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完离婚,走出民政局,前夫对我说:祝你永远嫁不出去

2021-04-14 19:11:48 深夜聊情

01

刘舒到杭州后,才发现谭凯的应酬应接不暇。

一周七天,他六天在陪客户,喝酒、唱K,再不就是打麻将,剩下的一天,他可以睡上一天一夜。

刘舒让他陪自己去做产检,他嘴上说好,结果翻个身,又睡了。

刘舒气不过,掀开被子,强行拉他起来。

他却怒了:“你就不能自己去,我昨天陪客户到凌晨三点,你又不是不知道。”

谭凯是做销售的,工作性质摆在那儿,刘舒能理解,可产检也是两个人早就定好的,这说明,他根本没把这事放在心上。

谭凯总说自己厌烦应酬,可此刻,他又摆出一副强有理的样子。

他说:“我不多挣点钱,拿什么养你和孩子。”

刘舒被怼的张嘴结舌。

这样的次数多了,她开始怀疑,来杭州是不是错误的决定。

刘舒和谭凯是异地婚。

之前,他们一个在桂林老家,一个在杭州,从异地恋到异地婚,聚少离多,时间久了,刘舒习惯了。

倒是谭凯,电话或视频时,总是抱怨在杭州过得多么辛苦,羡慕同事老婆孩子在身边。

刚恋爱时,刘舒就不是那种粘人的女朋友,她有工作,有自己的圈子,下班后遛狗、散步,周末和闺蜜聚会,日子过得惬意。

恋爱第二个月,两人去泰国旅游,谭凯求婚,也许是认定了这个人,也许是求婚现场太过浪漫。

刘舒点点头,就这么闪婚了。

从萌妹纸到已婚妇女,除了身份不同,生活并没有太大变化。

他们约定,每个月见一次,他飞回来,或者她飞过去。

两人每次在一起的时间不超过一个星期,小别胜新婚,感情如胶似漆。

有人羡慕她的婚姻状态,但也有人觉得,两地分居迟早会出问题。

谭凯呢?

刘舒也问过他,他虽没明确地说要她来杭州,但话里话外,还是希望她能夫唱妇随。

02

刘舒在怀孕三个月的时候,决定去杭州。

当时正值暑假,她想给谭凯一个惊喜,故意骗他说自己辞职了,结果,谭凯很生气。

他说:“你辞职也不跟我说一声,你不知道有多少人,挤破了头想进你们学校吗?”

刘舒在老家一所重点中学当老师,谭凯曾开玩笑说,老师是最理想的老婆人选,以后孩子的教育问题有着落了。

这让她有种错觉,他看中的,是她的职业,而不是她这个人。

说起来,是谭凯主动追的刘舒。

他们是大学校友,他是大四学长,她是大一新生,在老乡会上加了彼此微信。

大学四年,他们几乎没有交集,毕业后,联系更少。

有一次,刘舒在朋友圈发家乡的特色螺蛳粉,意外勾起了谭凯的食欲,这才开始私聊。

微信里一来一往,两人的共同话题还不少,再后来,谭凯便开始追她。

那是2016年元旦,谭凯飞回桂林,邀请刘舒过来玩。

对于这位学长,刘舒了解并不多。

她找之前大学里的老乡打听,得到的消息,无非是学长特别能干,现在混得不错,在杭州某大公司任销售总监。

她看他的朋友圈,要么是一些行业性的新闻转发,要么定位在不同城市的酒店。

很符合他对自己的描述,一个忙得连谈恋爱都没有时间的大龄男青年。

03

刘舒怕初次见面冷场,特意约在桂林的同学一起。

见面那天,她穿了件红色大衣,而谭凯也穿了件红色羽绒服。

他去车站接她,一见面就说:“小学妹,我们也太有默契了。”

刘舒有点不好意思,脸上飞上一朵红霞,让她多了丝妩媚。

谭凯看直了眼。

刘舒能感受谭凯对自己的喜欢,她在哪里,他热烈的眼神便投向哪里。

同学也对谭凯赞赏有加,“多金、体贴,而且都是桂林人。”

谭凯那天的表现很绅士,他悉心安排了整个行程,并且全程买单。

吃火锅时,得知刘舒怕辣,还特意在她的面前放了一碗白开水。

就是这么一个小细节,打动了刘舒。

那晚回去后,谭凯表白了:“我很喜欢你,你呢?”

