理事会发布的一项研究发现,在吉尔吉斯斯坦第二大城市奥什,64%的警员认为绑架新娘是正常社会现象;82%的警员认为女性应该自己为所受的暴力负责。

因此,在吉尔吉斯斯坦,向警察求助常常与暴力行为本身一样痛苦。

比什凯克市内政局调查处负责人努兰·乌特米索夫指出,2020年,在比什凯克,有92起绑架新娘的案件发生,但警方驳回了75起案件,只有8起被移交至法庭,还有9起仍在调查中。而在全国,警方登记了9000多起家庭暴力案件,但仅上报974起。

联合国妇女办公室的数据则指出,在过去5年,吉尔吉斯斯坦每年有1万至1万5千名女性被绑架,但只有约有900例绑架女性提起诉讼。

大多数情况下,这些被绑架的女性永远不会获得关注。

“停止绑架女性”

“绑架新娘”剥夺了女性的选择权,加剧了性别不平等。近十几年来,包括联合国妇女署在内,多家倡导女性权利的国内外团体一直在致力于推动摒弃“绑架新娘”的恶俗。

4月8日,联合国就吉尔吉斯斯坦公民艾扎达遭遇谋杀发表评论,再次呼吁该国停止绑架女性和强迫婚姻的行为。

“吉尔吉斯斯坦和世界所有国家的女性和女童有权在自己的国家安全地行动,而不受绑架和暴力侵害。”这份声明指出。

其实,早在2013年,吉尔吉斯斯坦政府在国内外压力之下,就已经承认绑架女性可能会造成婚内性侵、家庭暴力,以及心理创伤等问题,并因此立法禁止相关行为,规定最高可判处7年监禁,如果受害者是未成年人,最高刑罚可达10年。

但是7年过去了,绑架新娘的现象依然存在。

绑架新娘的现象依然存在。图片:视频截图

“艾扎达像某种东西一样被盗,被杀。还有多少女性会遭到殴打、强奸和杀害?这会持续多久?”在议会上,阿塔-梅党的国会议员马苏娃表示,“我们一直都在忙于政治,什么时候才会处理公民经济和安全问题?” 她承认,办公楼外,她作为一名吉尔吉斯斯坦女性没有安全感。

她提议,任命一名女性担任内政部长一职,“因为男人在处理绑架新娘问题上更加宽容。”

吉尔吉斯斯坦神学家卡迪尔·马里科夫指出,“绑架一名女孩,并强迫她结婚”是“严重犯罪”。他指出,“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不仅是更严厉的惩罚,还包括教育和改变观念。”

“长期的思想工作”是必要的,另一位议员扎纳尔·阿卡耶夫希望国家能够出台相关法案。

但他对此不敢有太多期待,国家总理说当局正在对案件进行调查,但事实是,这个国家一个女性接着一个女性被杀,“我们还将就着艾扎达的案件讨论几周,然后忘记这一切。”

真的是最后一次吗

对艾扎达案件进行正式调查后,吉尔吉斯斯坦警察局解雇了12名警务人员,警告27名官员未完全遵守法规,并严厉谴责了另外5名执法人员。

根据内政部决定,比什凯克警察局长巴基特·马特穆萨耶夫被解雇。

不过目前为止,内政部长乌兰别克·尼亚兹科夫并没有辞职打算。他在议会上表示,“从5号到8号我一直在出差。是的,我们有一些问题,但总体而言工作进展顺利。”不过他也承认,自己在此事上负有“道义责任”。

4月12日,吉尔吉斯斯坦第一副总理阿尔特姆·诺维科夫为首,举行了一场关于暴力侵害女性和儿童行为的会议。在会上,他宣布,有必要加强有关暴力侵害女性和儿童行为的法律。

针对艾扎达的案件,吉尔吉斯斯坦总统贾帕罗夫也在脸书上发布了声明,称“绑架和强迫婚姻应受到严惩,这在现代社会是不可接受的。”

他还指出,“艾扎达的悲剧应该是吉尔吉斯斯坦新娘绑架史上的最后一次。”

这番话不禁让人想起了三年前,当时仅20岁的医学生凯扎向警方控告遭到绑架,就在警察局内,凯扎被绑架她的男人杀害。

当时,这名男子被判20年,超过20位警员因此受到严惩。

三年后,当凯扎肖像的涂鸦仍高挂在比什凯克医学院墙外时,又一名叫艾扎达的女孩因此被杀。

人群中,抗议者阿纳拉·尼亚亚佐娃说,“在21世纪,在一个拥有宪法的国家中,女人仍是暴力行为的受害者。如果不站出来反对,下一个被拖到车里被虐待和杀害的人,可能就是你的女儿或者妹妹。”

比什凯克医学院墙外,凯扎肖像的涂鸦。图片:UN Women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