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葩相亲男第一次见面就摸胸扒衣服:孩子都生过了,装什么清纯!

2021-04-12 12:24:36 黑金时代

邬晓产后情绪很不好,总忍不住想哭。晚上失眠,好不容易睡着了又梦见把宝宝摔伤送医院抢救,全家人都指责她,醒来后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老公万木春也吓醒了,抱住她一声地问:“怎么了晓晓,怎么了?做噩梦了?”

邬晓噎得说不出话来只是哭,哭着哭着还发了狠,对着老公又掐又拧。万木春知道她这是发泄情绪呢,不挡不躲,忍着。

可是他心里也不是滋味,疼不说,邬晓这情绪大起大落好多天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照理说她刚生完孩子,全家人都把她当功臣宠着,她还能什么不高兴的啊?

可她就是不高兴,动不动就掉眼泪,一点小事又大发脾气。前几天还因为给宝宝冲奶温度不合适,跟万木春他妈大吵一架,婆媳翻脸,老太太气得哭着收拾了东西,当天就回自己家去了。

邬晓自己的妈接班来照顾月子,亲母女也天天拌嘴。她一会儿心情烦躁不肯给宝宝喂奶,饿得宝宝哇哇大哭也不看一眼;一会儿各种担心自责没把宝宝照顾好,整夜坐在床边看着宝宝睡觉默默垂泪。

亲妈来劝她不理,万木春来劝,她冲他低吼,滚!

丈母娘私下里旁敲侧击问万木春,奶奶在的时候,有没有嫌弃晓晓生了个女儿,没给她生个大胖孙子啊?

没有的事儿,妈!我妈说她没那么封建,原来是想要个孙子不假,可她也说了,想归想,到最后生男生女都是自家的孩子,孙子好,孙女也好。

那她这是作啥啊?丈母娘自言自语。

全家人都无计可施,万木春更是一肚子委屈。自打晓晓怀孕,为保护孩子夫妻俩整整十个月没有亲热过,他本来已经憋得心情烦躁了,晓晓再这么闹,搞得他一想到回家就头大,天天在单位加班。

这天邬晓自己手机没电,拿过老公的手机给宝宝录小视频,夫妻俩手机都没有设密码,随手一翻就看到了万木春和一个女人的聊天记录。

邬晓脑袋嗡的一声就血气往上冲,这段时间她本来就是个小鞭炮,稍微一点就能着,这下直接成了火药桶,大有同归于尽的气势。

万木春吓得一句也没敢隐瞒,老老实实交代了。

上个月的某一天,他加班到晚上九点,出来碰巧下雨,同事丽姐没带伞,就问,小万,能不能麻烦你送我到地铁站?

他一听丽姐家并不太远,就说,我送你到家吧,反正也不远,油门一踩几分钟的事儿。

丽姐自然高兴搭个便车。同事关系熟,车上闲聊聊到他最近喜当爹的事。丽姐说,办公室大家都凑好了,大红包还没来得及送到你手上,我先恭喜恭喜。

他叹口气,恭喜啥啊,这段时间都快愁哭了。然后把邬晓的情况跟丽姐说了。

丽姐虽然年纪大了两岁,可她崇尚自由还是单身,对这种情况也没经验,只是看着帅哥愁眉不展的,多少得安慰几句。

可这安慰对他来说久旱逢甘霖,太需要了。从那以后,他心里一烦,就想要给丽姐发信息倾吐,一来二去丽姐语言上开始暧昧起来。

晓晓,我错了。其实我已经意识到了危险,跟她渐少联系了,但她还是每天给我发信息,我也不好意思拉黑她,毕竟都是同事。以后我再也不理她了,晓晓,你相信我!

邬晓外表温柔性格刚烈,任凭万木春如何解释道歉她都坚信老公在孕期就憋不住开始出轨了,男人就是下半身动物,社会上趁老婆怀孕出轨的男人还少吗?

没说的,一个字,离!

宝宝一出双满月就真的离了,谁都劝不住。

拿到离婚证的时候俩人都红了眼圈,可邬晓硬是没让眼泪掉下来。她从来就是个眼睛里不揉沙子的人,被背叛的感情,宁可不要。

离婚后,邬晓情绪更加低落。一天天躺床上茶饭不思,不说话不出门不洗脸,一张脸憔悴得细纹横生,宝宝一有点不对就眼泪鼻涕齐飞大哭一场,说自己是个没用的妈妈,不配生孩子。人家生完孩子胖二十斤,她比怀孕前还瘦了十斤。

她爸妈一边带着孩子一边很辛苦地照顾她,为避免她终日沉浸在伤痛之中,几个闺蜜轮流来陪她。

有个闺蜜说,他万木春平时看着挺靠谱,没想到也渣男一个。晓晓,想开点,人家不是说嘛,多经历几个男人就知道,天下男人皆不过尔尔,没有谁值得你抓心挠肺放不下的。

还有个闺蜜说,万木春不是东西咱以后不理他,可是晓晓你得对自己好点。咱们认识这么多年,以前你性格不这样啊?你听没听说过那个产后抑郁症?你不会是得上了吧?

