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气森林“摊上事”了!网友:骗钱就算了,还骗我长胖

2021-04-12 09:30:36 半岛官网

近几年来,无糖食品作为一种自带健康光环的食品,其国民接受度越来越高。除了糖尿病患者、血糖偏高的人之外,如今许多健康人群出于健康的目的,也开始有意识地减少糖分的摄入,选择低糖食品或者无糖食品。

而成立于2016年的元气森林,凭借着“无糖、非碳酸饮料”的宣传卖点和多渠道、全媒体营销方式,迅速抢占市场,成为了国内的网红饮料品牌。

不过,这两天,元气森林摊上事情了,还上了热搜第一。

元气森林就0蔗糖宣传致歉

4月11日消息,元气森林于4月10日晚在其官方微博发布公告称:我们在元气森林乳茶的产品标识和宣传中没有说清楚0蔗糖与0糖的区别,容易引发误解。通过最近的努力,我们对乳茶做了以下修正升级:从2月4日起生产的大部分元气森林乳茶和3月18日起生产的全部元气森林乳茶,包装从原来的“0蔗糖低脂肪”改为“低糖低脂肪”。从3月20日起生产的全部元气森林乳茶,原料中不再含有结晶果糖。

网友:骗钱就算了,还骗我长胖

对此,中新网点评,“奶茶控”怕长胖,但更怕买到又长胖又欺骗人的产品。配料表上写得清清楚楚,宣传却玩文字游戏打擦边球。

不是每个消费者都会细看配料表,但一个企业端正做事的态度,消费者们都能看得到。想做消费者信赖的国货新品牌,产品要干干净净,做事也应坦坦荡荡。

一年翻三倍

最新估值60亿美元!

4月9日,元气森林宣布完成新一轮战略融资,投后估值达60亿美元(约人民币400亿元)。这是元气森林自2018年天使轮以来的第六轮融资及第二轮战略融资。

本轮融资中出现了新股东华平投资、L Catterton和淡马锡,也包括老股东红杉中国,高榕资本和龙湖资本。其中华平投资是最大新进投资人。

作为消费品赛道的明星项目,元气森林融资进展迅速。去年,元气森林上一轮进行中的融资估值约为20亿美元。而本轮融资完成后,元气森林估值已达60亿美元。这意味着,在短短不到一年时间里,元气森林估值暴涨约3倍。

此轮估值激增跟元气森林过去一年的规模增长有直接关系。据报道,2020年元气森林实现销售额近29亿元,其中苏打气泡水系列产品贡献占比约为70%。

官方数据显示,2019年618期间,元气森林在天猫卖出226万瓶饮品,拿下“天猫水饮品类销量及销售额第一名”,全网总销量达到323万瓶,总销售额突破1500万元;而到了2020年5月,单月销售额达到2.6亿元,超2018年全年;2020年前五个月,共计售出1.9亿瓶,总销售额达到6.6亿元。

无糖食品的概念起源于国外市场。所谓无糖,可以理解为用不易被人体吸收的木糖醇等多元糖醇和功能性低聚糖替代易造成蛀牙、肥胖、高血糖的简单糖(蔗糖、果糖和麦芽糖等)。其作用是使食物既有糖的味感,又没有简单糖的高能量,更有益健康。

例如2005年,可口可乐就在美国推出了“零度可乐”。而近年来这一趋势开始在中国盛行,很多热衷减肥的人甚至把“0糖”饮料当成一种“福音”。

无糖食品进入国内市场后,很快有了一席之地。它的走红,其实不难理解。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世界范围内的肥胖症患者、糖尿病患者日渐增多,他们对于无糖食品有着刚需。还有越来越多的人认为,为自己和家人、朋友选择无糖食品,更为健康。

“0糖”饮料真的可以放肆喝吗?