刘舒“嗯”了一声,算是确认了恋爱关系。

第二天,谭凯租了一辆车非要送刘舒回去,本来说送到县城,可他坚持要送她到家。

到家后,刘舒才发现,他准备了一后备箱礼物。

于是,恋爱第二天,谭凯见了刘舒的爸妈。

第三天,谭凯也带着刘舒,去见了自己的父母。

用谭凯的话说,他是做销售的,速战速决,才能拿到订单,对待感情也是,遇见喜欢的女孩,一定要及时出手,免得被别人抢走。

那会儿,刘舒完全被他的“霸道宣言”甜到,根本没觉得有什么不对。

04

夫妻间的矛盾,通常是生活在一起后,才逐渐显现的。

否则,怎么大家都在说,相爱容易,相处太难。

在杭州不到半个月,刘舒就明白谭凯为什么不希望她来了。

他几乎每晚半夜才回来,而且每次都是酒气熏天,根本不在意家里还有个孕妇。

生活中的摩擦,刘舒可以慢慢消化。

她不理解的是,异地时,他们有说不完的话,真正在一起后,反而无话可说。

有一次,她随口抱怨了一句,谭凯竟说:“以前我都是在应酬的间隙,顺便陪你聊天的,你以为呢。”

刘舒急了,问他:“那你和我结婚,是不是也是顺便啊?”

谭凯不屑地看了她一眼,说:“孕妇多疑,我不和你理论。”

说完,他就去玩手机了。

女人的多疑,大抵是因为缺少安全感。

那会儿,刘舒的妊娠反应很大,别人怀孕都是肉眼可见的长胖,她却瘦了好几斤。

在这种情况下,刘舒不想两头奔波了,决定辞掉工作,安心在杭州养胎。

征求谭凯意见时,他说:“我没意见,你自己别后悔就行。”

这个时候,刘舒多希望他能哄哄自己,或者鼓励她“别怕”。

可是作为丈夫,他不但没有给她定心丸,反而让她陷入胡思乱想中。

那段时间,刘舒觉得自己快产前抑郁了。

所以,当她看到谭凯在微信上,对别的女人说“我和她结婚,就是因为她不像你那么事多,而且当老师的很细心,以后对子女有帮助”时,刘舒整个人都崩溃了。

她一直以为,他们恋爱结婚是因为爱情

原来不是。

他娶她,只是因为她懂事、听话、好掌控,还是个老师。

05

那晚,两人大吵一架。

刘舒质问:“你为什么要和别的女人,谈论我们的感情?”

谭凯说:“我没有背叛你,我可以对天发誓,我们只是聊天,是无话不说的哥们。”

刘舒一条一条的记录翻下来,虽然聊天暧昧,但也确实没找到他们在一起的证据。

可谭凯是她老公,他们的婚姻生活,他事无巨细地去和别的女人说,又把她这个老婆放在什么位置?

而且,那些漫不经心的话,杀伤力很大。

他说:“我老婆年纪小,毕业就进了学校,思想单纯,所处的环境也单纯,我就是一年不回老家,也放心!”

他说:“还是和你聊天轻松,什么都可以说,什么都不用想。”

他还说:“这年头谈什么爱情,结婚也是事业的一部分。”

……

刘舒的手都在颤抖,她感觉自己的婚姻,就像一个笑话。

吵架还导致了一个严重后果,她提前发作,女儿未足月就出生了。

住院那几天,谭凯因为初为人父的喜悦,变得格外贴心,24小时寸步不离地守着她,嘘寒问暖。

同病房不知情的人,都羡慕刘舒有一个好老公。

刘舒有了一丝希望,她破碎的心开始一点点愈合。

更何况,谭凯当着她的面把那个所谓的女哥们拉黑了,还写下保证书。

他保证以后有什么事情,第一时间跟她说,绝不会犯第二次错。

在这种情况下,刘舒选择了原谅。

是的,没有实锤,又有了孩子,她做不到潇洒转身。

再说了, 当初来杭州就是为了投奔他,离了婚回去,父母那边怎么交待?

