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疑因在昆明一整形门诊隆胸失败后跳楼身亡

2021-04-15 22:07:10 春城晚报

3月18日11时许,四川南江女子马兆丽从昆明北市区某购物中心楼顶坠楼身亡。

生前,马兆丽未向亲友作任何交代,也未留下只言片语,选择了一种“匆忙且残忍”的方式结束自己生命,留下了一双年迈的父母、尚未成年的儿子以及一连串的问号。

记者通过整理马兆丽与其闺蜜张倩(化名)的微信聊天记录、相关部门的讲述以及就诊证明材料,试图还原她生前的经历。

马兆丽的坠楼起因,疑源于一场失败的隆胸手术

生前在北京工作

提前帮儿子交了一年学费

其父马恩富讲述,39岁的马兆丽生前跟昆明这座城市几乎没有任何交集,既无事业在昆明,也无亲友在这里工作生活。

唯一的交叉点,就是“几次从北京飞来昆明做整形手术”。

马兆丽生前照

马兆丽是四川南江人,早些年跟前夫因性格不合离婚,16岁儿子马小浩(化名)随她生活。

马恩富回忆:“离婚后,马兆丽基本在北京打拼,听她说在一个地产公司做置业顾问,帮老板卖房子,房子卖得多,收入就还可以,平均每月收入也有8000~1万元。她为人温和,处事谨慎,孝敬父母。逢年过节回家话也不多,很少跟我们讲外面的事情。说实在的,这些年,老伴身体不好,我们到处看病,对她少了很多关心,并没有深入了解她的生活和工作情况。”

马兆丽北上工作,把儿子马小浩安排在河南一所武术学校上学,一来方便照看,二来是觉得“男孩子要严加管教”。

在马小浩的印象中,即便离得较近,母亲到学校的次数也屈指可数,母子俩沟通少,微信聊天也仅停留在学习、生活方面的简短交流。

马小浩说,3月,母亲提前向学校交了下一年的学费。现在回想,母亲提前交学费似乎是在有意“安排什么”。但是,以马小浩的生活经验,发现不了这些细节。

时间回到2021年大年三十这天,马兆丽匆匆忙忙从北京回到四川南江老家。

见到母亲的第一眼,马小浩感觉母亲疲惫、憔悴,问她是不是生病了,马兆丽回答:“身体有些不舒服。”马小浩进一步问原因,她答:“没有什么大问题。”

“大年三十那天,她在房间里换衣服,我无意中看到她下腹部有一大片淤青,乌黑色的。问她怎么回事,她说没什么,叫我不用担心。”马小浩说。

大年初三,西方情人节(2月14日)当天,马兆丽告别家人,前往昆明仁禾医疗美容门诊部就医。

多次从北京飞到昆明做整形

3张收据显示花了7.8万元

2021年3月25日,昆明月牙塘派出所门口。

马恩富打开马兆丽遗物——一个购物袋和一个手提包。手提包里装有一些私人物品,购物袋里有3张整形术收费收据和一些中药胶囊、消炎药和精神类药品。整形手术收费收据开具单位为昆明仁禾医疗整形美容有限公司(系昆明仁禾医疗美容门诊部申请主体)。

马兆丽的遗物里有很多药品

3张收据,侧面印证了马兆丽在该门诊部接受过3次手术。


  • 第一次,2019年11月2日,马兆丽在该门诊部接受自体脂肪丰脸、腰部360度吸脂、手臂360度吸脂、肋骨鼻(送)项目手术。收据为手写体,字迹较潦草,收据上注明为“双十一活动”,收款50000元。


5万元收据


  • 第二次,2021年2月4日,马兆丽在该门诊部接受鼻基底、眼袋、外眼角、自体脂肪丰全脸等项目手术,同样是手写体。收款10000元。


1万元收据


  • 第三次,2021年2月6日,马兆丽在该门诊部接受进口假体丰胸项目手术。收据为手写体,收款18000元。


1.8万元收据

从2019年11月到2021年2月,马兆丽先后在昆明仁禾医疗美容门诊部做了3次整形手术,涉及多个项目,共花费78000元。

马兆丽的堂哥张明(化名)称:“我们现在无从知晓,她是在北京看了广告,还是受他人介绍,竟然专门从北京飞到昆明来做整形手术。她在这家门诊部前后接受了3次手术,前2次涉及脸部、腰部、手部,说明她比较满意手术效果,才有了第三次的隆胸术。可这次隆胸,很可能是失败的。”

春节前做假体隆胸术

回老家3天再次返昆

抛开前两次整形手术,我们从马兆丽的隆胸手术说起。

2021年2月6日,刚接受完鼻基底、眼袋、外眼角、自体脂肪丰全脸等项目手术(2月4日实施的手术)的马兆丽,几乎是急不可待地跟昆明仁禾医疗美容门诊部签署了“进口假体隆胸”手术同意书。