专家指出,阿斯巴甜、三氯蔗糖和安赛蜜等代糖的甜味远高于蔗糖,但热量为0;木糖醇、赤藓糖醇等代糖也有相当甜度,会产生极低的热量。尽管甜味剂为减脂人群提供多样化选择,但这并不意味着减肥群体可放纵饮用无糖饮料,过多饮用不仅不利于减肥,还可能会引起腹胀、胃肠胀气等不适。

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三医院临床营养科主治医师、博士刘佳表示,减肥人群是可以喝无糖零卡饮料的,因为是零热量。但无糖或代糖食物吃多了,会出现反应性饥饿,导致食欲大开,因此要控制摄入量,否则会引起肥胖。此外,一些无糖饮料含有大量磷酸,会影响身体对钙、铁、锌等元素的吸收,增加骨质疏松的风险。还要注意的是不同的零糖产品要具体分析其作用与危害,例如无糖可乐含有咖啡因,失眠患者不建议饮用,无糖糖果对牙齿也有一定损伤。

一方面,长期饮用无糖饮料可能提升人们对其他高热量甜味食物的需求;

另一方面,无糖饮料口味较淡,且给人低卡的感觉,容易导致增加其他食物的摄入。

中国农业大学食品学院副教授朱毅指出,代糖服用过多,会扰乱肠道菌群,从而影响代谢,还会让大脑发生错误的指令,以为吃的是真正的糖,然后胰岛素分泌血糖,长此以往胰岛素就会失衡,反而会变胖,更有可能引发腹泻腹胀等症状。

另外,一些自称无糖的新式茶饮,其中的奶油成分、珍珠等配料添加也含有糖分,消化吸收后仍是热量。因此,没有蔗糖的茶饮并不等于热量低,过量饮用仍然有引发肥胖的风险。

延伸阅读

https://www.163.com/dy/article/FOBFU85U05198035.html

在中国经济逐渐崛起的大背景下,如果还有足够多的品牌持续不断地讲中国故事,那未来,说不定也会有外国品牌印着中文logo,起一个中文名,假装高端中国品牌,卖给自己同胞。

文|IC实验室

来源|IC实验室(ID:InsightPlusClub)

· · ·

最近比较火的品牌元气森林在刚推出的时候,我还以为这么小清新的包装,特意标着“日本国株式会社元气森林监制”,应该就是个日本品牌。

但是万万没想到,元气森林居然来自中国朋克之乡河北。

而且那个日本国株式会社,就是元气森林自己去日本注册的一个公司。我监制我自己,确实朋克,不得不服。

所以今天,我想大家聊聊假洋品牌的魔幻故事。研究一下为什么这么多国产品牌都喜欢假装自己是洋品牌,以及如何巧妙地给自己的品牌做移

/ 1 /

首先,我们要定义一下假洋品牌。如今,一个品牌的国籍,就像宠物的血统一样,都是玄学。

所谓纯血统,不过只是一种比较稳定且好看的混血态。而所谓的洋品牌或者国货,在全球化的浪潮下,也很难定义国籍。

比如奢侈品牌Bally,诞生在瑞士,生产在东莞,如今被山东如意集团收购,但依旧由瑞士的管理团队进行运营。那么这个品牌是洋品牌,国产品牌,还是薛定谔的品牌?不好说。

所以我们定义中的假洋品牌,应该是指产品的设计、制造、创始人和运营者都是中国背景,但通过名字、logo,注册地,视觉风格和文案上的小花招,让人产生外国品牌的错觉。

假洋品牌最重要的作用,就是在营销里讲故事,例如北欧设计,日本工艺,意大利血统,瑞士品质。把你忽悠瘸了,兴冲冲买回来一看,越南制造。那就尴尬了。

在这方面,名创优品应该是最入戏的了。哪怕现在全世界都知道它是民族品牌中国骄傲,只有它自己死鸭子嘴硬地表示,自己是一个有着日本血统的品牌。

打开名创优品的百度百科,简介里赫然写着“由中国青年企业家叶国富先生和日本青年设计师三宅顺也先生于2013年创办”。

叶国富何许人也?中国十元店之王,开店狂魔,少女之友,把资本主义倒过来理论的先行者。

2001年,叶国富还在佛山开小化妆品店,小生意做得红红火火。但他的野心可不止于做个小老板。

当时广州流行十元店,上下九步行街附近每家十元店都人满为患。叶国富敏锐地嗅到了趋势。在自家小化妆品店基础上,创立了饰品店品牌哎呀呀

哎呀呀采用了十元店的形式,主打女生高频次,大量购买的小饰品,大受欢迎。一度开到3000家加盟店。而且还请过S.H.E.和林宥嘉代言,在各大卫视做广告,场面热闹无比。

