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不得已发生关系,我们用彼此的身体取暖,只为能够不发生意外

2021-04-15 20:59:06 快讲故事

十九岁的那个夏天,我因为成绩不好而辍学回家。为谋生,便来到南方一家冷冻公司工作。与我共事的是一个小我一岁的土生土长的女孩,名叫张婕,身材瘦削,眉清目秀。但她很内向,平时很少说话。和我主动沟通的时候也只是谈工作的事情,比如问我这批货什么时候能进,什么时候能从冷库里运出来等等。但是我却是那种嬉皮士,经常跟她开玩笑,甚至给她讲黄色笑话,而且每次她听过之后都羞红了脸。

而且我每次看到她脸红,心里都会有一种莫名的冲动。事实上,我很喜欢她,但我从不奢望能真正拥有她,直到那天晚上。

这是八月份的一个晚上。冰箱管理员说要加班,然后安排我到办公室写一份公司提货记录报告。等到我写完已经是晚上11点了,这时忽然又有一批货要入库。这次验货是张婕,但我实在是太累了,懒得过去帮她。快十二点的时候,我已经焦躁不安了,就伸个懒腰去帮忙。

大热天,我和她穿着厚厚的羽绒服走进了冷藏室,瞬间就像进入了冬天一样。由于天气寒冷,我们想赶紧把工作做完回家,于是默默的对着清单验货。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验收并整理完毕,但接下来却发生了一件不愉快的事情,因为不知何时冷库的防撬门被人锁上了。当我拿出手机给管理员打电话时,却发现没拿手机。我咬牙切齿地咒骂着,却瞥见旁边的张婕,她已开始颤抖起来。看着她颤抖的身躯,我也渐渐感到了袭人的冷意。

为了保暖,我们在原地跺脚,小跑,但是在零下十几度的低温下,这一切都是徒劳。严寒降临在我们身上,如此严寒的夜晚,会出人命的。

最后她看着我说:怎么办?那样的话,我们就冻死了。

我心想,这还不是因为你,要不是我来帮你,也不会这样。看到她那被冻红了的小脸,我突然又感到了一种想要下半身的冲动,我恶狠狠地说,有一种方法,我们可以把身体缠住,而不会被冻死。

事实上,我并不只是对她冷嘲热讽,事实上,目前也只有这么一种方法。

他的脸红到了耳根,气愤地说,流氓!

没有动怒,我躲在角落里,眯着眼睛等待死亡。

不一会儿,我感到一只冰冷的手在抚摸着我的脸,我睁开眼睛就看到了张婕。快哭出来了,她说,快过来!这真的是太冷了!

不加思索,我脱掉身上那件厚羽绒服,把它平放在冰冷的地板上。那么...

天气冷吗?我问她

他闭着眼睛不回答,似乎仍沉浸在刚才的快乐之中。接着我的手触碰到了她身上那抹鲜红。

就像一个失去洋娃娃的小姑娘一样,她哭了。这姑娘,她开始让我同情了。

抹去她的眼泪,我说,对不起,我真的不应该这样。只有这样,否则我们都会死掉的。

突然间,她又吻住了我的唇,就这样,那晚,我们交付彼此的第一次,而且还一次又一次见。我们都是这么害怕死掉的。一个能做任何事情活着的人。

我们一直到警卫在凌晨把冷藏室的门打开后才安全出来。警卫惊讶地说,冻了一夜,竟然没有发生意外,真是庆幸。

我微笑着回到了办公室。

第二天张婕就向主管提出辞职。我想,她也许是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我才辞掉工作吧!我为她感到内疚,毕竟这种满足欲望、自我救赎的性行为是由我提起的。

岁月流逝,我已忘却了张婕那张稚嫩的脸庞,却依然清晰地记得那晚,我们用彼此的身体换回了各自的生命。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