闺蜜能力差工资却是我6倍,她被总裁夫人泼一脸咖啡后我懂了

2021-04-10 14:52:56 夕阳下的你

闺蜜能力差工资却是我6倍,她被总裁夫人泼一脸咖啡我懂了

1

我和陆湘是大学同学,宿舍在同一层楼上,一起进入了校学生会秘书处,在同一个学长手下干活。学长照顾我们,每次到办公室值班,总是安排我们两个一起,一来二去,我们的关系便渐渐熟稔起来。

到了大一下学期,我们已经成为了好闺蜜。

但陆湘在女生中很不受欢迎,我几次撞见她们班的女生在盥洗室里洗衣服闲聊时,说她的闲话。

我把听到的那些零散的闲言碎语告诉陆湘,但她并不在意。

“你知道她们为什么议论我吗?”

“为什么?”

“嫉妒呗。”陆湘对我眨眨眼,“我拿到了国家奖学金!”

“呀!这个奖不是挺难拿的吗?”

我们学校是省内一所著名财经院校,最有名的专业就是金融专业,能考进这这个专业的都是学霸。想要申请国家奖学金,你必须得是学霸中的学霸。我原本也打算申请,结果上个学期的期末考试,微积分考了八十九分,没有上九十,就失掉了申请资格。

只是没想到最后拿国奖的人竟然是陆湘。

陆湘笑道:“你现在知道她们为什么诋毁我了吧?还不是因为我抢了她们的名额!这可不单单是能拿到钱的事,以后咱们院有什么好的机会,学院老师、辅导员肯定会优先考虑优秀的同学呀,怎么考虑?当然是从能看得见的指标来衡量,国奖就算一个!”

我那时候刚从高中书本知识中挣扎出来,单纯又无知,听了陆湘的打算,我禁不住连连赞叹:“了不起。”

“所以啊,机会是要自己去争取的。只要你抓住机会了,别理会别人的冷言冷语,她们这是在嫉妒你!”陆湘做了最后的总结。

偶尔也会有关系好的同学对我说:“你离陆湘远一点,她心机很重,当心她算计你。”

起初我对这样的劝告并没有放在心上,直到大三学生会换届选举,我才发现陆湘真的会算计我。

学生会主席是由大四学生来担任,但大四学生要么忙着找工作,要么忙着考研或者出国,很少再参加学生会的管理工作,所以真正负责学生会日常工作的都是大三学生。

带我和陆湘的学长在升入大三时,就已经被内定为下一任学生会主席,成为学生会真正的负责人,我和陆湘是他手下带出来的,他有意栽培我们,给了我们很多锻炼的机会。

大二那一年,是我在秘书处工作最忙碌的一年,学生会举办各种活动都是我在做,那一年几乎每一天,我都在学生会的办公室值班。

陆湘这时候则借口要准备考试,想大三的时候申请交换生,很少在学生会露面。

我明白陆湘的心思,忙学生会的事非常影响成绩,她想要继续拿国家奖学金,就必须得保证足够的时间学习,要不然在学霸云集的金融学院,很快就会被人赶超。

那一年考试,我的成绩从班级前五掉到了二十名之后。

陆湘依然拿到了国家奖学金。

大三迎来了换届选举。

学长顺利当选学生会主席,不出意外,我将被选为新的秘书长,成为下一届学生会的主席。

但,偏偏出了意外。

学长、学姐们一致推选了大二几乎没有参与过任何学生会活动的陆湘为新的秘书长。

我不服气,等选举结束,就把学长拉到会堂门外理论。

学长对我充满歉意,解释道:“不是我们不选你,只是……只是曹凯学长给我们打过招呼了,我们……”他说不下去,愧意更深了。

“曹凯学长?”我一脸不解。

学长把我拉到门边,透过半掩的门缝指着坐在会堂前排的一个男人说:“这就是曹凯学长,他是咱们上上一届的学生会主席。我们这些人都是他带出来的——”