大家看看画风,和如今的名创优品比,一个是视觉系,一个是食草系,确实步子迈得有点大。

如今这些都是叶国富的黑历史了,在叶国富自己的百度百科里,这段经历被一笔带过。

饰品店热闹归热闹,但是价格低、毛利低,赚不了几个钱,3000家店又如何?还是装不下叶老板的财富梦想。

叶国富决定将十元店的生意做高端。怎么高端?走日系极简风。

十元店这个东西,本身就具有日本基因,概念来自70年代,由日本大创所创建的百元店。100日元,差不多是当时日本市场上最低单品零售价。十元店的精髓,也就是用一个接近定价底线的价格,打造的杂货店。

2010年代初,日式极简审美在中国开始大行其道,叶国富盯上了日式审美的代表:优衣库和无印良品。嗯,就决定是你们了。于是他在日本注册了公司,在哎呀呀的基础上,创立了名创优品。

后来有人调侃,名创优品就是山寨了大创的名字+优衣库的logo+无印良品的陈设。

叶国富坚称,名创优品在日本注册,在日本有店,在日本有公司,它就是一个日本企业。

叶老板可能不知道,如果一个人看起来像李逵,说话像李逵,走起路来像李逵,那么这个人多半是李鬼。

比较好笑的是,为了增加自己品牌的日系属性,叶国富还请了一个设计师作为联合创始人。

这个设计师名字叫三宅顺也,三宅是三宅一生的三宅,顺也(Junya)是渡边淳弥(Junya Watanabe)的Junya,学历是毕业于日本文化服装学院,和高田贤三、山本耀司以及他名字里的两个人毕业于同一个学校。

我希望叶国富不要去偶像行业,不然包装个易烊亦凡出来,估计要被饭圈追杀。

然后这位三宅顺也先生的百度百科上,介绍是以简约、自然、富质感的“回归本真”设计风格成为日本“自然の生活”派的新代表人物,并成为多个国际时尚品牌签约设计师。

听名声应该名满11区了,但是看了下经历,发现此人在加入名创优品前的人生,好像不存在一样,和叶国富颇有异曲同工之妙。

然后查了一下,在名创优品相关的任何一家企业下,都没有找到这个哥们的名字,也就是这个联合创始人一点股票都没有,是个专门利人毫不利己的国际友人。

看到这里,我只想知道,三宅老师,家乡的撒库拉开了吗?

/ 2 /

做了一次假日本人还不够,名创优品还想做精神北欧人。而且这次,他们直接抄了另一个假洋品牌,也就是做了个假假洋品牌……套娃的力量,超乎你的想象。

2017年,NOME诺米在广州创立,打出了瑞典独立设计师的概念,号称设计总部位于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主打北欧设计,人称低配宜家。不过这家公司还算有底线,至少没有大张旗鼓说自己就是北欧品牌。

但名创优品就不一样了,第二年,他们也推出了一个名叫NOME的品牌。店面像素级复刻前者,logo也只是稍作修改就出街了。就连介绍都没改:瑞典独立设计师品牌。

然后,双方开始了漫无止境的口水战,至今没有结果。

关于这件事,新周刊是这么评价的:“我们知道他们在抄袭,他们也知道自己在抄袭,他们也知道我们知道他们在抄袭,我们也知道他们知道我们知道他们抄袭,但是他们依然在抄袭。”

