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妈18岁时,我爸60岁,我亲手斩断了这场畸形婚姻”

2021-04-10 23:52:40 不二大叔

作者 | 猪小浅

来源 | 猪小浅(ID:zhuxiaoqian0214)

医生说我爸的脑血管堵塞得厉害,建议动手术时,我有些欲哭无泪。

没人能理解我心里的无助,除了肖海

医院的走廊上,肖海轻轻摸着我的头,说,没事,还有我。然后他又突然说,李丽,嫁给我吧。

他说这句话时,眉眼里都是温柔。无论是表情还是语气,都认真得让我想哭。

肖海看我愣在那,捏了捏我的鼻子,说,发什么呆啊?结了婚,我就可以名正言顺地照顾你,和你一起承担。

我感动得不知道说什么好,但我没有勇气答应他。

婚姻从来都是两个家庭的事,不是你爱我我也爱你,就可以圆满。

何况我和别人不一样,我的身后,是一个巨大的窟窿。

故事也许要从20年前的2000年说起。

这一年,在广西的某个小镇上,有个叫黄翠的姑娘18岁。天真浪漫的年纪,情窦初开,可她和初恋的感情遭到男方父母的强烈反对。

黄翠一赌气,从家里出门打工。

却没想到被人贩子盯上,卖到广西的另一个山村。买主,已经将近60岁。

黄翠的眼睛都快哭瞎了。

她试图过无数的方式逃跑。可在那个四面环山的村子里,山的外面还是山,交通不方便,也没有电话。加上村里人基本都相互认识,想逃也逃不了。

逃了,就被抓回来,关进屋子。

后来黄翠怀了孕。

然后一生,就接连生了四个孩子。偏僻的小山村,重男轻女,必须生到儿子才算完成使命。

可能你也猜到了,黄翠是我妈,买主是我爸。

我有两个妹妹,一个弟弟。

小时候,我不理解我妈为什么对我和弟弟妹妹很冷漠。好像不论我怎么努力,都很难博她一笑。她不让我跟别人玩,我回来晚了就会遭到严厉的批评。

直到我长到10岁那年,有次我无意中在衣柜的最底层,翻到一个日记本,然后连蒙带猜,知道了我妈的秘密。

一个不能说的被拐卖的秘密。

我的内心百感交集,像是一夜长大,理解了她的苦和难,理解了她对我和弟弟妹妹的冷漠,理解了她为什么不让我晚回家。

也知道了我们家和别人家的不同。

我很心疼我妈。

可除了拼命学习,一下课就回家帮她干活,替她照顾弟弟妹妹,我不知道怎样才能抚平她眉宇间的忧愁。

她还那么年轻,看起来却像是饱经沧桑。

我11岁那年,我妈终于有了人生中的第一部手机。

那应该是她攒了十年,才一点点攒到1000块,然后偷偷去买的手机。

在这之前的几年,村里已经有人开始装座机,我爸不肯装,害怕我妈和别人联系。

那时家里穷得叮当响,我妈攒下那一千块我知道有多不容易。我记得有一次我偷了她20块钱,直接被她打到全身发紫。

现在想来,她打我,不止是要改掉我偷东西的毛病,还因为那是她救命的钱。

她做梦都想从这个偏僻而又落后的山村里逃出去。

尽管她的老家也在山里,但她是父母和哥哥们最疼爱的小女儿。在这之前,是被捧在手心里长大的。

可是一场拐卖,改变了她的命运。

在这个家里,我妈拼命干活,养大四个孩子。我爸,已经是身体每况愈下的老人,只能由她一个人默默扛起这个家。

那个出逃计划,可能酝酿了十年。

是村里有个读了书的年轻人,实在看不下去,通过网络以及我妈提供的一些线索,历经周折,偷偷帮我妈找到了外公外婆。

当然,这些是我后来听我妈妈说的。

11岁的我,只知道有一天,家里发生了一场战争。我妈和我爸吵得特别凶,差点打起来。

我在他们的吵架声里,弄清楚了缘由,那也是我第一次听到外公外婆的字眼。

那仿佛是我们家的禁词。

我妈说她联系上了外公外婆,想带孩子回去看看。

这样的要求,当然被我爸一口回绝。

但我妈这次态度非常强硬,她甚至拿出农药,以死相逼。我爸总算妥协,不过只答应我妈带两个孩子回去,留下我和弟弟。

我爸还有家里那些亲戚们觉得,我妈就算想逃跑,也会舍不得孩子。

所以这一年,我妈带着我的两个妹妹去了外公外婆家。

我妈终于找到了失散多年的家。

外公外婆老泪纵横,他们找了我妈很多年,再相见,当年稚嫩的女儿却已经是四个孩子的妈。

命运翻云覆雨,让人只想痛哭一场。

我妈在外公外婆家呆了一周。

一周后,我妈在我爸的催促下,带着我的两个妹妹回来了。

在这之后,我妈的人生重新燃起希望,但她看起来好像更不快乐。

可能是因为回去过,体验过家的温暖,尝过一丝甜后,眼前的日子越发的苦。

这些年,她是村里最苦命,也最能干的女人。

不论是女人的活,还是男人的活,她都得做,而且做得很好。

一个身高不到一米五,体重只有80斤的女人,硬生生被逼成了这个家的顶梁柱。

可就算她认命,一心一意撑起这个家,还是会听到各种风凉话。

小时候我听不懂,大了我就渐渐懂了。

我爸包括那些亲戚,总担心那么年轻的她,会耐不住寂寞,毕竟我爸已经是70多岁的老人。于是他们说很多难听的话来侮辱她。

我妈心里有大把的委屈,也有大把的不甘心。

大半年后,我妈提出第二次去外公外婆家时,我爸有了提防之心。

他叫来那些亲戚,拦着不让我妈走。

场面很残忍。

我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勇气,拿起铁锹,挡在那些人面前,嘶吼着说,谁敢过来,我就跟你们拼了。