我顺着门缝往里看,看到了一个男人,气宇轩昂,不同于幼稚纯真的学生气,他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成熟的魅力,稳重而又自信,神采奕奕。

“可这跟他又有什么关系?”我的目光从那个曹学长身上收回来,心里依然愤愤不平。

学长继续解释:“陆湘是他的女朋友。”

如同晴天霹雳,我一下子就愣住了,“可是……可是他们是怎么认识的?陆湘怎么没跟我说过?”我虽然很忙,跟陆湘的联系不如大一频繁,但我们经常一起上晚自习。她从来没有提过她还有这样一位“神通广大”的男朋友。

“我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认识的。”学长叹了一口气,说道,“曹学长跟老师们关系都不错,老师们没有什么意见,我们这些人又是他手底下出来的,自然不可能去反对他。”

我没有想到陆湘会来这一手,我还傻傻地以为我能成为下一任学生会主席,而陆湘呢?她早就想好了如何从我手中夺走学生会主席的位置,她不动声色,等时机成熟了,毫不留情地夺走了我的一切。

我跟陆湘的关系就这样僵持着。

陆湘知道我不搭理她的原因,但她刚接手学生会后,春风得意,又找了这么一个优秀的男朋友,每天都开心得不得了,也就没空来安抚我失落的情绪,我们渐渐疏远了。

2

毕业后,她随男朋友留在了大学所在的城市。她男友在某家知名银行工作,光鲜亮丽,前途无限,而她也顺利考进了一家银行,开始了新的生活。我去了北京。

大约一年后,陆湘在微信上找我,说要来北京办事,想顺路来看望我。我对当初的背叛还心存芥蒂,但想到这事都过去这么久了,陆湘又主动示好,如果我不答应,反而显得我小心眼儿,因此强打起精神接待了她。

陆湘几乎没怎么改变,还是跟大学时一样好看。她的漂亮跟温婉秀丽这样的字眼无关,是那种烈焰红唇侵略型的好看,自带强大的女王气场。读大学时,就有不少男生暗恋她,但却从来都没有人敢跟她表白,就因为她强大的气场吓跑了很多男生。

饭桌上,不可避免地聊起了我们各自的工作和生活。

我在一家私募基金公司上班,这时候正赶上好市场,转正了半年,我拿季度奖金拿到手软,两次季度奖金到手差不多有五万多。

陆湘听说我月薪一万多,奖金也这么高,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你竟然能赚这么多啊?”

“这个行业薪资水平就是比别的行业高啊。”我说。

她苦笑道:“高个毛啊,我每个月连三千块都赚不到!”

我不擅长安慰人,尤其是听她自嘲,我能察觉到由于我们工资之间的落差,她流露出来的挫败感,就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只好转移了话题,“你跟曹学长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啊?”

“再等等,也许明年吧。”她回答,眼神却有点缥缈。

我从她的眼神中察觉到了一丝异样,她的表情完全不是恋爱中的女人应该有的反应,便忍不住问道:“你们怎么了?吵架了吗?”

陆湘这才收回视线,对着我粲然一笑,说道:“我们呀,好得很呢!我结婚的时候会通知你的。就算你人不到我的婚礼现场也没关系,记得包一个大红包给我就好!”

然而第二年,我并没有等到他们的婚讯,他们分手了。

陆湘只身北上,到北京来投奔我了。她来北京没地方住。又没带足够的钱,舍不得租房子,就想让我收留她一段时间。我看她可怜,心一软就同意。

白天她到处面试找工作,我去上班,晚上回家一起吃饭。陆湘回家比我早,回来就开始做晚饭,我下班回家,她已经把饭做好了。不得不说,她做饭的手艺很好,以前她没来的时候,我晚饭或者在公司楼下的餐厅吃,或者点外卖随便凑合一下,自从她跟我住在一起之后,我的晚饭变得精致起来。

我对陆湘每天花钱买菜很过意不去,想要把菜钱给她,但她都坚决拒绝了,“我白住在这里,又不交房租,心里本来就过意不去,现在买菜,也花不了多少钱,还能减轻一下我心里的愧疚感,这样不是很好吗?”

