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那不会做人的凤凰男老公,帮我在后妈面前打了一个翻身仗

2021-04-12 15:23:15 老茶馆故事

作者:简心

昨天的精彩内容,记得点这里:倾诉|B超怀女孩我成了全家的保姆,结果生了男孩婆家啪啪被打脸

周日,在老公许恩好学校的宿舍里,我过了人生中最寒碜的一个生日,自己亲手做蛋糕。

那是一个狭窄的60平的教职工宿舍,跟学生宿舍没多大区别。进门右手边是燃气灶,左手边就是卫生间加小饭桌,饭桌隔个矮衣柜就是床和电脑桌。

我在厕所里洗好鸡蛋出来,许恩好已经在小餐桌上量好了白糖和奶油。

这还是我第一次做蛋糕,又兴奋又紧张。结果切蛋糕胚的时候,我一不小心手抖,直接切断了。

许恩好无奈地笑笑,把两个半圆形重新拼在一起,放上芒果,用刮刀刮平奶油。就这样重复三次,一个小蛋糕就诞生了。

关灯许愿的时候,许恩好轻轻地在我的唇上吻了一下。我说,完了,许恩好,我的愿望被你亲破了,你得重新给我做个蛋糕给我许愿。

许恩好嘲笑我太不解风情。他说:“你应该说,老公,你亲了我的愿望就要帮我实现哦!”

我说我才说不出那么肉麻的话,许恩好说:“是吗?我怎么发现你现在已经变肉麻了呢?”

我恼羞成怒,抬脚就往许恩好的腿上踢。许恩好早有防备,直接拿住了我的腿,顺势把我抱起,扔到了床上。

许恩好喘着粗气说:“徐璐,你别忘了你老公我是大学体育老师,我分分钟就能把你治得服服帖帖,你要不要试试看?”

电话不合时宜地响起,是我的有钱老爸打来的。我爸在那头嘶吼:“徐璐,我允许你在外面过生日了吗?你给我赶紧回来!我就在家等你!”

我告诉我爸,我没有在外面过生日,我在我自己的家过生日。

在这之前,我从没想过把许恩好的宿舍当成我的家,也没把许恩好当成我的丈夫来看待。

我是个骄傲的公主,住在我爸的大别墅里。30岁了,还没有任何工作经历,天天花钱考自己喜欢的证书,一个接一个地考,却没想过靠那些证书赚钱养活自己。

我爸名下有两个公司,其中一个,公司法人是我。我不去公司,偶尔需要我的时候过去签字。

我是去许恩好的大学看交谊舞比赛看上的许恩好。那天的他,是评委,一身蓝色西装,温尔文雅的气质和谈吐,抢去了选手们的所有光彩。

我通过邀请人,也就是许恩好的领导,追到了许恩好。我爸觉得许恩好虽然家境普通,但有文化有社会地位,可以装点门面,就欣然同意了我跟许恩好的结合。

婚礼前,我跟好脾气的许恩好闹了矛盾。许恩好坚持婚礼应该请我妈,但我没让,因为我并不想看到我妈那张饱经风霜的脸。

我爸我妈是我8岁那年离的婚。那时的我,已经懂事。目睹我爸周围的朋友们抛妻弃子后风光无两,而那些刚强的原配被扫地出门后日渐憔悴,我果断跟了我爸。

我爸拒绝我妈和我见面,所以我跟我妈的感情也就渐渐冷淡了。微信普及后,我妈主动加了我的微信,我翻看她的朋友圈,发现她在做家政,不能接受。

我气我妈的无能,我曾幻想着,刚强如我妈,应该闯出一片天地,然后狠狠地打我爸的脸,但她没做到,那她的所谓的骨气就是一场笑话。

带着这样势利的想法,我跟许恩好的婚后生活,自然也就好不到哪里去。

再美的肉体,也会有看腻的一天。婚后一年,我就对许恩好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了。

