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祖儿:唱跳是我吃饭的家伙

2021-04-13 08:58:47 ZAKER新闻

入行已经 21 年,开过超 246 场个人演唱会,但在不少人印象里,提起容祖儿的第一反应还是《挥着翅膀的女孩》

容祖儿将这首歌比喻成自己的 " 宝藏 ",她坦言曾经会因为各种演出都唱这首歌觉得" 有一点闷 ",但是后来意识到拥有一首经典代表作来打开自己的认知度,以此为基础才能够去累积更多的作品,又有何不可。

" 希望让大家认识一个,除了《挥着翅膀的女孩》的女歌手。"

所以抱着这样的信念和对全新舞台的追求,早已是成熟唱跳歌手的容祖儿还是决定来参加《姐姐 2》,与一众非专业歌手的艺人们同台竞演。节目过程中的训练强度之大,甚至让同为唱跳歌手出身的阿 sa 也望而生畏," 蔡卓妍说不要,没得睡觉,很可怕"。

但让容祖儿在节目中倍感压力的,是在节目中首次尝试当队长。因为不喜欢发号施令,也担心自己不能够做出全面的决策,她坦言 " 一辈子都没有做过队长 "。说到这里,她笑称自己担任过的领导者角色,只有小时候在学校当过的班长。

网友评价她是《姐姐 2》的" 唱跳天花板 ",但她自认为与心目中的 " 天花板 " 还有一定的距离,尽管经历过《姐姐 2》的几个舞台也让她感受到了自己的成长,但 " 唱跳 " 依然是每天必须鞭策自己去进步的事情," 毕竟这个是我用来吃饭的 "。

不仅在业务能力上持续进步,她认为维持好的身材和精神状态同样是对职业的一种尊重。不仅在体型控制方面高度自律,容祖儿从出道到现在,100% 出勤率、零请假的 " 劳模 " 记录更让人佩服不已。

ZAKER:觉得一个人表演和女团表演最大的区别在哪里?当遇到和队员的分歧会选择什么用方式处理?
容祖儿:我觉得当独立歌手的时候都会有分歧,我跟工作人员或者是我的制作团队,可能看一件东西都有不同的观点。只要有人的地方,就会有意见不一的情况出现。就用冷静的方法说出来,大家就会感觉到,其实都是为了最后的结果着想的。
ZAKER:节目进行到现在,对哪些姐姐印象最深刻?
容祖儿:阿兰呀,我觉得好可爱呀,梓童就是非常务实,而且她的价值观跟我有点相似,小花(江映蓉)就是非常幽默,一个正能量的补充机,所以她在的地方就会让大家都很开心,而且她的业务能力很高,很多时候我们练习都要靠她把细节控好。

ZAKER:比赛后第一件想做的事情是什么?
容祖儿:本来我第一件事是想回香港跟我妈妈见面的,但是现在可能有一点点变化。
ZAKER:比赛进行到现在,自己有最喜欢的公演舞台吗?
容祖儿:我最喜欢的公演舞台是第三公《孤寂者》跟第四公《我管你》。因为在舞台上呈现的那个力量,我觉得很帅,然后舞排得很好。第四公是因为人很多,我们必须要互相合作得很好,才可以呈现到那的力量。《达尔文》我已经看了好多遍了,我觉得那个歌写得很好,我们三个不同年龄,30、40、50+ 的女生去唱这首歌,里面很多很多的感情,可以让我从不同的角度看这首歌,然后回味。记得在彩排的时候,节目组还安排了一些我们在节目过程的片段,看了之后我感觉时间过得很快,让我一下子想很多,我觉得《达尔文》不光是一个表演,也是一个记录吧。

ZAKER:之前有说过参加节目后最开心的事情就是可以尽情吃米饭,平时是会注意控制饮食保持身材的吗?
容祖儿:我觉得参加《姐姐》有一点开心是,在我很累的时候,那姐总是会拿出各种各样的食物,柏芝也会提供好多好好吃的零食。我还是最喜欢那姐的沙拉,她安利了我一个很好吃的沙拉,虽然说是可以吃米饭,但是我还是会觉得吃沙拉比较安心。我觉得当歌手有三个元素是一定要维持,就是声、色、意嘛。你有一把好的声音,你站在舞台上你穿起衣服要好看,你要给大家看到你状态好,才能够符合我对歌手的标准吧。
ZAKER:参加节目前,有人说你是 " 没有感情的唱歌机器 ",你怎么看待这种说法?
容祖儿:以前是会有人这么讲啦,以前你叫我 20 岁怎么唱出那种心淡呀、痛爱呀,对爱情的那种悲。说的也不是不对,小时候我对演唱的理解,可能就是很浅白的,文字上给我的那种直接感觉。但是慢慢可能多谈几次恋爱、更多的人生经验,你会对同一首歌有更立体的感觉,尤其是经过这一年,我一个人去感受自己喜欢的、需要的、我的优点、缺点,没有我妈妈特别多的照顾,没有了身边很多朋友给我一些协助,我更能够看得透自己的人生,所以在演绎歌曲上面是有更多的感受。

ZAKER:来之前有找郑希怡分享一些参加节目比赛的经验吗?
容祖儿:其实我很晚才决定来《姐姐 2》的,当我已经知道要去的时候,也没来得及去问,不过我们做节目的时候,Yumiko(郑希怡)会经常发一些为我打气的语音给我,因为她也是过来人,她非常知道那个演出的密集跟压力,所以她一直在鼓励我,为我加油。
ZAKER:还有什么风格的舞台是你未来想要呈现的?
容祖儿:这次我没有尝试过说唱,因为我觉得这方面是有点不够信心,未来可能想试试看这个。
ZAKER:之前在节目中有因为压力大咬自己手臂,平时会用什么方式排解?
容祖儿:我是真的什么都会咬的一个人,但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压力,还是我的嘴痒。我以前会咬手指,我紧张的时候会走来走去,现在就其实也一样,会不太敢去面对自己的工作,然后会逃避。现在就跟自己说,其实也没什么,它给你的压力都是一些问号嘛。你面对了,它就从问号变成,就变成不是问号了,就慢慢一个一个解决了,要勇敢。

ZAKER:会不会介绍香港的好姐妹郑秀文、阿 sa 这些朋友来参加《姐姐 3》?
容祖儿:会呀,我会跟她们分享我的经验。但是蔡卓妍就说不要,她说没得睡觉,很可怕。Sammi(郑秀文)的话我找机会跟她聊一聊,不知道她有没有兴趣。
ZAKER:看节目都觉得霍汶希对你要求真的很严格,她对你来说是一个怎样的存在?
容祖儿:她的存在是一种安全感。虽然在节目里我们有机会见面,但是她能够给我的协助不多,就好像平时一样,她会为我打点一切,但是舞台还是留给我自己去应付嘛。所以有时候很累,看到她就好像看到一个亲人,她什么都不说,一个眼神就可以给我鼓励。她好像一直以来用比较严厉的方法去鞭策我,让我更加地不放弃。但她还是有温柔的一面,虽然眼睛比较大,但是她看着我的时候,我会感觉到她有时候蛮替我辛苦的,我就觉得还是一个有同理心的经纪人。

采访、撰稿:许彦琳

ZAKER 新闻出品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