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足绝杀韩国进奥运,中国足球急需的一场胜利

2021-04-14 21:55:01 中国新闻周刊

文/ 胡克非

4月13日傍晚,终场哨响,苏州奥体中心沸腾了,比赛中梅开二度的王霜抱着因停赛不能上场的队长吴海燕,痛哭失声。

在这场通往奥运会赛场的关键一战中,中国女足在0:2落后韩国女足的情况下,顽强拼搏,最终在加时赛中2:2逼平韩国女足,以两场4:3的大比分淘汰对手,拿到了东京奥运会的入场券。

看过两场比赛的观众会用“燃”来形容女足姑娘们的表现,但对于了解中国女足的人来说,“燃”这个字显然不足以支撑这支球队的过往和努力。

中国女足主教练贾秀全在赛后说了许多个“不容易”,延期比赛不容易、集训不容易、队员负荷不容易、教练经受考验不容易、比分落后再追平也不容易……

“我感谢我的队员,感谢她们在逆境中不放弃,在落后的情况下不放弃,这就是运动、是竞技体育的精神。只要中国女足有这种精神,我相信会越来越好。”

很多球迷通过社交媒体表示,“那只熟悉的铿锵玫瑰,回来了。”

(赛后,王霜和吴海燕相拥痛哭。视频截图)

横跨432天的奥运会预选赛

从2020年2月7日在悉尼6-1大胜泰国女足开始,到2021年4月13日在苏州2-2逼平韩国女足,中国女足在横跨432天的东京奥运会亚洲区预选赛中以3胜2平进16球失5球的战绩,第六次闯入奥运女足决赛圈。

5场比赛踢了一年多,这在职业足球领域是不能想象的。

导致这一切发生的原因,是众所周知的疫情。

“战线拉长,备战计划完全被打乱,所有球员的心理建设都需要重新来做,在高强度的训练下既要保证比赛状态,还要克服伤病等身体因素的影响,这对于职业足球运动员和教练员来说都是巨大的考验。”

在女足主帅贾秀全面前,一个又一个的变故,让他和姑娘们都背负了巨大的心理压力。

最初比赛举办地为武汉,因为疫情调整到了南京,再之后又调整到了澳大利亚。

据了解,去年初中国女足赴澳大利亚参加奥运会预选赛,落地后第一时间被要求先隔离8天,球队为了运动员们可以保证体能储备和身体机能,只能在酒店的房间、阳台、走廊等所有可以利用的地区训练。

在报道中,人们看到了女足姑娘们在楼梯间负重跑、在过道里练力量,很难想象一支国字头的职业运动队伍,日常训练是这样进行的。

随中国女足赴澳大利亚备战东京奥运会预选赛的中国足协副主席孙雯曾表示:“中国女足一向有一个优良的传统,我们不惧怕任何困难,会全力以赴去拼搏。”

队中王霜、姚伟、吕悦云三名武汉籍球员以及浙江籍球员李梦雯因受疫情防控影响,甚至不能随队前往澳大利亚备战参赛,王霜和姚伟是中国女足绝对主力。

为了保证训练强度,王霜不得已只能留守武汉的家中,在楼顶天台独自训练,在她自己发布的视频中,在楼顶利用皮带进行阻力训练的画面令人唏嘘。

偶尔效力于中乙球队武汉三镇的表哥曹国栋会来到王霜家的小区和他一起做有球训练,但谁都知道,这对于即将到来的奥运会预选赛是远远不够的。

除了备战本身的艰辛,在赛程上,澳大利亚也为中国女足设置了重重障碍。

为了争夺各小组头名,以寻求附加赛的主动权,中国女足的所有比赛都早于澳大利亚女足4-6个小时完成,这样的赛程也让中国女足失去了一部分主动权。

去年,在澳大利亚三战两胜一平,中国女足位列小组第二确保了出线并参加附加赛的资格。

随后,一连4次的附加赛比赛时间推迟,从原定去年3月比赛一直推迟到了今年4月。

王霜等因疫情不能参加训练的球员得以归队,此前她已经独自训练了77天。

(王霜独自在楼顶训练。图/王霜个人视频账号截图)

