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朔为汉武帝预言,200年后被胡僧应验,文殊菩萨道场由他开辟

2021-04-14 14:11:08 池光雪庵

“陛下,只有西域来的胡人才知道!”

这是西汉武帝时期,著名的大臣东方朔做出了一则预言,这个故事被东晋时期干宝的《搜神记》收录,后来又被梁·慧皎大师的《高僧传》收录,历史上将这一典故称之为“昆池劫灰”。整个事件实际上相当简单,汉武帝有一次命人将昆明池底挖开,却挖出了黑色的泥土。汉武帝不知道是为什么,于是便问东方朔,东方朔一时之间也难以回答,只能说“试问胡人”。

原本这是一件相当小的琐事,但在200年后的汉明帝时期,这个预言竟然真的应验了。汉永平十一年,从西域远道而来的高僧竺法兰尊者抵达了洛阳,汉明帝为他和摄摩腾修建了洛阳白马寺。在闲谈中,有人想起了“胡人知道”的预言,于是便向他请教这个问题。

“世界终尽劫火洞烧,此灰是也。”

竺法兰回答他们说:“这个世界在经历了刀兵或者是巨大的灾难之后,便有大火在地底焚烧,这些灰烬就是焚烧之后的遗物。”由于竺法兰回答得相当好,于是众人便信服了他的这个说法,后世便由此而衍生出了许许多多表达重大变故的词汇。比如,劫火、劫灰、劫沙、劫后灰、昆池灰、昆明灰等等,南宋的陆游还有“陈迹关心己自悲,劫灰满眼更增欷”这样的名句流传于世。

东方朔

当然,本文并非是讨论汉武帝“昆池劫灰”的问题,而是要叙述一下预言的应验者竺法兰尊者的生平,以及他背后所处的波澜壮阔的历史过往。

为什么《高僧传》的作者梁·慧皎要将“昆池劫灰”的预言收录到他的著作中呢?笔者以为是有三方面的原因的,其一在于慧皎处在动荡的南北朝时期,他目睹了太多的浩劫与杀戮,因此这样具有警世意味的故事便不由自主地引发了他的共鸣,被他收录到自己的著作之中。

其二,竺法兰尊者所在的汉明帝时期,是东汉短暂的稳定时期,但在此之前的西汉末年则动荡不止,依旧是浩劫一般的存在。西汉自公元8年灭亡,而竺法兰尊者在公元68年来到洛阳,这60年的光景只有为数不多的二三十年是和平的,这样的历史背景引发了汉明帝时期的臣民对于“昆池劫灰”的共鸣;

其三,汉武帝虽然被称之为“千古一帝”,但他在位的期间有过太多的杀戮与战争,竺法兰对于“昆池劫灰”的解释是合乎情理的,这也从侧面印证了他的高僧身份。

但竺法兰尊者对于中国佛教的贡献,远远不止回答了“昆池劫灰”这个预言这么简单,他实际上是整个北传佛教的开拓者之一,而且真正意义上开创了佛经翻译的先河。

竺法兰

竺法兰与一同来华的摄摩腾尊者一样,都是中天竺国人,而且都是出身于高种姓的贵族。《高僧传》中介绍他“诵经论数万章,为天竺学者之师”,意思就是他能够背诵佛教典籍数万章,是天竺地区学者的老师。与摄摩腾尊者来华前颇为“籍籍无名”不同,竺法兰尊者在一开始就受到了极大的尊崇,这也使得他的来华历程十分艰难。

在梁·慧皎的《高僧传》中,摄摩腾尊者是排在第一位的,而竺法兰尊者排在第二位,其中的原因就在于竺法兰是随后与摄摩腾会和的。东汉永平十年(公元67年),汉明帝梦见丈八金人飞入皇宫,群臣之中傅毅解释这是“西方有佛”的缘故,于是汉明帝便派遣郎中蔡愔和博士秦景前往天竺求佛,在途径西域时遇见了摄摩腾和竺法兰两位尊者,他们都愿意前往中土弘法。

