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外情的惩罚

2021-04-13 08:43:26 写故事的刘小念

来源:等鸟人(ID:idengniaoren)

昨天一诺妈妈来讲故事了,没看的点这里:《我是一诺妈妈,希望这个故事没让你们失望》

01

初秋的一天,下午四点半,橙黄的阳光透过玻璃窗,斜射在并不宽敞的办公室里。

同事们都在等着下班,大家脸上写满了慵懒。

谭清忙完手里的工作,直起身子,伸了个懒腰。

就在这时,她的手机屏幕跳出一条微信消息:“晚上有空吗?6点,老地方。”

是老韩发来的。

谭清盯着消息,愣了几秒,然后回复:“好。”

她清楚的知道,这个“好”字已经没有了最初的热切,带着一丝勉为其难和习惯使然。

不知道老韩有没有品出来。

02

老韩比谭清大7岁,是她的婚外情人。

两人相处快3年了,是怎么“好”起来的呢?

也就是在3年前,谭清的婚姻出了岔子,兵荒马乱,鸡飞狗跳。

丈夫张良出轨了,跟办公室的女实习生勾勾搭搭,被谭清无意中发现。

谭清无论如何都想不到,看起来那么老实的男人,背后跟别的女人聊骚也很有一套。

当初跟他结婚,就是看中他的老实本分。

谁能想到,这老实本分背后,隐藏着这样一颗不安分的心。

03

谭清的认知被打破了,她的世界碎得像玻璃渣子似的,用“幻灭”一词形容毫不为过。

张良自知理亏,哭着下跪求原谅,说他鬼迷心窍,求谭清给他一次机会,给孩子保全一个完整的家。

谭清之所以没离婚,确实是看在孩子的份上。

只是在那之后,她的心就凉了,尽管张良在家伏低做小,表现出悔过的样子,可谭清的心一时半会暖不过来。

确切地说,在张良这里暖不过来,那么,只能靠别的男人给她温暖。

04

老韩就是在那个时候走进了谭清的世界。

其实他们早就认识,彼此躺在微信好友名单里,只是不怎么说话。

谭清知道,老韩是某局的中层,朋友圈极其干净,偶尔给她的朋友圈点个赞,留个言,次数也不多。

后来有一次,谭清去参加一个会议,碰巧和老韩坐在一起,178的个子,不胖不瘦,斯文儒雅,不油腻,不臃肿。

他们聊了几句,也就那点交集。

某天深夜,谭清想起张良的肮脏事,悲从心来,就发了一条朋友圈,句子是从别处复制的,大意是“女人的泪,从心底流出”。

明眼人都知道,发朋友圈的人心情不好。

05

谭清发完之后,又觉得矫情,犹豫了一会就删除了。

谁知道,老韩的消息来了:“怎么删了?有什么烦心事,说给我听听。”

夜深人静,最是女人内心软弱孤单的时候,就这样跟老韩聊了起来。

这一聊,便聊到凌晨2点。

忘记交代了,自从张良出轨的事暴露之后,谭清便跟他分房睡了。

当然,随着时间的流逝,总有怨气退减的时候,他们也有夫妻生活,只是次数不多,而且在夫妻生活之后,谭清依然坚持让张良睡小房间。

所以,无数个夜晚,是老韩在手机那头陪着谭清。

06

聊着聊着,气氛就不一样了,再聊着聊着,就聊到床上去了。

老韩的女儿在南京上大学,老韩的老婆十分宠爱这个女儿,在大学隔壁租了房子,方便女儿居住,自己也时不时地去南京小住,照顾女儿。

谭清说:“这种宠女儿的方式,有些过了啊。”

老韩不以为然,老婆不在家更好,方便他们约会。

毕竟,谭清比他老婆年轻,身材样貌,包括谈吐,都比他老婆强,他乐意在新鲜的身体上寻找逝去的激情,当然,精神也是愉悦的。

07

这一好,竟然就将近三年。

一开始,谭清也找到了刺激和久违的激情,甚至,带着隐隐的恨意——你张良向别的女人献殷勤,殊不知,也有人稀罕你的老婆。

所谓报复的快感大抵如此吧。

加上老韩手里有些小权,在一定范围内,给了谭清一些物质上的好处和生活上的便利。

不过细细想来,老韩给她的“好处”无非是些举手之劳,基本不会动用自己的荷包。

比如别人送给他的购物卡、面包券,他就转手送给谭清。

比如单位发的一些福利,他直接让潭清带回去。

再比如……就不好写出来了,总之,老韩利用职务之便,帮谭清解决了一些问题。

这么一来,谭清就觉出老韩的好处。

可是,这样的事情毕竟比较少,更多时候,他们约个时间见面,在固定的餐厅,固定的包厢吃顿饭,然后去快捷酒店开个房,温存一把。

08

实话实说,老韩技术一般,时间也不长,毕竟年龄摆在那儿。

不过胜在他有耐心,前戏足,后来,事情做得惯熟了,连前戏都不能吸引谭清,躺在床上,她都知道老韩下一步动作是什么。

有些乏味,有些没意思。

心里一旦冒出这个想法,就再也灭不掉。

谭清自己也吓了一跳。

当初跟老韩热乎的时光她不是不记得,怎么现在倒生出厌倦了呢?

