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婚前24小时,我背着前夫,偷偷过了一把出轨的瘾

2021-04-14 20:22:38 无忧故事会

01

我对方宇说,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

方宇回,你把人家词给改了呀。

“是啊,谁让你生得那么晚呢。”

“要不咱俩见一面吧。”

我突然不知道说什么好。其实方宇不知道,我心里有一万个声音在说,好啊好啊。

但是我不敢。大概是看我没回复,方宇又说,喂,你在害怕什么呢?

彼时,我的隔壁房间,住着我的前夫周兴

02

是的,我是一个离了婚的女人。

我和周兴,可能有点毁灭大多数人的爱情理想。

18岁那年,我俩相爱,一爱就是8年。

从校园到婚纱,结婚的第九年,我发现他有了外遇。

周兴被外派到上海总部学习。身处陌生的城市,或许是因为寂寞吧,又遇上欣赏他的女孩,他就背叛了我。

很残忍,也很现实。

大概我有多爱他,我们的感情有多好,我就有多不能原谅他。

我太了解我自己,喜欢翻旧账,眼里容不得沙子,所以如果不离婚,我们将要面对的是无止境的争吵和相互折磨。

不如散了,我心里的痛可能还会少一些。

所以我们瞒着父母离了。

为了不让老人担心,我俩离婚不离家,他睡在隔壁客房。在儿子面前,我们也尽量保持风平浪静。

只是我发现我错了。离婚了,一颗心还是痛得无法呼吸。

甚至我还很没出息地想过要和他复合,我必须承认我还爱着他。

可是当我发现他一边和我忏悔,一边又和那个女孩藕断丝连时,我的心需要一个出口。

我开始抽烟,喝酒,甚至学着用微信上的摇一摇。

03

我是在摇一摇上,摇到方宇的。

这是我第一次用这个功能,有点紧张,也有点期待。

看方宇的图像,五官清秀,眉目俊朗,神情里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忧郁。但奇怪的是,我能感觉到他的柔情,仿佛只有我才能看到的柔情。

我尽量装得像个老江湖,和他打招呼,喂,头像是你吗?

他很快回复,是啊。

我说,好帅。

他回我,用了美颜相机呗,其实我很黑。

说不上来为什么,我对这个男孩的好感好像是全方位的。不止是五官,还有他说话的口气,都没有年轻人的张狂。

这一年,方宇25岁,我35岁。

在知道年龄后,我收起了那点好感。我想找个出口没错,但不想和比自己小10岁的男人玩火。那样只会自焚。

方宇是个很好的聊天对象。

我们对彼此的称呼是,喂。隔三差五问候一下,喂,你在干嘛。喂,今天很冷,上班多穿衣服。

又或者是,喂,看你朋友圈,今天好像心情不好啊。

我不回复时,他也不会一遍遍追着问。

明明是摇一摇这么暧昧的地方,方宇却从来没有说过一句出格的话。

可能是有防备之心,我没有跟方宇说我的故事。我不说,他也不问。他不知道我的名字,不知道我的年纪,也没见过我的照片。

他只知道我的网名叫茉莉。

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我不记得是从哪一天开始,突然有了这样的遗憾。

我必须承认,在和方宇聊天三个月后,我对他有了感情。

他说见面时,我嘴上说不要,心里却无法拒绝。

04

我想了两天,到底要不要见他。

成年人的见面,我当然知道意味着什么。再三犹豫后,我答应赴约了。

心里紧张又忐忑。

周兴问我,打扮得这么漂亮,要去见谁?

我一边画眉,一边回他,我现在单身,想见谁就见谁。

周兴的眼神没落下去。我们到底是怎样走到这一步,在外人眼里,仍然是恩爱的夫妻,没人知道两颗心隔得有多远。

是周兴毁了这一切。去见方宇,对我来说,也是对周兴的一种报复吧。

我不想在他面前流露出我的脆弱,我的没出息,还有我对他的余情未了。我要活得潇洒点。

和方宇见面那天,是6月的夜晚。

月色清明,微风轻柔。

方宇完全是照片里的样子,头发很短,眉清目秀,气质清冷。穿灰色半袖T恤,蓝色牛仔裤。好看,干净。

青春气息扑面而来,我下意识地就自卑起来。却又转念一想,有什么大不了呢,又不是真的谈恋爱

灯光旖旎,目光交错。我们面对面而坐。

我沦陷在方宇的笑容里,他却突然拿出身份证说,喏,看下呗,我怕你对我不放心。

我被他逗笑。

我回他,我可没带身份证,我也不会告诉你我的名字。

方宇笑着说,行,我让着你。肚子饿了吧,赶紧吃点东西。

他一笑,我的心就飞了起来。

就像雪在融化,树在开花。

05

不知道是夜色太迷人,还是酒不醉人人自醉。

徐徐上升的电梯里,只有我和方宇。他的眼神里满是柔情,他说,喂,我想吻你。

然后一个吻就落了下来。

我在他的怀里,心跳加速,像是听到了有点久远的爱情。然后进了房间,一切发生得那么自然。

结束的时候,我在他耳边说,喂,你亏了哦,姐姐今年35。

方宇笑了,然后一本正经地看着我说,怎么办,我好喜欢你。

我愣了下,回,我也好喜欢你。

他说,那,我们算一见钟情吗?