而且,我发现许恩好太不会做人了。婚后,我爸给了我更多的生活费,维持着我的高质量生活水平。但许恩好见我爸,就跟老鼠见了猫一样,能绕道走就绕道走,就连说话也是客气得很。

我爸不止一次在我面前甩脸色,说许恩好跟他不亲,等他老了,都不指望许恩好能给他养老。

我在我爸面前赔笑多了,也就愈发看不上许恩好。

那天,许恩好告诉我,他表姐的女儿,想进我们市的外国语小学,笔试成绩中等,怕过不了面试,想让我帮帮忙。

想起许恩好表姐不经过我同意,就在我们的婚礼上跟那小学校长套近乎的突兀,我心里本身就有些不舒服,就给许恩好出了一个馊主意。

我挑了两瓶好酒,让许恩好送去。许恩好回来,说酒没有送出去。

我借口这事情是不好办,估计现在查得严,校长也不敢卖面子。

但其实,我很明白,校长也就是见人下菜碟。这种小事,换成是我空手去,或者我爸一个电话都能搞定。

很显然,许恩好没打招呼就去,还拎了礼物,校长就明白我跟我爸并不想帮这个忙。

最后,没办法,为了孩子,许恩好求到了我爸那里,被我爸一顿教训。

我爸说:“你拜佛拜完了才来求我,我一个电话人家要是答应了,不是白白给人家安上一个狗眼看人低的名头?”

许恩好涨红了脸没有说话。

我爸看效果达到,顺手给校长打了个电话。说前两天有两瓶酒托女婿送给你怎么不收啊?是嫌我家酒档次太低,配不上你家的高脚杯?

然后,当天晚上,许恩好的表姐就接到了学校的电话,在微信上给我发了一个大红包表示感谢。

我跟许恩好显摆,让许恩好以后对我爸亲近点,好好记得我爸的好。

但许恩好只静静地看着我,欲言又止的样子,反而把我看毛了。

送礼风波过去,许恩好没有眼力劲的毛病还是一点未改,我想他也真的只能做个大学老师了。

我无视许恩好,继续没心没肺地生活,很快就迎来了当头棒喝。

中秋那天,许恩好回老家,我送他去高铁站。开车回家,在距离我家大约200米的距离,看到我爸牵着两个女人步入花园。

我迅速整理了妆发回家,终于看清了那两个女人。

一个女人年长,明摆着是我爸给自己找的新老婆。另一个女人年幼,比我小四五岁的样子。

我爸镇定自若地看着我们几个女人互相打量,一会儿,打发我去催下保姆陈姐,顺便把碗筷都摆出来。

进入厨房,我蹲下身子拿碗,悄声问陈姐,我爸跟那个女人是什么时候的事?

陈姐正在炒土豆丝,听到我的提问,赶紧把油烟机开大了一档,才告诉我,是我结婚以后。而且我出去旅游的时候,她都会在我家留宿。她那女儿,住的还是我的卧室。

那一刻,我真后悔自己多嘴问了陈姐。给我爸和那两个女人摆碗筷的时候,我的手都是抖的,眼皮控制不住地乱跳。

席间,那女人缓缓开口,问我怎么只吃眼前的菜?俨然一副女主人的气势。

我微笑着转动转盘,把一锅鸡汤转到她的面前,也客气邀请她多喝点汤。

她还是不动声色,只点点头,但是不动筷。气氛就这样被她死死地拿捏着,直到我爸开口,让我叫她叫“任阿姨”。

我一声“任阿姨”叫出口,她才缓缓地盛上一碗鸡汤,递到我的面前,示意我喝掉。而我,还得在我爸不怒自威的眼神中,跟她道谢。

那一刻,我知道了自己有多怂。

第二天许恩好回来的时候,任阿姨和她女儿也搬了进来。任阿姨和我爸住三楼,她女儿住二楼西边房间。

二楼东边是我的房间,因为我衣服多,西边的房间也被我堆满了。

我坐等任阿姨母女作妖,想着她们开口让我搬。却没想,她那女儿也不见外,直接就在那个房间住下,穿我衣服,穿我的鞋子,还要跑到我跟许恩好的面前,问我可不可爱?