之前的同事怎么看她?

06

女儿8个月的时候,公婆过来带孩子。

刘舒也找到一份新工作,还是当老师,但要去绍兴,她有点犹豫不定。

谭凯极力支持她去,说:“去吧去吧,我可不想你变成家庭主妇,高铁半个小时而已,来回很方便。”

加之,和公婆的生活习惯不同,难免有摩擦。

犹豫再三,刘舒决定去绍兴工作。

上班前,谭凯休了年假,带她去了一趟泰国,算是重温当年的求爱之旅。

他们的感情,在一点点回温。

到绍兴工作后,一开始,刘舒有些不习惯,想家,更想孩子。

但正如谭凯说的,距离近,想回来就能回来,再加上,他搞了几次浪漫突袭,她竟然找到了恋爱时的感觉。

渐渐地,刘舒也习惯了这种双城生活。

周末,要么谭凯开车来接她回家,要么就带着老人和孩子来陪她。

没有生活的琐碎,没有争吵,那段时间,是他们结婚以来最甜蜜的时光。

去年七月的暑假,刘舒从绍兴回来,公婆也带着孩子回桂林避暑。

她以为,她和谭凯可以重新过上二人世界。

却不料,谭凯开始频繁出差,一周有五天不在杭州,就算在,回到家也是深更半夜。

看着空荡荡的家,刘舒又心慌了,就像当初刚来杭州时的滋味一样。

八月十五号,谭凯从宁波出差回来,手上提着一个女装袋子。

刘舒还以为是他给自己买的礼物,打开后,却是一件男式衬衫。

谭凯不自然地说:“买了件衬衣,营业员随便给的袋子。”

刘舒没出声,却在最底端看到一张女式T恤S码的发票。

如果谭凯说是给客户买的礼物,或许她会信,可他偏说是别人的发票,与他无关。

男人心虚的时候,谎言也这么蹩脚。

刘舒说:“把手机给我,我要看你的支付记录。”

谭凯躲闪着不给,还反复强调:“我用现金买的。”

那一刻,刘舒知道,谭凯心里有鬼,他在外面一定有人了,不然不会这么敏感,更不会死死地抱着手机不给她。

07

冷战那几天,谭凯依旧早出晚归。

到了22号晚上,刘舒接到一个陌生电话,里面传来谭凯和一个女人吵架的声音。

谭凯说:“你为什么故意把小票放在袋子里,你生怕她不知道是吗?”

女人质问:“你到底爱我,还是爱她?”

谭凯说:“我只爱自己!”

说完,他又补充一句:“你就死了心吧,我是不会为了你,抛弃老婆孩子的!”

听到这里,真正死心的人是刘舒。

她心灰意冷地挂断电话,开始起草离婚协议书。

谭凯说什么都不同意离婚,上演各种下跪、流泪求原谅的戏码,还把父母和孩子搬出来给刘舒施压。

他说:“我不过是逢场作戏而已,男人不都这样?”

他说:“她故意给你打电话,故意气你,就是想让我们离婚,你不能中了她的计。”

他还说:“我快升职了,年薪会涨到四十万,我们的日子会越来越好。”

刘舒默默地听着,回应他的,是一丝冷笑。

这时,谭凯神情一变,声音也提高了八度:“等你变成了离异女人,可不好再嫁的,你确定不后悔?”

后悔吗?

刘舒当然后悔,后悔当初草草闪婚,后悔没及早看清这个男人,后悔听他说了这么多废话。

后续

从发现谭凯外遇,到签署离婚协议,刘舒花了大半年时间。

期间,为了争取利益和孩子抚养权,她和谭凯彻底撕破了脸,甚至还闹到他的单位,无意中搅黄了他的升职计划。

可想而知,过程是多么艰难,谭凯又是多么气急败坏。

记得走出民政局那天,谭凯说的最后一句话是:“刘舒,走着瞧吧,我祝你永远也嫁不出去。”

刘舒自信地回敬他四个字:“关你屁事。”

是啊,关你屁事。

刘舒才26岁,卸下谭凯妻子的身份,她的未来自己做主。

(图片来源网络)

—感谢阅读,您的打赏是对我创作的最大支持。—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