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一个小岛的选举,牵动中美经济竞争的大格局

2021-04-09 08:24:02 鲁晓芙看欧洲

欢迎关注“鲁晓芙看欧洲”,第一个全欧洲范围内的财经生活公众号。
鲁晓芙(Xiaofu_Lu),财经作家,旅居欧洲,以荷比卢为基地,从事全欧洲范围内的投资并购业务。
致力于搭建中欧之间的投资、商贸、文化合作桥梁,广交朋友,互通有无。

丹麦的欧洲离岛,格陵兰岛6日举行议会选举,这个人口只有5万6000,选民大约4万的丹麦自治区的选举,为何会受到世界主要大国的强烈关注?

因为这关系这一个重要行业,甚至会牵动中美经济竞争的大格局。

格陵兰岛,突然成了稀土行业的重地

格陵兰位在北美洲和欧洲之间,北临北极海,南临北大西洋,是世界最大岛,面积216万平方公里,相当于60个中国台湾岛的面积,地广人稀,经济依赖渔业和丹麦的补助。

但是,随着全球变暖,北极开始冰川融化,以及稀土开采计划,改变了选举的焦点。格陵兰的冰川溶解不但增加采矿的机会,也提高了开辟北极新航道的可能性。

根据美国地质调查局数据,格陵兰拥有全球最大的未开发稀土矿藏。目前全球超过九成的稀土由中国出产。稀土是17种金属化学元素的 合称 ,用于制造电子产品和武器。

格陵兰拥有全球最大的尚未开发稀土矿藏,这次选举结果,将决定是否由一家有中国背景的澳大利亚公司开采南部的稀土矿床,事关中美两国在北极资源开发的争夺战。拥有Kvanefjeld矿床的澳大利亚公司(中国公司股东背景)表示,此矿床有可能成为西方世界中,最重要的稀土产地。

经过选举,最大党换人,可能封杀稀土开采计划

过去格陵兰岛的主要政治势力是三国演义,分别是中间偏左的前进党,中间偏右的民主党,左派的反对党人民共同体。

中间偏左的前进党,强烈支持这项稀土开采计划,认为可创造就业机会、可以增加未来几十年的地方税收,有助于脱离丹麦独立。前进党是独立派,强烈要求争取格陵兰岛独立。

左派的反对党人民共同体(Inuit Ataqatigiit)虽然也支持独立,但反对开采稀土,担心可能造成辐射污染和有毒废弃物。

人民共同体在选前宣称,以原住民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为主的格陵兰人普遍反对开采稀土。

而中间偏右的民主党,因为反对Kvanefjeld矿床的铀和稀土开采计划,退出由三党组成的执政联盟,这样,格陵兰岛的议会,被迫同意提前在4月6日改选。

经过选举,开票结果显示,反对稀土开采的人民共同体赢得37%选票,取代支持稀土开采的前进党(得票率29%),成为总共有31席的议会的最大党。由于没有任何一党过半,势必要组成联合政府,34岁的人民共同体领袖艾吉德(Mute Egede)有优先组阁权,新政府很可能封杀Kvanefjeld矿床的开采计划。

Kvanefjeld矿床的命运与几个国家密切相关,拥有矿床的格陵兰矿产公司( Greenland Minerals)是一家澳大利亚公司,这家澳大利亚公司又由一家中国公司持有。

格陵兰岛,未来的经济竞争热点,地缘政治热门

格陵兰岛长期默默无闻,但是,北极冰雪融化,稀土资源成为热门,改变了格陵兰岛的命运。

近年北极地区暖化,格陵兰冰融不但增加采矿的机会,也提高了开辟北极新航道的可能性。这些改变使得长久以来的领土纷争加剧。北极和稀土都是世界主要大国竞争的舞台,因此,格陵兰的地位日益重要。

美国前总统特朗普2019年提议,美国应该买下格陵兰,使这块不毛之地,立刻上了全球媒体的头条。丹麦很快将特朗普的提议斥之为“荒谬”,但国际社会对于格陵兰的兴趣有增无减。

丹麦人P了一个图,光秃秃的格陵兰岛上,突然树立起金碧辉煌的特朗普大厦。

美国去年在格陵兰首府努克(Nuuk),设立了领事馆,是特朗普政府新北极战略的一环。在冷战期间,北约成员国丹麦1951年与美国签订协议,允许美国在格陵兰建军事基地和雷达站。目前美国空军在格陵兰北部的图勒(Thule)拥有基地,距北极的南边约1200公里。

丹麦、俄罗斯和加拿大都宣称对北极海的海底山脉“罗蒙诺索夫海岭”(Lomonosov Ridge)享有主权。俄罗斯正在积极在北极从事经济和军事活动。

今年3月,一个欧美国家智库建议,“五眼联盟”的成员国:英国、美国、澳大利亚和加拿大、新西兰等国家,应该重视格陵兰,以降低对中国稀土的依赖。

格陵兰岛虽然国际关系中隶属于丹麦,但是内政独立,拥有自己的政府和议会,但外交、国防与货币政策仍由丹麦代理。

丹麦近年也意识到格陵兰的重要性,2019年首度将格陵兰岛,列为丹麦国家安全的第一位项目。

丹麦也嗅到了浓烈的危险的气息,虽然丹麦会竭尽全力保护格陵兰岛,但是在大国纷争的情况下,丹麦有可能,大概率的保不住格陵兰岛了。

如果文章引起大家共鸣,请大家点赞转发,谢谢。

附:一位女性朋友坐在对面,房间里放着轻柔的音乐,对着比利时精酿啤酒和法国玫瑰酒,西班牙小吃和意大利火腿片,我们聊聊欧洲。

网红经济是一种诞生于互联网时代下的经济现象,作为互联网时代下的产物,中国的网红经济在发展中迎来了爆发点,实际上,欧洲各国的大小网红们,也将目光投向了神秘的东方大国。

德国学者说:“中国是全球网红经济的发动机,也是世界第一网红经济国。

在网红经济迅猛发展的背后,折射出的是中国经济发展带来的强大活力和中国市场的巨大潜力。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