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子文官宣引爆热搜:才认识21天,就要结婚了?

2021-04-14 12:19:50 周冲的影像声色

30多年都找不到的意中人,在20天内真的能找到吗?

王子文最初参加《怦然再心动》的节目时,是充满怀疑的。

可在节目收官时,她信了。

4月10日,她在微博向全世界官宣了恋情。

恋爱对象就是《怦然再心动》中遇到的男嘉宾吴永恩

好友们纷纷送上祝福。

一直在磕cp的“吴子棋”们更是欢脱了。

从节目跨越到现实,心心念念的cp竟然成真了!

在这个观众都把真人秀当电视剧看的时代,王子文却破天荒地在节目里找真爱。

有人嘲讽她恋爱脑。

还有某导演直接唱衰这段感情,放话称:

“如果吴永恩王子文2024年不分手,我从成都爬到东莞。”

可王子文通通不在乎。

她信誓旦旦地说,“认定一个人,就是跟着感觉走,没有对与错。”

吴永恩,或许是王子文生命中的一个意外。

在参加《怦然再心动》之初,她一度有些抗拒。

对着节目组,她打趣着说:

“感觉好像找不到男朋友似的,追我的人多着呢。”

在此之前,王子文的确有了好几年的空窗期。

第一,事业太忙。

第二,没有遇到感觉对的人。

而在和吴永恩约会之前,她也因“没感觉”拒绝了两位男嘉宾。

一位是音乐制作人唐汉霄,会弹钢琴,温文尔雅。

他们聊音乐,聊养生,一切都在计划中进行。

男嘉宾乘胜追击,问道:“你介意男生穿秋裤吗?”

耿直的王子文,迫不及待地说:

“喜欢的话就是怎么着都喜欢,你不喜欢的话,不穿秋裤也不行。”

话音落地后,王子文陷入了沉思。

这一次的约会,无疑是以失败告终。

“各方面我觉得他都很好,但是,我就喜欢那种有状况的男生,出乎我意料的一些东西。”

节目组故意找来“会谈钢琴的男生”,迎合王子文的标准。

但是,在让她动心面前,这些条件“不足以,也不够”。

第二位约会对象,节目组找来中国新生代吉他手夏炎。

奇装异服。

摇滚新鲜。

充满活力。

但是,整场约会结束后,王子文却以朋友的姿态与他碰杯说了再见。

“希望咱们以后江湖上能够聚到。”

两次失败的约会,让她略感失落。

她坦言,“难难难,没有心跳的感觉。”

有不少观众看到这里,称王子文要求过高。

但回顾她最初的择偶标准,不过是期望“合适”二字。

“特别能跟我聊得来的,然后我们俩能一拍即合。”

“有一个更强大的男人,跟我说别装了你,靠过来,靠在我的肩膀上。”

王子文的要求,似乎也只是一个普通女孩的标准。

既没有要求家缠万贯,也没有对长相过多苛求。

只不过希望那个意中人是个比自己更强大的男人,能让她安心做个小女人。

她太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以至于哪怕是综艺,在情感上,也一点都不愿意凑合。

直到吴永恩出现,她的态度发生180度的改变。

喜欢之情立刻溢于言表。

“他是我的理想型。”

那些拘束、客气、镇定,在吴永恩面前通通一扫无余。

短短21天,王子文便认定“他是我要去找的那个人”。

甚至,在大家惊叹两人发展速度之快时,她说,“我马上就要跟他结婚了。”

对待心仪的人,丝毫不掩饰爱意。

反而轰轰烈烈地宣告世界。

王子文在爱情上的“勇”,总是既清醒又莽撞。

但这,早已不是第一次。

年少时遇见初恋,她亦勇猛。

王子文主动告白。

在那个同龄人都心怀宏图壮志的岁月,她的理想却是“跟他结婚,成为一个家庭主妇,没羞没臊的过一辈子”。

每每提及初恋,她也毫不犹豫地说:

“我非常爱他,我最大的梦想就是要跟他结婚,然后给他生小孩。”

可面对如此热烈的女友,初恋选择了劈腿。

那种感觉,当时的王子文来说,就如同从万丈高空摔了下来。

她有着真切的痛苦和心碎。

为了忘掉那个男人,她毅然决然离开成都,去了北京。

最近,在某综里,王子文爆料自己和初恋还是很好的朋友。

在场的人都很不解,为什么要和前任做朋友?

