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洋过海100多年,亚裔把自己混成了待宰的羔羊

2021-04-13 10:53:46 乌鸦校尉

针对亚裔的仇恨情绪,正在美国的空气中无尽蔓延。

为这场席卷全美的亚裔仇恨风暴敲响警钟的,是3月16日发生在美国佐治亚州亚特兰大的连环枪击案

当天,一名21岁白人男子血洗多家按摩店,共枪杀8人,其中4人是韩裔女子,2人为华裔女子, 共死亡6名亚裔,震惊全美。

自疫情爆发以来,压抑在亚裔群体当中的恐惧和愤怒,终于在这次枪击案中如开闸泄洪般爆发,美国掀起了全国范围内的停止仇恨亚裔的游行示威。

但是,尽管亚裔群体发出了最深处最无助的呐喊,停止歧视亚裔的诉求,却并没有得到回应。迎接亚裔群体的,反而是更加频繁、手段更加恶劣和明目张胆的暴力

仅在亚特兰大枪击案发生的第二天,一名83岁的越南裔老人就遭到了一名39岁白人男子的无端袭击。

同时遭此白人男子毒手的,还有75岁的华裔老太太谢肖珍

不过戏剧性的是,这次歹徒奔着“软柿子”去,却撞上个“硬茬子”。

谢肖珍老人在旧金山市中心区域等红绿灯时被袭击,老人当即手持木板奋起反击,把对方打得头破血流,这名白人男子最后被打趴下,还被担架抬走送往医院,让不少亚裔群体感到大快人心。

虽说还了手也出了气,但老人的伤势也不轻,口鼻和眼睛都流了血,视力也受到了严重影响,最重要的是给老人留下了严重的心理创伤,接受采访提及此事时谢肖珍老人屡次落泪,称现在出门都有阴影了。

尽管有亚裔进行了对等反击,但针对亚裔的暴力事件却并没有停止。

3月19日,一名68岁的亚裔老人在纽约地铁上遭到黑人的暴力袭击,被打得头破血流,有目击者指出,这名黑人边攻击老人边喊:“你是亚洲人。”

当地时间3月27日,又一名亚裔男子在纽约地铁内被一名非裔男子锁喉至昏迷

在网上流传的时长1分钟的TikTok视频里,可以清楚地看到,这名亚裔男子被逼至车厢墙角,黑人男子挥拳暴击亚裔男子20多次,最后将亚裔男子锁喉近15秒钟,待失去意识和挣扎后才推到地上,下车时还拿走亚裔男子手中的白色纸袋。

又过两日,当地时间3月29日,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奥克兰一对高龄亚裔夫妇,在自家门前遭到了4名蒙面大汉抢劫。

(监控录像截图)

同日,美国纽约市一名65岁的亚裔女性在纽约曼哈顿中城被一名非裔男子迎面飞踢倒地,不仅腹部被反复猛踹,还因自己是亚裔身份被对方用言论侮辱,身受重伤。

旁边大厦的两名保安全程熟视无睹,其后更是关上大门手动“屏蔽”掉了这场暴力行为。

(袭击嫌疑人布兰登·艾略特(Brandon Elliot))

次日,也就是当地时间3月30日,美国北卡罗来纳州夏洛特市一家亚裔经营的商店遭到打砸,一名非裔男子手持铁棍闯入店内大肆破坏,口中还高喊反亚裔的歧视性语言。

紧接着4月3日,加州一名64岁的亚裔女性在遛狗时,被一名23岁的陌生女子捅死。

监控视频显示,嫌疑人一直在尾随遛狗的孟女士,在经过一个路口时上前将其捅伤,随后逃之夭夭,受害人被捅伤后腹部流血不止,后被送往医院抢救,但因伤势过重而不治身亡。

更令人不忿的是,警方调查人员虽然已将凶手拘留,但他们认为这并不是一起仇恨犯罪事件,激起亚裔群体群愤。

悲剧还在继续上演,4月4日美国加州安大略一家购物中心内,有一对华裔夫妻遭两名非裔男子暴打。

当天美国华裔刘先生一家在商场采购,正准备结账时,两名身穿绿色T恤和白色T恤的非裔男子走过来对刘先生拳打脚踢。

(路人拍下的袭击华裔家庭嫌犯 图源:《世界日报》)