“进口假体隆胸”手术同意书

从月牙塘派出所封存的一份手写手术记录来看,马兆丽于2月6日10时50分接受了假体隆胸术。术前诊断马兆丽为:平胸,手术切口部位:乳晕。

整形美容手术协议书

手术过程描述因是手写体且较为潦草,记者及家属只能勉强辨认部分字句。

专科记录

手术从10时50分开始,11时44分结束。手术医生最后写有“调整位置至形态满意,尼龙线缝合伤口,无菌辅料覆盖切口……”看上去,手术过程很顺利。

手术后,马兆丽回到了北京。在京期间,她跟闺蜜在微信谈及“左胸一直疼”。考虑马上就到春节,加之想念亲人,2月11日(大年三十),马兆丽回到了四川南江跟家人团聚。2月14日,终因疼痛难忍,她再次来到昆明。

左胸疼痛返昆取假体

签署“不退费用”声明

马兆丽再次来到昆明,可昆明仁禾医疗美容门诊部并未马上给她安排修复手术。

直至2月26日元宵节当天,她才接受该门诊部安排的“假体隆胸术后·假体取出术”。

当天的手术协议书上,除了有签名,马兆丽还写下了“本人马兆丽自愿要求把胸(假体)取出,不退任何费用”的声明。

“假体隆胸术后·假体取出术”协议书

假体取出后,马兆丽仍感左胸疼痛,便一直在该门诊部住院。

住院期间,她在微信上跟闺蜜张倩说:“两次开口,右边的(胸)一点感觉都没有,左边的一直很疼。太倒霉了,其实我从来也没想过做胸,本来这次就想做个眼带(袋)就不做什么了,神使鬼差地就把胸做了,没想到就做成这样了。”

张倩安慰她:“都已经做了,那就坚强面对,不要怄气。”

3月13日22时10分,马兆丽在微信上对张倩说:“即使赔偿,我也接受不了这个痛苦。医生说检查没事,不管,输液也输了不少。输液多了也不好,我再呆(待)几天看看吧!”

张倩提出来昆明一趟,但被马兆丽婉拒了。

3月14日上午,张倩发微信问马兆丽胸痛情况是否有所缓解。马兆丽回复:“还是不舒服,已经取出来16天了。”

见马兆丽一直心情沉郁,并流露出了轻生念头,张倩让马兆丽赶紧出院到西安找她,帮助她从术后伤痛中走出来。可马兆丽拒绝了好友的好意,“回去怎么办啊!心理也有问题了”。

张倩向马兆丽要到了门诊部相关负责人电话,并发了短信,要求该门诊部妥善处理。

张倩的短信内容为:“医生,你好,医者父母心,马兆丽是我姐妹,她这几天一直跟我说不想活了,快成精神病了。我知道整形有风险,但她失败了,天天以泪洗面,既然失败了,你看着给她处理好,如果她有什么事,你们医院肯定要付(负)责任的,她已经留下了挺多话,说不想活了。我因为怀孕,不然前几天就过去了。她耽误几个月时间,心理、身体都受了伤害,对于你来说,案例不止她一个,但对于她来说,就是第一次。你给(跟)院长商量,最起码药费(手术费)退给她,等她养好了,找个大型整形医院修复。事情出了,你们应该处理好,如果起诉你们,不会是这种结果。她胸一直不舒服,在医院继续待下去肯定会出事。”

短信发出去了,张倩没等来医院的回复,却等来了马兆丽出事的消息。

马兆丽堂哥手指的地方,便是马兆丽坠楼身亡的购物中心

涉事公司主体早已决议解散

在清算期间违法施术

马兆丽家属委托律师,云南上首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民商部副主任喻辉映表示,马兆丽于2021年2月在昆明仁禾医疗美容门诊部进行隆胸手术,后因手术失败,又于春节后再次到该美容院取出胸部假体,在住院期间坠楼身亡。

月牙塘派出所相关民警表示:“已经基本排除刑事案件。”

喻辉映表示,家属在事发4天后才见到该门诊部法定代表人陈永波,而该门诊部一直在推卸责任,声称对此不知情,并以需股东之间协商赔偿承担为由避而不见,消极应对。

事发后,马兆丽家属查阅工商信息,得知该门诊部(昆明仁禾医疗整形美容有限公司)已决议解散,并于2021年1月10日向五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进行清算组备案。

记者也找到了相关注销备案公告。清算组备案信息显示,昆明仁禾医疗美容门诊部有限公司已于2021年1月1日成立清算组,注销原因为:决议解散。

喻辉映认为,根据法律规定,清算期间,公司存续,但不得开展与清算无关的经营活动。“马兆丽的隆胸手术是在该美容院清算期间发生的,这属于违法经营。”

