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尔釜山兵败如山倒:文在寅怕是栽了

2021-04-11 11:47:34 沉思的托克维尔

沉思的托克维尔: 为社会保留一点理性的声音

成为沉思的托克维尔资深读者点击上方「沉思的托克维尔」→右上角菜单栏→设为星标

(简单科普,韩国经常重组政党,因此党名不需要记忆,只需要知道保守派和进步派,保守派是朴正熙、全斗焕军政府的残余,支持小政府自由市场,亲美,对标美国的共和党(红色)。进步派是金大中民主势力的继承者,支持社会福利和政府干预经济,对标美国民主党(蓝色),反美,主张对朝、中缓和关系。下面我以右派称呼保守派,左派称呼文在寅所在的进步派。)

4月8日,韩国首尔、釜山两大城市的选举结果出炉,文在寅所在的共同民主党兵败如山倒,以大比分的劣势输给了右派国民力量。2018年地方选举,文在寅的共同民主党曾经赢下了首尔25区和釜山15区,但这次,这些区域全部翻红,成为右派的地盘。

首尔、釜山作为韩国最大的城市,一边倒的倒向右派,表明文在寅的左派在几年的施政中不得人心,文在寅上位时曾许诺控制房价,但结果却是房价不断上涨,年轻人的住房问题愈发严峻。根据调查,文在寅目前的支持率仅为34.1%,61.7%的受访者对文在寅的施政持负面态度,对文在寅表示负面看法的公众40%是因为房价上涨。

除了房价,Me too运动也给了左派以重击,Me too作为女权运动的分支本是受左派支持的,但出人意料的是,接连爆出性骚扰的主人公,居然均是左派政客,反倒是右派洁身自好。左派政客接连爆出丑闻让原本支持左派的年轻人迅速倒向右派。因为年轻人的倒戈,文在寅的左派兵败如山倒,成为国民唾弃的对象。

首尔釜山的惨败标志着文在寅今后的命运,一旦下任政府是右派执政,必然会对文在寅进行清算,文在寅在任时,将右派总统李明博送入监狱,算是为好友卢武铉报了仇,但冤冤相报何时了,文在寅将右派送进监狱,右派当然可以以彼之道还施彼身。青瓦台的魔咒已经笼罩在了文在寅的身上。

一、兵败如山倒

首尔、釜山选举文在寅的左派可谓是一败涂地。在首尔,右派的吴世勋以57.5%的得票率击败朴映宣的39.1%。而在釜山,右派的候选人朴亨俊更以64%的优势完胜左派的金荣春。右派几乎赢下了两座城市所有的大区,而左派是全面失守。2018年地方选举,左派曾赢下了首尔釜山全部区域,如今却一次性丢给了右派。

我们再来看选举结果的年龄分布图,首尔选举中,右派的吴世勋在各个年龄段都对左派形成了碾压。其中年轻世代中的表现最为有趣,20岁世代的年轻男性72.5%投给了吴世勋,只有22.2%投给了朴映宣,其右倾的程度超过了其他所有世代。而女性中,也有40.9%投给了吴世勋,年轻女性一向是左派的支持者,但这次左派政客接连爆出性骚扰丑闻,让很多年轻女性选民抛弃了左派,尽管如此,朴映宣仍然赢得了44%的选票。

就选举结果来看,韩国年轻世代和中国一样,年轻男性更保守了,而年轻女性则更开放,韩国也存在年轻男女高度对立的情况。

总之,这次选举几乎所有年龄层都投给了右派,而据韩国“真实计量器”公司的民调,在1000名成年受访者中,仅有34.1%支持文在寅,创下文在寅上任以来的最低点,另外,有61.7%的人对文在寅持负面态度,而那些未表达政治倾向的选民中,对文的不支持率竟然高达68%。

文在寅和左派的支持率大跌,那么文在寅究竟做了什么大事让韩国人如此不满?

