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豪收割机——信托近年为啥频繁爆雷?

2021-04-09 15:14:47 ZAKER新闻

近日,泛海集团所属的民生财富、民生信托出现了部分私募基金产品和信托理财产品未能按期兑付的情况,这预示着又一起信托 " 爆雷 "。

2020 年,集合信托产品共发生 310 多起违约事件,涉及违约项目金额超过 1600 亿元。

信托,作为金融业的 " 高富帅 ",一向以收益率高、安全性高著称,是高净值投资者(土豪)的最爱。然而,从去年开始,信托行业却遭遇了前所未有的 " 滑铁卢 "。

这背后的的原因是什么呢?

多年来,信托扮演了影子银行的角色。

怎么理解,信托虽然是非银金融机构,却可以做类似于银行的放贷业务。也就是信托也可以做高息发债,高息贷款的生意。

2007 年开始,当时为抑制房地产和基建投资过热,央行通过多次上调存款准备金、控制信贷规模等手段限制商业银行的信贷(资金)过快的流向基建和地产。

但是,商业银行用了个 " 障眼法 "。银行和信托合作,一起开展信贷业务,把钱借给需求方。

对于银行来说,这样的合作可以 " 绕开 " 部分监管,扩大银行的投资范围,在缺乏信贷额度的情况下,帮助银行挽留和争夺重要客户,而信托公司也通过合作实现规模的快速扩张和赚取通道费。

也正是这样,过去的十年,钱如同洪水一样倾泻而出,房地产狂飙突进。一些中小房企在银行融不到资,在信托那里融到了资金,还有一些城投公司也是这种做法。

那么土豪是怎么参与到这个游戏当中的呢?答案是购买银行和信托机构发行的 " 理财产品 ",信托放出来的钱有很大部分是来自于投资人的。

要知道,过去十年信托行业是刚兑(保本保受益)的,再加上信托产品的资产收益率很长一段时间维持在 8% 左右(如下图),受到了投资者的欢迎。

但是,由于信托产品的起投金额比较高,一些产品起投门槛高达 100 万起步。所以信托产品成了富人们专属的无风险高收益投资理财产品。

由于时代的红利加上信托牌照的特殊性,2007 年—— 2017 年,我国信托资产规模十年扩张 27 倍。信托业也成为仅次于银行业的第二大金融子行业。

但是,近两年信托业的发展走出了完全不一样的画风。

据统计,2020 年集合信托产品共发生 310 多起违约事件,涉及违约项目金额超过 1600 亿元。括新时代信托、四川信托、华信信托、安信信托等公司均出现了大量信托产品集中违约事件,涉及的违约项目金额巨大。

这里面最具戏剧性的是 " 百亿假黄金案 " 引发多家信托机构踩雷的事件。

据报道,金凰珠宝由于生产和经营扩张,需要 " 用钱 "。于是向多家金融机构质(抵)押了大量黄金,然后以此向包括民生信托、东莞信托、安信信托和四川信托来 " 融资 "(借钱)。

2019 年开始,金凰珠宝的经营情况开始恶化,出现抵押贷款到期却还不起钱的情况。民生信托于是依照合同于 2019 年 12 月向金凰方发送《贷款提前到期通知书》,宣布相关融资提前到期,并提起司法程序,此后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对部分质押黄金进行了查封。

这里最让人震惊的是,金凰珠宝质押的 80 多吨的黄金,价值 200 亿的质押品,竟然是包皮假黄金。由此揭开了这起涉案金额高达 300 亿元的假黄金案,震动了整个金融圈!

假黄金案东窗事发后,武汉金凰实控人失联,公司退市 …… 无奈的债主们(信托机构)找到了对这批黄金承保的保险公司——中国人保要求赔付,但他们却被拒赔了。

也因此,多期信托计划出现逾期,众多的投资人的受到了巨大的影响。

也正是大量的信托违约事件,2020 年才有了 " 屌丝死于 P2P,中产死于理财,土豪死于信托 "这个段子。

话又说回来,为什么信托偏偏集中于近两年暴雷?

答案是金融去杠杆。

这要从 2008 年的次贷危机说起,当时次贷危机重创美欧依靠房地产泡沫和过度借债支撑的消费需求,中国出口高增长时代终结。

为提振内需以稳定增长,中国实施了三轮货币宽松周期,即 2008-2009 年四万亿刺激、2012-2013 年上半年影子银行和地方政府债务扩张以及 2015-2016 年上半年货币大幅宽松。

货币宽松推动中国金融体系急剧扩充和广义信贷快速增长,进而刺激房地产过热化。2008 年以来;全国商品房平均售价年均复合增长率达到 9.1%,比同期 CPI 年均涨幅高 6.8 个百分点。

这也是信托能够得以快速发展的土壤。

但是,随着金融和房地产在中国经济体系中极快增长,工业部门(实体经济)在 GDP 中的占比则不断下降。房地产与实体经济失衡以及金融与实体经济失衡引起了决策层的注意。2017 年政府明确提出要治理金融乱象,加强对金融创新的监管,遏制金融体系的自我膨胀现象。

2018 年 4 月,《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出台,相关机构着手对银行、信托、证券、基金、期货、保险等资产管理机构加强监管和整治。

信托业也自此被要求转型,压降通道业务和多层嵌套规模。

与此同时,受疫情和经济下行压力影响,社会整体信用风险暴露概率增加,部分实体企业经营困难的压力传导到信托行业,一些中小型信托公司在过去累积的风险加速暴露。

例如,华信信托官网显示,2020 年 9 月 24 日至 11 月 3 日期间,有 27 款信托计划延期兑付本金及收益。延期原因为,由于融资企业未按期偿还融资本息,导致信托产品按信托合同约定进入延期期间。

根据中国货币网的披露,2020 年有 4 家信托公司的净利润为负数,分别是长城信托净利润 -0.99 亿元,华融信托净利润 -7.29 亿元、雪松信托 -12.23 亿元,华信信净利润为 -26.52 亿元。

这几年在 " 资管新规 " 越来越严,房地产越来越收紧的情况下,留给信托优质投资项目越来越少,雷越来越多。

也正是如此,这几年信托行业过的非常艰难,越来越多的信托公司走进了爆雷名单。

而当下,雷声并未停下。

文 / 梦梅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