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战味道?美国驱逐舰超近距离跟踪监视“辽宁”号,这些细节值得解读!

2021-04-13 01:30:35 军武次位面

近日,美国海军新闻网站发布了一张据说是4月4日拍摄于菲律宾海的照片,照片里有两名戴着标有“DDG-89”标识的棒球舰帽的美军军官背对着镜头、面朝着远方一艘正在高速航行的航空母舰

从那艘正在正常航行的航空母舰的识别特征来看,无疑是4月6日由中央电视台“官宣”、正在台湾周边海域正常训练的中国海军“辽宁”号航空母舰。就这样,美国海军DDG-89“马斯廷”号驱逐舰在无意之中创下了两项纪录:一是首先“跟踪监视”到了处于任务状态下的中国海军航空母舰、二是为咱们奉献出了第一张“美国视角”下的“辽宁”舰训练照片。要大伊万来说啊,这真的有点儿冷战时的味儿。

当然了,从这张“马斯廷”号拍摄到的“辽宁”舰照片来讲,问题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一句“有没有冷战时的内味儿”就能概括得了的,咱们从中能分析出来的细节何止一点两点。

照片本身是信息

先说照片本身蕴含的信息好了:尽管一开始不少大佬都在猜测说这张照片是用诸如70-200mm这样的长焦焦段拍摄、意味着美舰和“辽宁”舰的距离应该比实际拍摄到的要远不少。但昨天中午,居然有巨佬从照片里直接提取出了拍摄信息(美国海军这保密意识也是一言难尽)、直接公布在了网上。从拍摄信息里咱们可以看到这张照片的拍摄时间(大概是一周前了)、拍摄照片的照相机型号(佳能5D MarkIV,和大伊万的相机是一个型号)、拍摄照片使用的镜头和焦段(用了一个非常匪夷所思的16-35mm F/2.8L II USM镜头)、拍摄的具体数据等等。

说真的,大伊万实在想不出来美军拍这张照片的士兵怎么会用16-35这样一个非常宽广、但远摄性能不强的大广角镜头来拍着这种场面,唯一的解释是美军估计就没想把“辽宁”舰给作为主体拍进去、而是想重点突出坐在舰桥上监视的两名“马斯廷”号的正副军事首长。当然,这也意味着“马斯廷”号和“辽宁”号的距离要比想象中的近得多,毕竟不管是什么玩意儿,搁在16-35镜头里都能给你拍小了,这两艘战舰当时的实际距离,根据部分巨佬的估测,也许只有1到2海里之间,基本已经算“抵近到跟前”了。

既然提到了“马斯廷”号上的两名正副首长,那这艘“马斯廷”号到底是什么玩意儿、这两名有幸作为“吃瓜群众”的美国海军军官又是什么来路、怎么会跑到舰桥旁边的瞭望台上翘着二郎腿围观“辽宁”舰,同样也可以解读出一堆细节来。

“马斯廷”号驱逐舰

咱们先说这回“伴航”辽宁舰的美舰“马斯廷”号,该舰和美国海军几乎所有的驱逐舰一样,都是“伯克”级驱逐舰,且是“伯克”级的BlockIII批次的IIA改进型。该舰由英格尔斯造船厂建造,2001年12月下水、2003年7月交付美国海军服役,军政关系关系隶属美军舰队司令部,军令关系隶属太平洋舰队第7舰队下属的第15驱逐舰中队,常驻日本横须贺等地。

同时,咱们都知道,对于“伯克”级驱逐舰来说,只看它到底是“伯克I”、“伯克II”还是“伯克IIA”是没有太大的意义的,作为一型防空驱逐舰,它真正的核心战力是舰上配备“宙斯盾”系统以及“基线”系统的版本号。

比如咱们前不久刚刚提过的DDG-59“拉塞尔”号,尽管它只是一艘“伯克I”型驱逐舰,却在2018年左右实施了从原先的老“基线”升级到“基线-9C”的增量改进,具备CEC和NIFC-CA等能力。而“马斯廷”号尽管是一艘“伯克IIA”,但“宙斯盾”系统的“基线”版本号似乎停留在“基线6.3”左右,这一版本的“基线”可兼容拓展点防空的RIM-162A“ESSM”,貌似可以兼容远程防空的“标准-2MR Block3”,但并不具备海基反导能力、也不具备运用“标准-6”这种超远程防空导弹的能力,只具备有限的CEC能力。

更不用说,“马斯廷”号为代表的这一批“伯克IIA”在武器系统的配备上搞了一个非常迷的操作,拆除了舰艏B炮位上的MK-15“密集阵”近防武器系统,只配备了一座RIM-116“海拉姆”点防空导弹,在近防火力圈上存在一定的短板。从这个意义上来讲,“马斯廷”号的战斗力在目前美军第7舰队第15驱逐舰中队中,应该是属于中等偏下的水平,当然了,这也并不妨碍它在四月初窜到距离我上海市仅有二十多海里的地方、现在又流窜到菲律宾海来跟踪“辽宁”舰,也算是在中国周边上蹿下跳、大大地刷了一把存在感。

