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潘金莲案:妻子与二哥私会,三次毒杀丈夫,最后双双被判死刑

2021-04-14 15:00:57 千影历史传奇

1999年12月18日下午14时左右,四川省苍溪县天观乡某村,刚从外地打工回家不到一天的村民汪某(男)在家中暴毙身亡。汪某平日里身强力壮,从没有什么病痛,汪某伏尸床上,全身并无伤痕,仅仅在地上残留一小堆呕吐物。

汪某身亡且死因不明,村民们要求对其尸体进行医学检验,王某的妻子伏某和二哥汪某均却不同意,都说家里没有钱请来医生检验,再说人都死了检验还有什么意义。村小组组长再三要求对尸体进行检查,于是派村民张某兴去乡卫生院请来院长检验。经过初步诊断,汪某死因是脑淤血。

12月19日,二哥汪某均到新观乡的妹妹家里报丧,妹妹听到三哥无故身亡极力要求对三哥进行解剖。妹妹要求对三哥进行解剖,结果遭到了三哥的妻子伏某、二哥汪某均的反对,他们说死者为大,入土为安就好,活着的时候要四肢健全,死后也要留下全尸。妹妹听大嫂和二哥都这样说,自己一个嫁出去的小姑也不好说什么,只好请大嫂和二哥好好办理三哥的丧事。

三天之后,妹妹带着家人回新观乡给三哥奔丧,结果发现三哥的丧事极为潦草敷衍,于是便认为大嫂寡情薄义,二哥也不尽心尽责,小姑与大嫂发生争执,一怒之下报了警。当地立刻高度重视此事,将其列为重大案件立案侦查。种种迹象表明,大哥汪某是非正常死亡,可能是被人谋害。

经过周密排查,汪某的妻子伏某与二哥汪某均有重大作案嫌疑。在询问二人时,他们都说并不知道汪某的真正死因,乡里卫生院院长来检查时都说是脑淤血死亡。办案人员经过对现场进行细致勘察,发现在汪某家的厨房水缸后面有一个纸包,纸包里有两包“三步倒”鼠药和一支玻璃瓶子装着的针剂鼠药,经过技术鉴定为“毒鼠强”。

同时,法医对汪某的尸体进行了解剖,从汪某的胃里检查出了“毒鼠强”的成分,证实死者死于鼠药中毒。但奇怪的是,从当场提取的鼠药来看,包装都是完好无损的,并没有被使用过的痕迹,死者显然不是食用了纸包里的毒药而亡的。随后,办案人员对伏某、汪某均进行了突击审问,最终审出了一桩惊天大案来。事情的起因经过是这样的:

1981年底,被害人汪某与伏某结婚,婚后夫妻感情尚好。不久之后,夫妻二人生下了一个儿子。1997年3月,汪某出门打工挣钱,家中只剩下了伏某母子。春耕秋收,农村中少不了有一些重体力活,伏某是一个女人没有拿不动一些东西,只好请二哥汪某均帮忙。

当时汪某均刚与妻子离婚,正是寂寞难耐之时,弟媳伏某又是独守空房,汪某均在帮忙伏某干农活时发生感情,竟心生邪念不顾道德伦理,二人苟且偷欢,做下了天理难容之事。这种“地下夫妻”关系一直维持到案发,长达两年之久。

伏某背着丈夫与本家二哥私通,这种感情破裂的背后,其实隐藏着更深的感情纠葛,因为丈夫汪某也不是什么好人。1998年2月,伏某与自己的亲妹妹结伴到太原打工,丈夫汪某留在家中务农。汪某也是一个行为不检的人,竟然勾搭上了本村有夫之妇张某。汪某经常给张某送钱送物,汪某与伏某夫妻二人都双双出轨,放纵自己的情欲,把家庭抛诸脑后,却没有发觉这种危险的游戏会要了他们的命。

1998年12月,伏某打工回家,二哥汪某均马上把汪某与同村张某私通的事情告诉了伏某,其中也少不了添油加醋、煽风点火,恨不得弟媳马上跟三弟反目,转而投进自己的怀抱。伏某听了二哥汪某均的话,留意跟踪了丈夫汪某,结果发现丈夫真的与张某私会在一起。伏某见丈夫也是如此放荡,对丈夫仅存的一点愧疚之心消失得无影无踪。