主要就两点,一是房价大涨,二是性骚扰。

二、韩国房价大涨,年轻人怨声载道

文在寅上任时,曾许诺遏制房价,3年来,文在寅先后出台20余项房产新政以抑制楼市过热,但最终的结果惨不忍睹,房价不但没有下跌反而开始暴涨。2020年5月份,韩国首尔公寓售价从2017年5月的8.4亿韩元(约491万人民币)飙升至12.9亿韩元(约合754万人民币),平均上涨4.5亿韩元(约263万人民币),涨幅高达53%,为近30年来最高。

疫情期间,韩国房价房租再次暴涨,6月、7月,文在寅加强了调控,然而迎来的却是成交量暴涨110%,多达14.1万套。前段时间韩国京畿道的某公寓楼盘入市,1000多套房有47万人抢购。

房价高涨带来了大规模的成交量,韩国官方数据显示,7月份韩国房产交易量高达14.1万套,较去年同期增长110%。今年1-7月累计交易量高达76.2万套,较去年同期近乎翻倍。一边是高涨的房价,一边是紧迫的买方需求。2019年,韩国一份买房调查报告显示,94.8%的韩国人都认为自己需要买房,其中韩国年轻人买首套房的平均年龄是36.8岁,随着房价继续上涨,首套房年龄可能突破40岁。

(首尔房价飙升)

根据民调机构韩国盖洛普调查,对文在寅持负面态度的选民中,40%是因为房价问题,而且这一比例还在不断上涨。韩国国民还给文在寅统治时期起了外号,说朴槿惠时期是地狱朝鲜,文在寅时期则是不动产投机共和国。号称维护社会公平、政府干预分配的左派政府却导致了最大的不平等,无疑是莫大的讽刺。

房价3年内暴涨53%,文在寅的调控措施全部失败,让年轻人对左派政府的失望到达了极点。那么文在寅为何调控失败呢?根本原因在于文在寅违背了客观经济规律,只是依照民意胡乱决策,结果是房价越调越上涨,其涨幅远远超过了右派执政时期。

说到房价高涨,其实按照经济学,房价大涨无非就几个原因。

1、土地供给不足。

土地供给不足的地区,房产供给就越稀缺,就越容易导致房价暴涨。房产稀缺不一定是土地不足,更有可能是人为管制,比如中国部分地区依赖土地财政,土地财政占当地政府收入的60%,因此地方政府会抬高地价以赚取收入,而地价上涨必定会抬高房价。

韩国的土地管制同样很强,这和韩国人的观念有关,韩国人和中国人一样,非常强调集体主义和公共利益,因此韩国土地虽然是私有的,但是韩国人却认为土地应该管起来不能随便使用。韩国的土地开发,涉及到合同许可、土地交易税,绿化带限制,环境保护等多重限制,审批手续极为复杂。而且韩国的土地交易费很高,中国女演员汤唯,曾以13.5亿韩元购置了首尔一块土地,2014年卖出时居然缴纳了1亿韩元的税费,可见交易费有多高。

2、绿化带过大侵占居住空间

除了各种繁杂的审批和税费,韩国的环境保护也是房价暴涨的原因,东京的绿化带只有100平方公里,而首尔居然有1500平方公里。文在寅曾想释放部分绿化带来增加土地供给,但却遭到了本党前首尔市长朴元淳的反对,而反对的理由就是这样做会让左派丧失环保选民的支持。

(首尔绿带规模非常大)

3、韩国资源过度集中在首尔都市圈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首尔和北京上海一样,过度集中了优质的教育资源、医疗资源,房产的价值不仅是房子本身,更多是附带的公共服务,离这些资源越近,房价就越高,正因为首尔集中了太多的资源才会引起全国的哄抢。

4、货币超发

货币超发也是房价上涨的核心因素,疫情以来,文在寅政府不断超发货币,进行大放水,同时文在寅还大幅降低了央行利息,让国民可以更轻松的获得贷款,但这些贷款没有流向实体经济,反而流向了房地产。韩国经济学家认为,在经济不景气的时期,房地产成为一种避险性金融产品,中产阶级购买房产是为了避免可能带来的经济风险。

文在寅超发的货币最后全都反映在房价上。

房价上涨的原因,其实韩国经济学家已经总结的差不多,但文在寅偏不吃一套,他决定按照民众的意愿来打击房价,而民众的见识是很短浅的,他们和中国无数人的观点一样,认为房价高全是炒房客害的,因此纷纷要求文在寅打击炒房行为。

于是文在寅很快颁布命令,要求所有公务员只能拥有一套住房,多余的必须退出,很多官员迫于压力甚至卖掉了自己唯一的住房。尽管如此,很多公务员仍然不愿退出房产,对文在寅怨声载道。同时公众看到仍有很多公务员不愿退房,也把气撒在了文在寅身上,搞得文在寅里外不是人,遭到了两个阶层共同的反对。