我说,算吧,但太晚了。

是的,真的太晚了。闺蜜知道后,说,就当是一场艳遇呗,睡了小鲜肉,你赚了。

这样一想,我好像心情好了一些,不再因为周兴的背叛而失魂落魄,郁郁寡欢。

情感作家们说得没错,治疗失恋和离婚最好的办法,永远是新欢。

每当和方宇聊天,见面,我就像一个刚刚坠入爱河的少女,满心忐忑的同时,也满心欢喜。

离婚后最难熬的日子,是方宇救赎了我。

我买好看的衣服,化精致的妆,不再是怨妇。周兴为我的变化感到吃惊,他说,你恋爱了?

我点头,是啊。

周兴说,夫妻还是原配的好,我能不能重新追求你?

我斩钉截铁地回他,不可以。

我甚至想远离周兴,不想再和他同住一个屋檐下。哪怕自从离婚后,我的身体抗拒他,我们再也没有肌肤之亲。

或许是因为方宇吧。

我带着儿子搬去新买的学区房,周兴留在原来的住所。

在双方父母那,我们也想好了说辞。我要带着儿子上学,周兴的单位离原住所更近。

只是到了周末,或者节假日,我们还是得去父母那,以恩爱示人。

06

我不确定自己是从什么时候爱上方宇的。

可能是有一天,我和他各自说了自己的故事。而他的经历让我骇然,也让我对他多了心疼。

方宇的妈妈在他高二那年,突然失踪了。

明明那天,方宇听到妈妈说要去给他买羽绒服,却再也没有回来。

方宇爸爸在当地算是有权势的人,动用了所有的关系还是没能找到妈妈。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因为妈妈的失踪,方宇再也无心学业,最后连高考都没参加。

方宇去了很多城市,走了很多地方,他不相信那么爱他的妈妈就这么不见了。

可是事实就是这样,妈妈下落不明。

后来,方宇独自来到我所在的这个城市。干过酒店,跑过业务,卖过房子,一直到现在,有了稳定的工作。

他说,我永远不会放弃,我妈一定在某个地方等着我。

可方宇的爸爸早就等不及了。

爸爸给方宇找了后妈,后妈只比方宇大13岁。换句话来说,只比我大3岁。

你看现实多么讽刺。

但那时那刻的我,只顾着母爱泛滥,心疼他,想要给他温暖。

也是那天之后,我竭尽所能地对他好。

给他做棉被,包水饺,洗衣服。方宇提出抗议说,我不是因为缺乏母爱才喜欢你的,你能不能别把我当成小孩呀?

我笑着回他,你就是小屁孩啊,我上初中时你还穿着开裆裤呢。

说完,我也愣住了。

方宇站在那,半天不说话。

仿佛过了很久,他才开口说,我是小屁孩,但我是认真的。我很努力地想要和你有个结果,你不想吗?

