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斗升级,开除未果!ARM中国吴雄昂把3名「接替者」告上了法庭

2021-04-12 16:42:13 新智元

新智元报道

来源:彭博社

编辑:LQ

【新智元导读】内斗升级!彭博社消息,近日,ARM中国对董事会此前指定的联席CEO唐效麒等三名高管提起诉讼,理由是他们给公司造成了「重大损失」,此前ARM中国做出解雇三人的决定也合乎法律规定。

软银想要出售ARM似乎更难了。

近日,ARM中国董事长兼CEO吴雄昂对此前董事会指定替代他的三名高管提起诉讼。

一开始,吴雄昂将包括联席首席执行官唐效麒(Phil Tang)在内的三名高管开除。

但董事会随即就恢复了他们的职位。

随后ARM中国对这三名高管提起诉讼,表示,这三名高管给公司造成了「重大损失」,三人必须归还公司财产,且解雇他们合乎法律规定。

ARM中国「内斗升级」

新的诉讼让ARM的未来更加扑朔迷离。

去年,孙正义决定以400亿美元将ARM卖给英伟达。但交易之路走得异常坎坷。

公开消息称,2018年4月,Arm中国作为中方控股的合资公司正式开始独立运营。当时,软银将该子公司51%的股份以7.752亿美元的架构出售给包括中国投资公司(China Investment Corp.)、丝绸之路基金(Silk Road fund)和新加坡淡马锡控股(Temasek Holdings)在内的一批投资者。

除了将股权出售给本地投资机构外,吴雄昂也得到了本地支持。这就增加了ARM管理其中国子公司以及吴雄昂的难度。

软银去年曾与吴雄昂进行谈判,希望达成某种解决方案。但是似乎并没有达成协议,相反却加深了诉讼,而软银也越来越复杂的纠纷感到不满,现在已经同意一切按照法律程序进行,并没有再同吴雄昂进行新的谈判。

知情人士透露,如果吴雄昂离开ARM,他就不会签署价值数千万美元的和解协议。

知情人士表示,针对三名高管的诉讼预计将在5月下旬举行听证会。

与此同时,两名与吴雄昂有关联的ARM中国少数股东已提起诉讼,要求驳回董事会2020年6月4日做出的解雇的吴雄昂的决定。

这两起案件目前正在合并,听证会可能定于4月下旬举行。

ARM中国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吴雄昂的立场「符合合法注册,并得到中国法律法规的确认。」

此前从未披露的诉讼可能将持续数年时间,而在此之前,吴雄昂仍将担任目前的职位。

作为ARM中国的法人代表,吴雄昂持有公司登记文件和公司印章。更换法人需要持有公司印章,而吴在这方面一直拒绝放弃斗争。总部和厚朴可以打官司,但这个过程可能「旷日持久」。

如果手握帅印,吴雄昂和ARM公司尚有一搏。

知情人士还透露,鉴于吴「拒绝离职」,ARM公司开始对ARM中国的知识产权、资产和财务安全等坐立难安。如果不能及时将吴赶下台,ARM将考虑暂停对ARM中国的支持。

知情人士对彭博社透露,这将是ARM的最后手段。

ARM中国「罢免风波」

去年6月,由于情节反复的「罢免风波」,一直低调的ARM突然上了热搜。

时间线是这样的:

2020年6月4日举行的ARM中国董事会上,董事们达成了罢免ARM中国董事长兼CEO吴雄昂的决定。

2020年6月10日,有媒体报道,吴雄昂被免职,Arm中国董事会已任命Ken Phua(潘镇元)和 Phil Tang(唐效麒)为Arm中国的临时联合首席执行官,接替吴雄昂担任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后ARM中国官方微信很快发布声明:称公司未发生人事变动,Arm中国作为在中国依法注册的独立法人,依照有关法律法规,吴雄昂先生继续履行董事长兼CEO职责。

然而,当天下午剧情再次反转,ARM与厚朴投资联合发布媒体声明,称作为Arm中国的大股东,Arm公司与厚朴投资共同在ARM中国董事会决定,罢免吴雄昂先生董事长首席执行官的决定符合安谋中国的最大利益。

