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国第一代大使夫人,黄镇之妻朱霖逝世,享年101岁

2021-04-13 21:18:11 红船杂志

今日(4月13日),红船杂志从朱霖亲友处获悉,革命家、外交家黄镇之妻、新中国第一代大使夫人朱霖于2021年4月12日21:09分,在北京医院逝世,享年101岁。遵照其遗嘱,不举办悼念活动,家中不设灵堂。

朱霖在外交战线上工作30多年,以大使夫人和使馆高级外交官的身份,积极开展外交活动,被誉为一名开创我国新型外交和树立独特风格的第一代外交战士。曾被荣记二等功一次,并荣获抗日胜利、全国解放、50年外交等纪念章。1990年6月,被外交部授予“1988至1989年度优秀共产党员”称号。

朱霖

曾陪同周恩来参加万隆会议外交活动

朱霖,原名文佩卿,1920年2月出生,新中国第一代大使夫人。

朱霖自幼家境贫寒,全家仅靠在北京荣宝斋工作的二爷爷置买的微薄田产生活。小学四年级时随家迁到汾阳城,因父亲遭坏人陷害被抓走只好停学。作为独生女的她到工厂做工养活家人,历尽生活的艰辛,父亲获释后得以复学。

1935年朱霖高小毕业,随三叔(太谷铭贤中学的教师)赴铭贤中学读书,受到进步思想的影响。1937年三叔被解聘,无法继续读书,朱霖毅然参加抗日救亡宣传队。1936年8月参加民族解放先锋队组织的抗日游击队,赴太行山地区开展抗日游击斗争,并自编自演活报剧进行文艺宣传。

1938年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在太行军区区党委党校学习半年,后历任太行二分区地委党校教务主任、区党委党校总支组织委员、一二九师政治部干部科干事、太行军区组织部干部副科长。

在一二九师时的朱霖(后中)

在敌人对八路军总部和北方局的扫荡中,朱霖为保护组织部机要档案材料,多次出生入死,与敌周旋。后参加了百团大战、十字岭战役等艰苦卓绝的反扫荡斗争,以及大生产自救运动。1947年因工作、生产均突出被军区提拔为直属队团职干部。

1950年1月朱霖奉命随夫黄镇调入外交部。随后黄镇被任命为首任驻匈牙利大使,朱霖作为随任大使夫人,并任大使馆二等秘书,协助黄镇开展外交活动,对内从事馆务建设和党的工作。她积极参与勤俭建馆,并自学匈牙利语,受到了匈牙利党和国家领导人拉克西总的称赞。

1954年11月朱霖随黄镇出使印度尼西亚,担任使馆一等秘书。曾参与万隆会议期间对周恩来总理的保卫工作,并陪同周恩来总理参加了会议期间的主要外交活动。1961年5月回国,至1964年5月,担任外交部党委办公室副主任兼国外组组长。

1964年6月,朱霖随黄镇出使法兰西共和国,任使馆内政务参赞。1973年5月,又随夫赴美国首都华盛顿,任驻美联络处政务参赞,协助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驻美联络处。期间,以其热情与坦诚,积极开展夫人外交,与驻在国各界妇女名流建立了良好的关系和友谊。

1977年朱霖回国后,任外交部政治部副主任、部纪委副书记;同年任全国妇联执委常委。1982年9月30日离休。

“婚后坚持工作,不当首长老婆”

黄镇和朱霖是抗战期间在太行山结婚的。当初,黄镇是晋冀豫军区政委,朱霖在地方工作。二人经过几次交谈,基本认可了对方。

1939年秋,太行区召开党代会,二人再次见面,黄镇便提出了结婚。朱霖明确提出她的条件,其中一条是:婚后要坚持工作,决不当首长的老婆,闲在家里。黄镇当即表态:一定以无产阶级的道德、共产党员的人格对待她。黄镇虽然没有提什么条件,但却谈到两点:一、有些负责干部结婚后,爱人处事不当,造成不良影响,“区党委说,你的表现好,相信不会发生什么问题”。二、过去曾看到有的女同志对待婚姻问题很不严肃,“而你肯定不是这样的人”。

