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老公恩爱34年,小叔子的一次献血,暴露出了天大的秘密

2021-04-14 19:44:45 小历闲话

01

石丽娟出生在1962年的沈阳。

古老的城市随着她的长大,渐渐褪去了老工业基地的光环。

石丽娟高中毕业,就进了铁西区的一家老工厂做统计员。

她是家里的老幺,人又长得漂亮。不论家人,还是外人,都喜欢宠着她。

那个年代,别人都早早开始相亲了。石丽娟却一点不急。毕竟,喜欢她的男孩子太多了。有时候,连话都没说过,就会找上门。

比如,那个周末的午后,太阳晒软了杨柳,空气里飘着蝉鸣,石丽娟刚洗了头发,满是海鸥洗头膏的蓝色香味儿。

三哥站在门口喊她,丽娟儿,有人找你。

石丽娟跑出去看,是个高高的男孩,白色的跨栏背心,配绿军裤。

石丽娟认识他。是她小学同学的哥哥,罗铁军。只是从来没有说过话。

她问:找我?

罗铁军指着她,对身后的朋友说,看到没,我女朋友。

石丽娟的脸腾得就红了,飞快关上了门。

02

罗铁军以前很爱听一首歌,叫《艳粉街的故事》。

倒不是喜欢艾敬的音乐,而是因为他就住在艳粉街那里。歌里唱的,就是他的童年。

大片大片的平房,散落着纵横阡陌的胡同。漂亮的童车都是电影里的东西,偷骑父亲的“二八大驴”才是生活的常态。

放学,男生就在胡同里疯跑,弹玻璃球,煽“片叽”,女孩子们喜欢玩嘎啦哈,跳皮筋,跳房子。谁要是跳坏了,一旁的男生就会发出哄笑。

不过石丽娟出错了,是没有男生敢嘲笑的。

自然是因为罗铁军。

罗铁军比石丽娟大四岁。那时候,罗铁军可是风云人物,不只学习好,还能打。一群孩子都听他的。

在罗铁军眼里,石丽娟和泼辣的东北姑娘们不一样。说话温温柔柔的,像长在岩石中的,一把松软的草。

他不敢碰触,只敢远远地看着,呵护她。

不是所有青梅竹马都是从小玩到大,还有一种叫做默默等着你长大。

03

罗铁军高中毕业后,去当了四年兵。

退伍回来那年,石丽娟已经上班了。

罗铁军转业进了铁路,做了乘警,也算端上了令人羡慕的铁饭碗。

一天,罗铁军和三个好兄弟聚会。一个笑他,老大不小的,也没有女朋友。

罗铁军喝了口酒,说,谁说我没有。

他心里想的是石丽娟。那是他从小就喜欢的女孩子,单相思也算恋爱吧。

罗铁军“啪”地放杯子,人借酒胆,带着他们就去了石丽娟的家,单方面宣布了主权,结果吃了闭门羹。

朋友嘻嘻哈哈地笑他,做什么白日梦。

可他们不知道,石丽娟隔了一会儿,又打开了门,向胡同里偷偷张望。

那时的罗铁军啊,健壮,帅气,带着男孩子天然的狂妄。

石丽娟又怎么会不动心呢。

04

石丽娟不记得,他们怎么开始的了。

可能是某一天,罗铁军和她说起小时候。

罗铁军说,记得我弟给你的那根打败天下无敌手的皮狗不?我做的。

石丽娟想了想,自己的确有那么一条裙子,也的确有那么一根“宝狗”。

原来他们那么早就有过交集,隐匿在时间里的缘分,忽然就倒灌进了心里。

有时会觉得,八十年代,是最具浪漫主义的年代。

相爱可以是婚姻唯一的理由。

当然,也可能因为穷得平均,穷得平等。拾块钱的“大团结”已是面值最大的票子。

罗铁军置办了金星电视,牡丹缝纫机,凤凰自行车,上海手表,燕舞录音机,就算风风光光把石丽娟娶回了家。

05

婚后的日子,罗铁军才体会到石丽娟的另一面。

毕竟是家里宠大的“小公主”,温柔里藏的都是小性子。但罗铁军对她,永远是无条件的包容。

石丽娟的年龄,似乎就停在了嫁给罗铁军的那一年。

罗铁军无微不至的爱,让她永远长不大。

他最爱的事,就是研究她喜欢吃什么。她不吃肉,他就各种做法挨个试。直到试出用土家小笨鸡做出的红烧鸡腿,最合口。

每次去外面吃饭,罗铁军都会要一碗清水。因为他知道她不吃油,不吃辣,不合适的菜,都先帮她在水里涮一涮。

有些爱,是刹那的轰轰烈烈。有些爱,是温暖的细水长流。

