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做资源咖的女明星

2021-04-13 05:32:56 严肃八卦

周末,王子文官宣了跟吴永恩的恋情,并把微博名一并改掉,她从@王子文Olivia变成了@王子文ava。吴永恩给王子文取名“Eva”,而为了呼应吴永恩的英文名“Andrew”,王子文微博名字叫改成“Ava”。

二人相识于恋爱综艺《怦然再心动》,一路火花四溅地走到最后,节目还没结束他们已经被拍到酒店同行,真到不能再真。所以公布恋情这一幕也没有什么意外。

跑题,还有人记得上《女儿们的恋爱》第二季的陈乔恩吗?她节目中和素人相亲对象艾伦(曾伟昌)走到一起,真人秀大结局后男方火速被扒社交网络指其点赞过数个辣妹,部分粉丝不看好。但陈乔恩跟他好到现在,刚一起甜蜜庆祝过42岁生日。

女明星恋爱综艺找对象,不靠谱的直接性向成疑,靠谱的一路奔现。有王子文这么成功的案例,下一个恋爱综艺敲艺人,条件可以加个:艺人配合度高的,优先给优质相亲对象。

说回王子文,她是《怦然再心动》最大的话题点,跟帅哥谈恋爱自然是有看点,中途还公布了一个大家心知肚明多年的秘密:她有个孩子,不过孩子生父依然是谜。

跟帅哥恋爱组CP令王子文人气急升,不过她上《王牌对王牌》对贾玲有低情商言论,导致网友她又多了不一样的情绪,这个我们下面再说。

王子文这件事让我感觉聊八卦也有代沟问题,新一代吃瓜群众可能看到王朔的名字也没什么大的反应了。甚至有一些文章在王朔名字后面标注“《阳光灿烂的日子》原著作者”来解释他是谁。

现在回头想,如果王子文不是一直被笼罩在王朔名声之下,说不定她还能红得再快点。

王子文的资质相当好,长得漂亮青春可人出道早。

2000年,歌手黄格选想要效仿韩国打造女团,选中王子文作为女团成员。

王子文曾经被送去韩国训练,她回忆自己训练称每天都在哭:“从来没有受过这种苦,每天从早上8点到晚上12点,没有一分钟时间是自己的,每天都想收拾包袱走人。”

女团计划很快夭折,百科资料显示王子文从2004年开始北漂。2005年她开始在《幸运52》当模特,央视网站上到现在还有她的个人资料,根据这个资料显示她应该是1984年生人,虽然后来她的出生日期也有说1987年的。

而后王子文和中视传媒签约。合约期限15年,提前解约要赔偿40万,并且在解约后20年内不能从事任何和娱乐相关的行业。

2005年媒体报道她面试过周星驰女主,虽然《功夫2》这部电影后来就存在于传说之中了。

当时报道称,王子文因为与中视的合约错过《满城尽带黄金甲》、《夜宴》里的角色,也错过和周星驰合作机会,周星驰听说她有15年全约就忍痛割爱等等。

2006年,王子文空降娱乐头条,因为久违露面的王朔帮她打经纪官司了,媒体网络皆震惊。

当时王朔接受采访称王子文是自己邻居的朋友,帮对方出头是因为不能看“老王家的孩子”被欺负。

王朔这样评价王子文: “这孩子是我见过的最聪明伶俐的姑娘,特别懂事,一学就会,我准备以后给她写歌词,让她爸爸写曲,让她唱歌,我没见过这么聪明的女孩,那些说她潜规则的人都不叫东西。”

轰轰烈烈的解约官司还是输了,但是解约金只有最初约定的四分之一,王朔掏钱并跟中视握手和解,还送了对方负责人《看上去很美》的书及《与青春有关的日子》DVD。

经此一役八卦界几乎认定王子文是王朔的女友,但不久后王子文出面回应,只承认她和王朔是朋友关系: “很简单,我是通过一个做生意的朋友认识王朔的,他们住隔壁……大家首先是朋友,他才可能帮我,合得来,有句话叫‘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我们在价值观和世界观上都有相似之处,所以聊天的时候很投缘,这主要是精神上的,彼此信任吧。”