同时,喻辉映认为:“马兆丽隆胸失败,是否为医疗事故,可以通过医疗鉴定得出相关结论。马兆丽是在住院期间坠亡的,门诊部负有管理、照看不周的责任。”

门诊部超范围行医

行政处罚3.8万元

3月18日,五华区卫生健康局综合监督执法局派出了相关工作组进驻该门诊部,并封存了相关病历。

五华区卫生健康局综合监督执法局局长李建波介绍:“3月18日,我们接到上级通知,立即派出监督员到现场第一时间封存了相关病历,并进行调查核实。经调查,该门诊部的确在行医过程中,存在病历书写不规范和超范围行医两大违规问题。”

李建波补充,昆明仁禾医疗美容门诊部对马兆丽实施两次手术(隆胸及取出假体),手术医生病历书写不规范,病历手写潦草,病历过于简单,相关信息不完善。同时,该门诊部并不具备给患者做心电图的资质,可在马兆丽手术过程中,医生对她实施了相关的心电图操作。“据此两项违规,我们对该门诊部作出了38000元的行政处罚决定。该处罚决定已经下达法定代表人,门诊部法定代表人在15天内要主动缴纳罚款。”

李建波还表示,事件发生后,五华区卫生健康局综合监督执法局也马上函告了市场监管部门。“市场监管部门也对马兆丽所使用的隆胸假体进行了检查,对方回复‘假体质量没有问题’。”

美容门诊部已暂停营业

法定代表人拒绝接受采访

当前,监管部门已经在职责范围内,对该门诊部进行了行政处罚。李建波表示,目前昆明仁禾医疗美容门诊部也已暂停营业。

4月初,记者对位于约会嘉年华购物中心的昆明仁禾医疗美容门诊部进行了走访。除了楼道间还留有一些宣传海报外,已看不出该门诊部任何的经营活动痕迹。大门紧闭,接待前台桌上已积有一层薄薄的灰尘。

位于约会嘉年华购物中心的昆明仁禾医疗美容门诊部

该门诊部玻璃门上宣传语颇为夺人眼球:“从来没有一个女人,因为保养而倾家荡产,但却有很多女人因为自己人老色衰,而人财两空”“很多人在本店消费以后,眉眼唇更精致迷人了,皮肤更有光泽了,不化妆也能漂亮出门了,女神范儿十足了,妈妈再也不用担心你没人追了”。

门诊部玻璃门上的宣传语颇为夺人眼球

在紧闭的玻璃大门上,贴有一张写着“暂行停业”的白纸。随后,记者在现场拨打了陈永波的私人电话,对方在电话中表示:“目前这件事已经协商解决并处理完毕,我们不再进行回应和接受采访。”

门诊部暂停营业

走访期间,有商场商铺店员向记者透露,该门诊部早前“也帮人隆胸失败了,还上了抖音”。

记者在抖音平台搜索相关关键词发现,早在2020年10月,本地媒体曝光“女子在昆明仁禾医疗美容门诊部接受隆胸手术,术后出现肿痛和硬块,要求赔偿40万元”。不过,未查询到相关的处理结果。

门诊部同意赔偿60万元

首付12万元

一开始,前来协助处理马兆丽坠楼事件的家属有10多人。“我们不闹事,找了代理律师,依法依规处理这个事情。食宿成本实在太高了,几天就花了近2万元,这些费用一直是家属这边在垫付。”马兆丽堂哥张明说。

事情一直悬而未决,3月底,部分亲友先回南江,留下马兆丽的父母、儿子马小浩以及马兆丽前夫等人继续处理此事。

考虑马兆丽还有个未成年的儿子,马恩富提出120万元的赔偿诉求。

“门诊部法定代表人提出要跟股东们协商,后来说生意不好,给不出那么多钱。考虑马兆丽母亲岳俊碧身患多种慢性病,在昆期间严重水土不服,一直服药,长期拖下去怕再出问题,于是我们主动作出让步,要求对方赔付80万元。然而,对方仍说没钱。”张明说。

4月,耗不住的马恩富夫妇再次将赔偿额调至60万元。最终,双方达成赔偿协议。“60万元,首付12万元,余下款项分两年付清。”

按协议要求,马兆丽遗体已在昆明火化。

回南江前,张明给记者打来电话说:“考虑是分期付款,怕媒体报道后对方会以此为由拖欠后面的赔付款,所以有些担忧。后来,我们也进行了商议,认为该事件有很大的社会意义,还是希望媒体能将马兆丽的遭遇公开,这可能也是她的遗愿,希望能给一部分盲目接受整形术的女性群体一些警示。”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