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吉树:陪毛主席赴蒋介石的“鸿门宴”,病重时,毛主席帮忙寻药

2021-04-14 19:37:01 桃染墨痕

一、齐吉树与毛主席

齐吉树,1924年出生于河北元氏县,15岁那年就参了军。虽然年纪尚小,但人却机灵负责,所以参军没多久就在129师的王树声将军身边当了警卫员,还跟着大部队参加过百团大战

随后又跟着王树声参加了整风运动后被调到中央党校警卫队,第二年就被调到毛泽东身边。齐吉树是个谨慎的人,刚开始他并没有立即做警卫员,而是当了一段时间通讯员,跟张良一起负责照顾毛泽东的日常生活,先搞清楚毛泽东的生活习惯。

一段时间后,叶子龙把齐吉树带到毛主席办公的地方,这是齐吉树第一次正式见到毛主席,所以非常紧张,甚至不知道该说什么话。主席也看出了齐吉树的紧张,便走到他的身边,握住了他的手说道:“欢迎欢迎”。

齐吉树看到亲切和蔼的主席,那份紧张感顿时烟消云散。其实主席本就是个没有架子的人,不管什么时候总能跟百姓们聊到一块去,非常自然地融入其中,没有一点领导架子。但当时年轻的齐吉树还偏内向,不知该怎么回复主席,只能中气十足地喊了句:“主席,您好”。

为了缓解他的紧张,主席点头笑了笑,拉着他的手坐下唠起了家常,像跟自家晚辈聊天般亲切,慢慢气氛活跃了起来。

从此,齐吉树正式开始了毛主席警卫员的职业生涯,继续自己平凡又灿烂的一生。

二、老蒋的“鸿门宴”

1945年8月15日清晨,一封电报打破了清晨的宁静,屋内的毛主席神情严肃,过了一段时间之后,终于舒展眉头,自言自语地说道:“日本终于投降了,好啊,抗战八年总算胜利了。”

据时任毛主席警卫员的齐吉树回忆道,这封电报主席反复看了三遍,从最初的严肃到之后的欣慰,抗战带来的愉悦直观地显现在主席的脸上,之后,蔓延到全国,带来举国的欢腾。

抗战胜利的同时,也产生了新的矛盾。自古以来,“夺权”一词频频出现在中国历史的舞台上。抗日战争的胜利果实是中国共产党与国民党共同创造的,但谁执掌天下大印成了抗战胜利后最显著的问题。为此共产党及人民军队又一次成为老蒋的头号“眼中钉”。

当时,中国共产党居中部与北方,而国民党的军队主要在西南大后方。想要夺取政权的老蒋此时想到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争取运送兵力的时间,但集中兵力并却是为了争取打内战的时间

就像一只狼披上了羊的外衣,当时的老蒋准备扮演一个“和平主义者”。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他给延安的毛泽东接连发去了三份电报,“热情邀请”毛泽东来重庆与他探讨中国的未来。

第一份电报称“倭寇投降,世界永久和平局面,可期实现,举凡国际国内各种重要问题,亟待解决,特请先生克日惠临陪都,共同商讨”。

第二封电报称,“大战方告终结,内争不容再有。深望足下体念国家之艰危,悯怀人民之疾苦,共同勠力,从事建设。如何以建国之功收抗战之果,甚有赖于先生之惠然一行,共定大计。”

时过不久的第三次电报,蒋介石继续邀请毛泽东赴重庆谈判。

这三封电报就像三封战书摆在了毛主席的面前,“去还是不去”成为当时党内最迫切的问题,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是一场老蒋布下的鸿门宴,如果去,就会面临长期的监禁,就像当时的张学良,一辈子被困在院子里;如果不去,中国共产党就处于了风口浪尖之地,永远被扣上“不要和平、挑起内战”的罪名。