打完之后,刘先生跟随在他们后面准备报警,结果走到另一家店铺门口,两名非裔男子对亚裔夫妇又是一顿拳脚相加。

刘太太的面部挨了三至四拳,左眼充血,下巴、后背、腰部、臀部、小拇趾都是淤血。

(刘太太身上的淤青)

刘先生嘴角破裂,一颗牙齿被打掉。他们4岁的女儿目睹了这一切,受到严重惊吓大哭。

越来越频繁的针对亚裔的暴力袭击事件,再次将亚裔群体的愤怒和恐惧推向高潮。

这些针对亚裔群体所实施的如此密集的暴力事件,给了在美亚裔群体一记警钟,他们似乎成了全美国最容易受到攻击的一个群体,针对他们的暴力可能随时随地上演

前不久,美国《纽约客》杂志发布了新一期的封面杂志,再现了亚裔美国人在仇恨犯罪中的恐惧现状。

这幅名为《晚点》的插画中,一位亚裔母亲牵着女儿的手在地铁站台候车。

这位母亲抬起戴着手表的手腕,似乎在急切地期盼晚点的地铁到站,但她又无心看表,眼神谨慎地望向别处。站在一旁的女儿则紧紧抓着母亲的手,警惕着另一边的动向,二人宛若惊弓之鸟。

本是一次再普通不过的列车晚点,却让这对亚裔母女生引起对自身安危的担忧,这正是在美亚裔群体卑微生存现状的折射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一名亚裔记者在采访中称,最近一段时间她整夜无法入睡,一家人都生活在恐惧中,感觉“亚裔现在简直就像‘任人宰割的猎物’一样……”

美国加州州立大学圣贝纳迪诺分校的仇恨与极端主义研究中心3月发布了一份调查报告,通过对警察部门统计数据的分析,调查了美国16个大城市中的仇恨犯罪。

报告结果显示,尽管此类犯罪在2020年总体下降了7%,但针对亚裔的仇恨犯罪却增长了近150%

另外,从去年3月19日到今年2月,美国反歧视组织“制止仇恨亚太裔美国人组织”接到了近3800起针对亚裔歧视和暴力的举报,仅今年头两个月就达503起,且这一数字远远低于实际情况。

这些报道得出的案例,还只是亚裔所面临的暴力和骚扰的冰山一角,那些未能成为头条,甚至未能报告或者未敢发声的亚裔受害者还有多少,我们不得而知,那些被遗漏在角落中的暴力,更让人细思恐极。

(《纽约时报》整合了一年来亚裔美国人遭受攻击骚扰的媒体报告,红色为肢体攻击,浅色为口头攻击,灰色为财物受损)

很多人认为,如今针对亚裔的种族仇恨事件频繁上演,是因为特朗普和其他美国政客长时间用种族主义污名化的方式来宣扬新冠,才埋下祸根。

但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针对亚裔的歧视和仇恨的种子,远不是近几年才被懂王埋下的

历史上自亚裔漂洋过海来到美国之初,就已经开始遭受美国本土系统性的歧视。

因为在很多白人眼里,白人和西方文化本身就代表了人类最高文明,黄种人,只不过是有色人种各类“劣等人”当中的一种。

在美国3.3亿人口中,亚裔总人口占比5.9%,也就是1900万上下,人数并不算多,但多元和多样性程度却很高。

在亚裔当中,人口超过一百万的,有华裔510万,印度裔450万,菲律宾裔400万,越南裔210万,朝鲜裔190万,日本裔150万。

其他还有巴基斯坦、泰国、柬埔寨、老挝、孟加拉、缅甸、尼泊尔、印度尼西亚、斯里兰卡等从数万到50万不等的族裔,加上150万左右的夏威夷以及其他太平洋岛屿原住民,基本构成了美国现在的泛亚裔群体。