而罗铁军给了石丽娟轰轰烈烈的开场,也给了她细水长流的温柔。

只可惜,无论爱情多美,也绕不过婆婆这道关。

06

罗铁军的妈妈叫吴秀梅,生了四个儿子。罗铁军排名老二。

石丽娟不知道要怎么形容婆婆,可能是罗铁军太过能干,家里的大事小事都依赖他。

冬天买煤,搬白菜。夏天拎汽水,扛西瓜。

起初,石丽娟觉得罗铁军孝顺,是人品好。可慢慢地,她发现,婆婆那么多儿子,就仅着罗铁军这一只薅羊毛。

说心里没有疙瘩那是假话。

时间迈进九十年代,石丽娟生了个女儿,取名圆圆。动迁,回迁,折腾了好几年。罗铁军又要上班,又要两个家两边跑,肉眼可见的瘦下来。

石丽娟心疼他,说,你妈那边,也不用事事都你来吧。

罗铁军说,那是我妈信任我。

石丽娟忍不住回呛,那是她看你好欺负。

罗铁军的脸一下黑了。他说,不懂别瞎说。

07

也许,老二真是家里最敏感的孩子。

长子倍受重视。弟弟们小,肯定倍受宠爱。只有罗铁军,不上不下,处在一个被人忽视的位置上。

从小,罗铁军就习惯加倍努力。因为他需要一个理由,让父母看到。

尽管累,可只要母亲喊他,心里总会升起莫名的贴近感。

新房回迁之后,父母一直和老大住在一起。因为说好了,老人跟谁,房子就归谁。

可是干活他们都习惯性地攒着,等罗铁军出车回来,喊他做。

一次周末,难得全家的假期凑在一起。石丽娟计划全家一起逛公园。

可是吴秀梅忽然打来了电话,要罗铁军过去帮她搓背。

这个理由,真的就有点过分了。老大家里,有媳妇儿,有孙女,谁干不了搓背的活?

石丽娟终是爆发了。她在电话里说,你就一个儿子吗?他也有自己的家啊?你给我们一点空间行不行!

罗铁军顿时火了,一把抢过电话,吼了一句,你怎么和我妈说话呢!

08

那不是罗铁军和石丽娟第一次拌嘴,但是第一次提到了离婚。

罗铁军硬气地说,谁不离婚谁是孬种!然后摔门走了。

那一年,圆圆也开始上学了,听得懂那两个字的含义。

她一个人坐在角落担心死了。甚至开始思考跟爸爸还是妈妈的人生难题。

可是没过多久,罗铁军就回来了,手里拿着母女俩最爱吃的大盒冰淇淋。

石丽娟没好气地问,回来干什么?拿衣服啊?

罗铁军嬉皮笑脸地凑过去,说,我是孬种,我是孬种。

石丽娟看着他认怂的样子,扑哧一声笑出来。

可是她的心里,对罗铁军无限制对婆婆的好,还是有怨气的。

但也只能说爱屋及乌吧。爱一个人,不就要爱他的好与不好吗?

09

那几年,罗铁军的父亲和哥哥,相继谢世。

三弟闹离婚,找新人,最后被骗光家产。里里外外,能撑家管事的,也就只有罗铁军了。

可婆婆一点不省心,甚至还有点变本加厉。

那时候,婆婆最开心的事,就是让罗铁军开车送她去医院。

从头到脚的检查。冰上摔跤了要罗铁军背着走,换假牙也要罗铁军陪着。洗澡都是让罗铁军搓背。

连一向刻薄的大儿媳妇儿都看不下去了,说,老二不是亲生的啊,就揪着他一个人折腾。全身都检查遍了,下次是要检查脚指甲了吧?

可是没办法,婆婆折腾出了习惯。

女儿圆圆上大学后,生活才轻松一些。罗铁军和石丽娟有了更多的时间在一起。

石丽娟以为会这样平平稳稳地走下去,没想到这样的日子,也就只有几年。

很突然的一天,罗铁军就倒下了。

10

那一年,罗铁军还不到60岁。

可是三高一样不少,后来转为了脑梗,引发了并发症。肝、肾、肺一件一件都要停转了。

躺在医院里的罗铁军,时而清醒,时而昏迷,高烧一直不退。医生说不可以打退烧针,只能物理降温。

在杭州上班的圆圆接到消息,马上就赶回来了。

石丽娟整日整夜为罗铁军擦身子,谁也不让碰。

罗铁军呵护了她一辈子,现在轮到她来照顾他。她每天将他从头到脚洗得干干净净,还涂上香香的护手霜。每天鼻饲的食材也是用搅拌机自己打,非常干净。

圆圆心疼她。石丽娟不知道怎么告诉女儿,她一点都不觉得累,只要每天能看到罗铁军,就很知足。

石丽娟也是在那时后悔的。她早应该阻止罗铁军的不是吗?

