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啥明星都一窝蜂去开火锅店?

2021-04-10 17:08:17 新周刊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

ONE文艺生活

(ID:one_hanhan)

又双叒叕有明星开火锅店了!

如果你经常浏览短视频平台,想必最近一定刷到过各大博主为沙溢的新店“辣叁成”所做的宣传。

从陈赫、叶一茜、朱桢合伙开的贤合庄,到薛之谦的上上谦,邓家佳的HI辣火锅,包贝尔的辣莊,再到邓伦的火社,郑恺的火凤祥,已经数不清有几波“下海”经营火锅店的明星了。

明星艺人们不仅投资眼光一致,后续的营销方式也基本相似:新店开业时,一定少不了同行站台,各大网红博主力荐,以及粉丝疯狂的追捧。

场面之火热让人不禁思考,也许“成功”这件事并非不可复制。

但究竟为什么,偏偏是火锅店成为了一众明星的副业首选呢?

火锅店凭什么

博得众星青睐?

放眼整个娱乐圈,因为经商失败而负债的明星不在少数,比如前不久欠下四千万的李亚鹏就是一个实例。

如今,艺人们在选择副业这件事上,明显要谨慎很多。

大多数人选择把目光投向高速增长的餐饮市场,而这其中,火锅品类的市场份额占比最高。

毕竟火锅早已凭借自身的社交属性,成为了一种重要的饮食文化。

即使在疫情的正面冲击下,NCBD(餐宝典)仍然于2020年的8月预测,火锅行业规模将会达到8880亿元左右。

而据巨潮商业评论所报道,在这个即将突破万亿级的火锅市场里,行业头部品牌海底捞的市场份额至今也只有6%左右。

由此可见,火锅市场仍然有很大的逐利空间。

而比起传统火锅创业者,明星火锅店显然拥有天然的优势,凭借自身知名度带来的流量,足以帮助他们入局占据一席之地。

与此同时,火锅的毛利率和净利率均高出其他餐饮品类,内在的经济价值不言而喻。

而早已形成标准化的火锅行业,上游是成熟的供应链,下游是规模庞大的消费者群体。

明星们既不必在原材料的生产、加工、配送环节上投入过多心力,也能够在短期内依托粉丝经济实现收支平衡。

因此,对于毫无餐饮从业经验的艺人们来说,比起投资房产或文化产业,经营火锅店相较而言风险低,门槛低,投入低。

于是就有了明星艺人相继加入火锅创业大军,营销物料遍布各大社交app,一派红红火火恍恍惚惚的光景。

艺人新店的门庭若市是常人无法企及的,他们门店的扩张速度也是常人所不能理解的。

贤合庄加盟店在一年时间内便达到了700家,要知道海底捞和呷哺呷哺用了二十多年,才堪堪突破千家直营店的规模。

后疫情时代,任谁都忍不住对此发问:火锅创业的繁荣是真实存在的吗?

明星火锅店的

新生与消散

2021年开局,“锅圈老大哥”海底捞便频频被推上舆论风口。

先是因为“报复性涨价”、“用味伴侣代替牛肉粒”等事件接连登上热搜。

而后海底捞一以贯之及的特色服务也为大众所诟病,人们开始反感这种面面俱到的服务,希望在用餐环境当中寻求一点隐私。

于是定位高端的新兴火锅品牌便快速抢占了市场份额,比如呷哺呷哺旗下的凑凑火锅,以及从出道就被用与海底捞相提并论的巴奴火锅。

海底捞在内外影响之下不断新增店面,甚至推出多个子品牌曲线自救,可还是收效甚微。

海底捞尚且如此,明星火锅店作为行业新秀,真实情况又是如何呢?