经过一番思考,收到第三封电报不久的毛泽东即回复蒋介石:“鄙人极愿与先生会见,商讨和平建国大计。俟飞机到,恩来同志立即赴渝晋谒。弟亦准备随即赴渝。”

毛主席勇敢坚毅并带着满满的诚意来到了山城重庆,这给老蒋带来了极大的震撼,被邀请之人踏着刀山火海而来,可主动发出的邀请之人却没有做好任何准备。也许,从这一开始就注定了故事的最终结局。

三、谈判前期的交锋

1945年8月28日,身为警卫员的齐吉树跟随毛主席赴重庆谈判。第一天清晨,齐吉树非常震惊,一般晚起的毛主席竟早早起来了,洗漱之后,开始在林间小道散步。

山城空气湿润,恰逢夏末初秋的季节,林间景色优美,空气清新,齐吉树陪着毛主席悠然地置身林间。林区内,阵阵秋风送来的却是夏天的气息,仿佛虽然时间前行了,问题依然还是老问题,故人依然还是故人

温润的林间空气里,毛主席见到了阔别近二十年的蒋介石,虽然谈判还没有正式开始,但实际已经拉开了帷幕。两方见面,虽然面上波澜不惊,但时局依然剑拔弩张。相逢淡然一笑,两个人客气地打了个招呼,一起走到林间的一个小圆桌旁,坐了下来。

老蒋问道:“润之,听人说,你有熬夜办公的习惯,怎么到这里起这么早,是不是住的不习惯?”这句话虽然听着像是关心,实则却是给了毛主席一个下马威,暗示他不适应南方气候,连气候都不适应的人,怎么还能统一全国呢?

闻言,毛主席回应道:“岁月如逝水,有道是前三十年睡不醒,后三十年睡不着。不知蒋委员长有没有体会?”

不卑不亢的态度,铺满微笑的脸,配上不疾不徐的话语,令老蒋如坐针毡,他意识到了毛主席话里的锋芒,就故意扯开了话题,先是指出毛主席久居陕北,不适应南方气候很是正常,又肯定了四川作为西南盆地,因为气候适宜,土地肥沃,物产丰富,有着天府之国的美誉。

接着引用林森(福建人,国民党元老,曾任国民政府主席)的话说道:“在这片土地上,就算插上一根龙头拐杖,来年的春天也会生根发芽、开花结果的。他老人家生前非常热爱这片土地,如落叶对根系的执着,临终前他叮嘱我们一定要把他埋在这里。润之如果有兴趣,我现在就可以陪你去看看?”

顾此答彼的态度令毛主席心生不悦,就直接回答说:“不敢有劳委员长大驾陪同,改日我一定会亲自去拜谒林先生的墓地。”

直接地拒绝使老蒋面子上有些挂不住,但毛主席依然顺着话头继续说道:“林先生光风霁月,一辈子都是一个伟大的爱国志士,他崇尚和平,心系民众,抗日战争期间,他反对分裂,积极抗战,为祖国付出了巨大的努力。”

此时,老蒋的脸色已经很不好看了,但为了胜利,毛主席继续说道:“这几年,国民党和共产党一起经过了残酷的战争,抵御住了外来的侵略。保护祖国不被外来侵略所分割,让人民避免成为亡国奴,这得来不易的胜利是非常珍贵的。作为伟大的国民党领袖,相信蒋委员一定会像林先生一样,珍惜和平,爱护人民,珍惜这来之不易的胜利。”

老蒋听了之后,脸色已经非常难看了,此时的他甚至后悔将这个对手请到了自己的地盘,但事已至此,话也赶到了这里,只能点头称道:“是的,润之说得对,胜利的果实来之不易,我们应当共同珍惜。此时天色不早,我们先回去准备下之后的谈判事宜,有什么问题,我们在会上一起讨论。”

说罢,老蒋起身离开了座位,不知怎的,今天的步伐似乎有些沉重,也有些轻飘。毛主席看着蒋介石离开的背影,静坐了几秒钟,和齐吉树一起离开了。

四、黑暗中的波澜

晚上,毛主席按照习惯饭后继续处理公事,此时的齐吉树还在回味南方的一切,这个生于北方长于北方的男人初到南方的热情与欣喜还没有消退,所见到的一切又陌生又美好。

但是想到白天毛主席和蒋介石的对话,他又不得不忧愁起来,他知道自己不懂政治,但他和毛主席一样,希望天下百姓过得好,因为他就是全天下最普通的百姓之一,战争期间,自己多少亲人朋友因为战争失去生命,他痛恨战争!

