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青年古筝演奏家,高中时喜欢听 Nirvana

2021-04-14 15:00:43 摩登天空杂志

如果你要和一个从小苦练乐器的人聊童年,大多数情况下听到的有趣故事,都是他们与父母在练琴这件事上斗智斗勇的经历。

但凡小时候发生过比这更有意思的事情,他们或许就没办法心无杂念地练就一身童子功了,也就不太可能在非常年轻的时候就成为一个演奏家。

青年古筝演奏家丁雪儿

在采访丁雪儿之前,我做的准备 是按“成长时间轴”来记录她从小到大的音乐审美变化。就像我们普通人一样,从小学到大学毕业,因为环境的改变,不断发现新事物,审美不断随之匀速变化。

但聊着聊着我就发现:她的变化并不是匀速的,童年和青春期几乎都被练琴偷走了,没留下什么记忆。作为一个90后,她对自己演奏审美的见解,却有着看起来像70后的成熟度。

所以我改变了思路,决定从她每一次的“破圈”经历中探索,看看在中央音乐学院硕士录音御用演奏家摩登天空律厂牌签约艺术家...等这些身份的背后,她都有哪些值得被记录的故事。

从济南到北京,从业余到专业

丁雪儿是山东济南人,5岁的时候,妈妈带她去少年宫学琴,她在钢琴、小提琴、古筝...等多个适合女孩子的乐器中选择了古筝,不只是因为声音,她觉得古筝光是摆在那里,就有一种典雅的美感。

原本父母只是想为她培养一个兴趣爱好,一周上一次课,定期考级,但她每次考级的成绩都很好,当时在济南的老师建议她把古筝当成专业来学。 所以,不到10岁,丁雪儿就开始济南、北京两地跑地学琴,也是从那时开始师从李萌教授(著名古筝演奏家)。 她11岁时就考入了中央音乐学院附中,并在央音的教育体系中,一直从初中念到了硕士毕业。

左:李萌教授 右:11岁的丁雪儿

她说考学前几年的生活非常枯燥,每天练琴8小时,考学时的曲子《草原英雄小姐妹》,至今回想起来都是一个噩梦。

“小时候我爱看电视,我爸妈去上班后我就偷偷看,因为这件事我还和我妈斗智斗勇了好久。她先是对我进行言语上的教育,发现不管用后,就开始像侦探一样搜寻我偷偷看电视的证据,几轮下来后,我就只能乖乖练琴了,练琴本身还是很枯燥的。”

大学时期的丁雪儿

直到高中时,丁雪儿的记忆里才有了除民乐之外的音乐。 她说自己以前经常在央音外的音像店里买 CD,霍洛维兹、古尔德、Fourplay、Nirvana、玛丽莲·曼 森、Portishead 的 CD 她都买过,风格跨度从古典、爵士、民歌到金属摇滚,就连音像店老板都觉得她的审美很奇怪。

“我经常会站在旁观者的角度来总结一下自己,我发现我的审美好像容易有极端,一方面特别冷静、优雅,一方面特别放肆、疯狂。”

东西方审美的初碰撞

一开始丁雪儿就不排斥将东西方音乐进行融合,高中时,她和学校里的一个法籍老师组过电子乐队、和 DJ Spooky 合作过,后来很多滚圈乐迷都知道丁雪儿,是因为谢天笑经常邀请她一起表演。

丁雪儿和 DJ Spooky

丁雪儿和谢天笑

在她众多的“破圈”经历中,有两次比较正式的海外交流演出,让她更充分地认识到了东方音乐的魅力,同时也让她对自己地演奏有了更深刻的理解。

2012年,丁雪儿受邀加入在阿姆斯特丹成立的 Atlas Ensemble 世界室内乐团。这个项目相当于一个作曲家写作营,它会邀请来自全球的民族乐器演奏家来到阿姆斯特丹,包括土耳其、伊朗、印度、日本、中国等等,然后让从世界各地来的作曲家为这些民族乐器做组合创作。

当时丁雪儿在台上讲古筝这个乐器的时候,简单地做了一个刮奏。她自己没觉得这有什么特别之处,但在茶歇时间里,好几个外国作曲家跑过来跟她打招呼,其中一位对她说:“你有 magic finger 吗?你的音乐很 fantacy。”这句简单的话,重重地砸在她的心里,她被深深触动到了。

丁雪儿参加 Atlas Ensemble

对于从5岁开始就沉浸在中国民族音乐氛围里的她来说,古筝的魅力她早都习以为常,所以并不会觉得一个简单的刮奏能有多梦幻。但因为外国人对于音乐的听觉习惯,是遵循十二平均律的,而古筝是五声音阶,空弦刚好是 do re mi so la 这五个音的排列,所以他们一下子就能从刮奏中感受到来自东方的神秘色彩。

