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叶恭绰在巴黎和会前后

2021-04-14 09:15:22 澎湃新闻

叶恭绰​​​

(晋)王献之 鸭头丸帖(局部) 绢本墨笔 26.1×26.9cm 叶恭绰旧藏 上海博物馆藏

年轻时的叶恭绰

叶恭绰 竹石图 纸本墨笔 纵117厘米 横35厘米 四川博物院藏

对中国要不要与德国绝交并参战,一直存在着争论。北京政府中,当时的总统黎元洪反对绝交参战,在协约国的促使下,国务院总理段祺瑞主张中国和德国绝交并参战。对段祺瑞影响最大的是进步党人梁启超,他拜谒段祺瑞和黎元洪、其他政府要人、政团首领、社会名流,陈述自己的主张,在《申报》上发表谈话,发起成立国民外交后援会,列席政府部门召开的研究对德外交的各种会议,反复陈说对德绝交、宣战的必要性。国民党人中,孙中山坚决反对中国参战,他写信给北京的国会议员,鼓动他们否决参战案,言称“亡国之险,即在目前,否决即救国之道”。共产党人李大钊、陈独秀也撰文力主参战。上海更有一千七百余人联名通电迅速对德宣战。
1917年8月14日,中国对德国宣战,成立了军事交通部,交通部设置军事委员会,叶恭绰任会长,办理对德、奥宣战事宜,主办该会经办各事,如农商部附设战士粮食出口筹备处,财政部附设战时会计处。另外还为战后和平会编辑各种材料,已编成的有:《外交部外交事记本末》《交通部关于财政收入事记本末》《关于中国对德绝交交通部事记本末》《关于中国政府对德奥宣战事记本末》。在凡尔赛会议之前,这几则《本末》都已向大会提交。

叶恭绰致徐森玉函,约1951年12月27日

叶恭绰致徐森玉函,1952年2月3日

1918年,基尔舰队起义,慕尼黑爆发革命,社会党领袖谢尔曼宣布德意志为共和国,德皇威廉二世逊位,德军从法国、比利时全部撤出,历时四年的第一次世界大战至此结束。1919年1月,欧洲停战后的和会在法国凡尔赛宫举行,各参战国以出兵人数之多寡确定列席发言权。会上,日本指出中国未出一兵一卒,宣而不战,应不下请帖,不设座位。这时,陆徵祥以前任外长资格在欧洲发表谈话,声言:他于外长任内允许法国驻中国公司康悌照会,批准惠民公司华工出洋,欧战时,在战线中的华工二十万人,掘战壕,搬炸弹,制枪械,无论在后方前线,华工均奋勇当先,中国何负于协约!陆徵祥的侃侃抗争,各国代表皆为色动,遂订下向中国下帖设席。1911年,陆徵祥、顾维钧二人以参战二十万华工为资本、以中国战胜国的资格出席华盛顿会议。这次中国在外交上的胜利,梁士诒、叶恭绰功不可没。
陆徵祥生于上海,其父是虔诚的基督教徒,所以他从小所受的是基督教育,英文极好。1893年,被派往中国驻彼德堡公使团担任翻译,那年他刚满二十三岁。在公使团任翻译十四年,深受中国公使许景澄的重视,要把他培养成职业外交家。清朝皇帝溥仪逊位后,1912年,南京国民政府成立,任命袁世凯组建新的国家体制,请陆徵祥入阁担任外交总长。1919年巴黎和会时,陆徵祥虽然不在外交总长的任上,但他还是代表中国参加,而且是和会十人委员会成员之一,任命顾维钧担任委员会的中方发言人。

