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一桩奇案,山沟捡到人头,妻子太美被害,县令破案,凶手凌迟

2021-04-14 20:34:23 千影历史传奇

清顺治十年(公元1653年)的一天,山东淄川府有两个农民起早赶集,背着货物沿着马路往小镇的方向前赶去。此时天尚未大亮,只见路边有一团黑乎乎的东西。那黑乎乎的东西不甚真切,看上去像一个包袱,若是一个包袱兴许还能发点小财,于是其中一人便伸手捡了起来。二人拿起来一瞧,不禁吓得高声叫了起来,原来草丛里有一颗血淋淋的人头,并没有什么包袱。

二人吓得不轻,但很快镇定下来。二人商议,一人守着现场,一人去县衙报案。县令刘贻接到报案后,立刻带着衙役们前来勘验。经过调查,发现死者叫周胜,是西沟村的一个小商贩。在山腰间还找到了一个小包袱,里面有银子5两。银子尚在包袱中,显然行凶者不是劫财杀人。刘县令在山沟下勘验现场,一一比对物证时,忽然又接到西沟村里来人报案:周胜的妻子上吊自杀了!

乡野命案,没有线索如何查起?周胜被人杀死,只剩一颗头颅丢在山沟里,其妻又上吊自杀,经过查访又没有一丝头绪,刘县令只得召集附近村子的地保回去寻找线索,若有消息就立刻回报。按照规定,地保们每隔10天要来县衙汇报一次。

转眼半年过去,地保们都没有查到此案真相,刘县令也渐渐疏懒起来。案子一拖再拖,周胜的弟弟对此很不满,跑到县衙大闹公堂,埋怨刘县令办案不力。刘县令也为此大动肝火,将周胜的弟弟杖责十下,将他轰出了县衙。周胜的弟弟无奈,只得回家把哥哥嫂嫂的遗体埋葬了。

秋天到来后,乡里发生了村民抗粮不交的事件,几个村民甚至动手打了下乡催缴税粮的官吏。抗粮的村民被捕,其中有一个人叫王成的相当刁顽,到了县衙大堂后还在嘴硬狡辩。刘县令将他重责二十大板后,此人才从背上解下包袱,从里面掏出银子上交,并请求刘县令宽恕他的罪行。刘县令看了王成的包袱,又见他上交了银子,语气变得缓和了许多。

刘县令问王成家在何处,王成说他的家在东沟村,距离西沟村仅有五六里地。刘县令又问王成是否认识去年在西沟村被人杀死的周胜,王成连忙说不认识。刘县令听罢,当即拍惊堂木怒斥道:“大胆王成,杀人凶手就是你,你还想抵赖吗?”

王成听罢,吓得面如土色,但他还是极力喊冤。刘县令让人杖责王成,王成被打得昏死过去,用冷水浇醒之后又继续拷打。王成忍受不住,说出了案子的经过:

原来,周胜的妻子姓王,长得貌美动人却虚荣心极强。有一天上午,王氏要回娘家省亲,结果发现没有一件满意的首饰。王氏见家里的首饰不称心如意,于是便怒斥丈夫无能,说她的姐妹们嫁的男人很有钱,买的项链首饰都是最好的。她却瞎了眼偏偏嫁了这么个穷鬼,连个像样的镯子都没有。

王氏在家中骄横跋扈,丈夫周氏被骂得狗血淋头,却不敢吱声一下。王氏骂了一个上午,觉得丈夫窝囊无能,再骂也没有意义,于是让丈夫出门去借点好的首饰给她打扮。丈夫是个好面子的人,他死活不肯去借首饰,王氏只得去给有钱的姐妹借。王氏借了不少首饰,打扮得花枝招展后,这才开心地出了家门。

当天下午,在省亲归来的马车上,王氏小心翼翼地把首饰取下来装在一个小包袱里,又把小包袱藏在袖子中。回到家后,她用手朝衣袖里一摸,吓得差点昏死过去,小包袱不知何时已经弄丢了。王氏思前想后,推测是在回家的路上弄丢了,可是她又不敢把这件事情告诉丈夫。自己也没有能力偿还这些首饰,王氏如热锅上的蚂蚁,若姐妹们向她催还首饰,拿什么还她们呢?王氏一连几个晚上睡不着觉,有好几次想一死了之算了。