邬晓听了一愣,产后抑郁症听说过,但没往自己身上想过。立即查询百度百科,发现很多条都对得上。

闺蜜陪着邬晓去医院,医生确诊她患了产后抑郁症,而且已经是重度。经过大半年的药物加心理治疗,邬晓的低落心境已经有了改善。她听从了咨询师的建议,积极开启新生活。

为扩大社交圈,她下载了个社交软件,给自己起了很文艺的网名叫半夏,头像是倚窗一只天鹅颈的多棱玻璃花瓶里,插着一只冷艳脱俗的红梅,花开得明亮骄傲孤独,窗外细雨淋漓,透明的玻璃窗水雾蒙蒙,充满诗意。

一上线就扑上来不下十个打招呼的男人。其中有几个距离显示就在附近两公里以内。邬晓回了招呼,算是对上话了。几句话聊下来邬晓就大倒胃口。

这些人开口就是谈性约炮,其他话题多说一句都是浪费。

这款社交软件在晓晓的手机上生存了十个小时就被删除了,但也让邬晓对男人的世界有了新的认识。

她想,还是要通过正常渠道接触才行。于是相了两次亲,比较后打算和其中一个条件不错,看着至少也不讨厌的男人处处看。

两人去吃饭,男人让邬晓点餐,邬晓说我减肥,晚餐随便吃点就行,你点吧。男人就不客气地点了几个他自己爱吃的菜,一道剁椒鱼头邬晓一筷子也没动,她不吃辣。

邬晓脸上挂着清冷的微笑,端庄优雅地坐着,看着男人很过瘾地喝着冰啤吃鱼头,一边劝她多吃点。她心里想起了前夫。

无论婚前婚后,她和万木春出去吃饭,他拿了菜单都习惯性递给她,她点什么他吃什么,她点什么他喝什么。如果让他点,他每点一道菜就抬头问邬晓一句,吃这个,行吗?

万木春追邬晓,本来邬晓对他没感觉,只是先当普通朋友交往着。有次几个朋友一起去爬山,下来后热得要死,有个朋友去买了冰淇淋给大家降降温。万木春拿了一个递给晓晓,问她,很凉的,你能吃吗?

邬晓愣了一下才明白什么意思,羞红了脸,接过来咬了一口说,你怎么这个也知道啊?

晚上一伙人去吃小龙虾,点的凉菜里有毛豆。毛豆是从冰柜里拿出来的,冰凉地吃进肚子,邬晓胃不太好就隐隐有点疼。大盘的龙虾上来了,万木春自己吃了两只,发现邬晓不动筷子,不好意思地笑笑说,忘给你剥了。然后拿了一只大的要剥。邬晓怕他觉得自己矫情,赶紧解释是刚才吃了凉毛豆胃不舒服。万木春听了放下手里的虾,拿筷子往盘底翻。邬晓奇怪地问你干嘛?他说底下的龙虾浸在热汤里,你吃了胃里会舒服点。

邬晓吃了万木春剥的温热的虾,不仅胃里舒服,心里也很舒服,对他有了点感觉。

从此两个人开始有了男女朋友性质的约会。

为了第一次接吻万木春做了很多铺垫,从走路时悄悄牵住她的手开始,到揽肩,再到搂腰,他按捺自己的欲望,一点点让邬晓在细雨无声中接受他身体的靠近。

有天晚上送邬晓回家,小区门口邬晓有点恋恋不舍,羞赧地主动说,你不是说想抱抱我吗?给你个机会。

万木春一脸激动,却站着不动。邬晓有点不高兴,怎么,给你机会不要啊?

已经三十岁的万木春像个纯情的大男孩般傻笑,不是,这个拥抱太珍贵了不能随意,我今天出了一身汗,抱你怕你感觉不好。

我想给你留个好印象。

他做足了准备拥抱接吻水到渠成,邬晓甚至有点渴盼和他亲近。那次他们吻了足足五分钟,他口味清新动作温柔,强壮的手臂把娇小的邬晓整个拥在怀里。

邬晓感受到了他绵长深切的柔情,就此认定要做他的女人。

所以当和相亲的男人第一次见面,那个男人就有意无意地把手伸到邬晓大腿上,邬晓心里泛起一阵恶心。

在江边散步时,看四下无人,他突然就搂住邬晓把嘴巴凑上来,邬晓头一偏,闻到了他嘴里浓重的口气。

她皱起眉头刚要推开他,猝不及防他的手又从衣领处伸进来。

邬晓彻底被激怒了,用力把他推得后退一步,你干什么!我同意你了吗?!