这句话让丁雪儿第一次感受到了自己身上传播国乐的责任感,也开始格外珍惜每一次的对外交流活动。但她很清醒,她知道这些赞美的背后,是古筝这个乐器、以及东方传统文化的魅力在为自己加持。

2013年,孔子学院在全美办了一个书法音乐会巡演,丁雪儿跟国外的演奏家们一起表演了她的导师李萌教授写的曲子《长歌行》。

丁雪儿参加《中西合璧翰墨华韵》书法歌剧音乐会

其实像这种“国外交响乐团演奏中国原创传统曲目”的情况不多见,而且五声音阶也不符合西方人的演奏习惯。但那次合作完之后,指挥对丁雪儿说:“这个音乐太美了,虽然我没去过中国,但却从音乐中听到了画面。”

她很受鼓舞,就感觉自己的民族音乐、以及中国传统文化的这种状态,滋养了整个乐团。同时她也意识到,作为一名优秀的演奏者,要对自己、对听众有足够的信心,相信音乐的魅力。

美国巡演结束,世界银行为丁雪儿颁发荣誉证书

这个指挥家的这句话,对丁雪儿个人音乐风格的形成来说,也很重要。

“我发现自己在演奏上也会刻意追求画面感,我希望人们听到我的音乐时能看到画面。我觉得音乐能冲破语言障碍,是一种极致的自由,特别是对于民乐来说,其中的呼吸、留白,是一种欲说还休的美。”

如果她要在音乐会上弹《渔舟唱晚》,她希望人们在她演奏时能想起王维在《滕王阁序》里描绘的画面: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甚至都会有一种坐在渔舟上的摇晃感。

进录音棚带来的改变

在我们的聊天过程中,丁雪儿提到进录音棚的这段经历时,只是随口提到了《甄嬛传》,但我后来搜了一下,发现并没有这么简单。 大家比较熟知的《琅琊榜》、《如懿传》、《花千骨》、《叶问》、《画皮2》、《妖猫传》、《芳华》、《我不是潘金莲》等 几十部影视作品的古筝部分, 都是她录的。

丁雪儿在录音棚工作

录音对于她来说不只是一项工作、一个“破圈”行为,她在演奏状态上的横向发展,也是从进录音棚开始的,她觉得这段经历给她的演奏里又加了一些不同的调料。 原因是: 录音棚这种特殊的环境,对于演奏细节的追求是极致的。它会把演奏者的优点和缺点都放大,长期做这份工作,会让人的手和耳朵都变得非常敏感,而且这种敏锐度只能在棚里训练出来。

“我之前在演奏的时候,会觉得做到 P(弱)和 F(强)的强弱层次,已经算是丰富了,但进棚录音后,这种对强弱层次的划分,变成了至少7层。”

很多录音工作还会要求丁雪儿即兴,毕竟不是所有的作曲家都能完全掌握民乐的作曲逻辑,所以她即兴的能力也在录音工作中被训练了。

通过民乐领悟东方哲学

我小时候也有学习民族乐器的经历,所以知道民族音乐的曲库虽然庞杂,但其实常用的曲目都是固定的,可能一个小孩在进入音乐学院进行专业学习之前,很多经典曲目都已经弹完了。

就像丁雪儿,她在10岁时,就通过演奏古筝9级曲目《草原英雄小姐妹》考入了央音附中。当时央音附中古筝专业的公费招生名额,每年只有两个,难度可想而知。

她在演奏中追求的境界就是“人琴合一、自然而然”,很多在国际上破了圈的民族音乐演奏家,都已经做到了这一点,他们的音乐区别于他人的地方,就是他们自己的性格,他们其实是在用乐器说话。

丁雪儿 小时候 就喜欢看老子、庄子,她 喜欢“庄周梦蝶”这种极致浪漫的、充满想象力的东西,同时也被“道法自然”深深影响着。 长大后她也看过一些包括罗素、尼采、克里希那穆提等 在内的 西方哲学家的作品,但还是觉得东方哲学是站在一个比较高的视角来看问题的 。而且,也正是这些年对东方哲学系统的进一步学习和了解,才帮助她逐渐找到了自己独有的审美语言。

“人问‘果’,佛问‘因’,人的物质实体是逃不出三维世界的,因为‘因果’始终是基于时间轴而存在的。 我们生活中会面临的那些纠葛,其实都是真实存在的,它们是‘万千投影’中的其中一个。

如果你只看到影子,就会经常陷入一些谜团,但如果你学着去变换一下投影源,只问‘因’,不求‘果’,就不会那么烦恼了,这就是‘转念’。”