我回答不上来。

那时,我和方宇在一起已经一年多,这是我第一次认真思考这个问题。

07

在这之前,其实我是在刻意回避这个问题。

用闺蜜的话来说,今朝有酒今朝醉。就当谈个恋爱呗,你稳赚不赔。

可是这样,对方宇不公平。

闺蜜骂我,男女之事,你情我愿,从来就没有公不公平之说。

我知道不是这样。

可能最初的最初,我确实只是当做一场艳遇。可是当我和方宇相处得越久,我对他的喜欢越来越深刻的时候,心里就越发的愧疚和不安。

我承认,在方宇面前,我是自卑的。

尽管因为保养和化妆,我看起来比同龄人年轻,可是和方宇,到底有10年的年龄差。

姐弟恋这件事,对男生来说,是年轻时的满腔热血和不顾一切,是一种老子想爱谁就爱谁的冲动。

对女生来说,却是一场心理上的漫长挑战。

我对未来没有信心。

我怕方宇从这场冲动里醒来时,我又要经历一场新的伤害。

对于心里有伤的人来说,总是习惯性地规避伤害。

我和方宇走在大街上,我很害怕那些异样的眼光。我努力学习新鲜词,新事物,害怕自己和方宇聊天时,变成古板的老阿姨。

我这样小心翼翼地经营这段感情,甘之如饴,却又如履薄冰。

每当坚持不下去时,我就会对方宇说,你值得更好的女孩,你不应该将时间耗在我这里。

于是说过很多次分手,可只要他一句我想你了,我立马就溃不成军,缴械投降。

这样磕磕碰碰,竟也过了三年。

08

第四年的时候,我家这边有点动荡不安。

周兴并没有和那个女人结婚,具体他们怎么结束,什么时候结束我并没有过问。我只知道这一年,周兴像是铆足着劲地想要和我复婚

他说,我要重新追回你。

之前父母不知道我们离婚时,周兴逢年过节的礼数,不用我提醒,他都安排妥当。后来我妈知道了,他仍然提前准备好礼物,去陪我妈过节。

不论是我妈,还是公婆,都希望我们复婚,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

要说不动摇,那是假话。

复婚意味着一切驾轻就熟,不用面对异样的目光,也意味着不用时时刻刻注意打扮,生怕自己比他看起来老。

而且最重要的是,复婚还意味着可以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

我是单亲家庭长大的孩子。

我太知道父母离婚会给孩子带来怎样的伤害。我妈和我爸离婚后改嫁,我跟着她。这些年,我有时还会做噩梦,觉得自己是无家可归的孩子。

我不想儿子也经历这些。

所以从头到尾,儿子并不知道我和他爸爸已经离婚。我和周兴,包括双方父母,都瞒着他,想让他无忧无虑地长大。

所以看起来,我好像有一万个理由放弃方宇,和周兴复婚。

事实上,我也确实放弃方宇,和周宇复婚了。

先是我妈突然生病,住进医院做手术。周兴忙前忙后地照顾,并且照顾得很好。

撇开那场外遇,周兴似乎无可挑剔。是好女婿,好儿子,好父亲。唯独,在好丈夫这件事上,出了很大的差错。

我妈的手术还算顺利,医生说需要休息,不能受刺激。

所以我无法想象,如果将方宇带回去见我妈,跟她说,我喜欢的是这个男人,我不能和周兴复婚,家里会是怎样的动荡。

我妈的身体,已经经不起折腾。

也是在那时,我接到方宇父亲的电话,他说得很平静,但言语里只有一个意思,我应该离开他的儿子,我们不会有未来。

09

所有人都觉得我和方宇不会有未来,甚至包括我的闺蜜。

闺蜜说,谈个恋爱可以,真要结婚,好难。

没有未来,那就不要耽误他了。

方宇是个宝藏一样的男孩,他应该找一个般配的女孩,大大方方地牵手逛街,吃饭看电影,快快乐乐的见家长,商量婚姻大事。

而我能给他的,除了那点母爱泛滥,其他的都是暴风雨。

复婚前一天,我去见了方宇,和他正式说分手。那时是八月,低气压,仿佛闷着一场雨。

方宇那么忧伤地看着我说,真的没有可能了吗?我已经计划在买房了,我以为你才是那个女主人。

我回答不了他。

我无数次设想过我和他的未来,但我知道,这样的未来有多难。在我们这个三线城市,流言蜚语伤害的不只是我,还有我的亲人。

小孩子才做选择,成年人有时候根本没得选。

又或者是,我选了一条走起来更容易的路。不论是方宇还是我,分开比在一起更容易。

分开,我可以轻松地有一个完整的家庭。分开,方宇可以在所有人的祝福里,和般配的姑娘结婚生子。

方宇再一次问我,说,你确定真的要分开吗?

我回他,是的,这次没有任何回旋余地。你要好好生活,找一个女朋友,快点结婚。

他说,如果这是你希望的,那我听你的。

那天晚上回到家,我删除了所有的聊天记录,拉黑了联系方式。

11

2018年,我和方宇分开。然后,我和周兴复婚。

可能这样的结局让你有些失望。遇到真爱,不是应该不顾一切地往前冲吗?无非是不够爱。

可是对于中年人来说,很多选择都要权衡利弊。爱和生活是两回事。

2020年,我40岁。

春节的时候,疫情肆虐。我没想到会收到方宇的短信,他说,喂,你还好吗?

熟悉的开场白,让我一下子湿了眼眶,我回复他,我很好,你呢?

他回,那就好,我也很好。

方宇是用新号码发的短信。没有落款,但我知道是他。

这次应该是真正的最后一次联系吧。方宇有了女朋友,很乖巧很懂事,他们可以在阳光里相爱,画面很美,未来可期。

而我,就当往事如梦。

眼前的人和眼前的日子有瑕疵,但也未必是最差的选择。人生无论怎么选,都会有遗憾。

(图片来源网络)

—感谢阅读,您的打赏是对我创作的最大支持。—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