在这当中,华裔群体在美国的历史最为悠久,受到的歧视也最为突出。

中国到美国的大规模移民,始于19世纪中叶,当时在美国淘金热和很多远洋发财神话的驱使下,不少中国人为了寻找生计,跑到了大洋彼岸的美国谋生。

这些早期的中国移民在一定程度上填补了美国西部城市劳动力的空缺,比如说大规模的采矿业务和铁路建设。但是在享受平等人权方面,孤立无援的华工几乎是荆棘丛生,举步艰难。

但因为华人矿工比本地白人更加吃苦耐劳和富有竞争力,所以遭到了本地采金矿工极大的排挤和欺负。

为了增加税收顺便平息当地白人的怒火,加州在1850年推出《外籍矿工税法》,规定每月征收20美元的开矿税,到1852年,开始改征每月3美元/人的外籍矿工税。

当时,白人矿工针对华工的暴力犯罪时有发生,但是加州政府不光充耳不闻,还把法律的天平极力偏向罪恶的一方。

1854年,加州最高法院判定,不允许华裔在法庭出庭作证反对白种人,这样针对华工的犯罪就更容易逃脱司法的惩罚。

在这样的环境下忍气吞声和夹缝求生的,不光是华工群体,黄皮肤的女人更是受尽侮辱和歧视。因为在美国人眼里,黄皮肤的女人温顺乖巧,充满性欲,是落后与堕落的象征。

当时的加州众议员贺拉斯·佩奇(Horace F. Page)在国会发表演讲,强调华人女性对白人种族纯洁性的威胁,并特别指出华人女性当中大多是没有人身自由的苦力和妓女,应当禁止入境。

1875 年,美国国会通过了《佩奇法》,此法案不仅将大部分正常赴美的华人女性阻挡在美国国门之外,还成功地将黄种女人贴上了“娼妓”的标签

《佩奇法》颁布7年后,1882年美国国会通过了历史上的第一个限禁外来移民法案,即通称的《排华法案》,开始了长达半个多世纪的禁止华人移民美国的历史,这是美国历史上唯一一部明文排斥单一种族移民的歧视性法律

美国白人社会普遍认为,大部分生活在美国的华人无异于奴隶,无法成为参与“民主制度”合格的公民,是不受欢迎、需要排斥的。

但是在禁止华人移民之后,美国面临廉价劳动力缺失的尴尬处境,需要一支新的廉价劳动力,因此日本契约工数量随之激增,但好景不长,在美日本移民也开始遭受与华工同样的命运。

在白人种族主义者的煽动下,美国劳工联合会发起了声势浩大的排日运动。1908年,美国与日本达成所谓的《君子协定》,禁止日本劳工进入美国。

1924年,美国又更进一步,通过了《移民法》,将禁止移民美国的禁令扩大到全亚洲范围,规定所有亚裔皆不允许移民美国,因此又有“排亚法案”之称。

(柯立芝总统在1924年移民法上签字)

而日本偷袭珍珠港,更是加深了美国对亚裔尤其是日裔的仇恨情绪

1941年12月7日,日本联合舰队袭击美国太平洋舰队基地珍珠港。全美国的愤怒情绪直接迁怒于在美的日裔群体,这帮人也直接成为了随即而起的“排日运动”的牺牲品。

在珍珠港事件发生后的第二天,时任加州州长卡伯特奥尔森便宣布,对本州的日裔居民采取“限制措施”:

开除所有担任公职的日裔美国人,取消那些从事律师和医生职业的日裔美国人的执业资格,那些以捕鱼为生的日裔居民也被禁止出海。

随着国内反日情绪的蔓延,近12万日裔居民被集中安置在位于加利福尼亚、亚利桑那、阿肯色等州的11个拘留营内,这些拘留营与纳粹的集中营并无太大区别, 直到战后这些拘留营才被取消。

时间来到20世纪60年代,得益于黑人轰轰烈烈的民权运动,在1964年签署《民权法案》之后,约翰逊总统又于1965年签署移民改革法案,取消了对亚裔移民美国的限制。亚裔更是借此东风,在明面儿上彻底挣脱了被排挤几十年的阴影和余波。

(1965年约翰逊总统特意在纽约自由女神雕像下签署了新移民法)

但美国的排日浪潮并未停止。七十年代末期,石油危机造成的高油价使得美国消费者认可了日本生产的低油耗小型车,美国汽车公司因此受到了巨大的冲击,大批汽车工人失业。

在一些政治人物的煽动下,美国反日情绪再次高涨,1982年6月,华裔的陈果仁(Vincent Chin)却成为反日浪潮的牺牲者,被失业的汽车工人父子误以为是日裔殴打致死。

两凶手虽然被捕起诉,但被定轻罪,并且很快释放,只需支付3000美元赔偿金。

以上种种,无不显示,美国历史上,亚裔历来是被排除在普遍意义上的“美国人”之外的,只被允许作为“廉价”的移民工人和“次等群体”进入美国,一旦“真正的美国人”利益受到触犯,等待亚裔群体的就是一番排挤和禁令。

如今,尽管明面的歧视性法律被废除了,但在美国主流的潜意识中,亚裔仍被视为外来者,尽管他们已经是真正意义上的美国公民,其祖先数代前就已经在这个国家定居生活。

当“你来自哪里?”这样的问题被不断问及,其背后隐藏的潜台词是,亚洲人还是不能成为真正的美国人。

亚裔的这种身份困境,并不只出现在排亚时期,而是贯穿整个亚裔美国人历史的始终。

如果仔细观察,不少人会发现,这次针对亚裔的暴力仇恨事件里,有相当一部分施暴者是黑人——非洲裔美国人。

要知道在上世纪60年代美国民权运动以前,黑人的地位还不如亚裔啊

要解释现如今这种魔幻现状,当时的民权运动很关键。

1964年的《民权法案》,毫不夸张地说,是黑人在民权运动中浴血奋战为包括亚裔在内的各美国少数族裔争取来的权益,其他少数族裔基本上都是跟着黑人在“沾光”

虽然亚裔在当中也打了酱油,但黑人是民权运动的绝对主力,我们看如今所有民权运动促成的法案,在很大程度上都是以黑白两个人种的二元视角写成的,而当时的“民权运动”也常常被简单地看作“黑人民权运动”。

《民权法案》颁布以后,黑人连带其他少数族裔的生存状况大为改善,他们在政治、经济与社会等各方面获得与白人主流社会比较接近的权利水平,体制化的种族歧视已基本消除

但是,种族主义者的仇恨却从未消亡。虽然明面上的歧视消解很多,但白人对黑人在内的其他族裔,在社会生活当中各种隐性方面的歧视却一直都在

为了防止少数族裔团结起来一起来瓜分自己的利益,美国非常巧妙地转移了矛盾,使用各种手段,让少数族裔“窝里斗”,为一点蝇头小利打得头破血流,却忘了利益最大头仍在白人那里。

从未站在民权运动的舞台中央和种族议题的聚光灯下的亚裔,生存空间就在沉默声中被更加激进的黑人进一步压缩

甚至从法律层面,亚裔的处境反而又出现了倒退。

臭名昭著的“亚裔细分法案”就是一个非常典型的例子。

亚裔学生原来是跟非洲裔和其他少数族裔一样,同为平权措施的保护对象,在高校招生录取方面有着相等的权利。

但是亚裔学生读书太厉害了,很快就跟其他少数族裔拉开了以光年计的距离。

那黑人和其他少数族裔又闹了,按照这么个方法录取,那高校里招的少数族裔学生岂不都成亚裔了,我们黑人的权益怎么保证?