文在寅也不是没想过从取消土地管制,削减绿化带上入手,但反对势力太大,而他的任期只有5年,根本不足以完成,而停止放水也不可能,疫情期间再不救助经济,可能当下就死了,文在寅落入了艰难的困局,无计可施。

房价暴涨就已经让文在寅够头疼的了,更要命的是,他的亲信接连爆出性丑闻,本来年轻女性是左派最坚定的支持者,这样一来连年轻粉丝都要丢了。

三、女权运动的反噬:左派政客接连爆发性丑闻

如果说房价暴涨超出了文在寅的应对能力,情有可原,那么左派政客接连爆发性丑闻就很无厘头了。

按理说左派是比较支持女性权益保护的,但这次,左派却被女权运动反噬了。

2017年,欧美MeToo运动兴起,很多女性开始在网络上公开自己被骚扰、侵犯的经历,号召全球的女性团结起来,对性骚扰说不,这股浪潮也蔓延到了韩国,也直接导致了这次地方选举。

2020年4月23日,釜山市长左派政客吴巨敦被爆出性骚扰丑闻,最终吴巨敦被文在寅的共同民主党开除党籍,釜山市长就这样空了出来。2020年7月10日,文在寅的亲信,首尔市长朴元淳自杀,1月25日,韩国人权委员会审定朴元淳存在性骚扰行为,首尔市长又空缺了出来。因为左派两位市长接连因性骚扰而下台,因此才有了今年的两市选举。

接连爆出的性骚扰丑闻,让国民对左派的信任度降至冰点,而右派也着力主打性骚扰牌。右派首尔市长候选人吴世勋在胜选演讲中,提到他真挚的感谢国民,说要结束国民的痛苦,同时声称要为朴元淳骚扰的女职工伸张正义。

他说:“我一定要当选!,我想让那位被性骚扰的女职员安心从事各种工作,遭朴元淳性骚扰的受害者,我一定会让她们回到工作岗位。”遭到性骚扰被害人的律师金在莲野表示,被害人看到吴世勋当选后,和家人们一起哭了,她让律师向吴世勋转达她的感激之情。

(吴世勋庆祝胜利)

本来女权是左派的话题,但没想到性骚扰的居然全是左派政客,而右派似乎洁身自好。女性权益居然成了右派攻击左派的武器。

房价暴涨加上性骚扰丑闻,彻底击溃了文在寅的声誉,因为丑闻不断,国民怨声载道,文在寅共同民主党的领导层多人辞职,以向国民道歉,文在寅在市长选举败选后也称将严肃接受国民的问责,今后将以更低的姿态和更大的责任感治国理政,更加致力力于克服新冠疫情、恢复经济、稳定民生、整治房地产腐败,满足国民的迫切需求。

(文在寅向国民道歉)

但文在寅离卸任只有一年,而且韩国总统不允许连选连任,文在寅很难在剩下的一年内翻身。文在寅的悲剧不光是他个人的悲剧,其实也反映出韩国制度的弊病。

韩国总统被称为合法选举的皇帝,在任期内几乎无所不能,但第六共和国宪法将总统任期从原来的7年缩减为5年,韩国总统权力再大,在5年内也难以推动实质性改革,因此他只能实行短期取悦公众的政策。

而由于权力过大,韩国总统在任时往往得罪不少人,这些人在总统任期结束后会立即开始报复,而韩国往往是左右派轮流执政,一般一个左派政府下台后下一任就是个右派政府,如此轮回,每一派都对对方轮流下死手,这才出现了青瓦台的魔咒,李明博逼死卢武铉,朴槿惠被政敌送进监狱,文在寅清算李明博,这样周而复始,形成了互相清算的轮回。

文在寅在任时严厉打击右派,可一旦右派当政也会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文在寅可能也难逃入狱的魔咒。左右派激烈争斗的背后实际上反映了韩国深厚的内部矛盾,财阀、中产阶级、工人、学生之间水火不容,只能通过迫害各自代理人的方式泄愤。

虽然离韩国大选还有1年,但文在寅的结局似乎已经命中注定。

(对中国可能的影响是,相对亲华的文在寅下台,亲美的右派上台,可能会对局势造成一定影响。)

欢迎关注本人公众号和小号,关注小号,以防失联

欢迎加入我新开的知识星球:跟团长读书,新开的星球主要带大家读一些学术经典,比如旧制度与大革命,自由主义,罗马帝国的陨落,美国历史、自由的基因等。(如果想讨论人生,也可以加入)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