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长工靠一场血战把土匪改造成革命队伍,王佐:佩服毛委员派来的人

2021-04-12 13:37:29 文汇报

毛泽东的队伍到达宁冈县的古城。毛泽东在这里见到了前来联络的宁冈区委书记龙超清和袁文才的文书陈慕平(他原是武昌中央农民运动讲习所的学员)。毛从陈慕平那里了解井冈山上的土匪武装王佐、袁文才的情况,请陈向袁文才转达他们希望在井冈山落脚的愿望。

王佐、袁文才当时占据井冈山。他们二人是客籍,与山下的土籍百姓经常发生冲突。王佐占据了茨坪,袁文才占据了茅坪,两人各有百来人的队伍,几十条破枪。袁文才虽然当过几天共产党,但他们听说有个毛委员带了1000人的队伍要上山,第一反应就是大鱼吃小鱼来了,担心这支比他们力量大得多的部队上山会不会“火并山寨”,夺取他们的地盘,所以根本不接纳毛泽东。袁文才给毛泽东写了一封婉言谢绝的信:“毛委员:敝地民贫山瘠,犹汪池难容巨鲸,片林不接大鹏。贵军驰骋革命,请另择坦途。”

在古城见面,袁文才的代表表示:可以接济一些给养,但请毛泽东他们“另找高山”。毛泽东知道,按照江湖的规矩,必须给袁文才送上一笔丰厚的“见面礼”才行。毛泽东向前委提议:送袁文才100支枪。前委成员表示不可理解,余洒度更是坚决反对,但毛泽东坚持这样做。余洒度脱离井冈山后,到湖南省委告状,说毛泽东不执行中央打长沙的指示,逃避斗争,到山区同绿林为伍,并送了大批枪支。湖南省委代表何资深到中央汇报时说“润之在赣时曾有一大错误”,就是听了余的汇报。

毛泽东自有主意。绿林土匪大多重义气、多猜疑,自己的队伍前段逃亡多,当时是枪多人少,有人要扛两支枪。给袁文才一些,没什么了不起,却能显示毛泽东度量大,够朋友。过了几天,毛泽东只带几个随员到宁冈大仓村去会见袁文才。袁怕遭暗算,预先在林家祠堂埋伏下20多人枪。见到毛泽东只来几个人,才放心了。见面后,毛泽东说明想与其会合的意向,当场宣布送给他们100支枪。袁文才非常意外,很受感动,回赠给毛泽东600块银元,并同意在茅坪为毛泽东的队伍建立后方医院。但是,袁文才还没完全相信毛泽东,他对毛泽东说:“你们既然来了,就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伤员和部队的粮油我管,但钱宁冈有限,还需要到酃县、茶陵、遂川一带去打土豪。”话讲得很客气,显然有推托的意思。毛泽东知道上山的事不能操之过急,袁文才说的也是实际情况,于是同意带队伍在井冈山周围盘旋打游击,筹些款子,带足钱粮再上山。毛泽东将伤病员安置在茅坪,请袁文才代管,并派徐彦刚、陈伯钧等党员干部到袁文才部队里,帮助他们进行军事训练。

陈伯钧等来到袁文才部后,还没到连队里工作,有消息说山下的国民党军要来进攻。于是袁部的人把陈伯钧等带到一个荒僻的山沟茅屋里“打埋伏”,说是避避风头,等敌人走了再出来活动。陈伯钧回忆:“我们被埋伏在一个贫苦农民家里,没有地方睡,四人挤在一张木床上。十月间山区正是秋收时节,早晨起来喝一碗米酒,吃过早饭,就拿根棍子随房东老头到打谷场上。房东老头除了供给我们吃喝而外,什么话也不问我们。这大概就是袁营长预先交代过的吧。”什么“打埋伏”,就是不让毛泽东的人接近他的队伍。毛泽东的队伍想打进袁文才的圈子真不是容易的事情。