人的精力终是有限。罗铁军要工作,要照顾老人,要照顾兄弟,要照顾大家庭,太多的烦扰早早地耗尽了他生命的能量。

然而最可悲的是,他入院这么久,婆婆都没有来看过他。直至弥留之际,她才姗姗来迟。

罗铁军听到妈妈来了,微微睁开了眼。

谁也说不清他昏黄的眼睛,贮藏着怎样复杂的感情。他喃喃地说,妈,我想吃你做的菜。

婆婆怔了一下,点了点头。

11

婆婆在家里做了四菜一汤,叫老四送去了医院。

其实那时的罗铁军已经吃不下东西了。他看着还温热的饭菜,对着石丽娟努力地扬了扬下巴。

石丽娟一瞬就明白了。他知道她吃不惯外面的饭菜,可他再也不能为她做饭了。

所以,他才让母亲替自己做几个菜送过来,不想让石丽娟吃外卖。

石丽娟是哭着吃完的。

罗铁军躺在病床上,无声地陪着她。

收拾碗筷时,石丽娟像以前那样问,你爱我吗?

她没想听答案的。

可罗铁军的呼吸,忽然就变得急促起来。他猛地吸了口,艰难地说,我……爱……

那是罗铁军一生中留下的,最后两个字,轻轻地,飘进了石丽娟的心里。

12

罗铁军在离开这个世界前,医生对他做了最后的抢救。

尽管是徒劳,但石丽娟真的渴望一个奇迹。

然而谁也没想到,这场抢救,揭露了一个真相。

血库告急时,老四自告奋勇,要献血

可老四的血型居然与罗铁军不符。谁都知道二老一个A,一个O,可给罗铁军检了两次,却是绝不可能的B。

罗铁军竟然不是亲生的。

石丽娟一瞬明白了婆婆对罗铁军感情上的疏离。

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罗铁军都不知道这个事实。

他一生都在渴望得到父母的认可,渴望那种最原始的亲情。然而他一生都没能得到父母真正的疼爱。

石丽娟替罗铁军感到不值,也为自己这些年,因为婆婆的事和罗铁军闹别扭感到后悔。

罗铁军是因为在婆婆那不受待见,才会那么不顾一切的寻求婆婆的认同吧。可惜婆婆从来没把他当成自己的儿子。

其实,家里只有两个人时,罗铁军也会露出另一个自己。他会求石丽娟给自己掏耳朵,像个小孩子似地躺在她腿上。

现在想想,五大三粗的他是在撒娇吧。在小小的两人世界里,他才能恢复一点撒娇的功能。

那时的他,不只会说我爱你,还会追着问石丽娟爱不爱自己。

石丽娟被他肉麻得张不开口,说他像个孩子。

可是,现在她后悔了。罗铁军是从没有被当作孩子对待过,才会在她身上,找寻被宠爱的感觉吧。

她应该告诉他的,她爱他,像他爱自己一样。

他们结婚34年,那时石丽娟总以为时光漫长,他们还有足够的时间相爱。

可惜,她的余生里再也没有他。

13

那段时间,石丽娟吃不下睡不着,整天郁郁寡欢。

圆圆不放心,就把她接去了杭州。

那已是杭州的四月。圆圆陪着她玩了一整天。

石丽娟累了,坐在西湖边的长椅上休息。夕阳像匹混了金丝的缎子,抛在水面上。

圆圆问她,你渴不渴?我去给你买瓶水。

石丽娟摇了摇头。

那你饿不?

石丽娟拉住她说,我也不饿,你陪我坐会儿。

圆圆在她身边坐下来,额头的汗,在晚霞里闪着微微的星芒。

她说,你知道我爸清醒的时候,偷偷嘱咐我什么吗?

什么?

他说,我宠了你妈一辈子,宠不动了。以后,你要帮我宠着她啊。

圆圆挑了挑眉毛说,听见没?他把你交给我了。

有那么一瞬,石丽娟仿佛看见了罗铁军,也是这般青春狂妄的样子。

石丽娟搂了搂女儿的肩,心里为自己漫长而瑰丽的爱情,悄悄画上了句号。

罗铁军总说遇到石丽娟是他的幸运,其实她的人生有他,被他宠爱,才是福气。

只能希望,还有来生吧。

依然是夏天。

他会再次敲开她的门。

晚风,霞光,一身的朝气,汹涌蓬勃。

他还会用同样嚣张的口吻说,Hey,这就是我女朋友。

(图片来源网络)

—感谢阅读,您的打赏是对我创作的最大支持。—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