媒体对她总是明里暗里想问点劲爆的,王子文也学会了王朔的那套“老王家”话术来应对:“干嘛老提他啊,如果真要搭一块儿,就是我们都是王家的人,我们在一起无所不谈,我喊他‘王老师’或者‘老王’,在一起的时候就是听他聊天,他是一个知识非常渊博的人,我们是朋友,就这么简单。”

最早王子文也是差一分事业运。李碧华重磅项目《生死桥》2007年到了田沁鑫手里,四个主角都是新人,现在红了三个:王子文贾乃亮万茜。按说班底和故事都很好,但拍出来无声无息,这几年莫名变成了贾乃亮和王子文绯闻的缘起,后来贾乃亮澄清二人从未谈过恋爱。是啊,想想也知道,《生死桥》的时候王朔还在线。

2009年8月,忘年恋的“实锤”来了。王子文和王朔被拍到一起回别墅。

2009年11月,轰动文青界的名场面诞生:王子文夜回家,王朔深夜下厨房,疑似给小女友王子文做夜宵。

王子文对此回应口径扑朔迷离。

2009年6月,王朔带着王子文见了跟他闹翻多年的冯小刚

之后,王子文就出演了《唐山大地震》里李晨那个角色的妻子,徐帆的儿媳妇。王子文说这个角色是不靠王朔来的,是在一次饭局聊起来,觉得合适就找她演了。

当年王子文出现在冯小刚电影里给人的感觉完全就是资源咖,不管她跟角色贴不贴,反正王朔人情势力范围内都有她。

(△一九四二)

王子文十年前的另一部分重要资源来自赵宝刚,鑫宝源很多电视剧里也有她。

还是要说,王子文资质并不差,2005年王朔还没为她抛头露面的时候她就接到了许鞍华《姨妈的后现代生活》里一个重要配角,那个毁容用头发遮住脸的女孩,挺适合她。

恰恰是冯小刚和赵宝刚联手帮衬的重磅资源令她面目模糊,给人一种“合适不合适都要刷脸”的观感。蛮有灵气的小姑娘被框在派发的角色里强行露出,角色和人不够贴合又变成了无效劳动,徒留“关系户”印象。

也是在拍鑫宝源的电视剧期间,王子文的绯闻男友更新了。

2011年,王子文与男演员刘丰源一起合作《家,N次方》,之后几年二人微博频繁互动。一起滑雪、一起做鬼脸、疑似一起养狗。

一直到《欢乐颂》走红的前一年,也就是2015年,王子文和刘丰源看起来都还很热络,聚会时身体语言很亲密。

在王朔不知道是否掉线、但刘丰源跟王子文很熟悉的2013年,成都商报报道,有网友爆料王子文生了王朔的孩子,王子文则回应:挺无聊的。

《怦然再心动》里王子文说自己的孩子是7岁。

2016年,《欢乐颂》播出,王子文不再是“王朔小女友”和“资源咖”,而是曲筱绡。

王子文的走红过程足够给“京圈崇拜症”的人泼冷水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网络上冒出一群言必称“京圈”的关系至上论者,不管什么艺人什么作品走红了,分析起原因来都要跟“京圈”两个字挂上边,还煞有介事给各关系户论资排辈。所谓“京圈关系论”本质崇拜的是特权,一提到“大院”,个别网友立马就要颅内高潮了。

王朔捧了这么久的最强资源咖王子文,演正午剧红的。没有任何一个圈子能保证谁红,红只能看角色和作品的影响力。

走红后的2017年5月,王子文的孩子被拍到,那年网友的态度是:无所谓,又不是卖人设红的,演员演戏就行了。但当时由于王朔这一篇基本被认为翻过去了而刘丰源和王子文的互动历历在目,因此不少人默认王子文还跟刘丰源在一起并且有了家庭。