同时任命唐效麒(Phil Tang)和潘镇元(Ken Phua)为临时联席首席执行官。

据彭博社当时的消息,Arm中国的董事会投票罢免了吴雄昂之后,爆发了激烈的冲突,才产生了上面这场闹剧。

后有知情人士透露,罢免吴雄昂是由于其成立了一支叫做Alphatecture的基金,旨在投资使用ARM技术的公司。

虽然ARM中国后来出面否认此说法「不准确且具有误导性」,但是在孙正义,ARM CEO Simon Segars发给厚朴董事长方风雷的文件指明了吴雄昂意图成立该基金的决定存在违约。

吴雄昂:16年ARM老兵,带领ARM打通中国市场

吴雄昂是南京人,后在美国求学工作多年,曾获得加州伯克利大学Haas商学院MBA学位,在密歇根大学获得电子工程硕士学位(MSEE)和电子工程学士学位(BSEE学位),还持有斯坦福大学商学院高管项目 (SEP) 的毕业证书。

在加入Arm之前,吴雄昂曾在美国硅谷创建Accelerate Mobile公司,并曾在Mentor Graphics、LSI Logic、英特尔任职,担任过管理、市场、销售与工程等职务。

总之,吴雄昂是一个有学历有能力的人。

他于2004年加入Arm,2007年出任中国区销售副总裁,并在2009年被擢升为中国区总经理兼销售副总裁。

2011年初出任中国区总裁,2013年1月升任为大中华区总裁,2014年1月加入Arm全球执行委员会。2018年吴出任Arm中国董事长兼CEO。

任职以来,吴雄昂带领大中华区团队致力于打造「本土创新的生态系统」,帮助大中华区的业务在十年中实现了「百倍增长」。在任期间,Arm中国区的出货量增长达到「170倍」。

ARM从2002年进入中国市场,目前中国合作伙伴超过200家,最新数据显示使用ARM处理器技术的中国客户的芯片出货量超过184亿.

成绩斐然却一直非常低调,曾因「力挺华为」而被广泛报道,他在多个场合表示「不曾断供华为」。

脱钩背景下,ARM架构授权何去何从

吴雄昂与ARM总部之间的权力斗争,和当前的中美局势不无关系。

目前世界上95%以上的智能手机用的都是ARM架构的芯片,这一地位无人能及,另外ARM也试图将业务扩展到服务器和个人电脑等领域。

Arm全球的客户还包括苹果和三星。中国是全球最大的智能手机市场,Arm收入中很大一部分来自华为等中国公司,并依靠Arm中国帮助其在华开展业务。

2019年5月,Arm英国总部曾因为美国禁令表示暂停与华为的关系。但Arm仍然向华为海思提供相关技术,吴曾公开表示从未断供华为,但未来走向依然成迷。

2019年10月,在Arm技术峰会北京站上,吴雄昂表示,经过法务的合规调查,Arm v8以及未来的v9架构源于英国,可以继续向所有中国客户开放授权。

而ARM最近刚刚发布了ARM V9架构,在3月30日「Arm Vision Day」的媒体发布会上,对于「请问Arm V9架构是在英国开发的吗?是否可以供给包括华为在内的中国企业?」

Arm市场营销副总裁Ian Smythe作出了如下回应:

Arm既有源于美国的IP,也有非源于美国的IP。经过全面的审查,Arm确定其Armv9架构不受美国出口管理条例(EAR)的约束。Arm已将此通知美国政府相关部门,我们将继续遵守美国商务部针对华为及其附属公司海思的指导方针。

既然V9架构不受EAR的约束,那么就有可能供给华为海思,但是继续遵守美商务部针对华为及其附属公司海思的指导方针又会有什么结果呢?

看来,使用权限如何开放还有很多未知。

而孙正义最近在2月份告诉投资者,他预计最终将完成Arm的出售,「我没有任何B计划」。ARM CEO Segars也称,这起纠纷并未对Arm的中国业务造成太大影响,他相信出售交易将按计划在18个月内完成。

参考资料:

https://www.bloomberg.com/news/articles/2021-04-09/arm-battle-with-china-ceo-escalates-complicating-softbank-sale

你的「哆啦A梦」,我的5G云端机器人萌妹「小姜」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曹逸群_NB19194)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