事情有凑巧,那日王氏的马车在前面行进,村民王成挑着担子走在后面。他亲眼看到一个小包袱从马车上掉下来,马车中的人却丝毫没有发现。王成捡起了那个小包袱,小包袱里装满首饰而且价值不菲,王成虽然知道首饰是王氏的,但没有交还给王氏,而是将小包袱藏在身上,悄悄跟着王氏到了西沟村,看着王氏进入了家门。王成见王氏貌美,心中有了别的打算。一连数日,王成都来周家门口窥探王氏的动静。

一天中午,周胜挑着担子出门经商,王氏将丈夫送出门口,躲在暗处的王成将这一幕看在眼里。王成推测周胜此次出门,少则三天、多则五天才有可能回到家来,于是觉得机会来了,他在夜里悄悄进入西沟村,翻墙进入了周家。王成翻墙进入周家,一眼就看到王氏正躺在院子里的一张凉席上睡觉。

此时正值酷暑,村民们都习惯把席子铺在外面的树下睡觉。王氏手里拿着一把小扇子,不知不觉已经睡着了。王成悄悄靠近王氏,伸手揭开了王氏身上的小被子。王氏被当场惊醒过来,她看到眼前站着一个陌生男人,吓得连连惊叫。王成连忙用手捂住她的嘴巴,同时低声告诉王氏他捡到了首饰,王氏若想要回这包首饰,就必须顺从他不准喊叫。

王氏听到王成捡到了首饰,又迫于王成的威胁,因此不敢继续喊叫,任由王成摆布。王成发泄完兽欲后,王氏将王成送出了家门,并且告诉他今后不准再来,否则他的丈夫知道了会要了他的命。王成是个十足的无赖,他说这包首饰非常值钱,王氏只陪了自己一次就想拿回首饰是不可能的。

王氏见王成不肯离去,就骗他说她也希望和王成做长久夫妻,她的丈夫周胜身患重病,不久就会死去。一旦周胜死了,二人就可以做长久夫妻了,既然要做长久夫妻,就不能急于一时。王成听了王氏的话,觉得王氏说得很有道理,于是便离开了周家。从此以后,王成心里无时无刻不记挂着王氏,恨不得周胜早点死去。

几天之后,王氏的丈夫果然被人杀死了,王成来到西沟村找到王氏,告诉她周胜已经被人杀死了,王氏应该兑现承诺嫁给他为妻。谁知王氏听说丈夫死后,忍不住放声痛哭并责骂王成杀了他的丈夫,王氏揪住王成痛骂撕扯,王成此时才明白王氏一直在骗他。王成怒从心头起,想杀了王氏一了百了,却又下不了手。王成奋力挣脱王氏的手,连夜逃出了周家。

王成打算过几日再来劝说王氏回心转意,谁知道第二天王氏就上吊自杀了。王氏死去,王成心中后悔不已,但人死不能复生,后悔又有什么办法?况且自己也是逼死王氏的人之一,也是罪魁祸首。后来王成抗粮不交,又殴打催缴粮食的官吏,被捕后才说出了实情。

刘县令听了王成的讲述,认为王成刻意隐瞒了杀死周胜的经过。王成只承认胁迫王氏,也想过要杀死周胜,但并未真的杀死周胜。周胜为何会死在山沟之下,他也不清楚。刘县令说他之所以确定王成是凶手,在于王成的钱袋子上绣着周胜的小名,因此马上就怀疑到了他。王成身上有周胜的钱袋子,又胁迫王氏害死了她,除了王成之外还会有谁杀死周胜?

