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真的来了,划重点!

2021-04-15 10:00:23 81号驿站

作者:小兵多多

“老张,退役名额已经到军区了,听说了吗?”

“真的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可以到基层呢?”

“应该会很快的,反正也等几个月了,也不差这几天。”

饭后,老张接到了老战友老王的电话。

他们俩都准备今年“转身”,一直在持续关注着退役的动态。这不,老王,刚打听到一些消息,就迫不及待的给老张通报起了“消息”。

说真的,对于今年的退役工作,不管是现役的还是准备退役的都十分关注。

为什么这样说呢?

因为此次退役是进入职业化之后的第一次退役,也会有一定的“风向”作用,特别是逐月领取退役金会在今年登场。

对于逐月领取退役金,大家都了解的甚少,只是领略了一些“神图”的相关内容,至于最后如何设置这种退役方式,大家心里都没有底。

另外,相当一部分同志还在经历着,走与不走的考量,想走与不能走的困惑,不想走与被动走的忧虑,那么今年到底哪些人要面临离队转身呢?

直接上无干货吧!

一、经过“摸底”符合要求的。

首先说:经过摸底之后,才可以进入“被选择”的圈子。

进入了这个圈子,并不是说就一定可以走,但如果没有进入圈子,走的可能性几乎为零,当然特殊情况除外。

另外一个层面:进入圈子之后,还要受名额的限制,名额相对而言,比较多,才能够人人如愿,如果名额比较紧张,部分人员就意味着不能够退役。

因此,就目前的整体形势而言,如果没有进入圈子的群体,就不要来凑“热闹”了,还是要安心工作吧!

二、按编受限必须转身的。

以前,为了个人的发展,在编制受限制的情况下,通常采取占用“士官”、“文职”岗位,最终达到正常晋升的情况,在一定程度上摆脱了编制的“限制”。

这种情况,再也不会出现了,因为职业化的一个显著特点,就是按编定衔、按编定岗。

那么,以前占据“士官”、“文职”岗位的人员怎么办呢?

在今年的退役工作当中就会有所体现。

比如说:这些“占编”的人员在摸底情况当中,虽说没有被纳入“摸底”的范围,但今年也会陆续安排一些人员离岗。

离岗位的渠道无非有两个:

要么,安排“转岗”,当然了,前提是在编制层级都符合要求的情况下。

比如说:上校技术军官占据着“士官”岗位,而在纳编的过程中,没有副高级的编制岗位,那么这名上校同志就不可能通过转岗位来实现最终的纳编。

在不能够纳编的情况下,该怎么办呢?

只有一条路可走,就是被安排调控退役。

不管个人愿意与否,这就是编制调整的需要。

因此,占编的群体,也是可能转身的重点对象,还是早筹划为妙。

三、法规规定必须转身的。

针对今年而言,在这一方面主要包括以下三个方面的群体:

一是“年限”到杠的。

在新政条件下,往往年龄的限制不再成为退役的主体, “军衔”的最高年限将会取代以往年龄的限制。

而且还有一个显著特点就是,最高服役年龄和军衔最高服役年限,哪一个先触及“年限”,都可以被调控退役。

二是法规明确要求退役的。

比如:技术军官当中,中校初职技术十级的人员,在法规中,已经明确列入优先退役的群体。

说直白一点就是,这部分人员,不管个人愿意不愿意,基本上都被列入退役的群体。

三是犯“错误”的群体。

这个群体虽然比较少,但也是必须转身的群体之一。

比如说:立案终结或已服刑完毕的,原则上被列入当年退役的对象。

如果把这三种情形排队先后顺序的话:

首先是,法规规定必须转身的;

其次是,经过“摸底”并符合要求的;

最后是,编制受限被迫转身的。

在名额即将到手之际,还要消除两个误区。

一个误区就是:

不是我们想走就能走的,特别是“6+3”最低服役年限,只是最低退役的门槛,至于能不能转身,还要看组织与单位是否需要。

另一个误区就是:

也不是我们想留就能留的,能不能留下,也要根据部队的体制编制、军官队伍编配等整体情况来衡量。

不管怎么样,自身的愿望只能作为退役的一个参考指标,至于最终能不能走,让不让走,还要经过组织的整体衡量和决定。

最后,顺便说一下,此次名额十分少,不管怎样,还是要祝愿诸君都可以得到自己希望的结果。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