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遗忘的华人之光尊龙:我没有家,没有父母,没读过书,没有童年

2021-04-16 00:07:06 娱乐圈快知道

言念君子,温其如玉,一见尊龙误终生。

剑眉清目,鼻挺如刻,白齿如皓,人中偏长有清凛气,w形薄唇是禁欲系。

在西方骨相上,尊龙完美融合了东方皮相。

在他的黄金期,邪魅时是性感尤物,沉静时是谦谦君子。

正如国家博物馆讲解员河森堡形容的:“是一把镶了钻石的宝剑,和诗集一起被深藏在金丝楠木的书柜里”。

除了相貌,大家更看重的是他的才华,他身上还有无数数不清的头衔。

他是唯一一个获得两次金球奖提名的华裔演员,而被称为国际章的章子怡,也只提名了一次。

第一位登上奥斯卡颁奖台的华裔(和陈冲一起)。

第一位被美国《人物》杂志评为”最美50人”的华裔男影星。

第一位劳力士华裔代言人,好莱坞Capri电影节终身成就奖……

还是林青霞和王祖贤的共同偶像。

他的名字早已成为传奇。

然而更传奇的却是他一生悲惨的境遇。

一出生,尊龙就被丢弃。就像《海上钢琴师》中的1900,父母是谁?家在哪里?当初为何被遗弃?有着怎样的血统?

这些,连他自己都无从知晓的谜面,成为永远的生命底色。

小时候,他被一位来自上海的残疾女士领养。她并非出于悲悯之心,不过是为了获得政府补助金。

养母对他很苛刻,打骂是家常便饭,更没有新鲜热乎的饭菜端到面前。寄人篱下,总是辛酸。生活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因为生存问题让他来不及多想,养母已经几次三番想把尊龙扔掉。

一次,养母狠心把尊龙丢到香港的一个巴士站,敏感的尊龙感觉到了自己的命运,他和养母静静对望了一眼。

养母最终还是心软,鬼使神差地牵着尊龙回了家。

大概到了十岁,养母对她的女伴说,“他长得不难看。”于是尊龙被卖到了香港春秋剧社,拜京剧刀马旦粉菊花为师,学习京剧、舞蹈和武术。

每天6点半起床,上厕所然后就是练习,活动区域被严格地限制,一次倒立就得坚持半小时,地板常常会被汗水打湿。

就这样练到晚上十点,再去睡觉,除此之外没有别的活动,没有时间去读书,娱乐或闲聊。

18岁,是他人生的转折点。

那年,有一个美国家庭资助他,让他去美国,但是之后的人生都得靠他自己。

他去了,一个人。

到了美国,他给在自己的名字John后面加了一个long,因为他是中国人,龙代表中国,他很喜欢龙。

后来他又给自己起了一个中文名字,将John翻译成了“尊”,自此尊龙这个名字才出现。

但是他只学过戏剧,其他一窍不通。为了让自己能有一技之长,他深造戏剧,终于他如愿了,考入了美国戏剧艺术学院洛杉矶分校。

或许很多人都想不到这有多难。

在那个种族歧视严重的时代,黄种人的地位甚至还不如黑人。而尊龙,一没背景,二没金钱,他能超过白人考入学校,谁也不知他付出了多少的努力。

为了支付高昂的学费,他一天当两天用,去刷碗,卖水……从不嫌弃各种累活。

还好,他在艺术学院接触到影视圈,在这里他能跑跑龙套,演演小配角。这些都让他更近一步走上艺人之路。

尊龙的选择没有错。

从1976年,在电影《金刚:传奇重生》中客串一个中国厨师,到1984年,在《冰人四万年》演一个没有对白的原始人,近10年的时间,他一直在跑龙套。

直到1985年,他等来了电影《龙年》。

这部电影,带着白人导演的傲慢,也带着那个年代,白人圈对于华人的偏见。

但尊龙在里面饰演的华人黑帮老大,却成了后来黑帮形象的经典。

他说:身为亚洲演员这应该是我的优势而不是劣势。我不想活在无知里,活在动物的恐惧里。我想活在实现价值的满足感和足以慰藉他人的感悟能力里。

凭借这个角色,他成功的提名了当年金球奖最佳男配角,也被观众奉为:“最帅黑帮老大”。

在这之后,一部电影让尊龙轰动了世界影坛,这部电影就是《末代皇帝》,这是第一部被允许进入紫禁城拍摄的西方电影。

他将溥仪的孤独,演绎得入木三分。

也将一个末代皇帝的无助无力无望,演绎得悲凉入骨。

这部电影在第60届奥斯卡金像奖中获得了包括最佳影片奖在内的九个奖项,尊龙则凭借该片入围了第45届美国电影电视金球奖最佳剧情电影男主角奖;