09

厌倦确实有。

最主要的原因,谭清心里明白。

这三年来,张良看上去已经彻底改邪归正,在谭清面前像个孙子似的,按时出门,一下班就回家,辅导孩子作业,做做家务,像个二十四孝老公。

工资卡和奖金也如数上交。

谭清也打听了,那个实习生早就离开了他们单位。

10

当初的肮脏事儿没捅出来,谭清给足了张良面子。

不管张良心里还有没有鬼心思,起码看起来是真老实了。

每次谭清同意跟他过夫妻生活,对于张良来说,就像得到赏赐似的,珍惜得不得了。

夫妻之间,床头打架床尾和,说的就是“性”这个纽带的重要性,岌岌可危的感情就这样给粘牢了。

估计张良出事之后,也觉出了家庭的好,浪子回头,格外珍惜,期待着两人白头偕老。

11

谭清呢,一方面自己在外跟老韩不清不楚,心里也有些愧疚。

另一方面,张良的赎罪表现渐渐起了效果。

从内心讲,她也不想离婚,还想维护这个完整的家。

可毕竟纸包不住火,万一哪天张良知道了老韩的存在,那就难收拾了。

离不离婚,就不是她说了算了。

谭清是自私的,她希望一辈子站在道德制高点,她可以指责张良,张良却拿不到她的短处。

这么一想,心中跟老韩断了的念头,越来越强烈。

只是三年时间,说短不短,老韩对她还是一如既往,甚至有些小甜,她该怎么开口?就算开口了,对方不同意怎么办?

如今的老韩,如同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12

谭清就是带着这样的感觉跟老韩再一次见面的。

还是那家餐厅,还是那个包厢,还是那个快捷酒店,还是程序化的温存。

老韩忙活了一阵儿,出了一身细汗,他把谭清搂在怀里,另一只手刷着朋友圈。

怀里的谭清幽幽地说:“老韩,有件事,我想征求一下你的意见。”

“什么事?你说!”老韩的眼睛并没有离开手机。

谭清也不介意,自顾自地说,她想买辆车。

本来家里有辆帕萨特,是张良在开,谭清平时要出门,就得打滴滴。

“我都快40岁了,还没个自己的车,想给自己一个生日礼物。”谭清说。

“我爸妈年纪也大了,有空我可以开车带他们出去兜兜风,也方便些。”

“这事儿我没跟张良说,说了也没用,他肯定不让买。”

谭清在老韩面前,从来不说张良的各种讨好表现,老韩还一直以为他们夫妻关系紧张。

“我只跟你说了,我买车的话,要买白色的。对了,我同事,就是那个晓丽,开的小奥迪不错,不到三十万,很适合女人,可惜……我的私房钱不太够……哎……”谭清叹了口气。

13

老韩一边听着,手上还是捏着手机,只是手指不再滑动屏幕。

“还差个12万……我又不想贷款,亲爱的……”谭清难得地撒起娇来。

话说到这个份上,老韩再不说话,就没意思了。

他一开口,仿佛嘴唇边粘住了似的,喉咙口又像含了一口痰,声音干涩沙哑:“买车不是买菜,要慎重啊,等我有空,带你去4S店转转,多比较一下,你们女人买东西,都比较冲动……”

“真的啊?好嘞!那我等你消息,我们一起去看车。”谭清兴奋起来,一把搂住了老韩。

老韩轻轻推开她,起身下床:“我去个卫生间。”

14

谭清没能等到老韩约她看车。

别说看车了,就连约会的消息也没有了。

原本他们每月都要见两次面的,可一连两个星期,老韩都杳无音讯。

谭清沉不住气了,发消息给老韩:“在忙吗?”

隔了半个多小时,老韩的消息来了:“最近特别忙,工作上的事情太复杂。还有,我老婆好像发现了什么……一直在家闹我,我都烦死了。咱们最近先别联系了,等这边处理好了,我再找你。”

他只字未提买车的话。

15

谭清看着老韩的消息,每一个字都像戴了面具,掩藏着他的真实想法。

她觉得可悲,又觉得可笑。

她没再回复老韩的消息,以后,她都不会再回复了。

一丝失望,一丝愤怒……转瞬即逝。

她终于找到了让自己下决心分手的借口,找到了让自己死心的理由。

16

潭清如释重负,但很快,说不清道不明的虚无和挫败感在那一刻击垮了她。

婚姻之外,哪有什么爱情?真心?

撕开婚外情的画皮,她又比丈夫高尚多少?

报复性出轨,她看似给自己找了个充分的理由,但说到底,出轨就是出轨。

且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她无疑是给自己埋了一颗定时炸弹,引爆的那天,无人能幸免。

想想这些,潭清就觉得不寒而栗。

PS:昨天一诺妈妈来讲故事了,没看的点这里:《我是一诺妈妈,希望这个故事没让你们失望》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