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官带病搬回470公斤钞票,判死刑拒绝接受采访!

2021-04-13 14:25:30 法制播报

2005年1月13日,河北省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向“两会”代表作报告时说,李友灿受贿4744万元一案,是当时全国个人受贿金额最大的案件。

“贪可敌县”

李友灿的家在石家庄的省直住宅小区,住宅楼是上个世纪的老式建筑,破旧得有些寒酸,楼道狭窄昏暗,楼梯扶手上满是尘土。整栋楼的住户都是河北外贸厅系统的职工,听到记者问李友灿的人大多神情怪异,一个邻居干脆说不认识。

敲响李友灿的家门,一个面容憔悴的中年妇女很久以后才把门打开,在了解到记者的身份后马上把门关上。她就是李友灿的妻子杨青,据称在河北省邮电系统工作。她对李友灿受贿过程并不知情,所以此事对她打击很大,在一审和二审宣判时杨青曾两度昏倒。

根据河北省高院的二审判决,作为河北省对外贸易经济合作厅原副厅长、省机电产品进出口办公室原主任的李友灿,在2001年8月到2003年4月期间,利用自己主管河北省汽车配额的便利,非法收受、索取他人财物共计人民币4744.44万元。而这4700多万元受贿款中的绝大部分是通过几次受贿得来的,其中最少的一次受贿300万元,最多的一次共受贿1640万元。因为都是现金,1640万元人民币总共装了十几个提包,李友灿像“运苹果一样”把这些装满百元大钞的旅行包用轿车运走。

据测算,这4774万百元现钞的总重量达474多公斤,而2004年世界男子举重最高级别的挺举记录是263.5公斤。这些现钞如果相连排在一起,大约有71公里长。

出身农村,曾是对越自卫反击战英雄的李友灿,在总共一年零九个月的时间里,平均每月受贿达220多万元,每天受贿7万多元,这远远超过了原全国人大副委员长成克杰、原河北省国税局局长李真等巨贪的个人受贿额,几乎相当于河北省一个中等县一年的财政收入。

曾经顺风顺水

与落魄相比,曾经的李友灿可谓一帆风顺:参军,成为战斗英雄;转业,从副处级一直到经贸厅副厅级。

当上副厅长以后的李友灿开始“麻烦不断”,很快就有人开始举报李友灿在招标局的问题,“主要是在财务、用人、房子上面。”2001年初,省委组织部开始对李友灿进行审查,但“没有查出什么问题”,直至李友灿出逃,省里对他的审查没有间断。

2003年4、5月份,河北省纪委成立专案组,对省机电办进行审查。2003年8月,又一次机构改革,撤销外经贸厅组建商务厅。在此关口,李友灿突然失踪。随后,李友灿受贿案浮出水面。

配额倒卖

据李友灿的辩护律师裴广川说,李友灿家里并不缺钱,“大概有个一二百万吧”,而且这些都是合法收入。据这位律师说,李友灿“极有商业头脑”。一个例子是,在他担任省外经贸厅副厅长期间曾带队去韩国考察,当时同去的很多人都是给自己买电器和服装,只有李友灿买了3000条领带。一条领带在韩国折合人民币7块钱,从天津入境后,在天津劝业场每条是28块钱。两包领带李友灿赚了6万块。

虽然家里不缺钱,但如此“富有商业头脑”的李友灿不会轻易放弃赚钱的机会,而且就他当时的情况看,省里对他不断审查,他在仕途上很难再有大的进步,同时自己的儿子在加拿大读书,客观上也需要钱。更重要的是,按照中国加入WTO时的许诺,汽车配额制将很快取消,到时候机电办主任的权力也就大打折扣了。

2003年4月上旬,是李友灿受贿最多的一次。490个倒卖汽车配额,丁宁给了他1640万元。根据李友灿的证词,又是一个傍晚,又是森华公司楼下,同样的蓝色提包,丁宁将800万元 了李友灿,次日上午又付400万元。4月26日上午,在相同的地点,司机刘雨又将440万元交给李友灿。据检察机关查实,这批钱,前后大概16个提包都是50多岁的李友灿一人搬来搬去,而他存钱的房子在5楼,“也是一个体力活”。

出逃境外反落网

2003年8月,就在河北省纪委调查省机电办工作人员经济问题期间,该办公室一位科员自杀身亡。李友灿自觉大事不妙,趁还没有被调查之机,销毁了他所审批的有关进口汽车配额资料,然后跑到北京。在匆忙做好一系列善后工作后,李友灿化名“张建国”、“李金生”,通过一家旅行社,仓惶逃往俄罗斯。

李友灿在出逃前甚至没有通知自己的家人。

出逃后,李友灿躲到了哈巴罗夫斯克,一个与黑龙江省的绥芬河市隔江相望的俄罗斯边境城市。在俄期间,由于没有合法的居住身份,李友灿担心俄罗斯警方发现,便租了一个房子,平日基本不出门,甚至连日常用品都是叫人送过来。

据说,在哈巴罗夫斯克期间,李友灿由于念着远在万里之外的国内亲人,常常以泪洗面。

大概5个月后,李友灿觉得哈巴罗夫斯克靠近中俄边境,不太安全,便打电话找了当地一个开餐厅的华人,要求做假护照并帮他买飞机票准备再次出逃。

李友灿被捕是因为知情人举报。证人(知情人)在国内也有消息来源,他们只是因为他想出去,就帮他出去了,但是并不知道他为什么出去。后来了解了情况,就跟警方联系。2004年4月9日,李友灿在哈巴罗夫斯克机场被逮捕。

“他在俄罗斯被抓之后,曾试图在洗手间撞头自杀,不过没撞死,他遣送回来的时候头发特别长,头上的疤也特别明显。”知情人介绍。

死刑!

和所有人贪官一样,李友灿开始态度也很顽固。“后来经过精神和智商上的交锋,他交代了。突破口打开之后再逐步突破,应该说还是非常顺利。”一位检察官告诉《时代人物周报》。

据一位看过审讯录像的人士透露,审讯过程中,李友灿不再像被捕时情绪那么低落,他的态度非常平稳。“他在机电办就不是很招摇的人,跟人家交往也不是特别热情,总之就是不招摇。从他作案的手段也能看出来,很隐秘,他的家人也不知道。”

在审讯中,李友灿交代了自己的犯案动机。“因为跟他交往的人都是出手比较大方,消费也比较高档,他自己心理上不太平衡。第一次收钱还紧张一点,后来逐渐的就不在乎了。据他自己交代,他收钱的时候根本没有数过,因为钱太多了,而且来得很容易,多点少点的他也不在乎。”知情人介绍。

9月9日,衡水市中院经审理认为:李友灿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牟取利益,非法收受、索取贿赂4744.44万元,数额特别巨大,情节特别严重,决定判处其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2004年11月25日,河北省高院作出终审判决,驳回李友灿上诉,维持原判。宣判之时,李友灿的妻子再次当厅昏厥。

二审过后宣判了死刑的李友灿几乎没有情绪上的波动,拒绝任何媒体的采访。

中央电视台的记者曾经来到看守所,要拍一个纪录片,李友灿说“我不需要报道”,最终没有接受采访。据李友灿的主审法官之一,河北省高院刑二厅厅长赵增国说,省委组织部也曾经组织了11个媒体记者去采访,最终亦无功而返。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