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共和国第一美女,却受断腿之辱,今天是个沉痛的日子

2021-04-12 11:23:11 华人星光

华人星光(ID:hrxg2020)原创内容

作者:华人星光

转载请联系后台授权

她被老舍称为是“共和国第一美女”,

被作家艾青誉为“美在天真”,

齐白石喜欢她喜欢的不得了,

自己的家财任她取用;

连周恩来总理都说:

“三天不喝茶,不能不看她。”

这样一个人见人爱的她,

却惨遭断腿之辱......

今天,是她离去的日子,

她带给全中国的惊艳,

我们永难忘记!

她叫,新凤霞

新凤霞是谁?

本名杨淑敏,身世不明,

1927年出生于苏州,

幼年人贩子将她拐卖到天津。

6岁,她被养父送去学习评剧

14岁就登台,

白天唱戏,晚上捡煤,

她要养活一家8口人。

1949年她来到北京,

人生最辉煌的时刻就此拉开序幕。

她取艺名“新凤霞”,凭娴熟唱腔,

在《刘巧儿》《小二黑结婚》等电影中,

大放异彩,

还在评剧《杨三姐告状》中,

饰演惊艳众人的“三姐”,

一下子轰动大江南北,

被群众呼为“评剧皇后”。

就连后来大红大紫的赵丽蓉

当年也只是她的一个小配角。

《杨三姐告状》赵丽蓉左饰演杨母,新凤霞右饰演杨三姐。

人们都说:

“评剧原本只是北京地方戏,

本来和京剧没法比,

可自从出了一个新凤霞,

一下子举国皆知。”

她的美貌和才情,

令全国人都为之倾倒,

老舍称她是“共和国美女”,

作家艾青说她“美在天真”,

连周总理都说:

“三天不喝茶,不能不看新凤霞”。

那时的新凤霞可谓是红到了极致,

堪称戏剧界天花板的存在,

年轻貌美唱腔优雅,

无数优秀男子为她倾倒,

追求者如同过江之鲫,

然而偏偏,

她爱上了一个“花花公子”,

他叫,吴祖光。

因为身份悬殊,他们的爱情,

打从一开始就不被世人看好。

吴祖光的出身,说出来能吓死人:

宜兴紫砂壶创始人,

是吴祖光祖先明代吴仕;

鼎鼎大名的唐伯虎,

每次去宜兴必住吴家老宅;

中国传世名画《富春山居图》,

从万历到康熙,这幅国宝,

在老吴家整整挂了150年;

故宫博物院主要创办人,

就是吴祖光的父亲吴景洲。

出生在这样一个传奇世家的吴祖光,

自幼痴迷戏剧,从中法大学毕业后,

只有19岁的他一鸣惊人,

创作出抗战话剧《凤凰城》,

被称为“戏剧神童”。

吴祖光还干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

当年毛泽东赴重庆谈判,

将自己写的《沁园春•雪》,

送给了一些民主人士。

吴祖光获得这首词后,

将其发到了《新民晚报》副刊上,

然后,全国人轰动了,

因为这首词,是真正的帝王之词,

很多人心中的天平开始倾斜。

吴祖光无意中成了,

让毛泽东涨粉无数的推手。

等到后来新中国成立,

吴祖光凭《莫负青春》、

《山河泪》、《春风秋雨》、

《风雪夜归人》等电影声名大噪。

并任北影导演,

前程似锦,风光无限。

一次晚会上,

吴祖光和新凤霞相遇了。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这场爱情来的太快,

几次见面后已经是非彼此不可。

可二人身份相差悬殊,

吴祖光这边的朋友看不上新凤霞:

“唱得再好,也是个戏子,

连书都没有读过几天,

你的出身怎能娶她?”

新凤霞这边的领导也不满意吴祖光:

“那小子离过婚,

一看就是那种大户人家的花花公子,

你嫁给他还不是毁掉终生?”

