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再拍这种国产片了!!!

2021-04-14 16:01:04 小片片说大片


大家好,我是戴着眼镜拿着话筒的阿拉斯加,片片。

最近三年,对于很多人来说是焦虑的三年。

市场内卷、资本寒冬、5G到来、福报盛行、猪肉上涨、基金下跌……

还有永远要不回来的ofo押金和听不懂的“高端知识付费”。

这太上头了。

下班之后,拖着劳累的身子躺在床上,准备随便看点什么好睡觉。

可没看五分钟……我TM直接裂开。

什么《都挺好》、《隐秘的角落》、《三十而已》、《二十不惑》……

甭管质量高不高,一部部套路片,摊开了讲就一句话:

你老了!你秃了!你绿了!你个穷x!

就这还不算那一堆我根本买不起的豪车名表植入广告,往我脸上砸。

电视剧难顶,那我找个电影刷。

可等看完这张电影海报……

行!你赢了!我是个废物!

说实话,“成年人的世界里没有容易”这句话我能理解。

电视剧里发生的故事我也多少经历过一些,看多了之后差不多算免疫了。

反正大不了躺平装死嘛。

估计这些拍片儿的也是参透了成年人“变佛”的现状。

他们开始把手伸向了孩子。

以最近热播的《陪你一起长大》和《小舍得》为例。

按他们自己的宣发物料说,这是“教育片”,主打“家庭人文关怀”。

但点开一看,满篇写的都是“升学压力”。

这种不负责任的毒鸡汤,最好少碰

而且在高考配早恋的套路,彻底臭大街之后。

人家剑走偏锋,开始玩“幼升小”和“小升初”,也就是义务教育升学。

我反手就是一波问号三连。

义务教育不一直是按照户口划学区,到点报到不就完事了吗?

怀着满肚子的疑惑,我开始刷剧,顺便请教了一下身边有娃的家长。

得到的答案难以置信,背后的原因却令人心暖(bushi。

合着所有人都憋着让孩子上“重点学校”,当卷王之王。

于是使出浑身解数,要让孩子变得“优秀”起来。

那怎么变优秀呢?

钢琴、跳舞、小提琴、跆拳道都是基操。

真正高瞻远瞩的孩子妈,起跳就是法语、拉丁文和高尔夫,最好请的是洋教师……不对,最好直接国外游学。

然后我又问:这些东西高考考吗?孩子毕业能赚钱吗?

好像不考,似乎不一定赚到钱。

我更疑惑了:既然高考不考,那为什么还要对着这些东西起呢?

有这些时间和钱,为什么不让孩子多学学奥数或者挖掘机。

觉得不够朋克,也可以手敲基因、手磨芯片、手接核弹,最后黑化觉醒炼成自在极意功。

那个家长没再说话,但从他仿佛看傻子的眼神里,我发现了一丝焦虑。

我们必须承认,如前文提到的那些“焦虑片”所言。

大多数人迟早要在变老、变秃(也许还会变绿)的大道上一往无前。

那种“老之将至”却又“有心无力”的焦虑,可能会贯穿很多人的后半生。

但现状又是,太多人放弃了抵抗,忍受福报带来的坐骨神经痛和腰间盘突出。

而最后的“挣扎”就只剩下了孩子,把希望寄托给孩子,让孩子去拼命变牛逼。

我们可以高情商的说,这是为了孩子以后不再走自己的老路。

也可以低情商的说,拿真金白银给孩子打鸡血,是“发泄式消费”的终极变种。

就像这张海报一样,本应该是孩子的“起跑线”被家长占道经营。

自诩“拼不动”的家长,夺舍孩子的躯壳,继续向前冲锋。

这时候,再对比古早时期以《快乐星球》和《家有儿女》为代表的家庭教育片。

或者是《小爸爸》、《穷爸爸富爸爸》之类的亲子剧情片。

当下热播的育儿片里,“如何调剂家庭关系”、“如何寻找出路”的社会性思考变少了。

取而代之的是放大焦虑:

有家有业有车有房,还衬学区房的大中产,尚且可能没学上。

那电视机前修福报的父母、夫妻、情侣们,你们有啥?

啥都没有?看到我的赞助商了吗?

赶紧网课走起来!轻奢走起来!豪车名表走起来!

没有阶级跃升,怎么给孩子做表率?难道让孩子继续一无所有、一穷二白、一步一道坎?

Time is money !Just do it ! GO GO GO !

于是乎……

家长暂时消减了焦虑,并收获了一堆高溢价的智商税和带娃上辅导班的疲于奔命。

剧组获得了“人文主义关怀”的史诗级评价,首播重播万人空巷。

赞助商们盆满钵溢,积压三年的库存一波售罄。

大家都有光明的未来。

唯一被忽略的是谁呢?

就是那些孩子们。

他们尚未形成价值观的时候,就已经被迫接受了一堆奇奇怪怪的“跃升教育”。

什么童年的快乐、纯真的欢笑、阳光明媚的春光都跟他们无关。

他们可能只知道,上次考100,这次98就可能会挨骂。

就这样,作为焦虑废土上最后一片“安全区”的孩子们,终于也焦虑了。

后来,他们走入社会,发现周围都是卷王,而且人外有人卷外更卷。

他们引以为傲的“生存技能”,在越来越流水线化的市场中毫无议价权。

走下“教育流水线”的他们,除了做题一无所知。

于是,以为《二十不惑》又《正青春》的他们从0开始《安家》、重新《蜗居》、继续上演《裸婚时代》。

生完孩子就对娃说《陪你一起长大》、却扣扣索索的纠结那些《小舍得》。

深夜下班嘴里喃喃《三十而已》安慰自己《都挺好》。

身心俱疲躺在《隐秘的角落》梦回苦兮兮的童年,暗暗问了一句《我的青春谁做主》?

想到这里,眼角渐渐湿润,天空中却又浮现了八个大字,名曰《北上广不相信眼泪》。

转念一想,他们只是父母20年前的焦虑牺牲品。

成年人的焦虑转嫁给孩子,长大的孩子再把这份焦虑放大之后传达给他们的孩子。

子子孙孙无穷匮也,一个焦虑的闭环形成了。

在高速发展的现在,焦虑和压力一类的东西,我们没必要回避。

当然,也确实没法回避。

我非常支持能有人把这些焦虑和压力拍成好看的片子,但请多少用点心。

像《我不是药神》那样,把死亡将至的恐惧拉满。

又把贫穷、欺骗、伪善统统甩到面前。

前半段直截了当把“穷人不敢得病”的社会焦虑贴满屏幕。

这何止是焦虑,简直就是窒息,让我一个健康的人都感到窒息。

可最后呢?

没有醍醐灌顶、没有突然反转、更没有强行大团圆。

有的人死了,有的人还在挣扎,也有的人仍在努力解决问题。

而问题也确实在逐渐被解决。

在我看来,这才是社会真正需要的“焦虑片”:

它聚焦一个群体、一种焦虑、一个现实存在的状况。

先提出问题,再解决问题,最终反社会现状,乃至推动社会发展。

这不正是我们想要和需要的东西吗?

反观那些靠挑起“阶级矛盾”、制造“教育陷阱”、创造“两性对立”。

最后靠贩卖焦虑,兜售所谓“消费主义”的创作者们。

不说其心可诛了,咱稍微当个人吧。

一句话:不给人添堵也是一种美德,真的。

如果你觉得我的观点有点意思,或者你也想从焦虑的生活中杀出重围,那不妨也点个赞,让我们一起乘风破浪,勇敢的向焦虑say no!

那今天就先聊到这里,我们明天再见。

拜了个拜。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编辑:阿翟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