她坦言,“我也恨过。”

可在恨过之后,她在失败中得到更多的是成长。

“他是否真的爱过我,这个问题,有一天我不会再问了,因为答案就在那。”

面对感情的失败。

王子文不会死去活来,失去自我。

她选择原谅和放过。

“人生太长了,一辈子太难了。我不会因为他中途放开我的手,就说他是个混蛋。因为我相信,在那段感情里,爱情真的存在过。”

在被甩,被劈腿,被伤害后,她还是会告诉自己,“我值得被爱”。

34岁的王子文,有着对感情独到的理解。

而从过往的采访中来看,我也更愿意相信——

这或许不是剧本,而是王子文真实滚烫的人生。

王子文,一直特立独行。

5岁时,父母离异。

她从小养成了随心所欲的习惯,想干嘛就干嘛。

在感情方面,都是自己做主。

父母从来不会问她何时结婚,跟谁结婚。

二十几岁时,身边的男朋友一个接一个地换。

和父母情感的疏离,让她渴望在亲密关系上找到归宿。

在综艺节目里,谈及感情,她说:

“如果把我事业画成圆圈的话,男朋友可能要占一半。”

对于爱情的期待,她说:

“我想要他一直跟着我,爱我。”

可到头来,王子文发现,不是所有感情都能如愿以偿。

在她想要结婚生子,拥有传统的恋爱时,对方却没和她走在一个频道。

她尝试回到自己的生活。

才发现“对我最好的原来是工作,从来没有背叛我的,只有工作”。

2016年,《欢乐颂》的曲筱绡让王子文爆红。

观众对王子文的印象固定等同于了那个飞扬跋扈的曲筱绡。

在恋爱中会撒娇卖萌。

自己想要的人费九牛二虎之力也要得到。

但在王子文看来,“曲筱筱是我,也不是我。”

她们有着同样的古灵精怪、耿直、仗义。

但曲筱绡比王子文要更幸福。

如王子文自己所言:

“我特别想成为曲筱筱,双商高,而且特别自信,甚至可以说是万能的。她也没什么烦恼,很会解决问题而不是抱怨。我很羡慕她,生活得非常轻松。”

这个14岁就只身闯荡北京的姑娘,没有殷实的家底,一切都得靠自己。

她运气不佳,出道组合被解散,歌手之路塌方。

参加周星驰《功夫2》女主角海选,却在复试时被淘汰。

2006年正式进入演艺圈。

10年磨练。

拍完《欢乐颂》后,王子文才敢被称为是“红了”。

这么多年,她活得无坚不摧。

可其实,于她而言,“独立是被逼出来的,因为没有人关心你。”

从没人在身边跟她说,“现在你该怎么做。”

她的人生经验,都是由自己一个坑一个坑踩出来的。

这种经历,练就了她特立独行的性格。

不少媒体记者在采访王子文时,都感到一种“出入感”。

这个外形看上去娇弱的成都可人,骨子里有着一股“辣劲儿”。

她似乎没有外界想象中那样“柔弱”。

甚至,更坚硬。

她对这世界上的感情依赖和享受,但绝不依附。

父母情感破裂,让她对恋爱和婚姻略感悲观。

她是现实的。

在她眼里,“第一,恋爱跟婚姻其实是没有必然关系的。第二,婚姻是保证了你们的财产,而不是感情。如果两个爱人,在一起生活一辈子,跟婚姻没关系。第三,如果我想要结婚,那么我是因为想要个孩子,否则我不会结婚。”

一大段话,丝毫没有把恋爱和婚姻与“幸福”二字勾结在一起。

同时,她也并不认为婚姻和信仰有关。

“我觉得婚也能结,因为结了还能离,离了还能再结嘛。
但我绝对不会办婚礼,因为中国的婚礼太不神圣了,就一居委会大妈给你盖个章。
我也问过朋友领完结婚证什么感觉啊,她们都说没感觉。”

她的心里,从没有小女生会向往的一生一世的童话。

所有的感情都带着瑕疵。

甚至她清醒地明白,“人花心是正常的,人都是花心的,只是你有没有能力去花心。”

在种种言论中,可以窥见——

她过往的经历让她很难再完全去相信爱情。

在价值观的谈吐上,她有着超出自己年龄的老道。

不留后路,不胆怯。

愿意撕开事物美丽的外壳,去看到一击致命的真相。

这或许正是王子文的性格底色。

所以,哪怕她缺爱,疯狂谈恋爱,也还保有自己的脑子。

她自始至终认为,“女人应该有份自己喜欢的工作,因为工作不但可以成就自信、独立,和使人变得成熟懂事,还是人生非常重要的一步棋。”

这个被朋友称作是文艺女青年的女明星。

对待另一半的要求,也不仅止于颜值。

“至少要有文化吧,有幽默感也很重要,人要有善良的一面,也要有阴暗面”。

对于“阴暗面”这个特殊的标准,她还解释:

“人当然要有阴暗面,如果对阴暗面没有足够的了解,觉得人生是一场美好的奇迹,那就是把无知当单纯,是盲目的乐观,多傻啊!”

不得不说,她是明智的。

但这种清醒和明智,在感情上是件好事。

有太多从小缺乏家庭温暖的姑娘,在遇见一棵大树后,就晕头转向,渴望被荫庇。

可是,不是所有人都能有运气遇见所谓伟大的,忠贞不渝的爱情。

这种概率是极低的,甚至需要运气。

废墟中会开出花吗?

沙漠中的下一个转角会是绿洲吗?

王子文和吴永恩,又是否会成一场美好的奇迹?

这一切都是未知。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