可是不论旁人说什么,

他们早就认定了彼此,

这场“霞光”之恋,注定要成全圆满。

吴祖光为了风光迎娶她,

办了一场空前盛大的婚礼:

请美术家郁风设计精致婚服;

请的宾客无不名扬四海,

京城文艺大师茅盾、洪深来了,

戏曲界的梅兰芳、尚小云、

程砚秋、苟慧生四大名旦全部到齐,

婚礼主持阵营更是隆重,

主持人郭沫若,介绍人老舍

他们还请了周总理,

只是因为临时有事,

总理未能出席,但几天后,

周总理特意邀请他们共进晚餐。

这场婚礼,真叫极一时之盛,

宣誓时,他只对她说了一句话:

“我是要对你一生负责!”

这一句承诺,

他用一生的深情来完成。

新凤霞没读过书,但她喜欢艺术,

吴祖光说:“你可以学画画。”

带她专程拜访齐白石,

那年齐白石92岁了,

一见到美貌的新凤霞,

目不转睛盯着看,看护忙提醒说:

“别总盯着人家看,不礼貌。”

老人家很不高兴:“她生得好看!”

新凤霞则大方走到老先生面前:

“您看吧,

我是个唱戏的,不怕叫人看。”

齐白石和新凤霞十分投缘,

收她做了关门弟子,

将毕生所学都倾囊相授。

老先生家里有个小柜子,

钱都锁在里面,钥匙旁人拿不得,

只有新凤霞来了,老人家才拿出钥匙:

“孩子,缺钱了我这里有!”

齐白石还对她说:“夫妻画难得,

你来画,让祖光题字,

这叫‘霞光万道,瑞气千条’。”

这张“霞光之恋”,

本是岁月温暖,幸福美满,

然而突如其来的命运,

将这样的幸福,生生劈成了两半。

1957年,吴祖光作为文艺界翘楚,

被首先揪出来批评,

还要被发配到北大荒,

那荒无人烟的地方.......

新凤霞被领导叫去做思想工作:

“吴祖光一切都完了,

你还年轻,跟着他只有倒霉,

再也翻不了身,没有好日子了。

你最好和他尽快划清界限,

办离婚手续,免得连累到你。”

原本柔柔弱弱的新凤霞,

这次却出奇地胆子大,

竟拒绝离婚指示:“他会改好的。”

”“他能改好?”

“能改好。”

“我们要把他送到很远的地方。”

“我可以等他回来。”

“你能等多久?”

“薛平贵去西凉国,王宝钏挖野菜度日,

她等薛平贵等了十八年,

我能等吴祖光二十八年。”

领导气得拍了桌子,吼道:

“你给我出去!后果你自负吧!”

吴祖光走的那天,她泪流满面:

“十年,二十年,三十年,我等你!”

他走后没多久,因为“顽固不化”,

31岁风华正茂的她,

原本辉煌的艺术生涯戛然而止。

新凤霞家里被翻的一团糟糕:

气味难闻,地上堆满稻草,

到处是脏布条,羊屎蛋,

北屋墙壁都被砸烂了,

房顶也被捅了洞。

她带着孩子还有家里的老人,

艰难地熬过一天又一天。

舞台也不许上,

她被安排去扫厕所,倒痰盂,

样样脏活都做。

一次,

只因她挨打后瞪了一眼动手的人,

竟就被拉出来再次毒打,

左腿半月被生生打断,

导致永久性伤残。

1968年,新凤霞最伤心的一年,

她最尊敬的老舍先生自沉太平湖;

她的好姐妹

黄梅戏宗师严凤英自杀......

此刻,患有腿伤的新凤霞,

在38米深的地下,挖防空洞长达七年,

地底阴冷潮湿,

她的关节发炎,膝盖严重变形,

还患上了高血压。

但她还在拼命地挣扎:

为了祖光,为了孩子们,

我要活下去!

1975年的一天,

她突然感觉不适,去医务室量血压,

检查单出来,高压二百!

领导“仁慈”地说:“今天先回家去吧,

明天再来劳动。”

第二天一早,

她才起身下床就嘭一下摔倒,

吴祖光赶紧把她送到医院,

检查结果让人心碎:

因为长期劳动得不到休息,

新凤霞左半身瘫痪,往后余生,

她只能在轮椅上度过!

新凤霞终日以泪洗面,

曾经钟爱的舞台,再也回不去了!