今年4月8日,中国女足在附加赛首回合于韩国高阳体育场以2:1的比分击败韩国队,在接下来就是4月13日回到主场苏州后那个难忘的夜晚。

从各地赶到苏州的球迷让赛场成为了红色的海洋,随风飘扬的五星红旗和齐声合唱的《歌唱祖国》,成为了女足姑娘们最坚实的后盾。

“姑苏城外韩3-4,月落乌啼‘霜’满天”,球迷们用这样的话来表达自己的激动。

赛后王霜的泪水和贾秀全的一头白发,都让球迷在骄傲中感到心酸。

寻不到的发展模式

女足胜利之后,足球评论员杨天婴表示,看到了中国女足的顽强的战斗精神,拼搏到最后的态度,但是也要看到,中国女足的胜利来自球星的发挥,来自超级球星的闪光,足球比赛归根到底,态度、精神、气势、拼劲都是在实力基础上的。

中国女足的胜利,对于当前脆弱的中国足球而言,是一个太关键的胜利,或者说是救命稻草了,近两年来,中国足球整体疲敝,职业球队大面积萎缩,联赛滑坡,国家男足前景不明,中国女足的这个胜利,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又一次拯救了中国足球。

决胜战因停赛没有出场的女足队长吴海燕。图/中国女足官方微博

但同时杨天婴也表示,在世界范围内,足球都没找到太好的发展模式,女足的职业化商业化之路都很艰难,中国女足的困难也早已不是一天两天了。

中国女足最辉煌的日子应该回溯到1999年,在美国女足世界杯上点球惜败,屈居亚军的那支以孙雯、刘爱玲、高红领军的那支“铿锵玫瑰”。

时任中国女足主力左边前卫的赵利红从美国归来不久就曾表示,希望大家对女足的关心和支持不只是昙花一现。

但事实上,女足姑娘们的训练生活并没有因为世界杯亚军而获得多大改变,曾经一些女子足球学校每年还能招生100人左右,很快数量锐减,甚至有些学校招生为“0”。

由于招收不到学员,前国家女足主力球员刘爱玲开办的北京市唯一一家正规女子足球学校不得不在2007年6月解散。

在2016年中央电视台的《足球之夜》栏目中,节目组更是透露了一组惊人的数字:截止到2016年,在中国足协注册的女足成年职业运动员只有589人,截止到今年全国各个年龄段女足运动员,包括成年队,U18,U16加起来不足1500人。

在全世界范畴,美国女足注册人数超过180万人,而注册超过10万女足的国家有德国、瑞典、荷兰、英格兰、挪威、法国,西班牙也有超过5万以上的注册女足球员。

也就是说,中国女足国家队目前要选出一个23人大名单的球队,它的选材范围大约为20:1,这是相对尴尬的一个比例。

与此同时,职业联赛的水平较低,商业化进展缓慢同样是女足遇到的大问题,上海大学教授应益荣所著的《足球经济学》一书介绍称,1999年女足超级联赛期间,新广场的上座率达到90.82%。书中同时介绍,当赛季女足超级联赛的平均上座人数5985人,为历史上最高。

在失去赞助商后,中国女足职业联赛从主客场循环赛制改为赛会制比赛,平均观众也从3000-5000锐减到“可以忽略不计”。随时为大赛让路也让赛程安排变得没有意义,人们对于女子足球的关注度远低于1999年。

“在缺乏商业模式和曝光度的情况下,女足运动相当大的一段时间并不在人们的视线中,通过自身取得的成绩和赛事的知名度,才偶露峥嵘,低关注度,会让中国女足持续处在一个相对困难的状态中。”足球媒体人杨茗茗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

在杨茗茗看来,“只有公众的关注度提高了,市场才会注意到这个角落,只有商业化加强,她们的训练生活水平才会提高,才会持续拥有大赛的好成绩,这是一个良性循环的逻辑。”

这样的现状,几乎是一个没有办法破局的状态。而就是在这样的状态中,中国女足仍然在赛场上拼搏着。

进球后,王霜亲吻着球衣上的国旗,赛后她表示,“每天1万米跑的训练,我们就跑也要跑死韩国队。”

看上去,姑娘们仿佛真是用精神在维系着双腿,用信念在支撑着前行。

(赛后的更衣室成为欢乐的海洋。图/中国女足官方微博)