叶恭绰 兰花 25×25cm 北京画院藏

叶恭绰 书法扇面(背面) 纸本墨笔 27× 47cm 北京画院藏

中国抓住了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有利契机,废除了与德奥签订的不平等条约,从而在不平等条约体系的链条上打出了一个缺口,鼓舞了中国今后向其他国家提出修改不平等条约的勇气和信心。就中国外交而言,由于中国参战而有资格参加巴黎和会和华盛顿会议,中国外交官也在国际舞台上作了一个出色的亮相,可以说是中国外交的一大转机,使中国开始逐渐融入国际社会,也使中国外交近代化由此起步。
为解决留法华工的教育问题,叶恭绰又派李兼善赴巴黎,会晤中国驻法公使胡维德,访华法教育会长蔡元培及汪精卫、李石曾,讨论设立留法华工教育组织问题,彼此所见相同,继又和法国军队总理主持工务的将军陶礼德商量,先选华工中少年聪颖者学法文,法语普通知识,学习期不扣工资。另外还订了工约,在当时出洋华工每月扣存工资的一小部分作为公积金,待华工回国后组织团体之用,不意在法国的中国之某人挑动华工,尽数索回。此时公积金已近一亿法朗乃尽消耗于法国,使后来回国华工团体,政府亦无暇顾及,此事不了了之,使叶恭绰感到甚为可惜。虽然如此,叶恭绰仍没有放弃自己的见解,他认为中国若要立于世界之林,一是教育要普及,司法要独立,必须努力于此二点,否则种种建设皆成点缀。
1918年,中国政府以发展交通名义向日本贷款,此事由曹汝霖、陆宗舆、章宗祥协商议定的,借款一点四五亿日元。时称“西原贷款”,此次借款的目的是为了加强皖系军阀的实力,以推行其“武力统一”中国的政策。诸项借款中,凡以交通部名义借贷的,均需由交通部偿还本息,而事实这次借款是政治、军事借款,和交通部无关。叶恭绰办铁路向来以国家主权至上,铁路交通保持独立,不涉政治,段祺瑞、曹汝霖的做法违背了这样的原则。叶恭绰根本就无法接受,他把段、曹的借款行为透露给了报界,报界披露了借款的内幕,曹汝霖就向叶恭绰发出警告,要他“承担责任”,叶恭绰立即以辞职作为回答,表明自己反对借款的立场。再则,叶恭绰认为铁路问题常常涉及国际上的矛盾,国内的政治派系的矛盾会引起国际纠纷,将会损坏国家主权及利益。由此国内各派之间政治斗争形成了政潮爆发,其中一派政治力量以叶恭绰反对贷款而对他不满。
叶恭绰辞职即出门远行,叶恭绰约王景春、韩汝甲同行。他们这次远行不是观光旅行,而且担负着任务。这年冬天,巴黎和会开幕,交通部派叶恭绰赴巴黎协助中国各代表出席和会。同时调查欧战后各国复兴各种设施,还要帮助交通银行调查商订国外汇总,还要视察、慰抚惠民公司在欧洲华工,任务繁重。12月23日由北京起程,经奉天、朝鲜,29日到达大阪,视察汽车制造会社、三菱制练所及大阪朝日新闻社。叶恭绰考察了日本的铁路、造船工业,会见实业商会及华侨商会。
叶恭绰在日本期间,日本当然很关心巨额西原贷款事件,询问叶恭绰是否反对西原贷款,他很明确回答对西原贷款持反对立场,并说,如果两国确讲亲交,则应当互助,采取正当途径,而西原贷款之方式与内容,徒损两国亲交原则,对两国都没有好处。
1919年1月23日,叶恭绰由日本横滨乘船,2月2日到达美国旧金山,开始对美国访问。叶恭绰在美国期间,考察了美国铁路、长途电话、电报同用一条线的设施,参加各种实业家招待会,发表演说,讲中国海域的历史及铁路状况,还应邀参加了威尔逊总统的阅兵式,会见美国代理国务卿,会谈中国铁路问题。离开美国前,他还以五百美金悬赏中国留学生征文。3月1日,叶恭绰离开美国转道英国。他到了伦敦,谒英国将领戈登墓,访问孙中山在落难伦敦故居,中国驻英国公使罗忠诒设宴招待,然后即去了法国巴黎。

叶恭绰 竹石图 纸本设色 99×47cm 广东番禺博物馆藏

叶恭绰到了巴黎即住在中国参加和会代表团驻地,被聘为中国代表团之顾问。安定下来之后,叶恭绰即往法国东北部及比利时,参观欧战战场及要塞。这时欧洲战场刚停战,劫灰未尽清理,森林还残留着战火遗迹,白骨盈野,到处都是散乱的军械,所过繁华城市也都被毁为平地,不辨本来面目,凋蔽景象远在中国吊古战场文所描写之外。在战场中,叶恭绰捡了一些战争残留之物,准备送给中国华工以为纪念。在途中,叶恭绰见到许多华工及小贩,乡音无改,叶恭绰感到特别亲切,他发表了演讲,除了向华工赠送从战场上捡来的遗物,还送了中国国旗。接着,他又参观了中国华工医院及华人墓地,见道旁坟茔累累,大多为叶恭绰招募的华工,不禁怆然涕下。
叶恭绰参观了巴黎市政建设。这时巴黎地下已经形成另一世界,沿街有许多深沟,皆砌成圆拱形,高七八米,宽三四米。圆拱上面再开一渠道供排污水用,全市污水经过许多支线,汇于总渠然后引流注入数个污水处理广场,经层层过滤,废物皆折出,渣滓经过处加工成肥料,然后再由巨管引出离数十里的地下备用。拱内顶部,则铺设电线、煤气管及自来水管,或其他管线,这样,巴黎街头地面上则不见管线。叶恭绰不顾疲劳,爬上爬下,实地考察并作了平实记录。在一渠道出口有一墓,用人骨分类砌成花纹图案,如头骨为一类,颈骨为一类,叶恭绰认为是奇观,作诸多记录。叶恭绰还到巴黎郊区考察葡萄和香花的种植,调查了法国铁路运价问题。
在巴黎,叶恭绰目睹中国代表团之涣散,做事没有准备。当时,法国为参加和会代表提出印刷宣传资料,法国驻中国访员询问中国代表有什么宣传品需要印刷的,代表团竟无人应答。访员和叶恭绰商议,叶即奔波各处想方设法予以输入。直到和议已经结束,中国编印的宣传材料才发出,其中有叶恭绰在国内时为参加和会编制的材料。叶恭绰深为感叹中国国际宣传之落后,如何能与外国竞争呢?这时巴黎有国际新闻俱乐部,日本记者有三十多人参加,中国参加的只有胡政之和谢东发两人。谢是生长在法国的中国人,不会讲中国话,实际上中国只有胡政之一人,叶恭绰和胡政之谈及中国宣传之落后,只能嘘唏长叹,无力改变当时的那种局面。
此次,叶恭绰赴欧美,除考察政治、经济、交通诸问题外,尤注重宣扬中国文化。他提出中国的发展要以“道德为体,科学为用”,为了沟通中西文化,他和法国学者议定在巴黎大学设中国学术讲座并创办中国学院。
结束了对法国访问,叶恭绰又去了英国,考察飞机制造业。回国后,他曾屡次提议拟创建中国飞机制造事业,但由于内争纷纭,旋即作罢。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