因为自己幸运,成为主席的警卫员,他从心里信任主席,觉得中国会在主席的带领下走向美好。因此想到白天的对话以及接下来的谈判,齐吉树心里不免担忧起来。

主席在安静地批示着文件,他看着主席,相信一切都会变好的,我们在那么艰苦的情境下都取得了战争的胜利,现在也一定也会成功,想到此处,他稍稍心安了些。

突然,眼前仿佛被蒙上了一层黑布,身为警卫员的齐吉树霎时警惕起来。主席没有说话,轻轻放下文件安静地坐在椅子上。

齐吉树心里有些不安,他知道此行的凶险,从一开始他就抱着不回去的打算,即使献出生命,也要保护主席的安全,再加上之前主席和蒋委员的谈话,此时的他显得比平时更严肃了。

等点上蜡烛,趁着蜡烛微弱的光线,他果然看到门外有几个身形健硕的男子向屋子方向走来。他们立马掏枪上膛,做出防御姿势

不一会儿,门口的宪兵队就将房间围得水泄不通,“幕后主使”蒋介石在几个侍卫官的拥簇下慢慢走了进来。待他进门的那一刻,电灯仿佛彩排过一般,按计划再次亮了起来。

之后主席和老蒋在屋子里交谈了半个小时,门外的宪兵才和老蒋一起撤退。经历了这样一个危险又窝火的夜晚,齐吉树等人更加不敢懈怠,夜不闭眼保护着主席。

这场小小的风波并没有影响后续的谈判,正式谈判依然如期举行,双方就问题达成《双十协定》。虽然之后被作废,但当时一切都在向着美好前进。

五、重病时的“求助”

国家在经过痛苦内战之后,终于取得了安定,人民终于在1949年获得了新生。身为毛主席的警卫员,齐吉树亲身见证了新中国诞生之前的一切,从最初穿越封锁线赴延安,机缘巧合给毛主席做警卫员,一路见证了主席为国家,为人民,为战士的付出。

像毛主席一样,他一生艰苦朴素,平易近人。据曾跟随齐老工作的工作人员潘卫忠回忆说:“有一次我和齐老去邯郸大名县出差,齐老为了不给当地政府添麻烦,借来自行车下乡搞调查。”

值得一提的是,有次齐吉树因高血压住进了疗养院,向毛主席写信做了“求助”,毛主席不但亲自回信,还寄给齐吉树了几张家庭生活照。

齐吉树同志:
十二月廿六日的信收到,很高兴。高血压病可以慢慢治好,不要性急。药已托人去找,如能找到即送给你。如无这种药,可用别种药。照片送上。顺祝健康!
毛泽东
一九五六年一月十四日

人生或平凡或伟大,齐吉树的一生不可谓既平凡又伟大。出身于普通的农民家庭,度过动荡的时局,也因着自己的认真,他陪着中国最伟大的人一起见证了新中国的成长。

他经历过残酷的战争,经历过生离死别,忍受过黎明前的至暗时刻,终于迎来了新生。他信任主席,为主席付出全部,甚至在重病期间也因为自己“关心则乱”的“瑕疵”向主席求助道歉;主席同样也关爱他,不仅专门找老师教他文化,还宽慰病重的齐吉树。这刺激险重又和谐暖心的经历造就了齐吉树平凡且熠熠生辉的灿烂人生。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