我气不打一处来,我爸却很受用,还提醒我没带妹妹出去逛逛,买买衣服什么的,不要让妹妹穿我的旧衣服。

长这么大,平白出来一个妹妹,我只感觉自己的脸,被我爸打得啪啪响。

我心里不舒服,就胡乱夹了两口菜,就想上楼,刚抬了下屁股,就被许恩好按回到了椅子上。

然后,戏剧性地一幕出现了。许恩好开始剥虾,一个个剥好了放到小碟子里,转到我爸面前。

很亲昵地说了一句:“爸,多吃点虾,璐璐特意让买的。”

我爸眼里有那么一秒的错愕,然后马上镇定自若地点点头,大概也是很享受许恩好的奉承。

任阿姨很快反应过来,开口问许恩好该怎么称呼,许恩好也接得漂亮。

他说:“我是小辈,谈不上称呼,您可以跟璐璐爸一样叫我!”

任阿姨大概是没想到许恩好可以答得这么滴水不漏,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

许恩好适时拉起我的手站起,说是买了电影票,我们要先撤。

我爸摆摆手让我们走了,到车库,我高兴得像个二傻子,问许恩好怎么隐藏得那么深,对付起“绿茶”来一套一套的?

许恩好无奈地笑笑,说因为他有一个随时挖坑给他跳的老婆,他属于吃一堑长一智。

我明白许恩好说的是什么,惭愧地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

那天晚上,许恩好把车开到了一个僻静的公园,跟我说了很多很多。中心思想就是,脾气大是没有用的,只有自立自强,才不用看我爸脸色行事。

许恩好说得这么直白,我也不好继续逞强了。我象征性地看了一下求职网站,说上面压根就没有我能做的工作,连个文员都要懂什么软件,要会各种表格,简直就不给人活路。

许恩好鼓励我,说那些都不难,连潜水那么难的证书都能考得出来的人,软件表格都不是事。

我继续逃避,许恩好就像唐僧一样一天天地在我耳边念叨。

终于,我被许恩好说服了,打算入股闺蜜的早教机构。闺蜜答应给我新店百分之三十的股份,给了友情价27万。

结果,我刚从信用卡套现了两万就被我爸发现了。我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索性就把入股的事跟我爸说了。

我爸听完暴跳如雷,当即打电话给银行停了我的信用卡。他说他的女儿,用不着给小公司打工。还问我是不是看任阿姨不顺眼,她刚进门,我就故意去外面折腾。

我极力解释我没有,我只是30岁了,不想天天在家躺着,想给自己找点事情做。

我爸只冷冷地看着我,说他早看出来了,我就是不待见任阿姨母女俩。不然为什么相仿的年纪,我从没有带妹妹出去玩过,对妹妹的亲近也视而不见?

我爸还问我,接下来,我是不是就跟任阿姨预料得那样,要闹着搬出去住了?或者,直接要求公司独立出去了?