摄摩腾尊者立刻就跟随蔡愔等人前往洛阳,而竺法兰尊者却颇费了一番工夫,最终才和蔡愔等人抵达了洛阳。

原因就在于,竺法兰尊者当时的弟子非常多,这些弟子都不愿意他的老师去一个陌生的国家弘法, 一来是竺法兰当时已经50多岁了,弟子们担心他的安全,二来是弟子们舍不得老师离开他们,担心以后修行遇到问题没有人能够指导。就这样,竺法兰尊者在西域耽误了很长的时间,但他弘法的决心非常大,最终还是偷偷地与摄摩腾会和了。

白马驮经图

“彼学徒留碍,兰乃间行而至,既达雒阳与腾同止。”

竺法兰尊者走的是小路,弟子们没能找到他,于是尊者便在雒阳城这个地方找到了摄摩腾。摄摩腾当时携带了大量的梵文经卷,而他本人由于汉语水平相当有限,于是便和竺法兰一同开始了佛经的翻译工作。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我们虽然将摄摩腾与竺法兰共同认定为佛经翻译的创始人,但实际上竺法兰在佛经翻译上的贡献更大一些。

“(竺法兰)少时便善汉言,愔于西域获经即为翻译。”

竺法兰尊者确实在语言上天赋出众,他在不久之后便通达了汉语,在佛经的翻译上更胜一筹。中国佛教史上最早一部汉语佛经是《四十二章经》,它被认为是竺法兰与摄摩腾共同翻译出来的,但这部经典实际上是“语录体式”的,后世的学者以为它多半是经由了裁剪。但竺法兰尊者除此之外,还有另外的佛经翻译,即《法海藏经》、《佛本生经》、《佛本行经》以及《十地断结经》四部,这被后世认为是佛经翻译的真正肇始。

但可惜的是,由于明帝之后战火不断,竺法兰尊者所翻译出来的佛经都失传了,唯有存放于兰台石室的《四十二章经》在梁·慧皎时期仍然存在,并且在江东地区广泛流行。

四十二章经

竺法兰尊者与摄摩腾尊者开启了中国佛教崭新的序幕,汉明帝不仅仅为他二人修建了洛阳白马寺祖庭,而且还在他二人的建议下将五台山作为文殊菩萨道场开辟。

我们现在都知道,佛教四大菩萨道场之一的五台山供奉的是文殊菩萨,但实际上在佛经中五台山被称为“清凉山”。相传当年文殊菩萨在演教之后来到五台山,看到此地酷热非常便有心救度当地的百姓,于是前往东海引水并且看中了龙王的宝物“歇龙石”,最终便将其收入袍中带到了五峰山附近,因为此石又被称为“清凉石”,故而五峰山也被称为“清凉山”。龙王的五个儿子得知后大怒,将五峰山的山峰削平成为五座平台,故而此山后来被称为“五台山”。

当然,这都是佛教传说,至于龙王的五子被文殊困住等等说法都只是佛教文学的产物罢了。五台山真正意义上成为佛教圣地,其肇始就在于竺法兰和摄摩腾两位尊者,他们在结伴出游时发现了这一圣地,认为其就是佛经上的“清凉山”,于是请求汉明帝在这里建庙供奉文殊菩萨。汉明帝答应了他们的请求,便在这里建造了五台山上最早的佛教寺庙。

这其实又牵扯出了另外一桩公案,那便是佛陀曾预言佛道两家的纷争,而纷争的起点就在五台山。

文殊师利菩萨

根据史料记载,五台山曾经是道家方士的地盘,《道经》中将其称之为“紫府山”并且建有“紫府庙”。而《清凉山志》则记载,文殊菩萨初次到清凉山时,曾居住在石盘洞内,这里也是道家的地盘。文殊菩萨占据道家圣地的传说,其实预示着佛道两家争斗的开始,这是一则难以言说的公案了。

“我灭度后,于此瞻部洲东北方,有国名‘大振那’。其国中有山,号曰‘五顶’。文殊师利童子,游行居此,为诸众生,于中说法。”

