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方早已驻守牛轭礁!美菲又提牛轭礁中国船只阴谋不会得逞

2021-04-13 14:20:39 《祖国》杂志社

美菲防长通话又提牛轭礁中国船只 提出“深化美菲合作”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网站消息,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当地时间10日与菲律宾国防部长洛伦扎纳通电话,讨论中国船只在牛轭礁“集结”一事,并提出“深化美菲防务合作”的建议。

报道指出,这并非美菲两国高官首次通话讨论与南海有关的课题。此前,美国国务卿与菲律宾外交部长对在牛轭礁的中国船只表示关切。

报道援引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9日在例行记者会上的话说:“牛轭礁是中国南沙群岛的一部分,中方渔船在牛轭礁海域生产作业和避风合理合法,无可指责。美方罔顾事实,执意将中方渔船称为‘海上民兵船’,并一再援引非法无效的南海仲裁案裁决,试图否定中方在南海的主权和权益。这完全是别有用心的,不可能得逞。”

近日来,菲律宾防长洛伦扎纳称,中国“海上民兵渔船”仍在牛轭礁集结,敦促中国船只尽快离开。菲律宾外交部也再次发表抗议声明,称根据南海仲裁案裁决,菲方否认该礁及其附近海域是中国渔民的传统渔场,中国在南海的持续部署存在活动侵犯菲方主权权利和管辖权。对此,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6日表示,“我们与中国之间的任何分歧都不会决定我们的双边关系。”报道称,菲律宾致力于寻求和平解决牛轭礁问题,不会让该国与中国的分歧影响两国关系,包括疫苗合作。同时,杜特尔特还重申了菲律宾与中国保持友好关系的决心,尽管最近发生了一些事件。

据中国外交部网站,赵立坚当天还强调,当前南海局势总体稳定,中方同菲方就有关问题保持密切沟通。“我们注意到,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日前表示,菲方将继续通过外交渠道和平解决有关问题。中方敦促美方尊重地区国家妥处分歧、维护南海局势稳定的努力,停止搬弄是非、挑拨离间。”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中华人民共和国在牛轭礁建有主权碑,南沙群岛(东门礁)守礁官兵定期巡护,维护中国领土主权(《游弋南沙》):“绕道安达礁、牛轭礁,在望远镜里能清楚地看到我国的主权碑。沿途我们检查驱逐了在附近作业的菲律宾小渔船。傍晚,舰艇锚泊在九章群礁中夹于越军占据的染青沙洲与景宏岛东西几海里之间的东门礁(Ψ9°55'N,λ114°28'E)海域附近。在海图上可以看到,南北房基部分都是由几个可以存放淡水的水泥箱组成,结构与其它礁堡相似,抗风力在十二台风以上。

主权碑何时建立的?1993年5月中国科学院南沙科学综合考察队登上安达礁等等一批南沙岛礁进行科学考察(赵焕庭主编、中国科学院南沙综合科学考察队群体参编《南沙群岛自然地理》第12页,科学出版社 1996年)。主权碑应该是这个时期树立的。

后来官兵驻守

南沙群岛牛轭礁

2005年出版的海南省孔子学会副会长王爱国《游弋南沙》“夜泊南熏礁”说:“从牛轭礁出来,我们又先后到了安达礁,再返回,经过东门礁、无名礁等,每经过一个礁我们都向守礁官兵发了慰问电,并收到了回音。此间经过了越南占领的鸿庥岛、景宏岛,从望远镜望去,两个岛上都有树林、营房等,景色很美。前些日子,我在中央广播电台早间新闻曾听到越南在组织旅游团就是到鸿庥岛观光,引起了中国人民抗议,任何违反条约的言行我们都有责任制止。——在昨天下午,我们到达南熏礁,小南薰礁上和安达礁上都有类似牛轭礁上的黄沙丘,我个人认为,这是针对南沙形势我方采取的行动。”

“每经过一个礁我们都向守礁官兵发了慰问电”:“每经过一个礁”包括牛轭礁,因为“从牛轭礁出来”属于当时南航部队王爱国等官兵的巡察,属于巡察过程的“经过”,而且是“经过”式巡察的阶段性起点。

因此,王爱国的记录说明牛轭礁当时有中国官兵驻守。另外,有比较性佐证:有守礁官兵的礁包括某个无名礁,而大名鼎鼎的牛轭礁比那个无名礁重要得多,守护牛轭礁比守护那个无名礁重要得多,按正常道理,守护牛轭礁之后才轮得上守护那个无名礁。

广东人民出版社2009年出版的《南海!南海!》第96页说:某年,中国南海渔政总队曾慰问在安达礁的临时观潮站,仅有一名海军中校。临时观潮站是一小竹棚,除观测器材外,仅有一个煤油炉,一箱罐头。”

——值得了解:观潮站是驻守点,小竹棚是简易建筑物,一些时候仅有一名海军中校不等于所有时候如此,人数多少看相关需要。——比较:越南占据很多岛礁的早期性重要方式是,一些岛礁只派一二个士兵用个小渔船看护一个礁,如果有竞争者上礁,一二个人自然是不够,但在没有竞争者的某阶段环境里一二个人时不时地留守即可。

外加小渔船驻守

牛轭礁

前面所引王爱国《游弋南沙》某章的“巡礁记录一”说:“(2004年11月9日)11时30分,我舰巡至牛轭礁北边、、、、、在200米附近的一渔船在此守候看到我们巡逻舰来时,立即挂上一面红旗、、、、、当我们准备放小艇全赴武装准备前去查明时,副炮一名士官从瞄准镜看清了该渔船悬挂的是五星红旗”。

可见,牛轭礁附近的一艘渔船在此守候,遇到其它的船就悬挂出五星红旗,显示中国主权。

驻守形式可以内外结合,小渔船驻守是外在形式,可以作早期形式的驻守,也可作第二阶段的补充形式。

驻守是以某地为专一的工作本位,巡守是以一批对象为工作本位,在一个地方呆的时间不长,到处巡来巡去。

小渔船驻守是不是要时时刻刻在驻守?驻守没有要求时时刻刻,有事可以时不时地外出、家还是自己的,以某地为专一的工作本位,能连续地经常到位,就是一种驻守形式,这超越了巡守类型。

牛轭礁上的黄沙丘及“巡礁记录一”说明是中国大陆控制的:黄沙丘是用来建设的(不是建主权碑,因为早就建立了),又没有建礁堡,应该是建立微型的海洋生物观测点) [2] 。

微型建设的背景:据王爱国《游弋南沙》“夜泊南熏礁”节,越南在2002年签订《南海行为宣言》之后组织旅游团到鸿庥岛等南沙岛礁观光,违反该宣言的要求,加之如越南所占鸿庥岛驻兵多次企图侵占小南薰礁等,所以中国随后采取了应对措施,挖出黄沙丘预备建设、防备不测之事。——1990年出现过中国守礁官兵全体死难的南薰礁案件,肯定需要防备。

王爱国《游弋南沙》只是记录了他作为南航部队官员在2004年巡察南沙、包括巡察牛轭礁时所知道的情况,说明2004年牛轭礁有中国官兵驻守(如果参考安达礁的情况则可能是观潮站小竹棚),而且还有中国小渔船驻守牛轭礁。后来情况如何?不明,有待新资料说话。但只要中国没声明放弃,法理上就是继承驻守礁性质的延续。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