我一个小姑娘当然挡不住这些大人。

但可能谁也没想到我会有这样的举动,大家愣住的那几秒,给了我妈缓冲的时间。她终于在村口坐上了班车。

从此再也没有回来。

她有家了,我和弟弟妹妹却没有家了。我亲手斩断了这场畸形的婚姻,我爸对我更加看不顺眼。

这一年,我12岁,我妈30岁。我爸73岁,而我最小的弟弟才5岁。

所有人都说我妈无情,撇下年幼的孩子,可我一点都不恨她。

对她来说,被逼着生下我们四个兄弟姐妹,是这辈子的耻辱吧。

她爱我们,但这样的爱,只是一个女人天生的母爱。我和弟弟妹妹不是爱情的结晶,甚至是她这辈子的痛。

我理解我妈心里的苦和难,理解她无数个夜晚醒来时枕边的泪水。她的前半辈子已经毁了,后半辈子不应该就这么认命。

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我接替我妈来撑起这个家。

我开始像个小大人,管教我的弟弟妹妹,以及照顾我爸。

其实很多时候,我不喊他爸。

是的,必须承认,我恨他。

他毁了我妈的人生。都那么大年纪的人,明明都已经没有了养大孩子的能力,却一而再再而三地逼着我妈生了四个。

还和村里那些人一样,严重的重男轻女,凡事都向着我弟弟。

我从小为了得到他的关注,学习成绩特别好。即便是我妈离开,家里遭遇变故,我的学习也没有落下。

现在想来,是不敢松懈吧,知道这是唯一能改变我命运的机会。

于是我一边拿着各种奖状,一边将家里安排得井井有条。

做饭,砍柴,督促弟弟妹妹们学习。我又乖巧又能干,很想得到我爸哪怕一句的肯定,但在他眼里,这是我理所当然应该做的。

用亲戚们的话来说,这是我的命。

所以哪怕我初中毕业时是以全年级第一名的成绩考上高中,我爸的意思还是别读了。他想我早点出来赚钱,给他的儿子买房子。

再三权衡后,我选择了去技校学烘焙。我想学会一门手艺,有一技之长。

可我爸和那些亲戚们都说我不务正业,不如去厂里赚钱来得快。我在这样的压力下,性格变得孤僻敏感。

那时,我爸已经是七八十岁的人,自己一身病需要花钱不说,还没有任何经济来源。而弟弟妹妹们读书也需要钱。

人生无望到只剩黑暗。

最终我还是咬咬牙,去了技校。家里是缺钱,但前提是我得让自己有一项可以在这个社会上生存的本领。

我妈回到外公外婆那边后,找了一份工作。

她没有学历,又和社会脱节太久,做的工作辛苦不说,酬劳也很低。

但她从来没有说过苦,她对我说得最多的是,对不起。

她觉得自己把烂摊子甩给了我,让我承受了这个年纪不该承受的一切。所以每个月一领工资,就全都打给我。

我说过,我一点都不怪她,我心疼她。以一个女孩,而不是女儿的名义心疼她。

我妈用她辛辛苦苦赚来的钱,供我到技校毕业。然后她再婚了。

继父对她挺好,他们在同一个工厂上班。但谁也没想到,没过几年,厂里效益越来越差,我妈和继父都相继被裁员。

俩人拿着赔偿金,学着做点小生意,却弄到血本无归。就是在那时,他们的孩子出生,是个小弟弟。

生活变得艰难,继父自暴自弃,开始酗酒,借高利贷,颓废得不像样。

所以我妈的日子又苦了起来。

但她从不跟我诉苦,可能这样的苦,比起之前在村里受到的侮辱,已经算不上什么吧。

我妈用尽办法,继父总算开始戒酒,跟着她一起努力赚钱还债。

我很心疼她,所以发工资时,除了维持这边家里的开销,偶尔也会接济一下他们。

这些年,我从学徒做到公司里最年轻的部门主管。

说不累是骗人的,最累最难的时候,我甚至想过一走了之。