今年《怦然再心动》主打的是女艺人“再”寻爱,“再”意味着有过婚史或情史。当王子文和离过婚的黄奕白冰等人一同出现在这档节目里,敏锐的八卦群众就应该嗅到信息:她又单身了。

但是没想到王子文给芒果的尺度这么大,直接把孩子在节目里公布了。

诚然吴永恩是个令人心醉的约会对象,但到节目里公开孩子,不太可能是相亲相到帅哥了一时兴起,通常是一个事先考虑好的步骤。

孩子公开后免不了又是一轮探究生父是谁,王子文工作室严正声明,绝对不是刘丰源。

就别问生父是谁了吧,带孩子的是妈妈,爱孩子的也是妈妈。妈妈最重要。

倒是王子文公布有孩子这一点,让我无比清晰地确认:前尘往事都过去了,资源咖的资源早失灵了,一切都要自己挣。

王子文变成了一个正常的女明星,一个会审时度势上真人秀的女明星,一个塑造自我形象的女明星。她的背后没有站着谁,她学会了自己计算。

吴永恩据说是王子文上这档节目的意外之喜,节目组随便发掘的人刚好跟她电光火石来电到不行。

在吴永恩出现之前,节目组按照对自己对王子文的臆测,找了创作歌手、摇滚音乐人作为她的约会对象。大家都懂的,毕竟她是和老文青精神偶像在一起过的人。然而王子文对这些人统统不来电,换了又换,她说自己一点都不愿意凑合。

在吴永恩出现之前,王子文还在嫌弃吴永恩脖子粗、衣品像自己爸爸。

然后经典一幕出现:哇,是!帅!哥!耶!

好开心哦,拿通告费上相亲节目真的会看到帅哥耶。

几乎可以说,吴永恩的脸对这段恋情起到了关键性作用。在之后的每一次约会,都能看到王子文的花痴眼神。

请注意,国外长大的帅哥,是另一个品种,很容易避开“普却信”的倒胃口,自发带了一些浑然天成的羞涩。王子文夸他很会长,他的回应是,觉得自己很普通啊。

就算这是故作姿态也对广大男士有很大启发意义。大帅哥在说自己普通,而丑男却在问:“头像是我,不满意?”

吴永恩是美籍华人,对国内的娱乐圈不太了解。只是有次来北京,他曾经在电视上看到王子文演唱朴树的《生如夏花》,对王子文产生了好感。

可能对于十几岁就入行的王子文来说,对方真的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谁、有多少往事,反而是前所未有的情感体验。她可以在吴永恩面前做普通人。

在国外长大的男生还会有一种落落大方的绅士和撩人,也是王子文没有见过的。

谁都看得出来他们之间洋溢着激情四射的荷尔蒙。

节目还没结束就私下约会一起出入酒店。

对戒都买了。

甜蜜的恋爱令王子文人气再升,另一方面吴永恩家里也被曝光了一则负面,网曝他父亲曾是南京冠生园总经理吴震中。

2001年冠生园陈年月饼馅事件使得这个老字号形象受损,当年报道称合资经营导致产品品质走下坡路,外方合资者为吴震中,而吴震中即是吴永恩的父亲。“天眼查”官方微博昨天也发布此消息并证实吴震中曾经是冠生园总经理。

(via@天眼查)

王子文自己在另一档节目里,也有争议言行。上上周末的《王牌对王牌》里游戏需要猜《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这个片名,沈腾让贾玲表演女孩在跑。

王子文脱口而出:“贾玲姐跑更不对了,Baby比较像。”

这个片段放到微博上变成了热搜话题#王子文不让贾玲跑#,引发她是否有身材歧视观点的争议。

王子文在这些事情上有陈旧观点,其实也不奇怪。毕竟她最初是老男人塑造出的那种女孩。

前几天王子文2008年给《完全娱乐》做的访问被重新翻出来复习,那次访问的标题广为流传:王朔是我的精神枕头。

年轻人惊讶于她20多岁时说话的方式:“女人到了我这个年龄还说是处女就有点不要脸了。”“人花心是正常的,人都是花心的,只是你有没有能力去花心。”