众所周知,明星本人作为火锅店最大的亮点,早在宣传期就已经得到了过度曝光。

后期门店如果想要有效留客,至少应该拥有与行业标准持平的服务水平,也要有不逊色于传统门店的革新创意。

而正如前文说到的,多数火锅店,尤其是明星店大多依赖供应链的标准化产品,因此食材上的体验感本不会有太大出入。

但我们打开大众点评可以看到,仅北京地区来说,海底捞与贤合庄人均消费额相差不大,评分差距却有点不忍直视。

随意点开一家贤合庄的差评区,基本都是对服务不到位和食材不新鲜的控诉。

服务疏忽暂且还能理解,毕竟一线城市核心地段的明星火锅店,日均客流量确实不可想象。

但当服务、食材、菜品通通达不到客单价的水平,消费者当然很难接受这样的定价。

甚至有人表示因为性价比太低,打卡一次之后就不会想再来了。

其实早在2018年,黄磊和孟非搭伙的“黄粱一孟”火锅就因为高昂的价格被热议,最终惨淡收场。

除此之外,包贝尔火锅店的假鸭血一度也闹得沸沸扬扬,更有郑凯的火凤祥火锅涉嫌抄袭吼堂火锅的装修风格。

由李冰冰、任泉、黄晓明、黄渤、何炅、井柏然六位明星老板合伙创办的热辣壹号火锅店,各地分店也从2018年起便陆续悄然关闭。

但真正让人担忧的,其实是这些门店的卫生安全问题。

去年,薛之谦旗下的上上谦火锅店的餐具多次被检测出大肠菌群,陈赫的贤合庄长春店甚至发生了爆炸事故。

尽管明星火锅店屡屡翻车,但仍有人会指出,这些事件跟艺人大多没有直接关系。

毕竟除了前期宣传,他们在店铺日常运营过程中的参与度向来不高。

但品牌效应与明星本人早已在消费者心中绑定,门店监管不力的负面影响,往往会作用到艺人身上。

火锅红利虽未见底,但明星火锅店想要突围各大传统品牌,要走的路还很长。

火锅店

是明星的财富密码吗?

海底捞在上周公布了2020年的业绩账单,报告显示净利润较上年同期减少了86.81%。

而据网易财经此前报道,海底捞仅在2020上半年便亏损了近10亿元。

甚至连走"平价路线“的另一火锅龙头——呷哺呷哺,也亏损了近3亿元。

可以看出,经2020年疫情一役,火锅行业大不如前。

但明明整个餐饮业一片哀嚎,连海底捞都供应不起免费的牛肉粒了,为什么明星们的火锅店还是开得如火如荼呢?

明星开火锅店当然是赚钱的,但其核心的盈利点,与传统火锅店大不相同。

说起明星火锅店如何盈利,我们不得不来说说明星火锅店的加盟费。

以陈赫的贤合庄为例,尽管目前它已经成为明星火锅店的第一把交椅,但成功扩张商业版图的却不是陈赫本人,而是一家叫做四川至膳的公司。

至膳旗下的品牌除了贤合庄,还有关晓彤的奶茶品牌“天然呆”和孙艺洲的“灶门坎”。

贤合庄如今在全国已有700多家加盟店,功劳全部归属背后这家四川公司。

而能够在1年内迅速扩张,靠的就是加盟的模式。

但在加盟商干劲十足的期待着第一桶金到手之前,昂贵的加盟费就会给他们狠狠上一课:

以北京地区为例,想开一家贤合庄,首先要交55万的加盟费。

这还不算完,整个店的装修都需要从总部派专人来做,设计费为100元/平方米。按照北京地区店铺面积不得小于350平来算,光是设计费就要3.5万。

加上花在装修上的费用,零零碎碎算下去要近80万。

加盟完了,装修完了,还是不能马上营业。

因为火锅底料、卤料等等核心食材都需要从总部购买,甚至连锅碗瓢盆等餐具也需要。

最坑的是,在开店之前,加盟商还需要一次性付清5万的保证金,有效期却只有3年。

零零碎碎加起来,在还未开业时,起步费用就在200万左右。

而且,在加盟之初,总部还会用各种看似诱人的条件“忽悠”你:

最常见的就是允诺现在的高支出,能在短则五六个月,多则一年内回本。

还是以贤合庄为例,以北京地区350平方米的面积为例,扣除每天的房租、水电、人力、物业费用和上交给总部2%的营业额流水,净利润要达到20%,才能在1年内回本。

单单看数字可能感觉不出什么,对比一下就知道了:火锅行业前两名的海底捞和呷哺呷哺的净利率也只有10%左右(据市界报道)。

所以,加盟这种模式,本来就不是互惠互利的买卖。

即便如此,加盟商还是冲着明星艺人这块金字招牌,心甘情愿被割韭菜。

毕竟这年头,始终是流量为王。

但从这些年铺天盖地的差评来看,明星这块金字招牌只能获得一时的热度,却不是长久之计。

明星们只顾着尽快靠着自身的流量来变现,而忽略了顾客们的体验感。

一旦差评多了,伤害的也只能是自己的口碑。

但目前来看,“明星出流量和知名度+餐饮公司出品牌出方案出管理”的模式,仍旧还是能盈利的。

否则不会不断有明星纷纷下海餐饮业。

但这种模式下,如果没有好的服务,合理的价格,安全的食品,即便是有明星流量加持,能坚持多久,也只是一个未知数。

而那些想趁着明星红利赚取收益的加盟商们,如果一开始就搞错了重点,过分强调明星的存在感,妄图依靠流量赚钱,最后也将会被流量反噬。

作者/ 飞兔、左拉

策划/ 苏玛丽

视觉/ 晨昏线

本文转载【ONE文艺生活】微信公众号,韩寒主编的ONE·一个 文艺阅读应用官方公众号,复杂的世界里,一个就够了。关注可搜索微信号:one_hanhan 。

去萧山做赘婿,已经比考研上岸还难了

比可爱更高级的形容词,是长泽雅美

美国人想建高铁?难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