男人居然也很吃惊,很生气。

我干什么你不懂吗?大家都是成年人,谈恋爱不都这样?孩子都生过了,还搞得自己不食人间烟火一样你有意思吗?

邬晓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眼泪喷薄而出,她扭头就走,边走边哭,越哭声音越大,索性停下来抱着一棵树哭个痛快。

她哭着骂万木春,你个混蛋,你在哪里?

经历了一大圈,邬晓愈发想念万木春。可是他背叛了她,他们也已经离婚了,还回得去吗?

六一节万木春想把孩子接到奶奶家住两天,爷爷奶奶想孩子了。给邬晓打电话。

邬晓说,行。

那个,这两天我正好也休息,要不你带宝宝过来的时候,中午一起吃顿饭?

邬晓想了一下答应了,心里把他的这个邀请反复品味了很多遍,解读出好几个意思。对我还有感情想复婚?想要回宝宝的抚养权跟我谈判?有新欢了通知我要结婚?她当然希望是第一个,但又觉得后两个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去之前邬晓特意把自己捯饬了一下,她的心思是,假如他有意,她就展示一下魅力,假如他有了新欢,就让他看看老娘离了你也过得很好。

离婚再见面的夫妻,要么吵架要么很客气。两个人就客气得像认识不久的办公室同事,一顿饭下来都没吃多少,邬晓借照顾孩子掩饰自己波涛起伏的内心。

饭后奶奶抱宝宝去午睡。两人沉默着坐了一会儿,万木春站起来。

我给你倒杯茶。

不用了,没什么事我就走了。

再坐会儿吧,我……其实想给你道个歉。

邬晓看了他一眼,没接话。

我知道你不相信,我跟同事真的没发生过什么,但我还是错了,我再次向你道歉。你生孩子多辛苦啊,我不应该不体谅你,情绪不好找哥们喝酒打球都可以啊,干嘛跟别的女人倾诉,我太浑了!我知道我错了。特别是前些天我去看宝宝,妈妈说你那时又作又闹是得了产后抑郁症。我一听更觉得我是个混蛋,老婆生病了都不知道,还觉得自己委屈。要不是你这么坚强地走了出来,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晓晓,我们复婚行吗?让我来照顾你。

万木春态度极其诚恳,邬晓想着两个人的种种过往,心里百转千回。不知者不为怪,生病的事连自己都没有想到,怎么能怪他呢?至于和同事的那点瓜葛,在当时他的处境下,将心比心,她也能理解他了。

可理解归理解,婚姻艰难,如果轻易原谅他,万一哪天男人的劣根性又冒出来了呢?

我已经不生你的气了。邬晓淡淡地说。

万木春眼睛一亮。

因为我有了新的男朋友,要开始新生活,不打算计较过去了。不值得。邬晓接着慢悠悠地说。

万木春的眼神瞬间黯淡,神色悲戚起来。他低着头绷住嘴唇半天没说话,从耳根到脖子都红了,脖颈上的青筋鼓胀起来。夫妻多年,邬晓知道,他每次难过得说不出话来时就会这样。心里有些不忍,她默默地站了起来。

见邬晓要走,这个大男人痛苦地低下头,双手捂住脸,哽咽着说,我知道你不会原谅我,我自己做了错事我活该。可是晓晓,你知道吗?这一年了我没有睡过一个好觉,人家给我介绍女朋友,我看哪个都不顺眼,我心里想着你。

我还想跟你在一起,好好照顾你,来弥补我的错误。现在我没有这个机会了。我没资格怪你。你走吧,以后你幸福就好。

邬晓看着他的手指缝一点一点湿润了,走到茶几跟前,扯了几张餐巾纸塞他手里。

万木春拿着餐巾纸又惊又喜,往脸上胡乱抹了两把,拽住邬晓的手不放。

晓晓,你再给我个机会好吗?以后我再也不犯糊涂了。如果你愿意原谅我,我发誓,包一年的家务活,给宝宝洗澡冲奶换尿不湿也都归我。

邬晓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没好气地说,以后宝宝上幼儿园接送的活儿也得归你。

好的好的,都归我,全都归我。

万木春大喜过望,上来抱住邬晓就想亲,凑到唇边突然又停下来,刚才吃完饭忘记漱口了。

邬晓笑着两手勾住他的脖子,主动吻住了他。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