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一本日记》—20 是谁干的?

2021-04-16 08:16:21 娱乐早八卦快讯

一九四五年“八一五光复”以后,宝珍居住的这座小城仍然处于动荡之中。

日本人被打跑了,国名党接收大员来了,当地官吏与武装又活跃起来,都想借机掌权,百姓的日子并没有大的变化。

宝珍一家也是在小心翼翼地过着日子。“关家铺子”早已关门,那是他们家的维持生计的杂货店,她的父亲也很少出去做买卖。大概是家里没有钱了,仓房只是简单修了一下,就恢复了使用。

奶奶也不用去杂货铺里打点生意了,每天除了照顾那个宝贝猪,就在院子里的菜园里忙碌,她的父亲扩大了菜园面积,

奶奶说:“一伏萝卜,二伏菜”,现在种这些秋菜有点晚了,但总比不种强,长出来就能吃啊。

宝珍病了一场,现在已经慢慢地好了起来。在她卧病在炕的这段时间里,奶奶教她学会了“欻(chua)嘎拉哈”,什么“针儿、轮儿、坑儿、背儿”啊,挺有意思的。

家里这袋狍子骨的“嘎拉哈”,精致小巧,非常光滑,奶奶说是老人传下来的。奶奶玩得真好,她能一手歘起来四个嘎拉哈。

奶奶又带宝珍和哥哥住到了西屋,奶奶说:“又要添人进口了,这样方便些。”宝珍和奶奶住南炕,哥哥自己住北炕。

学校还没有恢复上课,宝珍哥哥闲不住,总是到处乱跑,有时就被罚不许出门。

不过,宝珍的确很佩服哥哥的胆量,他总能带回新的消息。

那天,他在外面和同学跑了大半天,亲眼看见俄国军人枪毙他们的士兵。一位女军官宣布:“就地处决!”,因为这几个人找“马达姆”了。

“真是不值得。”奶奶摇摇头说。宝珍还问过哥哥:“是那天晚间来砸门的人嘛?”哥哥说他也不知道。

现在,哥哥还在北炕睡懒觉,奶奶起来就出去喂猪了,宝珍也起身穿上了衣服,她要去找奶奶。

当宝珍推开门,走到院子里时,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奶奶手把着猪圈门,微张着嘴,目瞪口呆。

“奶奶”宝珍大喊一声就奔了过去。与此同时,听到喊声的宝珍父亲,也冲了出来,抢在宝珍前面,赶到了奶奶身旁。

奶奶一言不发,只是抬起手指了指猪圈,“啊!”宝珍惊叫了起来。猪不见了!那个猪不仅是奶奶的宝贝,也是全家人过年的盼头,宝珍还等着看看“猪嘎拉哈”的样子,现在全落空了。

宝珍的父亲扶起了奶奶,母亲和哥哥也闻声赶来,一家人默默地看着空着的猪圈发呆。

“奇怪啊?”宝珍的父亲打破了沉默,“门没开啊?”哥哥跑了过去,推了推依然关得紧紧的大门。

奶奶已恢复了常态,她看着宝珍的父亲,又伸出手指,指向了一墙之隔的东院。

父亲快步向那个角门走去,哥哥紧跟在后面,宝珍也向那里望去,她似乎才发现,那个年久失修的院墙很矮。

父亲和哥哥穿过角门,又穿过那个保住她命的过道,向后院走去。后来哥哥告诉她,他和父亲去看“鬼屋”了。

大人们发现,与那头猪同时消失的,还有“鬼屋”里的那个人。“鬼屋”已是人去屋空,一片寂静。

宝珍的父亲明白了,猪是让那个人给弄走了。

多少年以后,宝珍才知道,她小时候恐惧的那个“鬼”,就是她的三爷。三爷年轻的时候就离家而去,在外闯荡,有人说他做了土匪,但谁也说不清楚他是属于哪股武装。

太爷爷张罗盖房子的时候,自然没有他的份,据说给了他一笔钱。太爷爷在的时候,这位三爷偶尔回来,但都是来无影去无踪。

前一阵,三爷回来养伤,宝珍的父亲过去看过他,三爷提出需要资金,让大侄子关老大给准备点。

宝珍的父亲没有答应,兵荒马乱的,家境也大不如从前,真的拿不出钱来,所以才有了“丟猪”一幕。

三爷的事情并没有彻底结束。

四十多年后,关老大家的四儿媳妇,因练气功走火入魔,处于癫狂状态,求医无效,只好乱投医。

经某“仙人”指点,是因家中有老人“横死”而致,后查出这位老人就是当年的三爷,因枪走火而亡,终生未娶,无后。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