毛泽东毕竟是读书人,虽然非常谦逊低调,但绝不会任土匪摆布。他想了各种办法与土匪拉近距离,消除疑虑。王佐是井冈山的另一土匪首领,没参加过共产党,做工作比袁文才更困难一些。1928年1月,毛泽东带队伍占领了遂川县城后,派何长工去王佐部队当联络员。毛泽东对何说:“你的工作,就是要他们请我们的人上山。”张子清参谋长交代意图:“毛委员的意思是要迅速改造这支部队。他们在山上,我们在山下,如果山上出了问题,我们就有后顾之忧。”看何长工有顾虑,毛泽东告诉他:“不入虎穴,焉得虎子!”鼓励他克服困难,大胆去做。

何长工

何长工(1900—1987),湖南华容人。1918年毕业于湖南长沙甲种工业学校,1919年赴法国勤工俭学。192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4年回国,在家乡当中学校长,创建当地党组织。1926年秋任华容县农民自卫军总指挥,1927年到武汉投奔国民革命军第2方面军总指挥部警卫团,在卢德铭手下任连党代表。参加秋收起义时认识了毛泽东。在部队里,何长工和罗荣桓算大知识分子了。被派去和土匪打交道,何长工还是平生头一回。

何长工拿着毛泽东的信上了山,王佐很客气地接待了他,并集合队伍宣布这是毛泽东派来的党代表。何看着王佐的队伍,“多是土籍人,他们实行季节性和临时雇用性的兵役制。无事窝兵务农,有事揭竿而起。士兵个个强悍,都穿着杂色衣服,蓄着长发,善于爬山。听人说,他们下得山去,若是被打散了,便会自动跑回山来”。

王佐对何长工虽然以礼相待,却保持距离。何长工感到:“他想靠近我们,但又怕我们拆他的台,因此戒心很重。”王佐借口何在司令部住着不方便,把他安排到很远的一个小房子里,还专门派了勤务兵“照看”他。王佐还特意关照何长工:山上人生地不熟,千万不要随意走动,以免发生意外。何长工一听就明白:“这是给我的警告,不许私下活动,不许和士兵接近。”

何长工每天除了看书吃饭,没一个人理他。这还做什么改造土匪的工作?何长工毕竟脑子比土匪灵活:你王佐不让我接近队伍,我就换条路线。后来他在村里每天找王佐的母亲和老婆聊天,帮他办些家务事。山里的女人没见过世面,听何先生讲外边的见闻,讲革命的道理,被何先生的学识打动了。她们在王佐面前不住地说何先生的好话。枕头边的风的效果显现,王佐也对何有了好感,逐渐消除了戒心,两人开始了交往。

王佐

何长工知道,要想让王佐服气,一定要干点漂亮事出来。他知道王佐的死敌是永新拿山村的民团头子尹道一,双方时有武力冲突。于是何建议把尹道一引出来,找个有利地形打伏击。王佐不懂战术,听着有理,于是带队伍去拿山诱敌。何长工带一部分人埋伏在茨坪和拿山之间的一个山洼里。等尹道一上了钩,民团在旗锣坳休息吃饭,何长工一声令下,部下冲上前去。民团慌作一团,四下逃命。尹道一当场被打死,人头被砍下送到王佐面前。这一夜,王佐的部队如同过年,王佐喝了个大醉,连连称赞何先生,从心里佩服毛委员派来的人。

何长工这样一个留法的洋学生,竟然提着血淋淋的人头上山,是有震撼力的。但是不这样做,毛泽东的队伍就不能在井冈山站稳。在残酷的环境里,只有适应环境才能生存。王佐认定共产党是他的朋友,与袁文才商量投奔毛泽东。1928年2月,王佐、袁文才部队合编为工农革命军第1师第2团,袁文才任团长,王佐任副团长,何长工为团党代表。王佐也入了党,接受毛泽东的领导。这样,毛泽东才真正在井冈山站住了脚。这个过程历时近四个月。从内心来说,毛泽东非常感激王佐、袁文才开辟了井冈山这个地盘,毛泽东上了井冈山,革命才有了个根据地。但是毛泽东心里也有数,王、袁属于团结对象,与罗荣桓、谭政、何长工这些跟随他秋收起义,在危难时刻立场坚定的骨干,是两种不同的关系。

摘编自刘统《火种》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

作者:刘统

编辑:王布米

责任编辑:杨健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