白人的配额是不可能动的,所以最后他们根据族裔人口比例的不同,按照比例来给予指标,比方说一个学校今年招1000个,就按照美国黑人占比13%的比例来,黑人必须录满130个,亚裔仅占总人口的6.5%,那就按比例录取65个。

亚裔就和亚裔比成绩,黑人和黑人比。本来这对于勤奋的亚裔就很不公平了,但是高层还觉得这还不够,因为同样是亚裔,其他裔读书就读不过华裔,然后他们在亚裔里面继续细分,分印度裔,日本裔,菲律宾裔,等等。

2017年马萨诸塞州的法案,甚至把美国亚裔细分出21个族群!所以最后造成的结果是,华裔需要比黑人多考几百分,才可能读到同一所大学。

2009年,普林斯顿大学社会学系教授托马斯•埃斯彭沙德出版了 《不再隔离,但仍未平等:精英大学录取与校园生活中的种族与阶级》一书。

在该书中,作者通过对12,000余名大学申请者的数据进行分析后得出结论,进入精英大学的亚裔学生的 SAT平均分数比白人学生高140分,比拉丁裔学生高270分,比黑人学生竟然高450分!

所以,美国在白人的利益基本盘不动的情况下,黑人和其他少数族裔的优先级在无形之中凌驾于亚裔的权益之上,按照“按闹分配”这么个分法,不会闹的“哑裔”终究要吃这个哑巴亏。

为了转移黑人对白人所产生的矛盾,一些白人政客和媒体还有一个办法,他们给亚裔贴上了一个标签——“模范少数族裔”

从20世纪60年代以来,为通过表扬亚裔的勤劳来指责非洲裔和其他族裔美国人在经济上对政府的依赖,白人巧妙在亚裔与其之间制造隔阂,转移矛盾焦点

他们利用亚裔去批评其他少数族裔,无形之中增加了其他族裔对亚裔的敌意和仇恨,让亚裔成了白人这个矛盾制造者的替罪羔羊。

反华运动频繁的原因之一,就是其他族裔的工人觉得亚裔太过“顺从勤劳”,竞争力过强。

这个标签背后也藏满了暗伤:既然亚裔如此勤劳、忍耐、安静,不需要同等水平的医疗保险和社会服务,美国就可以不必为他们承担诸如平等待人、提供社会福利等一系列责任。

美国黑人的逻辑也是一样。

在之前的“黑命贵”运动里,全美很多地区的唐人街和其他亚裔店铺都被暴徒趁乱哄抢,给亚裔群体造成了很大的损失,最后也是敢怒不敢言。

那改不掉自己的黄皮肤的亚裔,有什么办法能让自己不受牵连吗?前民主党2020年大选参选人、华裔商人杨安泽,选择了认怂加表忠心的方式。

他曾在《华盛顿邮报》发文分享被歧视的经历时称对自己身为亚裔感到“羞耻”,想努力撇清自己的亚裔身份,好跟自己的美国爸爸靠得更近一点。

他还曾呼吁亚裔应向二战时加入美军的日裔美国人学习,通过主动展示“美国人的一面(American-ness)”来争取认同,比如穿国旗颜色的衣服、当志愿者、捐物资等。

然而如今发生的一切,证明了这并没有什么卵用,还不如学学92年洛杉矶的韩裔,备好枪弹,练练枪法,才更加符合“国情”。

回头看看当年那场轰轰烈烈的所谓“民权运动”,美国用一纸《民权法案》,在既没有清算种族罪恶史,也没有根治社会中系统性种族歧视的情况下,就轻而易举地消解了所有少数族裔的斗争性,并且成功把他们引入互相敌视的漩涡,让人不由感叹:美帝还是有操作的啊!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