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电白富美高级女主管站街卖春?存款高达1亿,惨死后黑户嫌疑人还获巨额赔偿过反转人生

2021-04-16 03:34:51 东京新青年

4月6日,日媒爆出福原爱因为“出轨门”连夜搬家,抛售东京房屋。因为婚变、出轨等多米诺骨牌效应的负面新闻,爱酱的事业、个人形象都受到了巨大的打击,不仅丢掉了奥运会解说的工作,她甚至被日本民众评为不伦艺人第一名,甚至超过了同时劈腿6人,在公厕与不同女性发生关系的佐佐木希的老公渡部建。

有人说日本人对于女性的要求过高,也有人说爱酱将一手好牌打了个稀巴烂。其实,用一流的资源,混成一流的人生并不难,难的是用九流的资源,混成一流的人生。不过更多人,是用一流的资源混成了不入流的人生。

1997年3月19日,东京涉谷区圆山町一座破旧的木造公寓中,管理员正在清扫楼道,忽然他发现101房间的窗户敞开着,透过窗户可以看到一个女人躺在里面纹丝不动。

管理员试着叫了几声,女人没有应答。这时,他才发现,房间的门是虚掩着的。他推开门走进了房间,又喊了几声,这才发现,这女人已经断了气。她到底是谁?为什么会死在这里?

警察赶来后,发现这一个不到十平米的小单间,屋子里又脏又乱,房间里散落着几十根毛发。尸体旁边有一个使用过的蓝色避孕套,里面还有液体。

已经死亡的女性穿着卡其色的Burberry大衣,蓝色连体裤。脖子上有着明显的勒痕。

在她的包里警察还发现了28个没有使用过的避孕套和她的工作证。工作证上写着“东京电力公司经济研究处副处长 渡边泰子”,而经过警方核实,死者正是本人。

要知道,东京电力公司是日本的九大电力公司之一,总市值超过14万亿日元。是日本乃至全世界超一流的企业。生活在日本的小伙伴应该对这个logo 很熟悉,每个月的电费单上都会见到。而渡边泰子的职位副处长也属于该公司的高层管理职位,年收入在千万以上。

就是这么一位有钱有地位的女精英,怎么会惨死在这个小公寓中呢?故事还得从头说起。

1957年渡边泰子出生于东京一个富裕的家庭,母亲毕业于日本女子大学,父亲是东京电力公司的中层干部,泰子从小就接受了精英式的教育。初中毕业就考上了庆应义塾女子高中,大学上的也是日本最好的私立大学庆应大学的经济学系。

大学二年级时,父亲因为癌症去世。毕业后,成绩优秀的泰子排除万难,进入了东电,成为了当年为数不多被招入公司的女性之一。

从小聪明伶俐的泰子就深得父亲的宠爱,但也许就是因为父亲的过度偏爱,让她与母亲和妹妹的关系都非常冷淡。以至于在她死后10多天没回家,母亲也没报警,而是以为她和其他男人鬼混去了。

入职后的泰子就进入了企划部经济研究处工作,有着聪明的头脑以及极强的上进心的泰子工作卖力,成绩突出。1993年便被提升为企划部经济调查室副长,她也是东电被提拔为中层管理干部的第一名女性。

按理说,从此之后泰子的事业生涯应该起飞才对,不过看似光鲜的升职实则是被雪藏。

据说,泰子刚进公司时,因为有才华又努力,确实受到了领导的重视,不过没过多久她的顶头上司就更换成为了其他人,因为泰子的父亲是无核派的拥护者,坚决反对在日本建设核电,泰子继续了父亲的理念。而恰恰她的新上司胜俣恒久则是坚决的核电拥护者(发生事故的福岛核电站就是东电也是胜俣恒久大力推进的,发生核事故之后,胜俣恒久也被迫辞职,当然这就是后话了)。两人在核电问题上存在着巨大的分歧。