对“转念”的领悟,让丁雪儿在演奏的时候拥有了一种状态,就是追求“心手合一、自然而然”的状态。心里怎么想,她就怎么弹,不让一些可能会出现的结果干扰自己。 她觉得演奏家一旦找到了自己的音乐语言和演奏状态,弹琴将会是一件非常爽的事情,可能已经不太在乎别人的看法了。

所以这种时候,只演奏其他作曲家的作品,已经满足不了她了,在「视念」那张专辑里,她即兴的成分还是挺多的。

丁雪儿很喜欢《渔舟唱晚》,这首曲子很符合她自己的审美,出于私心,她经常会在音乐会中演奏。 所以我就拿《渔舟唱晚》作为例子,让她形容了一下自己从小到大在演奏这首曲子时的不同心境,或许这才是探索一个民族音乐演奏家审美经历的正确方法:

“《渔舟唱晚》是一个三级的古筝曲,我小时候弹它时,只是把谱面上要求我做到的东西全部做到,其他的什么都没想,也没能力想;再长大一点时,我开始嫌弃它过于简单,但又没有能力领悟它背后的东方魅力、东方哲学;现在,我在演奏它的时候,其实是在画画,画一幅叫做《滕王阁序》的画。”

她不知道再过几年,自己对音乐的认知还会有什么样的变化,但她不预测未来,只要把“因”做好了,“果”会是什么,是自然而然的事。

民乐应该如何普及?

对于中国的年轻一代来说,我们的耳朵早已习惯了在西方古典音乐理论下结出的各种果实,虽然有数不清的风格,但它们始终都属于西方。相比较而言,中国传统音乐的韵律太不一样了。

“传统的民乐作品里,没有那种跟流行音乐一样较为规整的编曲结构,每首曲子的结构都不一样,这增加了审美难度。”

听到丁雪儿这么说时,我突然就觉得,民乐在这一点上和独立音乐很像,只是民乐“独立”得更彻底一些。

“比如在南派古筝潮州流派的调式中,一些‘变音’其实就是‘微分音’的概念,这完全是现代音乐的理论,我们刻板印象里的‘土’和‘洋’,其实还是出于对民乐的不了解、以及自信心不够。”

比如说华阴老腔摇滚,当它们被放在一起的时候,我们才发现,它们表现的其实都是人最纯真、最直给的情感,根都是一样的,只是打通市场的渠道不一样,一个是民间流传,一个是西方传入。

丁雪儿除了积极地做一些传统与现代的融合外,她也在努力地传播中国的传统音乐。就像日本人把从唐朝传过去的音乐用一个很高贵的姿态保存了下来,同时也会用日本筝和三味线这样的传统乐器去做流行音乐,两者互不干扰。

丁雪儿在独奏音乐会中边讲边弹

所以她在开独奏音乐会时,会把传统和流行的曲目数量安排成1:1。如果观众听不懂关于传统的东西,她会在演出中穿插讲解,用容易理解、但又不会消减其文化底蕴的方式来普及民乐。

摩登律厂牌:「视念」

现在融合东西方音乐的作品太多了,不胜枚举。但他们大多都是流行音乐人为了追求中国风,利用民乐的音色来做一个点缀,“皮”是东方的,“骨”仍旧是西方的

丁雪儿说自己前些年做的很多融合,其实也是在用古筝作为点缀。但现在,她更想把东方审美和东方韵律作为骨架,在它的基础上,用大众更习惯的、符合潮流的西方元素作为点缀,主次顺序会变一下。

去年10月,她通过摩登的厂牌发行了专辑「视念」,这是律厂牌成立后发行的首张专辑。

「视念」 专辑封面

东方音乐的魅力,其实很难用三言两语就聊得清楚,但当音乐响起,那种东方韵味、意境、以及画面感就会告诉你,它其实是不需要用语言来解释,就能够直达心灵的。

就像我第一次点开《记·留园细雨》时就觉得:我应该心无杂念地与这段音乐共度这5分19秒,试图让自己走进这个细雨纷纷的苏州留园。

策划 | 摩登天空ZERO编辑部

监制 | 伍叁伍伍 王硕

采访、编辑|段璋珮

你还可以看看这些


我不喜欢音乐,大学来摩登实习只是为了做酷女孩
Rui Ho:巴黎把她变成舞者,柏林把她变成 DJ

本文由摩登天空ZERO原创,转载请联系后台

除了这个公众号,我们还有实体杂志

这是我们最新一期

点击阅读原文即可购买

《摩登天空:东京潮流地图》

东京潮流界的

“Lonely Planet”

在日潮宇宙中心

对话超有态度的潮流话事人

潮人逛东京必带潮牌地图

限时优惠

原价¥68元

预售抢先入手只需¥51元

扫描下图二维码,或点击阅读原文链接购买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