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一场酣畅淋漓的比赛,让人们见到了女足姑娘们的拼搏,也让不少非球迷对未来的东京奥运会和未来中国女足的成绩有了更多的期待。

但是事实上,进入21世纪以后,世界女足迅速发展,竞技水平越来越高,中国女足在国际比赛中的成绩不断下滑,甚至在亚洲也没有了明显优势。

在1999年之后,中国女足的成绩并不稳定,此后的5届世界杯,最好的成绩是三次八强,最近的2019年,是16强,甚至还有一次,中国女足没有获得参赛权。至于5届奥运会,最好的成绩是两次八强,包括最近的2016年,两次折戟小组赛,2012年的伦敦奥运会,中国女足没有拿到门票。

2019年那次女足世界杯,赛前贾秀全志在争冠,却拿到了28年来最差成绩。1999年的辉煌,仿佛愈发遥不可及。

这次,国足主帅贾秀全的目标相对务实,争取在奥运会赛场“有所作为”。

4月14日,《足球报》发表评论表示,“拼搏,可能是中国女足,曾经的铿锵玫瑰,唯一留下来的东西。至于技术、意识、配合……无法奢求。”

即便是在击败韩国进军奥运会后,仍有不少球迷认为,女足应该换掉主帅贾秀全去寻找高水平的外籍教练,但就目前的情况而言,女足的未来恐怕不简单是一个高水平的外教就能解决的,看看男足就会有答案。

(附加赛第一轮前,中国女足的踩场训练。图/中国女足官方微博)

世界足球是发展的,以前的攻防理念、节奏和速度跟现在没有可比性。从中国女足来看,竞技水平虽有提高,思想意识也有变化和进步,但和世界足球发展进步相比,脚步还是慢了许多。

足球评论员黄健翔曾经表示,近20年世界范围内的女足开展情况和竞技水平变化太大了。足球传统强国对女足越来越重视,通过扶持男足资源,结合足球发展体系人才渠道,大量培养基层人口,在进一步专业化、精英化提升,由此带来了足球技战术水平的极限提升。

“我们女足发展环境即便是跟自己比不是越来越难,至少是在横向比较中发展落后了。”黄健翔说。

当欧洲真正开始重视女足、开始给女足提供一定发展机会,其强大的足球底蕴和社会营养,会以我们难以想象的速度,改变世界女足势力格局,这几乎是一种不可逆的趋势,中国女足想要复制1999年的辉煌,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面对《人物》的采访,王霜曾坚决地说自己真的非常不喜欢“铿锵玫瑰”的称谓,“不止我不喜欢,后来踢球的女孩们都不喜欢,雯儿姐(孙雯)她们的成就很伟大,但那是只属于她们的,谁也不愿意成为影子是吧?”

也许并非是球迷们习惯比较,而是中国足球太需要一场胜利了。

《体坛周报》副总编马德兴在其个人社交媒体上表示,当下的中国足球,在当下的中国社会现实中,几乎已经快要到崩溃的边缘了。这个行业没有“成绩”也没有“政绩”,整个行业和从事这个行业的人只能默默承受“千夫所指”。在这样的大背景、大环境中,我甚至不敢设想:一旦中国女足没有战胜韩国队、拿到飞往东京的机票,究竟会呈现一番怎样的场景?

在很多人看来,中国女足拿到了奥运入场券,是“挽救”了中国足球这个行业。活着比什么都重要,因为女足活了,至少让中国足球还有存在的意义和价值,这也极大地缓解了从上到下的各种压力。

2019年的王霜,还在法国巴黎圣日耳曼队效力,在法女杯1/4决赛中不敌里昂,球队被淘汰,球队回到巴黎后,众多的巴黎球迷在机场接机巴黎女足,球迷们并没有因为这场失利对球员送去谩骂,有的只是鼓励和呐喊。

或许是因看到这样的场景,王霜在自己的社交媒体上写道:“下着雨的巴黎,失败回归的我们,等候的你们。这就是足球这项运动给我带来的意义”。

随后,王霜写下了这样一句话:“什么时候你们支持女足的角度不再是为了讽刺男足,什么时候你们的支持是能看到不仅仅在国家队中的我们,还有俱乐部其它踢球的女足球员们,给她们带来踢下去的意义,那么我们中国女足在未来才会真正强大。”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