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忌中的玉雕创意——流氓?还是艺术?

2021-04-14 21:14:22 翡翠帝王之恋

今天说下这个题材,人体题材,特别是女性人体,一直是中国传统造型艺术的禁区。中国传统文化中的保守与礼节,使得裸女题材十分禁忌,当今时代的裸女玉雕虽然已经成为众多玉雕师眼中的雕刻题材,但在市场上来看,它还是颇具争议的。有些消费者觉得裸女玉雕是一种创新艺术,值得提倡;而有些消费者却觉得裸女玉雕作为一种毫无内涵的创新,是对玉文化的亵渎。

董春玉《蝶恋花》2012年百花奖金奖

如出水芙蓉般尽显女性妩媚身姿的裸女形象,在中国传统玉雕技艺的基础上融合了西方雕塑大师的精华,独辟蹊径赋予传统玉雕人物新的生命力,一个个灵动、鲜活的人物形象取得了雕刻界权威人士的一致认可。

一念之间,佛魔变幻,欲所致也,欲者,非止色相,茶酒文章,书画琴棋,皆祸人之欲也,纵之,为魔,抑之,成佛。

董春玉《佛与魔》2016年“中华龙奖”最佳工艺奖

其实,从严格意义上来说,裸体玉雕并非创新,它在几千年前的秦汉时期就大量出现了,并且已经成为当时人们眼中司空见惯的事物。由于秦汉时期离上古还不算太远,封建礼教还不是很严酷,所以在性方面还是有相当的开放程度,这从当时遗留下来的一些艺术品上可以看得比较清楚。

一、裸体画

在今日所能发现的历史文献记载和遗留下来的文物(壁画帛画、画像砖、画像石以及铜镜等)中可以发现,历史上有相当数量的裸体画都较早地出现于汉代。例如:最早的壁画中的裸体形象,见于西汉景帝时的鲁恭王在曲阜所建的灵光殿,其壁画中画有太古时代的裸体怪形。东汉时的王延寿曾作《鲁灵光殿赋》予以描述;西汉广王川刘海阳的壁画中有男女裸体形象;河南洛阳地区发现的壁画墓门额上绘有“一裸体女子,横卧树下,形象绘制得既逼真又颇为生动”。

长沙马王堆西汉墓帛画《引导图》中有半裸体的人的形象;近代法国考古学家色伽兰在四川发现过许多东汉时代雕刻在墓阙前碑之上的画像,“期间马、卒、猎士、裸身之人、半裸之女、各种兽畜互相追击,互相斗戏,生动之尤,虽在墓所,亦然”。

从以上这些文物看来,汉代的绘画水平较之先秦已有很大发展。据文献记载,西汉末年已有专门的画室或堂,正如《汉书·霍光传》所云:“止画室中不入”。《汉书·成帝纪》亦云:“元帝在太子宫,生甲观画堂”。可见当时的统治者对绘画已经十分重视。汉代画人物像,已经运用了写生的手段,如桓帝召隐士姜肱不至,曾派一个画家去画其形象,姜肱不同意,就卧于幽暗处,以被蒙面,画家无法画。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汉代的绘画不仅写生,而且有了裸体模特儿。据《汉书·广川惠王去传》记载:广川惠王刘去的一名妃子叫陶望卿,曾经请画工为她画像,画像时,她“袒裼粉其旁”,充当裸体模特儿。尽管陶望卿后来被迫丈夫杀害,但是她敢于大胆地成为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女裸体模特儿是不容抹煞的。

二、裸体雕塑

汉代的裸体雕塑,一是陶俑,另一是铜俑,而陶俑出土最多的是西汉长安城遗址。20世纪70年代初,兴起县农民在西汉武帝茂陵东250米左右平整土地时,发现了四件通高60厘米的裸体陶俑,性别特征明显,均为男性。这四件陶俑非常完整,造型准确,比例合适,估计是汉武帝的陪葬品;1984年在西安城东的新安砖厂发现的西汉墓中出土了一批裸体陶俑。陶俑身体修长,苗条有余,而丰满不足,男女性别俱全,俑身上有彩绘。

1985年在汉长安城西北区陶俑作坊遗址发现了九件裸体陶俑躯干,其中可判定为男性的三件,女性的一件,绝大多数陶俑比例准确,雕刻细致;又如湖南常德南齐东汉“酉阳长”墓出土的陶灯,灯座为赤身裸体的奴婢形象;江苏涟水三里墩西汉墓中出土了三个高约50厘米的裸体铜人俑,为一男二女环抱的形象;在云南晋宁山寨滇墓(与汉同时)和云南江川李家山墓(汉代)出土的铜器上都铸有男女裸体形象。

此外还可以举出许多发现。裸体雕塑从原始社会到汉代以前,虽然发现的数量并不太多,但几乎每个时代都有一些。先秦时代的裸体雕塑一般不直接表现人的性器官。但是,汉代的裸体雕塑中,歌舞和杂技演员的比例显著增加了;当时的工匠更准确地按照人体塑造了雕塑,所以也较准确地塑造出雕塑的性器官。

虽然半裸或全裸的形象多为社会下层人物,统治者对他们的欣赏含有一定的低级趣味,但工匠塑造这些人物时则含有同情和怜悯的心情,因此从很多形象看都没有丑化、鄙视,而有欣赏的情趣,同时,汉代裸体雕塑中恐惧的表现也不像殷代的裸雕人物那样明显。而这一切,都为当今的裸体玉雕艺术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今天的裸体玉雕技艺,很多都是建立在古人的雕刻经验基础上。

三、裸体艺术流行原因

两汉裸体画和裸体雕塑为什么相当流行?史学界认为这和汉代人对两性关系持比较开放的态度有很大关系。这种相对开放的态度主要表现在:

第一,还有原始的性遗风。如原始社会性崇拜的习俗到了汉代仍在一定范围内存在;

第二,汉代有一定范围和一定程度的裸体习俗,裸体的歌舞、戏剧和杂技表演,这种习俗可能是原始遗风,也可能如翦伯赞所说,主要是受了西域诸种族的影响,以及其他少数民族的影响;

第三,汉代房中术比较流行,朝野几乎都乐此不起;

第四,帝王贵族耽于淫乐,对于儒家的所谓礼教,他们虽也提倡,却并不太严格遵守。他们常令宫女、家妓裸体表演歌舞、游泳,借以为乐。

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一千个读者一千个哈姆雷特。传承的工艺和精神不能丢,污秽的行为和思想不可有。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