两名美国海军军官的身份

而这回强势围观“辽宁”舰的两名美国海军军官,也得亏在他们戴的舰帽、或者系在胸前的安全带上都有相关标识,这身份当然也不难猜了:

位于画面左侧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的美军军官,舰帽后面有一个“CO”的标识,这在美国海军中意味着“Commanding Officer”,即驱逐舰指挥官的意思,在美国海军中这一般是一名中校,当然在这里就是“马斯廷”号的舰长布里格斯中校;而另一侧的美国海军军官舰帽后有一个“XO”的标识,当然不是XO酒,这在美国海军中则意味着“Excutiveredwolf Officer”,驱逐舰执行指挥官,也就是具体遂行指挥官战斗意图的军事副舰长,在这里就是“马斯廷”号的副舰长理查德斯莱中校。

故而,在搞清楚了这两名头头脑脑的身份后,咱们也就不难猜为何美军士兵会拿着一个广角镜头、不去拍“辽宁”舰、反而把光圈开到22把近处的两个领导拍得比“辽宁”舰还要清楚了,毕竟这二位也算是“马斯廷”号上的一号、二号,这拍照嘛,当然要重点突出领导的光辉形象嘛(大雾)。

弄清楚了围观“辽宁”舰的美军军官的身份,估计不少读者该大跌眼镜了:好歹也是一艘驱逐舰上的正副二长,在跟踪“辽宁”舰这种关键时刻,您二位不麻溜地呆在舰桥上自己的指挥位置里,跑到舰桥瞭望台上瞎凑什么热闹呢?尤其是左边这位布里格斯舰长,居然还在舰桥上翘起了二郎腿,那要不要干脆再给你一瓶快乐水一部手机,凑个肥宅套餐算齐活?

“伯克”级驱逐舰战情室

其实也不然,从美国海军“伯克”级驱逐舰的指挥系统设计来看,光是给舰长就预留了三个指挥位置,分别在CIC(战情室)、舰桥指挥台、舰桥瞭望台上:

从指挥位置来划分的话,CIC(战情室)的舰长指挥位置和诸如作战系统官、本舰战术官等CIC的高级部门长摆在一起,但是舰长一般不干预舰上战术行动部门人员的日常运作,只在部分关键性决策上拿出自己的意见;

而指挥台上的舰长指挥位置和操舵兵、航海长等保障战舰正常航行的人员呆在一起,舰长同样不对这些人的操作行为做过多干涉;

至于舰桥瞭望台的指挥位置就没准了,只在舰桥瞭望台上摆着一把铁制的椅子(还特地包了一层真皮海绵),有时候舰长会和瞭望兵待在一起,有时候舰长会和执行舰长呆在一起(比如这次),有时候舰长就自己呆在瞭望台上、只通过无线电送话器和舰桥内部保持联系。

而从指挥侧重来说,CIC的舰长指挥位置比较侧重于本舰的战术行动,尤其是在编队行动、或需要关注“宙斯盾”系统运作的情况下,呆在CIC的指挥位置上有利于舰长迅速做出战术决策;而舰桥的舰长指挥位置比较侧重于本舰的视距内交战或航海行动,尤其是在日常航行时、或需要动用舰炮、近防武器时,呆在舰桥上有利于舰长随时把握战舰的行动态势;至于瞭望台上的舰长指挥位置,则比较侧重于战舰在跟踪监视、通过狭窄水域、进港靠泊等行动,毕竟一艘战舰上视野最好的位置无过于舰上的瞭望台了,在通过诸如苏伊士运河,或者进港时通过狭窄水道、尤其是进港的最后阶段靠泊码头时,呆在瞭望台上可以更好地掌握岸舰的位置关系,避免战舰出现擦撞现象。

虽然美军给“伯克”级驱逐舰舰长规定的这三个指挥位置各有侧重,但是在实操中“伯克”级舰长也不太会完全遵守规矩,而是会按照自己的喜好、呆在自己觉得合适的指挥位置上。毕竟:

CIC里面也有近防武器、舰炮等的操纵单元,也有可以实时拍摄舰体四周情况的闭路电视系统,完全可以满足指挥战舰视距内交战的需求;

而舰桥上也有可以显示“宙斯盾”系统主要态势感知图、舰上各主要系统备变状态的多功能显示器,理论上,舰长完全可以通过舰内送话器和CIC保持联系、在舰桥上指挥底下的人干活;

但是呆在瞭望台上,应该就没有那么宽松了,毕竟在瞭望台上可没有备用战术显示器一类的东西,上了瞭望台的舰长要控制全舰的作战任务基本上只能发令基本靠喊了。当然,这回“马斯廷”号跟踪“辽宁”舰的任务只是“跟踪”、“监视”和“拍照”,没有什么作战任务,因此布里格斯舰长和斯莱副舰长呆在瞭望台上倒也无可厚非。

尽管这次“马斯廷”号跟踪“辽宁”舰的行动,初看起来美军闲庭信步、我军在美军跟前大大秀了一把实力、两国的吃瓜群众都觉得自己的海军“干的不错”,但细细深究的话,对于咱们也是“敲响了警钟”的,具体“警钟”敲在哪里,咱们下次再详细谈。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王卓_NN5685)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