我哑口无言,张嘴想辩解,想起8岁那年,我妈对着我爸哭,说我爸这个人颠倒黑白,自己出轨,还说是被她逼的。

我想我妈还真是说对了。而我,没有任阿姨母女的城府,又反抗不了我爸,再在家呆下去,就是自己找气受。

我想好了要离开,搬出去住,但转念,又怕没了我爸这个后盾,许恩好也会变得翻脸无情。

我留了个心眼,没敢把事情原原本本得跟许恩好说,只问他有多少存款,我不想信用卡套现。

结果许恩好只问我,需要多少钱?我说了一个整数30万。第二天,许恩好就给了我一张40万的银行卡,还把工资卡也给了我,让我当零花钱用。

我追问许恩好一个老师哪来的40万?他说找他爸妈提前透支的给孩子的教育基金。

我顺利加入了闺蜜的早教机构,跟着她一起装修新店,招聘老师,突然发现自己考的那些乱七八糟的证居然也派上了用场。

其中,我考的陈列师证书,让我很快设计出了新店的灯光和陈列,新店装出来让闺蜜直呼太高端了。

开业,小朋友都被我们的装修吸引,家长也是各种拍照。我们顺势推出了发朋友圈宣传,报名减免500学费的招生政策。

不到两周,我们就完成了招生。再有报名的,我们只能抱歉告知没有教室可容纳了。

我忙得脚不沾地,不知不觉回家少了,再对上任阿姨的阴阳怪气,我也不恼了,只沉浸在自己的小事业里。

我爸朋友看了我的朋友圈带孙子来报名,我给了一个免费名额,替他省了16000块钱,只让他帮忙多介绍孩子过来。

年底,我拿下了我爸朋友圈里所有的适龄儿童,派最优秀的老师带班,加开家长育儿课堂。

但我爸一点喜悦的神色都没有,这让我越发清醒地意识到,如果我一直依赖着我爸过活,那他给我什么脸色我都没有反抗的余地。而且以我爸的强势,只要他哪天不高兴了,那他也可以亲自拆我的台,让我的店开不下去。

所以,我只有更加努力拼搏,迅速增加自己的实力,才有能力保住自己好不容易打下的一片小江山。

与此同时,任阿姨却迅速进了我爸的公司,主抓财务。安排她女儿做了我爸的秘书,跟着我爸出入各种大小场合。

之前,以我为法人的公司,挂靠在我爸公司的名下,也因任阿姨说的“效益不佳,影响企业税收增长百分比”,被迫剔了出来。

我知道,纵使任阿姨恃宠而骄,没有我爸的支持,她也不敢明目张胆地给我难堪。所以,我忍着没有发作,一边开始毫无头绪得找人顶上。

但我终究低估了我爸的手段,之前他就转移了很多资产到自己的公司,实际上,我折腾一圈下来,就是让空壳多活了几天。

还好,我还有许恩好。关键时刻,又是他耗尽心力,通过学校领导找了专业的律师和会计师过来帮忙,让我没有负债,顺利注销了公司。

注销公司不久,就迎来了疫/情。我们当地是高风险地区,我爸公司是年三十早上放假,导致200多员工年三十都没有走成。吃住都在公司,应政府号召,一切费用由企业承担。

而我,幸运逃过了一劫。

我安心地跟许恩好在学校宿舍过年,而我爸和任阿姨因为贷款压力闹矛盾,也没顾上来吼我回去。

疫/情期间,因为许恩好的宿舍没有冰箱,所以我们一次买菜也不能买多。就这样,吃完早饭想午饭的无聊琐碎日子,让我慢慢懂得了生活的真谛,感受到了柴米油盐的幸福感。

拥有太多的时候,我们总是习惯按照自己的脾气来,所以我们喜欢他人的阿谀奉承,一切以自我为中心,将自己的一点情绪凌驾在他人的尊严之上,稍稍感觉他人有不同意见,就恨不得杀鸡用牛刀。

但那样的生活太自欺欺人了,就像皇帝的新衣,夜深人静的时候,自我怀疑常常伴随着我。

如今,我赚的钱不多,一年分红不过15万,但我却很踏实,因为每一分钱都有了意义。

听说我妈把保洁公司也做得很大,但还坚持亲自上门,我想我也算是和我妈殊途同归了。

我想,下半辈子,我最要紧的,还是要追上许恩好的步伐。怪我眼拙,我一直当他是个花瓶。

—完—

我是老板,落魄后,曾被我性骚扰的女孩竟给了我一碗饭

倾诉:婆婆遇上碰瓷高手后,我将窝囊老公亲手送上法庭

点一下在看

让我知道 你来了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