肖海,就是我黑暗人生里的那道光吧。

我是在QQ群里遇到他的。那一年,我13岁,肖海18岁。

我妈走后,这个家所有的事情都得我来扛。夜深人静的夜晚,我压抑到想哭,却找不到任何人倾诉。

那时QQ很流行,肖海是第一个在我空间里留言的人。他家在隔壁的隔壁村,不过他跟着父母常年在外做工程,几个工地来回跑。

那段日子,他是我唯一可以倾诉的出口。

肖海话不多,但他对我特别有耐心,是他让我走出了最苦闷的日子,学着乐观开朗地去改变命运。

读技校,也是他给我的建议。

那时我们只是普通朋友,他却把仅有的一点积蓄转给了我。我推脱,他说是借给你的,你以后还我就行。

无法想象如果没有他,我的人生会不会变成另外的模样。

所以当我们约着见面,当他问我能不能做他女朋友时,我红着脸答应了。

这之后的四五年,我忙学业,他忙工作。

一有小长假,肖海就会回来找我,带我吃好吃的,给我讲他小时候调皮捣蛋的糗事。从小到大,听我说话最多的人就是他了。

我无处安放的心,在他那找到住所。

大概老天爷心疼我,派他来给我甜,让我有勇气面对所有的苦。

肖海知道我家里所有的事。

他很心疼我,也很包容我。只有在他面前,我才可以不用假装做个小大人,而是做个任性的小女孩。

没人知道,我有多感激他。有多感激,就有多爱。

我爸住院的日子,肖海工作再忙,也会抽出时间陪我一起照顾。住院的日子,给我爸端屎端尿的人是肖海。

别人都以为他是儿子,我是儿媳。

晚上在医院守夜,只有一个枕头,他毫不犹豫地留给我,自己一个人在走廊上坐着睡。

我何德何能,可以遇到这样的一个他呢。

不只是他,还有他的爸妈。在知道我爸的情况后,他们给肖海转了一笔钱,让他给我。还托关系弄了一些进口药,时不时打来电话关心我爸的情况。

我沉溺在这样的温情里。

肖海的家,有父慈母爱,有手足情深,大家相亲相爱。我做梦都想嫁给肖海,但婚姻从来都不是两个人的事。

就在前段时间,我回村里。

亲戚们都在旁敲侧击地问,什么时候给家里造新房子呀,你弟以后要娶媳妇呢。

我弟弟才12岁而已。

我并不是伏弟魔,但弟弟妹妹都还未成年,我爸已经八十岁,时不时要去医院。在我的身后,是一个可能需要填很久才能填满的窟窿。

其实我的弟弟妹妹都很懂事,并没有觉得我的付出是理所当然。越是这样懂事,我越是不可能丢下他们不管。

肖海说,正是因为这样,我更要和你结婚。两个人一起承担,总好过一个人硬扛。

我感动到想落泪。

肖海不知道的是,也正是因为他对我的这份厚爱,让我害怕自己会连累他。

他没有听我的,前几天我发现,他已经在偷偷开始筹备婚礼。

他说要娶我回家,和我一起面对接下来的风雨。

我很想很想嫁给他,却也害怕我和我身后的家庭,成为他的负担。不知道有没有人可以理解我的胆怯和迷茫。

大叔说:

这是一个有点悲伤的故事,很心疼女主和她的妈妈。

还好她遇到了肖海以及他善良的家人。

可越是爱他,越是害怕自己会连累他。

但我希望女主勇敢点,她值得世间最好的爱。

如果你也支持女主结婚,点个文章末尾的“在看”,鼓励她吧。

(女主做的蛋糕)

作者简介 :猪小浅,一个只写真实故事的公众号。在这里,你将看到百态人生。读猪小浅,相信爱。后台回复目录,可阅读所有故事。公众号:猪小浅 ( ID:zhuxiaoqian0214)。

还想看更多?

戳这里搜索你想要的

分享出去,多一份鼓励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