这是《文殊师利法宝藏陀罗尼经》中的说法,由此来证明五台山的殊胜地位,同时也引发了一桩极大的佛道之间的斗争。传说竺法兰与摄摩腾在抵达五台山之后,道家的方士不愿意他们在此处建佛教庙宇,于是便请求汉明帝做裁判,佛道之间进行了一次大斗法。但最终的结果是道士们惨败,道士首领气到当场吐血身亡,而其余的300多名道士更是皈依了佛教。这一事件被记载在《汉法本内传》中,但实际上是难以自圆其说的,因为汉明帝时期根本就不存在道士,而且不允许汉朝百姓或官员出家当和尚。

关于这则公案的来龙去脉,笔者在上一篇文章中已经讲得相当详细了,在这里就不再叙述。

五台山风光

总而言之,竺法兰尊者对于中国佛教事业有着相当突出的贡献,他不仅是真正意义上的佛经翻译的开拓者,同时还与摄摩腾尊者一起开辟了文殊菩萨的五台山道场,这是功德无量的伟大成就。

摄摩腾与竺法兰尊者的来华有着鲜明的时代特色,其中既有政治方面的原因、也有文化方面的原因,他们是因缘际会的“天选之人”。

当时的东汉经历了西汉末年纷纷扰扰的战争与政治的黑暗,百姓们生活得相当痛苦,即便当时执政的汉明帝是有作为的开明君主,但他依旧无法回答时代给予他的难题。汉明帝一方面要稳定国内的形势,一方面又想收复丢失的西域领土,在这种情况下他一面重用儒家学者如班固、班超等,一方面又对民间盛行的方术、谶纬听之任之。

佛教在当时被等同为民间的谶纬巫术一类,但它在西域地区又极度流行,甚至东汉的王公贵族都信奉佛教,汉明帝充分地把握了这个机会。他派遣蔡愔等人前往天竺求法,看中的是佛教在西域诸国之间的影响力,以及它与民间方术极为相似的一套仪轨,而并非佛教艰深的义理本身。在那样一个年代,信仰对于维持稳定的作用是不言而喻的,汉明帝深知这一点。

时代转折点上的帝王

而在文化方面,佛教作为一个外来的宗教,是无法与本国的学说和宗教抗衡的。

这一点从上面的公案中就很容易明白,儒家学者根本没有把它当成一回事,道家的方士们反对它也仅仅是由于它挤压了自己的生存空间,而并非是出于义理上的分歧。事实上,千年以来的佛道之争之所以不断,都是由于各自的利益而导致的。而儒家之所以很少出现,不过是由于道家在吸收民间巫术后“自甘堕落”,形成的道教根本无法与其抗衡,而佛教于中国人的固有习惯相去甚远,在很长的时间内都不具备与儒家竞争的实力。

所以,在历史上我们经常性地看见“佛道之争”,却极少看见“儒佛之争”、“儒道之争”,是由于儒家对于其他两家几乎都是打压性的存在。而东汉明帝时期儒家的再度兴起,在文化上给予了佛教进入中土的机会,加上当时的人们并不了解这个外来宗教的真正面目,便将其与一般的巫术等同起来了。在这样的掩盖之下,佛教逐渐地在中土传播开来,等到它真正地拿出自己艰深的义理时,它的根已经牢牢地在民间深扎了。

佛教正是在这样的夹缝中艰难生存,才最终在魏晋时期第一次绽放了夺目的光芒,而其间是数百年无数高僧的艰辛付出。这些弘法者有些是如同竺法兰一样的外来僧侣,有些是本土成长起来的本国僧侣,他们为北传佛教的壮大与繁荣奉献了自己的全部。

汉武帝以降,儒家一直是显学

竺法兰尊者的生卒年都没有详细的记载,《高僧传》只说他在洛阳老城内圆寂,安葬在洛阳白马寺内,享年60多岁,至今他的遗骨仍旧在白马寺供奉。吃水不忘挖井人,北传的佛弟子应当铭记这些高僧大德的付出,继续弘扬自利利他的正信正念的佛陀遗教。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