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印江县令接连几任都离奇身亡,一人自告奋勇上任,揭秘黑幕

2021-04-15 10:46:18 历史小同学

在这个科学至上的时代,越来越多的人崇尚科学,事事寻求证据,不再将神鬼作祟的说法挂在嘴上。更多是非曲折的判断凭靠的是真实有效的证据,而不是似是而非的传说、神话故事。这种做法杜绝了一些有心之人,利用人对神鬼的畏惧来行使有心之事,以此来未完成自己不可告人的事情。

这种情况在古代尤为常见,许多的犯罪事件都采用古人对神鬼敬畏的心理得以逃脱制裁,让真相被掩盖。虽然神鬼事件在古代屡见不鲜,但古人也不乏有聪慧、讲求证据的能人,他们能够揭开神鬼的面纱。

印江县令死亡之谜

明朝的印江县的一位县令与所谓的“鬼怪”斗智斗勇的事迹发人深省。

在明朝时期贵州铜仁府的印江县,接连几任县令在上任较短时间之后,就离奇身亡。原因不得而知,坊间便传闻是鬼怪作祟,有冤魂前来索命。印江县的每个县令都任职时间不长,且任职期间业绩都做的不错。

但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是,前几任县令任职时业绩一旦做好,就与当地县中的富户沆瀣一气,私相授受、勾结贿赂,待到县令囊中慷慨之时,所谓的鬼怪就伺机而动,宰杀县令这只肥羊。

作为一县之令,手中自然是有权力的,后来的人当知道担任印江县县令有生命危险,自然不会什么措施都不做任其发展,由于数任县令离奇死亡,坊间传闻的“闹鬼之说”越演越烈。所谓三人成虎,新上任的县令即使有那么一点怀疑,也被这坊间的“真相”磨灭了。

信了鬼魅之说的新任县令,一到任就派兵驻守县衙内外,然而还是免不了离奇死亡的结果,最后还连累驻守保护他的士兵们。还有县令用幛将衙门内部围起来,派遣军队驻守,最后还是难逃一死。而这些县令有的是被刺杀身亡,有的则是被毒身亡。

改任印江县

如此一来,鬼魅之说被传的越来越真、越来越远,印江县闹鬼之说的消息不胫而走,当传至京城之中时,大多数备选官员都不想冒险,拒绝前往任职。大家都不愿接取这份苦差事,最后家境清贫、没有活动经费去打通关系的尤思廉,被吏部分派前往。

尤思廉哀叹道:“家中清贫,辛苦读书考中举人,本以为可以就此摆脱穷苦日子,谁料想竟然被发往此处,如今却是性命也难保全了。”此时与尤思廉同住一间客栈的备选吏员周元汲,在旁听见了他的烦恼。

周元汲深知富贵险中求,仅仅只是备选吏员的他想要升职,不知道要经过多少年的努力才能做到,但如果把握此次机会,就能担任县令一职。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周元汲对尤思廉说到“岂有衙门死人之事?若是让我前往此处,必然无所畏惧。”最后尤思廉与周元汲商议到:由周元汲出钱,两人托人到吏部疏通关系,调整周元汲到印江县任职,尤思廉改任他处。

找“鬼魅”

周元汲改任印江县后,前往任职,只带着仆从柯贵、卢卿两人。虽然周元汲不信该县的鬼魅作祟之说,但毕竟印江县已经数任县令离奇死亡,潜在的危险是一定存在的,所以他不敢拿家人冒险,未携带家眷,就只与仆从前往任职;上任之后处事谨慎小心,观察者身边是否有异常之处。兢兢业业地过了平淡无奇的两个多月,周元汲依旧安然无恙,这两个月里周元汲将印江县管理的井井有条,县衙的衙役们——惠琛、甄鉴、家利、靳保都勤勤恳恳地工作,尽心尽力地辅助周元汲。

所有事情都朝着好的方向发展,然而暂时的相安无事并没有让周元汲放松警惕,反而对整件事更加地怀疑,满腹狐疑:“若真是鬼魅作祟,为何始终没有动静?况且,从未听说鬼魅也会持刀杀人,必是有人杀人后以鬼魅之说遮掩。”

于是周元汲向惠琛、甄鉴、家利、靳保他们打探前几任县令都是怎样出事的,并且询问所谓的冤魂为何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来找他“索命”,惠琛、甄鉴、家利、靳保等人却言辞闪烁,周元汲见此心中埋下了怀疑的种子,内心思索着:只怕是这衙役的鬼魂是只内鬼吧。

“鬼怪”作祟,可是“鬼怪”却一直不出现,周元汲也无法探得事情的真相。只得静观其变,暗中布置,只要“鬼魅”一出现来谋害自己,定能寻到蛛丝马迹,抓住“鬼魅”。由于周元汲自上任以来,处处小心谨慎,特别是有了前车之鉴,有县令曾被毒杀身亡。周元汲自然是在饮食方面格外小心,都交由自己的心腹柯贵、卢卿两人经手,所以“鬼魅”想要以下毒的方式刺杀周元汲几乎不可能完成。

斗“内鬼”

周元汲将惠琛、甄鉴、家利、靳保几人安排在衙役守门,平日里周元汲与随从柯贵、卢卿两人就睡在大堂后面的左右两间房内,随后的半年里几人都恪尽职守。惠琛、甄鉴、家利、靳保等人更是兢兢业业,勤恳地完成周元汲给的任务,不敢有丝毫懈怠。

在这半年里,在县衙上下通力合作之下,印江县一片清明,县衙曾缴获赃罚、贿赂的银两不下三四千两,所谓水至清则无鱼,县衙内有人请托办事、徇私枉法,只要不是超越底线的事情,周元汲也是听之任之。这时,周元汲作为印江县的县令,囊中不再羞涩,这段时间的安宁祥和就像是风雨欲来前的平静,暗中有波涛汹涌。

某日夜里,主仆三人已经歇息了,周元汲被一阵细碎的脚步声惊醒,周元汲知道这是衙役的“内鬼”前来找他“索命”了,此时“内鬼”已经推开了前厅的大门进来了。周元汲立刻翻身而起,对样被警醒的两个仆人轻声吩咐一阵,三人便齐声喊道,“今夜有鬼,守衙的点亮灯火。”

转眼之间,县衙内外一片明亮,已经歇下或者未歇息的衙役、仆人、县丞、主簿、捕快等等都聚集在前厅里,等所有人都集合完毕,县衙内外灯光都亮起之后周元汲才和两个仆人来到前厅,三人一下楼就立刻找出了县衙内所谓的“鬼怪”----衙役惠琛、甄鉴、家利、靳保等人。

原来,周元汲分别在他们三人的房间里面的床前悬挂了三支润湿的朱笔和三支润湿的墨笔,如果内鬼前来刺杀他们,那么经过床前时必定会沾染上朱印和墨印。周元汲将众人带至县衙升堂审案,最终将行凶的几人逮捕。

质问几人,才知道原来前几任县令即使有重兵把守也死于非命,是因为这几人知道通往县衙的密道,他们从密道中进入县衙,将县令杀害,而杀害县令之后就将县令的财产由几人瓜分。最后几人被判斩立决,县令离奇死亡的黑幕也由此被揭开了。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