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90后退伍军人因患血癌牵出身世之谜,一夜间3位父亲现身救他

2021-04-09 22:53:34 图文时代

我叫郭学城,今年28岁,家住山东省德州市夏津县。在我27岁之前,我生活的轨迹与常人无异,读书、参军、工作,2020年我跟战友在浙江正在为事业打拼,谁承想一场灭顶之灾突然降临,更让我想不到的是这一病却牵出了一段埋藏了27年的身世之谜,一夜间我有了三位父亲。

2019年我和战友来到了浙江工作,虽说很辛苦,可也能满足温饱,每个月还能往家里寄一点钱补贴家用。2020年6月,我突然频繁发烧,治好后隔两三天就会再度烧起来,慢慢地我的牙龈开始出血,身上也冒出了密密麻麻的出血点。我感觉这不是发烧的问题了,7月1日战友陪我去了浙江省嘉兴市第二人民医院,血常规显示我的血象很差,医生怀疑是血液病,要求做进一步检查。

7月2日,我做了骨髓穿刺,一根接近10厘米的钢针扎入了我的脊椎,即使当过兵的我也无法忍受那样的痛,可谁又能想到,在这之后我还要经历无数次这样的锥骨之痛。第二天战友去帮我拿了骨穿报告,对我说没啥大问题,让我在医院打几天针就行。

起初我也没多想,可随之我却就接到了父亲的电话,他带着哭腔说:“儿子,没事的,咱们好好治疗,肯定能治好的,你妈这就去过去陪你。”听着爸爸的话,我感觉到我的病情似乎没有战友说得那么简单。

挂掉电话,我从网上查到了我输的药物,一种治疗白血病的化疗药物。我渐渐明白了战友为什么不给我看报告单,我得的病原来是“血癌”。我经历了短暂的崩溃和查阅大量资料后,我开始鼓励自己,毕竟有那么多治愈的案例。

当妈妈从山东赶来时,我握着妈妈的手说:“妈妈,我知道我得了白血病,你们不用瞒着我,我不是小孩子了,什么样的病我都能接受。”妈妈听后就抱着我哭了起来,说我的命怎么这么苦。

医生对我的母亲说,我得的是“急性B淋巴细胞白血病”,必须先化疗,再做骨髓移植才能痊愈,让她和我的亲友们都去做个配型,看看谁跟我最契合。听到这,妈妈脸上出现焦虑,看着妈妈每天都在焦虑,我以为妈妈是在为我的病着急,可几天后妈妈却对我说了一个埋藏在她心底27年的秘密……

“小城,你不是妈妈亲生的,你出生3天后我就把你带回来了,妈妈本想隐藏这个秘密一辈子,可为了你的命,妈妈只能实话实说了。妈妈对不起你,你不要怪妈妈,妈妈会想办法找到你的亲生父母,让他们来救你……”看着母亲害怕、担心、焦虑的表情,看着母亲满脸的泪水,我沉默了,我搂住妈妈哭了起来。

8岁那年,我的爸妈离婚了,我一直跟着妈妈生活,19岁那年妈妈跟继父重组了家庭,继父也一直待我如同亲生儿子。如今突然听到这个疼我爱我27年的妈妈不是我的生母,我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去面对,这个消息比我得知我得病还要害怕,我开始患得患失,可我真的不想让妈妈伤心,我努力让自己重新坚强起来。

几天后,妈妈几经辗转,最终设法联系上了我的亲生父母。当他们惊闻我生病的消息,立马从陕西咸阳赶到了浙江嘉兴。我的亲生母亲一看到我就哭了:“孩子,是爸爸妈妈对不起你,爸爸妈妈来了,我们一起想办法治病……”看着年迈的亲生父母,我心里竟没有一丝责怪和恨意,因为他们在我需要他们的时候第一时间来了,他们还是爱我的。

而这次相认,我的亲生父母为了能配型成功,还专门叫来了我的二哥。在这次的相认中我也知道了我被抱养的原因,妈妈意外怀孕又不忍心打掉我,而作为西北的一户普通农民家庭,他们虽咬牙生下了我,却再没有能力负担,最后只能忍痛把我送走,而幸运的我最终来到了这个疼我爱我的家。

我的亲生父母和二哥都做了配型,而二哥与我最为契合,达到7个点。在浙江打完了第一个化疗后,8月20日我转到了山东省齐鲁医院,这里有更专业的骨髓移植团队。在这里我开始了新的一轮化疗,除了我的亲生父亲、继父在医院照看我,我的养父得知我生病后也赶了过来,一夜间我有了三位父亲。

当4次化疗做完,我开始出现严重的反应,头发掉光了,因为吃不下饭和呕吐,我的体重迅速地掉了十几斤,轮流守在医院的我的三个父亲为我不仅承受着经济压力,也在承受着精神折磨。

为了给我治病,我的三个父亲通过各自的方式努力着。年事已高的亲生父母跟我相认以来四处筹钱,相继给我交了近10万的治疗费;而为了能维持住治疗,我的养父把在外打工的每一分工资也都邮寄给了我;我的继父和母亲则为了筹钱在集市上和县城摆摊卖枣,而这些枣是陕西的父亲打工时老板开不出工资拿来顶工资的,为了把枣变成钱,这三家老人一有时间就去卖枣。可即使他们再努力,他们凑来的钱跟我治疗的花费比起来如同九牛一毛……4次化疗我已经花了近30万,而这些却是三家老人的全部。

目前我的治疗一切都符合预期,医生说再打两个化疗就可以评估进仓做骨髓移植了。而骨髓移植最少还需要准备30万元,三个父亲都为这个钱愁白了头。每当有人因我的遭遇而表示同情时,我都会对他们说我很幸福,我虽然生了病,但我收获了三家人给我带来的亲情和温暖,没有其中任何一个父亲,我的治疗都无法坚持到现在。可让我不安的也在此,随着治疗的深入,我也在把三个家庭拖曳进困苦的深渊,我只愿能治疗顺利,用我的新生去报答他们的情谊。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