叶老板这个李鬼当久了,果然上瘾了。

打造一个假洋品牌,主要有三种玩法。

第一种最基础也最容易被拆穿,就是公司境内注册,运营研发生产销售都在国内,地地道道的国货取个洋名字,暗示自己是洋货。比如元气森林,韩后等。

第二种就是名创优品这样,中国创始人,海外注册一个空壳公司,产品模仿外国产品,但运营研发生产销售还是放在国内。同样操作的还有杰士邦、丸美等等。

第三种最为凶残,找一个对国内市场毫无兴趣的海外品牌,成为这个品牌在中国的全权代理。然后你就可以像南极人一样贴牌了。其中最有名的,当属花花公子(PLAYBOY)。《花花公子》其实是一本由休·海夫纳在1953年创立的男性杂志。

思想还比较纯洁的同学们,可能不太清楚这本杂志是干什么的,简单说,它就是一本格调高一点,尺度大很多的《男人装》,以高品位、享乐主义的基调以及各种大尺度的裸女照片闻名全球。

这本高端色情杂志推出的第一期,主打的就是玛丽莲·梦露的半裸照。而创始人生前就买下了玛丽莲梦露墓地旁边的一块墓地,死后就葬在那里。

所以在美国,如果你穿一件印着花花公子logo的Polo衫,走在街上绝对效果拔群。那些穿P站文化衫的小朋友们估计都会对你顶礼膜拜:OG!绝对的OG!

除了杂志,花花公子还涉猎酒店业和模特业,也开赌场。但就是不做服装。那么国内这么多印着花花公子logo的衣服都是假货吗?不,恰恰相反,这些都是有授权的正品服装。

早在1986年,花花公子就开始在中国申请注册商标,手上一共堆积了350件商标,主要是“花花公子”、“PLAYBOY”和兔头图形居多。

申请下来这么多商标,花花公子反手就把商标授权给中国代理,让他们全权负责产品的产销,自己只需要坐等收钱就好。

也就是说,中国市场上的花花公子,光有一个洋名,却是贴着外国商标的纯正国货。

理一理时间线,花花公子的卖标生意布局比恒源祥还要早,美国南极人,西半球贴标狂魔,i了i了。

/ 3 /

和花花公子类似,飞利浦也是个卖洋标大户。

这几年,飞利浦母公司专注于拯救人类,全面布局健康医疗,也没有心思操持其他家电业务。但多年来在海外市场积累下来的名气和口碑,还是得找个办法变现。那就贴牌吧。

早在2010年,飞利浦就把将彩电业务出售给中国本土企业冠捷科技集团,熟悉硬件的朋友应该知道,这家公司以代工起家,主业制造显示器。

冠捷买到飞利浦的品牌后,玩起了“洋品牌本土价冲销量”的打法。

界面新闻在报道中统计,2016年中国彩电市场的均价,国外品牌为5169元、国内品牌为3077元,飞利浦只有2466元,不到国外品牌的一半,只有国内品牌的八折。

加上电商渠道的加持,不明所以的消费者,看到飞利浦,以为是国际大牌,还卖得这么便宜,哭着喊着就下单了。

到了2013年,飞利浦母公司已经把所有的消费电子业务全部剥离出去了,成了一家纯纯的医疗器械公司。

下蛋的鸡都杀完了,飞利浦又开始骚操作。你看,已有的业务都卖出去了,还可以卖没做过的业务啊。南极人做内衣的都可以卖足浴盆,我们做电子产品的,卖家电的授权,合情合理啊。

于是在2019年,从来不做家电的飞利浦,突然开始卖起了空调。贴着飞利浦的标,却是授权给了一家南京公司,而且还找来了海信生产。还是老歌唱得好:洋装虽然穿在身,我心依然是中国心。

/ 4 /

假洋品牌太多,也偶尔会有假洋品牌成功完成移民,成为真洋品牌。国际知名运动防护品牌杰士邦就是如此。

这个品牌由武汉人福医药创立,从1998年开始上市销售,至今已经服务了两代人。杰士邦2002年开启了全球化战略,成立了杰士邦(英国)全球有限公司JISSBON(UK)。

然后杰士邦开始秀操作,明着说自己是英国品牌,那肯定是违反广告法的,于是杰士邦将所有产品外包装上都标上:由JISSBON(UK) GLOBAL COMPANY LIMITED授权,生产商为SURETEX LIMITED(泰国)。