陆湘情商很高,很会办事。原本收留她,我心里还有一点勉强,想让她找到房子赶快搬出去,可现在她却成功卸下我的防备,跟我住在了一起。

我逐渐忘记陆湘抢走学生会主席的事,我们之间的隔阂在她的刻意弥补下也逐渐消失了。

晚上我们躺在床上聊天,她给我透露了跟男朋友分手的原因。

她说:“以前我喜欢他,是觉得他是一个能征服世界的大英雄。可是毕业以后,我发现他跟我想象的越来越不一样了。你知道的,在咱们那种小城市里,只适合养老,不适合打拼,他的斗志一点点被消磨干净了,现在下班回家也就那样,玩玩游戏,跟朋友聚聚。他对这样的生活很满意,以后结婚生子,这一辈子就这样过去了,可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

“那你想要什么样的生活?”我问。

“至少像你一样。没考进银行之前,我、他,还有我的家里人,他的家里人,都觉得银行多好啊,工作多体面。”她嘲讽地笑了一声,“我进去的第一年,工资都不到三千。这样的工作算什么体面?体面给外人看,自己却活得辛酸,有什么意思?”

陆湘也给我们公司投了简历,几周后,被我们公司录取了。

私募公司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进的。凡是在公司里做投研的人几乎清一色“清北复交”本硕连读的研究生。我的工作是客户咨询,相当于客服,对学历要求倒是没有那么严格,但也是过五关斩六将,一面二面三面之后才被录取的。

陆湘知道自己的学历投这些岗位是不可能被录取的,她改变战略,投了公司的销售岗。她的高情商、在大学四年锻炼出来的口才,以及靓丽的外表让她从众多面试者中脱颖而出,顺利拿下了这份工作。陆湘成了我的同事。

她转正后,我们重新找了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搬进去。

起初陆湘下班后还会跟我一起回家,慢慢地,她的客户逐渐多了起来,饭局多,应酬也多,她下班后经常约人吃饭,我们便又开始分开行动。

她很拼,经常半夜才醉醺醺地回家。我有一次起身喝水,正好碰上她在洗手间里呕吐,我给她泡了一杯蜂蜜水,忍不住规劝道:“你少喝点吧,赚钱重要,也得注意身体啊!”

她转过头来看我,明亮的灯光下,她双颊红润,醉眼迷蒙却也遮挡不住得意和兴奋:“我今天晚上卖了五百万!”

我知道公司的绩效奖励是,每成交一单,有百分之一到百分之三的提成,也就是说今天晚上陆湘至少赚了五万块钱。

我忽然有些好奇她到底一个月能赚多少钱,虽然公司明令禁止员工私下不能讨论工资,但我还是忍不住问她一个月到底能赚多少钱。

她的笑容在灯光下像春花一样明艳灿烂,“我呀,最多的时候一个月能赚十多万呐!”

“这么多?”我吃了一惊,虽然知道做销售赚钱,但是没有想到她竟然能赚这么多,她这一个月的工资差不多能抵得上我半年的工资加奖金了,可她能力明明不强,怎么做到工资是我六倍之余的?

“是呀。”她脸上的笑容还在继续扩散。

3

陆湘在工作上越来越得心应手,她似乎也很享受这份工作带给她的回报和成就感,更加拼命地工作。

她就好像一团燃烧的烈火,永远也不会熄灭。

她越来越忙。周六晚上,我们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她接了一个电话,进了自己房间,等出来的时候,已经化好妆,换上了衣服。

“你要出去?”

她笑道:“客户那边出了点事,我要过去处理一下。”

“可现在已经九点多了啊?”我有些担忧地说,这些客户真是不让人消停,都这么晚了,还要把陆湘叫过去,我有些不安,阻止道,“能不去吗?”