经组织批准,在区党代会期间,黄镇与朱霖结婚了。那一年,黄镇30岁,朱霖19岁。除了参加会议的区委领导外,北方局和八路军总部的杨尚昆、李伯钊、康克清等也前来祝贺。

1941年夏,朱霖奉命调至八路军一二九师政治部组织处干部科任营级干事。黄镇是政治部副主任,他让妻子住在组织部,避免和自己同进同出,影响不好。黄镇还对妻子说:“部队结婚的人很少,要特别注意影响。”黄镇经常外出打仗或下部队基层,偶尔回来与妻子见一面,也是悄悄地来,悄悄地走,而且时间很短。

在黄镇与朱霖结婚的前10年中,二人经历了很多生死离别。1942年5月,日军及伪军对我冀中抗日根据地党、政、军机关进行“铁壁合围”。黄镇被派往六分区协助开展反反扫荡斗争,牵制围攻中心区域敌人。在这次敌军扫荡中,左权副总参谋长壮烈牺牲,而黄镇也失去了消息。经过多日焦急的等待,朱霖终于等回了平安归来的黄镇。

1946年国共和平谈判期间,黄镇任军调部执行小组中共驻新乡首席谈判代表(少将衔)。在此期间国民党不断破坏协议,侵占解放区,迫害代表团,监禁黄镇达半年之久。黄镇在给朱霖的信中写道:我已对那些家伙提出严重抗议:“共产党员头可断,志不可改,使命不可辱。企图用可耻的手段达到罪恶的目的是根本不可能的。”

这一次,朱霖暗暗作了万一黄镇不幸牺牲的思想准备。1946年11月,黄镇及驻新乡小组的我方其他人员由美国代表护送乘飞机回到邯郸,夫妻再次重逢。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黄镇转入外交战线,在朱霖的陪同下长期在国外工作,二人7个孩子,前5个都是由解放区的老乡抚养的。

黄镇、朱霖夫妇

宋庆龄点赞,戴高乐夫人回拜

毛泽东曾说过:“大使夫人也是外交官,要发挥作用。”

新中国建立后,要脱下军装,穿上旗袍,出国当夫人,对于不懂外语,又没出过国的朱霖来说是件难事。周恩来专门为这些大使夫人们请来了礼宾教官。

准备去匈牙利当大使夫人的朱霖,穿了件连衣裙,解开领扣,把里面的汗背心往领口拽了拽,觉得很漂亮,但却遭到了礼宾教官的反对:“不行,背心不能露出来,这样人家会认为不礼貌。”礼宾教官又指着夫人们的发型说:“解放区的发型不符合外交场合要求,要烫发,搽上点粉,抹点口红……”

起初朱霖有点泄气认为自己作不了大使夫人,但知道邓颖超曾在国统区当“太太”后,又坚定了作好大使夫人这一角色的想法。

1966年,黄镇、朱霖夫妇在法国

1956年宋庆龄副主席访问印尼,住在总统府,由即将担任印尼驻华大使夫人陪同。有一天,宋庆龄站在阳台上,朱霖和印尼大使夫人在一旁陪伴。忽然,印尼大使夫人把宋庆龄拉到阳台中间说:“我们照个相吧!”说着就把摄影师叫来,她自己站在中间,让宋庆龄站在旁边,朱霖站在另一边。

朱霖一想:不对,宋副主席怎能站在旁边呢?她从印尼大使夫人背后一下绕到了宋庆龄的右边,刚站好,咔嚓一声,相照好了:宋庆龄居中,她和印尼大使夫人站在两侧。回到房间,宋庆龄欣赏地打量朱霖:“唉哟,你真聪明,来得真快呀!”

20世纪60年代,朱霖跟随黄镇到了法兰西。1964年6月18日,朱霖去爱丽舍宫拜会戴高乐夫人。一见面,朱霖说:“今天是6月18日,23年前的今天,戴高乐将军在伦敦发表了自由法国宣言,这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

戴高乐夫人非常高兴:“噢,你们还记得呀?”朱霖又说起戴夫人在儿童和残疾人方面的贡献,勾起了戴夫人对自己残疾女儿不幸夭折的怀念。朱霖这时把一副披肩礼品送上,戴夫人兴奋得连声夸奖。不久,戴夫人回拜朱霖。这在巴黎和各国外交界都少见。【资料来源:国际在线、人民日报、《党史纵览》、《孝义纪事》等】

撰文:王海荣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