他是世界上第一个入围奥斯卡奖项的华人,是当时世界上炙手可热的国际巨星。

当几乎所有的华人演员都想削尖脑袋在好莱坞露个脸时,尊龙最大的心愿是渴望回国,拍一部真正属于中国的电影。

直到他遇到了《霸王别姬》。

程蝶衣从小被母亲抛弃,送到剧团学习。在剧团挨打,受尽羞辱的一生和自己简直一模一样。

他在程蝶衣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为了能够出演《霸王别姬》,他主动自降片酬,还果断拒绝了一部法国电影,一个百老汇舞台剧和一个广告,损失千万。

即便这样,很多事情依旧不遂人意,最后程蝶衣的角色选择了哥哥张国荣。

虽然流传各种坊间传闻,甚至说尊龙耍大牌。

尊龙对此都不甚在乎,只是对这一直以来的“耍大牌”指责有些莫名其妙,当年在从日本回来后,尊龙曾向好友宋怀桂女士一脸委屈地吐槽:我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所以,这也成了尊龙心中的一个遗憾。

也许是为了弥补心中的遗憾,几乎是同年,他便出演了另一部也和戏曲有关,同样是两个男人相爱的电影《蝴蝶君》,在其中饰演绝世名伶宋丽玲。

但《蝴蝶君》上映后,虽然好评如潮,却远不像《霸王别姬》一样震撼世界。

在那里,他展现神级演技,成了一个比女人更女人的人。

表演中尊龙全程没有任何扭捏不适,真情流露到让人误以为他真的是同性恋。

对此他的回答是:

“我从来没有把‘男人’‘女人’分开来看,在我看来他们总是非常平等的。而且我坚信这是人类的将来。”

这些话足以体现出、尊龙是一个十分具有真知灼见的人,他不仅见多识广,而且他的包容心很强。

再后来,他又几度尝试回国发展,观众再见尊龙,他变成了一个和过去很不一样的新的尊龙。

当时国内电影业环境恶劣,片子质量极差,没有让他能大展拳脚的平台和机会。

反而让他在各种各样的烂片里消磨掉了青春和灵气,成为了过气的巨星。

他接演了电视剧《康熙微服私访5》和《乾隆与香妃》中的皇帝角色,出品方居然是邓建国

邓建国这种人能与国际巨星尊龙搭上,也是令人匪夷所思。

他到处出镜,秀存在感,赚眼球。甚至还大放厥词,得罪N多人,发展更加不顺。

而邓建国也没有为他带来任何一部好片子。

几部片子下来,他不再尊贵如神。

他从奥斯卡评委,直接变成三流男演员。

2007年,在客串出演了一些黑帮老大后,55岁的尊龙淡出了影坛,和他的狗一起隐居加拿大。

比起大起大落的职业生涯,尊龙的私生活低调到几乎不为人知。

仅有的一段婚姻是与大学同学NinaSavino,分开后前妻从来没说过他一句不好,甚至夸他尊重女性。

如今69岁的尊龙隐居温哥华,依旧孑然一身。

只有几年前曾被人拍到过和他的狗在公园漫步。

他还领养了两棵千年古树,把它们当作祖父祖母。

“每次一见到他们,总会泪流满面。”

那个伤她的养母,后来他回香港找到了她,心中还会有怨气,可在看到她牙没了,人老了,一切恩怨好像也释然了,终为她养老送终。

他曾说过一段话:

“我不太会做人,我没有家,没有父母,没有名字,没有童年,人和人之间的关系我不太懂,从小没有人保护我,我只能自己保护自己,所以我就关闭了心门。“

“我就好像一片树叶,落到河里,任河水冲走,都不知道已逝。我这种人,在世界上消失,亦无人理。”

纵观尊龙这大半生,他既是幸运的,也是不幸的。

他拥有荣华富贵,他顶着颠倒众生的美貌,但却没有被命运和他人善待,他一直在渴望爱,但他终究没有得到爱。

他似乎生来就与孤独与寂静同在,或许正是如此他才成为了敏感、博爱,令人可敬、可叹的艺术家。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