相当于暗搓搓地告诉你,我们是英国品牌哦。

国内的母公司,摇身一变,成了杰士邦英国的授权经销商。况且杰士邦,杰士邦,听着是不是很像占士邦?作为英国国民电影IP,《007》莫名其妙多了个武汉远房小表弟,也不知邦德该作何表情。

总之,本来杰士邦中国才是爹,却强行管子公司叫爸爸,堪称资本扭曲下的人伦惨剧。

随着品牌国内市场份额越来越高,也有越来越多的人看清了杰士邦假洋品牌的真面目,2010年,两位职业打假人王海和徐大江将杰士邦告上法庭,控诉杰士邦虚假宣传。

他们的论点是,这家英国公司,就是个皮包公司,注册资本只有1000英镑,只有两名中国股东且纳税记录为0。

杰士邦此时露出了无辜的表情:我们就是开了个英国公司,方便给全球人民下套。况且我们也没说我们是洋牌子啊!

而且更秀的是,在被告之前,杰士邦早就已经因为财务问题,把70%的股份卖给了全球最大隔绝性卫生防护用品企业,澳大利亚安思尔公司,成功移民,从假洋品牌变成了真洋品牌。而且英联邦的公司,勉强凑一下,也能算英国血统。这波操作够秀吧?还没完。

2017年,也就是卖身10年后,人福医药又把杰士邦从澳大利亚人手里买了回来,反手就开始打国货杰士邦的情怀牌。还是做套套的会玩套路。

/ 5 /

在我看来,假洋品牌是资本主导下的一种文化现象。

后发国家,会对经济上具有先发优势的国家,产生文化上的认同和信赖,这是自然的文化现象。

而因为品牌具有文化和经济的双重属性,所以在品牌层面上,这样的认同感会更强。这不仅是中国的现象,世界各国都存在。

美国的上流阶层,会努力把自己的审美向欧洲靠拢。日本人更夸张,他们对欧美奢侈品的崇拜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

80年代,整个夏威夷的奢侈品零售业,几乎都是日本人撑起来的。不少年轻女性不惜出卖肉体,也要买一个LV包包,因为没有LV的女性,在日本社交圈根本无法立足。

另一种文化现象则是母语羞耻。在非母语的语言环境里,使用母语表达会让人产生异常的尴尬感。例如将外文歌直接翻译为中文来唱,虽然都是通俗易懂的表达,但外文却会让人似乎更加舒服。

品牌也是一样。在高端消费品、奢侈品等领域,人们习惯了由外来品牌主导这个市场,那么一旦出现国语化的表达,便会觉得不适。

比如我高中的时候,最爱的牌子是杰克琼斯JACK & JONES。现在一看,这不就是俩最常见的人名嘛,放到中国,就是张伟和王涛。

但要是一个品牌叫“伟和涛”,那可就一点高端感都没有了。

英伦范儿、日系设计、美式工业风、北欧极简、这些名词背后,是国外品牌在“讲故事”这件事上,已经付出了上百年的努力。

逆转百年的文化势差,同样需要漫长的时间。所以我其实还挺理解这些做假洋品牌的中国企业,做品牌本就不易,要塑造一个中高端品牌就更难了。起个洋名,抄个近道,也算是变相攫取欧美文化红利。

如今,在品牌营销中,中国叙事也开始成为一种手段。“新国货”、“中式审美”这些概念越来越多被提到。

在中国经济逐渐崛起的大背景下,如果还有足够多的品牌持续不断地讲中国故事,那未来,说不定也会有外国品牌印着中文logo,起一个中文名,假装高端中国品牌,卖给自己同胞。

当然,我更期待的,还是什么时候中国品牌在砖头上印俩汉字,就能变成潮流单品,卖出天价,让全世界人民直呼“看不懂”。

要是真有那么魔幻的一天,我会非常乐意把这篇文章翻译成英语,给外国人民科普一下的。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李曦_NN2587)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