“这可是我两千万的大客户啊。”陆湘笑道,“客户就是上帝,就算他们凌晨两点有事,我也得过去。”

我知道陆湘比我精明,可还是忍不住叮嘱:“那你小心啊。”

她拍拍我的头,笑着打趣道:“知道了,宝贝儿!”

那一晚陆湘没有回家,我给她打电话、发微信,她全都没有回,我担惊受怕地过了一夜。到了第二天早晨,她才给我回信息说,昨天手机关机了,没有看到我的信息,一会儿她就到公司了。

到了上午十点多,陆湘果然来公司了,依旧神采奕奕,浑身上下完美得无懈可击。

我在茶水间里逮住正在泡咖啡的她,问道:“昨天你去哪里了?真的没事吗?”

她笑着反问我:“那你说我能有什么事?”

我看她春风得意的确不像是有事的样子,一颗悬着的心这才落回到肚子里,“昨天我担心了一夜呢。”

她笑着摸了摸我的头,“害你担心了,宝贝儿!”

我看她心情很好,忍不住问道:“你心情不错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咖啡白色的热气在她面前袅袅,却遮挡不住她眼中的笑意,“以后再告诉你。”

我知道她是不想说,陆湘心思很重,她不想说的事,没有人能让她开口,我已经越来越看不透她了,也许从来就没有看透过。

当天晚上陆湘依然没有回家。

之后的日子里,陆湘回家的日子越来越少,有时候一周也就在家住一两天。

我察觉到她不对劲儿,想要跟她好好谈谈,每次我问她,她都故意转移话题。

有一天,公司来了访客,原本该我们部门接待的,但客户指名要见陆湘。

公司为了增进与客户的感情,有时候也会邀请客户到公司参观,一般情况下,哪个销售邀请的客户就由哪个销售来陪,访客指名要见陆湘,我当这个衣着得体的女士是陆湘的客户,便通知了陆湘。

陆湘外出拜访客户去了,听说公司来了访客,匆匆忙忙赶了回来,稍微整理了仪容就进了会客室。

我见没我什么事,就回到了办公室,继续忙我的工作,那时候我正在整理一支理财产品的资料,我的助理刚入职没多久,什么都不懂,做事不仅速度慢,还频频出错,替她检查的时间,足够我自己重新做一份了。

我的办公室与会客室隔得很远,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我忙得焦头烂额,陆湘发微信让我去会客室找她。

“什么事?”我问她,“我在忙,不要紧的话,我让助理过去。”

“得劳动您大驾了,我衣服不能穿了,麻烦你去楼下帮我买一件新的。”她说。

“怎么回事?”

“小姐姐,能不能先给我买件衣服,咱们再说?”她回复我。

此刻外面喧哗起来,我急忙走出办公室,就见先前找陆湘的那位女士正站在会客室的门口,满脸怒容地兴师问罪:“你们领导呢?让领导来!我倒是要问问他,你们公司的人勾引我老公,这事该怎么办?”

有几个人围着那女人赔笑说好话,“唐太太,您消消气。这里面肯定是有什么误会。”

“误会?什么误会?”唐太太冷笑一声,举着手机说道,“有人都把他们的床照发到我手机上来了,你给我说是误会?”

销售总监不在,还是副总监出来,好说歹说把这位唐太太请到了他的办公室里。

看热闹的人逐渐都散开了,我进了会议室,看见陆湘正坐在沙发上,拿着纸巾擦脸上的咖啡渍,幸好她回来的时候,那杯咖啡已经不烫了,要不然滚烫的热咖啡泼在陆湘的脸上,就算不毁容,也得受伤。

“这位唐太太说的是真的吗?你真的……”我问陆湘。

陆湘没有丝毫的慌乱、难堪或者羞愧,很平静地承认了:“是真的。”

我看着陆湘的反应,心中五味杂陈,半天才挤出几个字,“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

“为什么不能?”她扬眉问我,然而就算是被人泼了咖啡,她也没有丝毫狼狈的模样,反倒显出我的问话有些底气不足。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