胜俣恒久凭借着实用主义以及狠辣的手段步步高升,而与他意见相佐的泰子则遭到了雪藏,一方面不会将她辞退,另一方面也不会给以重任,让她一辈子就这样坐冷板凳。这对于一个有理想、对工作充满热情、能干又执着的人来说是致命的羞辱。

而据公司里的同事回忆,泰子过着几乎质朴到不合情理的生活,衣服反复就那么朴素的几件,从来不会化妆;有着严重的洁癖,别人碰过的东西她会扔掉,每半小时就要洗手一次;除了速溶咖啡和大量的维生素片之外,在办公室中她几乎不吃任何食物。

从1991年开始,曾经每天加班到深夜的泰子开始每天准时5点下班。下班后的泰子开启了她的双面人生。她先到涉谷109大厦的厕所内换上性感的服装,戴上假发,浓妆艳抹后赶往涉谷圆山町,这里也曾经是著名的花街。

泰子在一家派遣“人妻”俱乐部,也就是俗称的风俗店里工作。不过因为长相身材都没有店里的其他年轻妹子好,泰子受到指名的机会也很少。

随后,泰子决定离开风俗店,自己上街拉客单干。在她的记事本中,记录着每天接客的详细情况,从对方的姓名、电话、时间到金额都会一一记录下来。而她的收费也会根据客人职业、收入等而不同,从4、5万到2、3千都有,也就是说,泰子不挑客人,也不是为了钱在做这份工作。

白天是公司里认真能干的女主管,夜晚却化身为站街拉客的风尘女。泰子诡异的人生还不止这些,患有洁癖和厌食症的她每天会在同一家店买关东煮,并要大量的汤,站在店里就把所有东西吃光,连汤都一滴不剩;她还会拿着大量的有些污渍的零钱,从1元到100元不等,去便利店里换成纸币;她会在宾馆的床上大小便;在她死后警方在她存折里发生了有将近1亿日元的存款等等。

在警方的不断追查中,一名尼泊尔人mainali进入了警方的视野,他不仅曾是泰子的常客,而且在泰子死亡房间的避孕套中检测出的精液也是他的。

他除了是杀死泰子的重要嫌疑人,因为在留日本的签证早已过期,mainali也是违法滞留在日本的“黑户”。被捕后的mainali虽然一直坚称自己是无辜的,但在物证面前东京高等法院给他判了无期徒刑。

2012年,mainali的律师提起了上诉,要求重判此案。原来在后来的证据中,警方发现泰子身体里也残留着精液,而这个精液里的DNA和现场毛发的DNA是一致的,并不是mainali的。

在入狱15年后,mainali被宣布无罪释放。并且拿到了日本政府6800万日元的赔偿金。拿着巨款的mainali回到了尼泊尔买了豪宅过上了幸福的生活,甚至还出了一本在牢狱中的自传的书。

而泰子的死,至今也是谜。有人猜测说,这会不会和东电建造核电站,内部的派别斗争有关,因为泰子做过一份核电站的危害报告,被上头给压了下来,上头怕泰子误了自己的好事。而在她死后的第二年,她的上司也晋升为常务董事。

也有人说,凶手是外籍人士,因为在事发当晚,有目击者看到泰子与外国人模样的男人走进了案发公寓。

真相到底如何,我们谁也不得而知。不过值得肯定的是,作为一名本来受过高等教育的优秀女性,因为父亲的离世、母亲的冷漠、家庭关系的不和睦以及工作才华得不到施展,一步步选择了“不正常”的人生。这是一个一开始就是为了男性至上而设计出的社会,当女性的才华、地位和发声在不断被遏压和打击之后,会有越来越多的“泰子”出现,这是女性的悲哀,也是社会的悲哀。

那些享受着男权至上,而天天拿着女权说事,那么普通却又那么自信的男人们,要知道,下一次来自男权社会的恶意有可能就会发生在你的女儿的身上,到那时,你是否还会一样的淡定呢?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刘婷_NB20835)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