刘县令又下令反复责打王成,王成被打得皮开肉绽,不得不承认了杀死周胜。王成杀死周胜、胁迫王氏,此罪活该斩首,刘县令按律将王成定为斩刑上报。上司在核验之后认定王成有罪,便将王成当街斩首。王成被斩后,案子就此告破,刘县令也获得升迁离开了此地。随着时间推移,人们渐渐淡忘了此事。

一年之后,当地山洪暴发冲毁了不少房屋。洪水退去之后,村里白云寺的一处禅房底下冲出了一具无头骸骨。新任县令费祎立刻将白云寺所有的和尚抓捕,重点审查住在禅房里的明空和尚。费县令对明空和尚一顿责打,明空和尚才说出了此案的真相来:

原来,明空和尚的俗名叫麻云山,早年是一个混迹江湖的强盗,后来为躲避官府通缉隐遁到了白云寺。麻云山当了假和尚,自然忍受不住寺庙的清苦和枯燥。麻云山时常出门游方化缘,私底下干些偷鸡摸狗和眠花宿柳的勾当,而所谓的化缘也不过是为强盗们踩点而已。这一切外人全然不知,他白天是个吃斋念佛的僧人,晚上就变成了一个恶魔。麻云山的交际很广,结识了一些走歪门邪道的人。

有一天,麻云山到西沟村化缘,当他敲开了周家的大门后,发现周胜的妻子王氏长得很美。那天王氏心情很好,对麻云山报以微笑,又给了他很多食物,麻云山立刻被这个美貌妇人给迷住了。麻云山想将王氏占为己有,却碍于自己出家人的身份没有办法行动。麻云山想让道上的朋友帮忙,却又信不过那些杀人不眨眼的强盗们。

不久之后,麻云山的一个朋友告诉他,他在西沟村发现了一个很好的人头,请他帮忙弄来这颗人头,有达官贵人要拿去制作法器。这颗人头就是周胜的人头,麻云山的朋友请他帮忙将这颗人头弄来,事成之后帮麻云山逃离此地,并给他一千两银子报酬。

这种生意对麻云山来说已经不是第一次,前几年他就诱骗了一个外地的乞丐进入寺庙,杀死乞丐后割下他的脑袋卖得了20两银子,那乞丐的尸体如今还埋在禅房的围墙下面。麻云山权衡了一番,最后又加了一个条件——将王氏设法掳走,当他的妻子。朋友答应了麻云山的条件,麻云山便四处寻找机会下手,准备杀死周胜。

一天早晨,天还没有大亮,周胜就挑着担子离开了家。麻云山早就侦知周胜出门,于是他躲在西沟之上埋伏,当周胜挑着担子从沟底走过时,麻云山推倒了一块原本已经摇晃的大石头,大石头滚下山去正好将周胜砸死。麻云山迅速跑下山去拔出刀来割下了周胜的头颅,就在他准备拎着人头去交差时,背后突然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麻云山以为自己遭了埋伏,由于害怕被人黑吃黑,于是将人头丢在草丛里,躲在一边观察动静。

就在此时,两个起早赶集的农民走到了案发现场,农民看到了那颗血淋淋的人头。最后一个农民前去县衙报案,一个农民守着现场。麻云山躲在暗处,却不敢前去夺走周胜的人头,因为守着人头的那个农民是村里打铁的青年张三,他的肩膀上扛着一把新打好的大铡刀。麻云山知道自己打不过张三,于是不得不离开了现场。

麻云山杀人之后,整日躲在庙里不敢出门,认真当起了和尚。后来王成被当成凶手处斩,麻云山这才舒了一口气,暗自庆幸自己没有被抓,渐渐又开始干起令人不齿的勾当来。结果天网恢恢,山洪暴发冲倒了禅房的围墙,冲出了乞丐的尸骸,村民们看到尸骸后举报,麻云山最终被捕。

此案真相大白,这是一桩案中之案。真正杀人的凶手是麻云山,他与王成都垂涎王氏的美貌,都想杀死周胜。麻云山的手段更为残忍,目的也更为邪恶。麻云山杀死了周胜,王成被捕顶锅。王成胁迫王氏就范,又逼得王氏自杀,按律也该斩首示众,故而前任知县虽然没有抓住真正的凶手,但判决并没有错。最后费县令按照《大清律例·刑律》的规定,将麻云山判处凌迟之刑。

此案离奇曲折,王成与麻云山都是十足的恶人,麻云山则更为狡猾凶残。若不是山洪暴发冲出乞丐尸体,麻云山将继续逍遥法外。不过天网恢恢疏而不漏,麻云山最终没能逃过此劫。所以说,做人行善,作恶遭殃。此话自古以来不假,当为后世者引以为戒。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