此时,

很多人又开始转头劝吴祖光:

“你老婆·······唉,她照顾不了你,

要不考虑离婚另娶吧。”

吴祖光断然摇头:

“此生,她永远是我的妻,

她照顾不了我,

那就我来照顾她。”

吴祖光带着妻子搬了家,

尽管当时他们已经平反,

还是属于国家干部,

但他们,

没有住过组织上分配的一间房子,

也没有用过一件组织的家具。

吴祖光说:“我们不能麻烦国家。”

搬家后,为了妻子方便,

吴祖光精心设计了家里每一处地方,

她手腕膝盖都有伤,

气候一变化,关节疼痛又怕冷,

吴祖光就把她的书桌,

放在向阳的窗子暖气旁。

新凤霞不能坐低的沙发椅子,

他就订做高的凳子;

新凤霞弯不下腰,

吴祖光特意抬高了书桌,

摆放台灯、电风扇、时钟等,

书架上她爱看的书,他亲自摆放,

她一伸手就能拿到。

在吴祖光的鼓励下,

新凤霞摒弃杂念,每天都埋头画画,

画好一张,他就题字,

每次完成一幅,

已经白发苍苍的两人相视一笑,

举案齐眉一如当初。

新凤霞还学习写作,

想到什么写什么。

写完一篇,就用左胳膊夹着给他检查,

他说:“她的思路,

就像一股从山顶倒泻下来的湍急清泉,

不停地流啊流……

写得最多时一天写一万字!”

最终,她把自己活成了一个奇迹,

在瘫痪后的三年里,

她留下了几千张清丽灵动、

构图巧妙的画作。

吴祖光对妻子的呵护,

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1978年他去香港,第一件事,

就是为妻子挑选一条项链:

“因为她的首饰都被抄走了。”

去台湾、去北京,

他每次都不忘为妻子带回礼物,

或是一条丝巾,一本藏画集、

或是一把琉璃镇尺。

他念念不忘,

妻子曾想走遍大好河山的梦想,

他对坐在轮椅上的她说:

“我一定带你出去看看。”

后来,

他真的带她坐上飞机、火车、轮船,

一起去大连参加服装节,

遇到上下台阶,

他跟小伙子一样抬轮椅,

平稳地将妻子放下,

常常累得满头大汗,

她面带微笑,拿着小花手绢,

为80岁的丈夫擦拭额前汗珠。

他总说:“凤霞所有经受的苦难,

全因我而起,在最艰难的日子里,

她没有点滴屈服,

她一生取得的成就,无人可代,

她受的冤枉、委屈、

折磨、虐待,无人可代,

她的坚贞勇敢,也无人可及,

她是我灵魂的依靠。”

90年代,新凤霞最后一次登台演出,

当看到她坐着轮椅出现,

用娴熟的唱腔清唱评剧时,

在场所有人无不潸然泪下,

她张口仍是从前嗓音,

可她的左手已经动不了了.......

短短八年后,1998年4月12日,

新凤霞突发脑溢血去世,

最后时刻,吴祖光紧握着妻子的手,

低头呜咽哭泣,

风雨同舟47载,你这一走,

我在这空荡荡的世间,

要有多寂寞啊......

她走了两年,他恍惚认为妻子没死,

总觉得她在屋里画画,写字,

他嘴角洋溢着孩子般的微笑:

“她写累了、画累了,

就会过来看看我,我等着,

等她走进这屋子来看我,

她会过来看我的,

因为我是她惟一最爱的人,

我就是她、她就是我,

我俩是独一份儿。”

2003年4月,

饱尝思念之苦的他安然去世,

也许离开,对他来说是最好的解脱,

他终于能和最爱的人在天堂相聚。

新凤霞,吴祖光,

这一生一世一双人的佳话,

这对不弃不离、厮守终生的伉俪,

这段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旷世奇缘,

已成为绝响!

霞光万里红如锦,凤鸣九州天下知,

这一生作为女人,

她取得了最辉煌的事业,

谱写了最美好的爱情佳话,

也为我们留下了,

一段真善美的共和国传奇!

今天,2021年4月12日,

她离去23年的祭日,

芳华一去二十载,

音容笑貌今犹在,

缅怀新凤霞!

— END —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本文由华人星光原创

转载请联系后台授权,侵权必究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