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后遗症”,比疫情更可怕的事正在发生……

2021-04-10 09:16:36 末那大叔


我们离摘下口罩自由呼吸的日子,真的不远了。

新冠疫苗接种的细节正在逐渐曝光。

越来越多的人正在接种疫苗,疫情带来的阴霾正在远去。

但是,在我们可以无惧新冠病毒的时候,地球上其他生灵的“新冠疫情”,才刚刚开始。

元凶,正是我们刚刚摘下的口罩。

马来西亚吉隆坡郊外。

一只山坡上的小猴子,正将人类随意丢弃的口罩放进嘴里啃咬。

它并不知道自己正在面对窒息的危险。

英国切姆斯福德的一只海鸥。

已经一个星期无法展翅,束缚住它的,是一只小小口罩的带子。

一只巴西麦哲伦小企鹅,瘦骨嶙峋的倒在沙滩上,它早已死去多时。

死因,是一只黑色的N95口罩。

除了它们,还有数以万计的野生动物正在被口罩毁掉家园,甚至夺去生命。

口罩当然不是原罪,随意丢弃口罩的人类才是。

有谁计算过,自新冠以来,我们一共生产使用了多少口罩?

实际上每一天,都超过1亿,而每分钟,就有超三百万口罩被丢弃。

那这些口罩去了哪里?

答案是,海洋里、沙滩上、荒野中、野生动物的身旁。

去年一年,一共有15.6亿口罩进入了海洋。

这些口罩需要450年才会自然分解。

它们遍布在每一个海滩,哪怕是人迹罕至的地方。

亚洲海洋保护组织就曾在无人踏足的偏僻群岛上,发现了大量被冲上岸的口罩。

100米,就有70个。

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发现了问题的严重性。

自发地组织起来对环境进行抢救。

他们在社交平台发起了#手套挑战#的活动,鼓励大家晒出自己治理PPE(医护用品)垃圾的照片。

结果,全世界一共晒出了上万张照片。

虽然对于整体被破坏的环境而言,杯水车薪。

可多一分人力,野生动物们就多一分生的希望。

然而,尽管海里的口罩都快比水母多了,

但是这些仍然只占人类每年往自然界排放垃圾的一小部分。

每年,有1300万吨的塑料垃圾进入海洋。

这些垃圾加起来,可以绕地球420圈。

山清水秀的大自然被侵占,动物们站在垃圾山上饥肠辘辘。

饿极的它们,只能尝试进食那些“人造垃圾”。

于是,塑料袋,螺丝,瓶盖,手套...

这些人类生活里的废料,出现在了动物的胃里。

我无法想象那只海鸟在死前发出过怎样的悲鸣。

也无法感受到那只海豚肚子里被塞进两只手套的痛苦。

可我知道,们不是个例。

哪怕它们仍残存一丝灵智,没有对那些垃圾下嘴,就安全了吗?

也没有,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的身上,就会多出一个“项圈”

类似的新闻,真的看过太多。

为人类的贪婪和欲望买单的生灵还少吗?

除却这些随处可见的伤痛,那些远方的哭声离这些年也越来越近。

全球变暖,是一个谈论了很多年的课题。

可作为生活在城市里的我们,其实感受并不深切。

而那些栖息在大自然的生灵,几乎每一刻都会因它而面对死亡威胁。

BBC的纪录片《七个世界,一个星球》。

详细讲述了许多因全球变暖而造成气候异常,动物们陷入苦难的故事。

南极洲的一对海豹母子,遭受了突如其来的暴风雪袭击。

海豹妈妈艰难地将孩子护在自己的身下,抵挡狂风的侵袭。

暴风雪持续了三天还不消停。

海豹妈妈知道,它如果再不去捕食,自己和孩子只会双双殒命。

于是,它将孩子留在原地,只祈祷它能活下去,等风雪消停再回来找它。

可是等来的,只剩一具小小的尸体。

同样是南极洲,一只可爱的信天翁宝宝正在狂风中瑟瑟发抖。

它必须全力攀附住鸟巢,一旦被风吹走,就难逃一死。

可最后它还是没能守住,等待它的,只有死亡。

实际上这些年来,因为气候异常而消亡的信天翁已经有一半以上,即将濒临灭绝。

南极洲如此,原本就炙热的非洲会更好吗?并不。

博茨瓦纳,曾经被誉为动物摄影师的天堂,世界最佳旅行国。

这里曾是世界最大的野生动物聚集地,瑰丽壮美,到处都是生命的传奇。

可就是这么一个地方,却因气候异常遭遇了一场堪称种族灭绝式的干旱。

这里最大的湖泊,在那场干旱里濒临枯竭。

残存的水分造就了一处巨大的泥潭。

那些饥渴难耐的动物们纷纷到此寻找水源,却又一一被困在淤泥里,动弹不得。

它们原本来这里寻找活下去的希望,却不曾想过这里成了让它们丧命的牢笼。

它们曾奋力躲过捕食者的獠牙,曾在草原上尽情驰骋,在族群里崭露头角。

现在却只能一动不动等待死亡。

南极洲的动物死于冰雪,非洲的动物亡于炙热,大自然的动物毁灭于人类垃圾。

荒谬吗?

并不,因为它们皆因人类而死。

如果万物有灵,这些动物在弥留之际,噙满泪水的眼眸里会不会闪过一丝疑惑?

自己赖以生存数千年的家园,怎么会闯进这些“外来者”?

祖祖辈辈生活的栖息地,为什么气候说变就变?

它们没有答案,可我们还能视而不见吗?

“对于大自然来说,人类才是病毒。”

这种说法或许危言耸听。

可现在人类的所作所为,对其他生灵来说,无异于一场“新冠疫情”。

更可悲的是,人类有了疫苗,有了对疫情更有效的遏制手段。

可它们,似乎除了等待死亡,别无他法。

covidlitter网站上详细记录了,因口罩和防护用品造成的野生动物死亡事件。

包括物种、死因。

一条条的数据并不直观,我却仍旧能听到一声声的哀鸣。

那只企鹅原本是冰雪的精灵,可它死时,骨瘦嶙峋;

那只海豚,或许曾在海面上搏击过风雨,可当肚子里被填进两只手套,它便永远丧失了嬉戏的权利;

那些飞鸟走兽,原本生于山河湖泊,可最后却只能在阴暗的水沟低鸣。

任何一副景象,我都不忍再看第二眼。

痛定思痛过后,更是如芒刺背,因为凶手,正是我们自己。

如果,我们仍旧对远方的哭声无动于衷;

如果,我们无法为他们留出一处净土;

如果,我们仍旧被欲望驱使,肆意妄为。

那么当它们停止哀鸣。

这个世界上,或许只会剩下人类,传来孤独的啜泣。

现在还有许多人以为重视保护环境与自己无关,可事实是,地球并不需要我们的保护,任何一种形式的爱护环境,其实都是在拯救人类自己。地球不需要人类,可我们需要地球。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