“我选择跟大叔结婚,选小男孩做情人,不能让大叔知道。如果大叔有别的女人我会说你傻啊。”

这个访问是三个男人对王子文做的,问题里所谓的“辛辣”“大尺度”也饱含男性凝视。

而王子文出道不就被老男人所提携,在老男人掌控的资源里行走。最初是在这样的凝视里去学习“有趣”,她说的很多话,其实就是王朔说的。

比如这个访问里王子文聊潜规则说: “大明星并不是因为睡出来的。如果眼前有两个演员,演技都能可以,一个愿意一个不愿意,那导演可能会选那个愿意的。但大导演都会对自己的作品负责任的……像张艺谋,他太了解巩俐了,太知道怎么拍能把她表现好,也愿意把她拍好。如果导演都不喜欢演员,那能把他/她拍好了才奇怪呢。”

类似的话王朔2007年在《南方周末》访问里说过: “我认为没有潜规则,或者说不是重要的。首先是有没有能力上戏……你能跟所有导演睡觉吗?……演员们的成名戏是怎么拍的?99%不是睡觉睡出来的。你这孩子不能演戏就不能用,你睡出大天来,你把自己给睡烂咯,都没有用。绝对不比其他行业更黑,都是公开的。”

就连张艺谋和巩俐的例子,也是王朔在访问里举过的:“ 张艺谋当年用巩俐,她不合适他怎么用啊?关系都是后来的。”(南方周末:王朔说说说,2007)

这种对于“潜规则”的观点不能说是错,甚至也有对的地方,但男性视角是无法认识到权力关系起作用时候女性自己的意志是什么。例如王朔就认为揭发黄健中潜规则的女演员张钰是“没有能力上戏”

如果说当年大家看这种论调还觉得这是知道内情的业界大佬在爆料的话,经过me too之后我们再看这样的故事,其荒谬之处就会非常清晰了。

在这样一个环境里,或许以旁人的眼光来看,王子文受到的都是优待,但塑造她的,是老男人思维。王子文对于性别、身材至今还有一些错误观点,也是过去的残留。

年轻的王子文表现出的酷和不羁里有些是背诵别人的话,有些是迎合,不过也有一些是自己的想法,比如在找老男人的同时也想找年轻帅哥,这个圈子至少并不很道德控。

小女孩喜欢老男人未必是图实在的资源,有时候更多的是希望从感情里获得不一样的生命体验。

王子文最近还参加了一个女性综艺叫《听姐说》,投入到新恋情之后,她说曾经以为男友很重要;有了孩子觉得孩子重要;为了照顾孩子跟妈妈住在一起觉得家庭重要。这么多年终于明白,对自己最好的是工作,从来不会背叛自己的是工作。

王子文说这个话或者还有另一重意味:工作曾经是老男人们掌控的资源,赠与的礼物,但戏终究是自己演的,到最后能让你红的,还是自己挣的。

而当你有了工作,有了地位,有了故事,还需要从对象身上找疯狂吗?

她现在需要的,简单、平静、安宁。

以及,少女时以为不存在的,偶像剧一般的男主。

(△王子文男人装访问时说到自己小时候的理想型,完全就是吴永恩)

看王子文的故事也由衷感叹世界真的变了。

过去女明星是老男人的点缀,现在能带帅哥出场的女明星才是秀场王者。

今夜的王子文不再需要装瞎以避开别人;

带男友看秀,她就是全场赢最大的。

人生仿佛一个循环。

资源太强,人捧不红;资源掉了,人就红了。

小时候在过于丰富的人身上找疯狂;成熟之后在简单的人身上发现简单。

当男人占据所有话语权时,女人寻找帅哥的梦想通常会被认为不切实际,或者最多找老男人之外的小小补充;而终于有一天帅哥出现了,连名利规则也早已改变——跟帅哥谈恋爱,才是现在最受欢迎的女明星人设。

给你严肃的八卦

转载或者合作请联系 mszhangziyan@foxmail.com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于正心_NB15800)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