1999年2月,伏某与丈夫一起出门打工,因为找不到工作,伏某独自返乡。当天夜里,二哥汪某均来到伏家,二人商量一番后认为要做长久夫妻,就买包耗子药毒死汪某算了,反正他也不是什么好人。两个为私情冲昏了头脑的人,竟然不顾夫妻之情、手足之前,定下了谋害汪某的毒计。商量好后,二哥汪某均到镇上买了4瓶剧毒鼠药“毒鼠强”,等待着三弟汪某回家就下手。

如此看来,此案就是一桩“潘金莲毒杀武大郎”的翻版了。但在调查过程中,办案人员发现案情更为复杂。此案中还牵扯出了犯案的第四者,也就是本村的村民张某兴。办案人员对张某兴一番审问之后,张某兴供出了他与此案的关系来:

原来,在1998年8月时,伏某回家不久的一天夜里,伏某找来本村的电管员张某兴安装电表。电表安装完之后,张某兴却没有离开的意思,伏某也没有送客,两个人在房间内一起看电视一边说话,聊得飞短流长,眉来眼去之间,二人干柴烈火发生了关系。伏某与张某兴交往,同样没有忘记二哥汪某均,三人之间保持着不正当的龌龊关系。张某兴和汪某均却不知道彼此与伏某的关系,这一切都被伏某瞒住了。

就在伏某与汪某均商量毒死丈夫汪某时,张某兴也主动提出要除掉汪某,以便和伏某结婚。为了除掉汪某,张某兴去镇上买来若干鼠药,其中两包“三步倒”和一支针剂鼠药交给了伏某。这三个各怀鬼胎的人,都准备毒死汪某。他们两方准备、三面谋划,就等着汪某回到家里来。

1999年12月17日晚上9点,汪某与侄儿一同回到家里,汪某推开门后发现张某兴和妻子伏某在家里看电视。汪某当时没有多想,跟张某兴打了一个招呼便聊起天来。妻子伏某去厨房给汪某煮面,汪某把行李拿到卧室里去,张某兴趁机溜进厨房,把随身携带的2瓶鼠药投入面条里。伏某把面条拌匀递给汪某吃,张某兴和伏某亲眼看着汪某吃下了面条。

当天晚上,吃下了面条的汪某并未被毒死,只是感觉头有点晕,张某兴和伏某白高兴了一场。汪某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但可惜的是要他命的人太多了,他虽然比别人运气好,但最终还是逃不出他们的毒手。

第二天,二哥汪某均得知三弟回到家里后,与伏某密谋让她第二天去赶场,然后汪某均在家中煮好饭将针剂毒药放入饭里,再让伏某的儿子给其父端去。汪某见二哥如此关心自己,饭菜都做好端来了,当然没有怀疑就吃下了这碗饭。伏某赶场回来后,原本以为汪某已经死去,结果发现汪某并未毒发身亡,汪某正在家里洗池子

汪某两次吃下有毒的食物,前后吃掉了4针剂鼠药,却没有被毒死。此时伏某和汪某均等人若是还有点良知,就不该再继续对他下手。然而此时的三人已经难以回头了,不毒死汪某誓不罢休。午饭之时,汪某均携带毒鼠强从伏某家后门进入厨房,把两大包毒鼠强全部倒入了米汤盆里,整个米汤都变成了黄颜色,像一层菜油漂在上面。

汪某喝了一口米汤,看到米汤的颜色不对,忙问伏某怎么回事。伏某说米汤盆装过菜油,所以有了这种颜色。汪某深信不疑,把米汤泡了饭全部吃下去。这一下汪某彻底中毒了,汪某毒发之后口吐白沫、发狂乱跑,汪某此时才明白过来怎么回事,他跑到二哥汪某均家门口去撞二哥家的门,妻子伏某追出来将他拉回家里躺在床上,汪某就这样被二哥和妻子毒死了。

此案真相大白,伏某、汪某均、张某兴因为私情谋杀汪某,三次下毒最终毒死了汪某。汪某均作为二哥,竟然与弟媳伏谋私通,又指使伏某毒杀了三弟汪某,其行比潘金莲毒杀武大郎还狠毒和龌龊。天下间竟然有如此狠毒的哥哥和妻子,汪某逃过两次毒杀,最终还是死在了亲人的手里。

2000年6月,当地对此案进行判决,妻子伏某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二哥汪某均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张某兴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两声枪响后,这一对身负孽债、孽缘的地下情人,双双丧命。

自此,令人难以置信的当代潘金莲案,宣告结案。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